出水芙蓉 第十九章 敏感票子麻木人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九章 敏感票子麻木人

  国债门市部在市财政局楼下,两间门面宽,在江城大道的中心地段。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几排认购队都排到街边了,是先发号子,再凭号子顺序买。那场景仿佛回到抢米排队的年代,比那时多了维护秩序的志服公安。没法子,只有耐着性子等。每前进一步比时针还慢。望眼欲穿也不见黄尚坤,唉,又恐怕碰上厂里的人不好回答。只好抽身走人,排在身后的人们好不欣喜。下午再来碰碰,也买了我们的指标,以免那4000元落空。赶紧吃了午饭,没敢午睡,带了钱去。队伍还是那么长。有吃盒饭的,有喝矿泉水的;有打遮阳伞的靓女,有带太阳帽的帅哥。我毫不犹豫的站过去,不顾炎炎烈日。忽然发现厂里人是另一队,还不停地有人打听要向我们买指标,已经涨到3块钱1股了。慧芬手上的钱买不到2000股了,而我手上的指标可值千块钱,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然而,让黄尚坤讨好了,慧芬不停的埋怨我,说几个水果西瓜打瞎了你的眼睛,值几个钱,赚了我们那多。我狠的吼:你少咕些,世上没后悔药吃。慧芬揣着钱愤然跑了,引来好奇的目光。双手空空,我只好从队伍中撤了回去。气极败坏,匆匆脚步,无视路人街景。  家门紧闭着,我一脚踹上去,险些跌倒。门不过虚掩着的,慧芬在屋内顺手拉开,我的脚力落空。一副卡通片似的狼狈不堪。慧芬忍俊不禁的哈哈乐了。我稳住神后呵斥:你要死!又忷到她面前斗公鸡一般。她见我来真的了,忙收敛笑容划了我一眼一边去。我忙挥拳欲狠揍她一顿才解恨,她却停步。我也迅疾收了拳头转身去倒在腾腾的床上。慧芬怒不可遏地侧过脸,见我睡去,便雄到床前发火:才屁用!被人耍了想到我身上出气不成。我是怀疑,几个烂水果西瓜,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不去找他追回二千股,我和你没完。至少他要把赚的两千块钱分一半我们。我难得和她争辩,万一我控制不住,拳脚相加伤了她么办,更免得邻里们来看热闹笑话的。忍让和宽容有时是纵容。慧芬竟骂骂嘀嘀不停,还死缠着要拉我起来,逼我去找黄尚坤。那股梗在喉咙里的气,象电视里耍把戏的猛地喷出火龙。我冲地起来,二话没说,照着她的头部就是“啪”地一耳光。一二十年了,我从未弹她一指头,这千钧力的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火辣辣地发疯的揪着我汗衫,还手舞脚蹈要和拼命。嚎叫:敢打老子!我拼命地挣脱,嘴里也在讲狠:你狗日的给老子找死不成!她说,我就找死!  正在我俩不开交的时候,腾腾突然出现在在我们面前。说你们在我屋里干么呢。也许他认为我们是电视逗戏的那种。儿子的出现,象控制闸,让我们立刻住手,各自离去。慧芬去厨房,用手理了理头发面容衣襟的。喊腾腾吃饭。语调似半叫不叫的阉鸡声。等他们开始吃了,我再下后去,不声不响的坐到桌边扒饭。一家三口,互相不张望,气氛凝固得人的气息都阻滞似的。腾腾放了筷子说,妈妈,武老师说太热,今晚休息不补习了。我玩去的?慧芳答了声好,心不在话上。我嘟哝句:么补习,还不找家长收几个防暑钱。她只当没我似的,收起了碗筷。我扒了最后一口饭,重重的把碗顿在桌上,发出“嗒”的一声,然后起身离去。她还是不露声色的冷若冰霜。我照常去门口坐着抽烟,装得悠闲自在的,几个在坑边打玻璃珠的顽童向腾腾嘲弄:你爸妈打架了。腾腾撅嘴回:你们家才打架了呢。他们见我出门来,一散的跑开,落下腾腾一人去树边近树叶儿玩。蒋师傅守着冒烟的锅煤炉嘀咕:怎么把个炉子也弄熄了,么时有饭吃。小罗的一小家在搬桌凳到门口,盘着吃晚饭。小董问,马师傅吃了?我说,今天吃得早。小罗说,没见廖师傅?我说,在家收洗。他俩诡密地对了下眼神,我心里有鬼,便朝腾腾喊:腾腾,不到树下玩,有毛毛虫掉身上的。他不理睬,我乘机起身去。  渐渐地夜完全黑了,房前乘凉的人多起来。有的家里还挤出微弱的亮,相互能瞧个人影儿。有人问,马师傅的股票买了嘛?我说,买了。小罗接着问,几时买的?我支吾的反问,你买了吗?他欣慰的说,买了。第一天就买了四千股,今天已经赚了四千块。我说,我们买迟了。这几千块钱都是找亲友借的。越没钱的人越倒霉。珍珍说,我们也是找亲友借的,还付息。唉,完个任务有班上。街上的人都说还要涨的,象买疯了。不知到底会怎样。我们厂里怎么这么平静啦?在那头的蒋师傅大喊说,我们这是三居委会,你去厂部和宿舍楼看看,红火得很。珍珍说,马师傅,你是他们里头的人,透点内部秘密,到底还可涨多少?刘师姐说,问他他又不是拍板的人。她是想帮我开脱。我毫无顾忌,说电视里的谈股论今没看。有的原始股几块钱,一上市就涨到十几块,甚至几十块。我们红炉股究竟能涨多少,还不象卖小菜样,看市场情况,买的人越多越好啰。珍珍一声爽朗的“哟嗬”:这么说,我们真可以发财了。难怪我们这里的人都往深圳跑,市场里还真能刨金呵。我是想当然随口说的,也不知是不是那回事。小董说,只要能涨到十块八块的就满足了。他们把我的看市场情况没有全面理解,我说这话也没有切身感悟。虽然在和人闲聊,心里还搁着慧芬,她半天没有动静。我也要喝凉茶,便起身进屋去,拉灯喝了茶,厨房里没人。再转来,见她躺在腾腾的床上。我没去理她,知道了她不会做那傻事的,又去屋前乘凉。正好有人在喊:马师傅。小罗回说,进屋去了。珍珍说,热死人的,闷在屋里沤痱子发泡。廖姐真是的。我突然出现了,说去喝茶了。他们发出轻微的阴笑。珍珍申明:哟,我没说你歹话呀。小董问,买股不能代表工资吧?!这回厂里有钱了该补齐我们的工资,以后再该按时发了。有人当心,说买股是财政局在操作,收钱。赚了钱肯定是政府的,也有人说,屁话!那是政府应该为企业服务的,要买股的收入该他们了,我们又上访。是不是马师傅?我嗯了下,悱而没答。腾腾也不知玩到哪去了,上访能让红炉得到好处;似乎是我们的出路所在。  半个月亮出现在屋顶,给瓦、给树、给大地、还给乘凉的人们勾画出皎洁的轮廓。大家畅所欲言,休恬自如。渐渐地有说无答,再渐渐地没人言语了,一个个地陆续进屋睡去。是不是该去找回腾腾了。我也搬了自制的木架铁轴帆布躺椅进屋去,腾腾不知什么时候回家了,正在后厨房凉茶泡饭,辣酱填肚。是他在街上看见人家吃香辣烧烤眼馋了。我说,哇,你回来了,我还准备去找的。他嗡声说,又不是三岁小孩。我去厕所撒了尿便上床,一人睡上觉得很宽敞的,有些朦朦胧胧的时候,想到慧芬还没上床来,睡意陡然飞了,翻来覆去,闻到枕头上芬芳着她沁润的发香和体味。我有些如醉的贪寐,有些渴望的失眠,越命令自己越睡不着,脑子里挤满了好多事,干脆圆睁双眼。看来她是要和我分开睡了。我故意哼哼的,也没谁应声。好一会,还是喊:腾腾,你睡没?他还是不回话。我有些烦了,又喊:腾腾,腾腾!他不得不嗯嗯的,说别吵人家,要睡觉了。  太阳射到床上红红火火的,燥醒了我。屋里静悄悄的,他俩母子都不在家了。我窝着一肚子火,骨碌下床,哗唬漱洗,干脆去张国庆那早餐,还可喝早酒。想到早酒,喉咙就馋得发痒。是的,去了也好结了上次的账,便在抽屉里和床铺下四处荒乱的找钱,这个狠婆娘平常都把钱藏在什么旮旯里呢。想起来了,还有个小铁盒子,是腾腾小时候吃的饼干盒。她的一些条子本子什么的都放到那里头。我搭了凳子搬下柜顶上的木箱子,历来她收敛衣物都是我搬的。抖遍了衣物也没有,再翻衣柜还是没有,复返找抽屉没有,还趴下查看床底下也没了,却有腾腾过去玩的乒乓球等杂物。左思右想,又去墙边的工具铁箱里找,锤子、钳子、启子、扳手等杂七杂八都丢出,也没有。烦得我扳倒过来,倒出锣钉锣帽什么的,连铁屑锈末也铺了一地。钱找不到,就在心里骂她。也只怪平时自己不关心家里的经济。算了,我把翻腾的东西还原,张国庆不会那么绝情的,再去吃一餐挂账,说不定碰上熟人,还有人接我喝早酒呢。  早酒仿佛吊在嘴边,径直来到城门口。老远见张国庆夫妇俩忙碌着,我直盯着他走过去。你瞧他怎么了,硬是装着视而不见,不就差一餐早酒钱嘛,才二三十块算什么,老子今天就不早餐看不饿死啵!唉,赌气是赌气,我还是垂涎欲滴,缓缓离去、他始终没有招呼我一声,哼,回家让慧芳煮面条我吃去。  家门开着,慧芬和儿子都回来了。有人家在门口烧煤炉。烟雾袅绕。她也一夜没睡好,眼圈黑着,仍不理我。我问儿子:你过早了。他高兴地说,妈妈带我去吃林记热干面了。说得嘴里还在品着那芝麻香辣酱味似的,又问,你吃吗?我说,吃了。慧芬插过一句:问他做什么。他有钱去喝早酒的,还管我们死活!我哭笑不得,去填了一肚子凉茶,静静地坐到电视机前去。唉,不行。茶不能解决问题,一擎天大个饿得心慌眼花,根本看不进电视。慧芬也一定在外奢侈了一回,便自己去煤炉上煮面去。刚放上小钢筋锅,慧芬努嘴让腾腾给我递了个油饼。我笑说,好啊,和你妈妈合起来骗我。腾腾说,没有。不吃拉倒。我便接过油饼,慧芬去端开煮面的水,自己从菜袋里拿出个油饼吃去。好久没有吃这么又酥又香的东西了,三两口竟咬下大半,一会就干净彻底消灭了。真还想吃它两个!慧芬又拿出个来自己递给我,连油纸和小红塑料袋一起丢到撮箕里去。我不客地接了,感动地又掰一半给她。她晶亮地望了下我,一边去。是用眼神谢绝。第二个我又依依地吃了,而她的那唯一一个有还一撮儿捏在手上,嘴里缓慢的咬着品着,不舍咽下似的。我去毛巾上指了嘴和手,她才吃完。然后递给我淡黄色的股票,说,买了一千。我说,就买一千股。是明知故问。慧芬说,再不买还涨么办。唉,没钱也不逞能了。退还一千国平去。仔细瞧着暗纹的80K厚纸印制的宏达公司正规股票。我心里亮了。可惜没本,看到的钱赚不到。此时,她也顾不上怪我把指标给老同学了。把股票递她,同时说,还了也好,免得负债,悬在心里不舒服。没想到手里没钱比背债更难受啊!慧芬说,你嫂子有钱,指标不浪费了给她。我说,弟兄间最好不操护这种事。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官路多娇》 《危险啊孩子》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