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五章 调 侃尝试股份制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五章 调 侃尝试股份制

  会议室的杂音碎语没有了,我在替孔道然着急,应该趁着这短暂的安静,开始开会,不能你一嘴他一舌又扯远了,耽误了正事,偏偏有人干咳了,孔道然才从黑皮包里拿出本子什么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猫声说,我们开会了。今天的会议是探讨,探讨我们红炉的出路,可以畅所欲言,各抒已见。我先宣读市政府的纪要,荆政纪要(1996)20号。他的宣读高吭起来,由低到高,撑着全场局面,大家在认真听。市政府能为红炉厂发一个文件确实不简单,不过我们听着,领会其意思,就两个字“改革”。有人开始嘀咕:还是改革!我还注意到了,大热天的他口不干涩是怎的,一直不喝杯里的菜。这时趁着人有怨言,他停了,悠然从包里拿出钢盖杯咕了一大口。然后大声说,大家不必牢骚了,我打个比喻吧。现在是夏天 有会开厂部里似乎有了生机,不觉得太阳那么烈毒,温和地抚摸着每张带笑的,相互没有客套招呼的脸,陆续到了会议室。聊起张国庆的早餐摊和早酒,也唤起了王逸洲的酒兴,说,早酒还是我们荆江的一道风景,得重在参与。有人说,上次申奥失败,全是美国佬捣蛋。怎么2004年的不申报了,也应该重在参与。王逸洲说,04年的不参与,08年12年今后总得参与的。有人唉叹,象红炉这样下去,恐怕申办成功,我也没命看到了。我说,周师傅,不能自我丧气,孔组长今天来就有市里的好消息。正说他曹操,曹操就到了。他们没坐小车,打的来的。王逸洲起身迎接,孔道然客谦的说,耽误大家了。我说,反正停厂了,哪有耽误不耽误的。等他屁股落下,厂部的小吴递来茶。也不知他们从哪弄的茶杯茶叶开水,也许是门房老刘头那要来的。孔道然又谦慎解释:对不起,本来经委和工业局的领导都要来的,市政府县长办公会要参加也不能来。王逸洲插话:你孔科长来一样的,是红炉的组长嘛。孔道然没理他接着说,据说是专题研究全市企业改革的问题。从推行班组责任制,任务到人,定额目标管理。还有嫁接,兼并都尝试了,还是没有走出亏损连工资都发不出的怪圈。这次市里可能有大动作,我们红炉先尝试尝试也好。有人抱怨,企业又不是农村分田到户,这些年是改革的风吹到哪哪个单位准倒霉。看食品、看供销、商业哪一家不是这样的命运。面对公然的反腔,孔道然置若罔闻,对王逸洲说,王厂长,开始吧。王逸洲点头默示。他接着说:现在炎天暑热的  ,能不能穿大棉袄,反过来到了冬天数九寒冬,我们能不能象现在短裤短衫背心赤脚的?显然,不能!师傅们。有人戏谑:又不是“二百五”。孔道然不顾干扰,更增强嗓音:现在国家都在发展市场经济了,深圳等等沿海特区已成功飞速发展,我们还困在计划经济里,是万万不能的。我们周边县市有的就在搞股份制改造了。什么是股份制,就是一个企业大家都占有一份投资,既承担风险,也享受收益。国家有、银行有,我们职工也有,不是几方面的积极性都有了,责任都有了,利益也都保护了。现在沪市深市交易都很好,有的企业都上市了,有用不完的钱。有人插话嬉言:我们赶紧上市去,只要有钱呗。孔道然说,上市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三月份参加市委办公室组织的出去学习过。先要内部职工买股。有人立即反对:我们吃饭的钱都没有,买屁股。大家哄地笑了:屁股值么钱,只有火葬场收。王逸洲说,先听孔组长讲,我们等会再发言。  一个小插曲,也是调节气氛,毕竟股份制是个新话题。孔道然喝了茶接着讲,有人起身出去,没有人阻拦。一会就听到外面的龙头水响,是喝水去了。随后也陆续有人去喝,我也去喝。外面的空气相对畅流,没有浓厚的汗蚀味,我贪馕一会儿,进来时孔道然还在津津乐道。说就是先内部发行股,等正式上市就更值钱了。我们考察的一个企业,职工股上市翻了几倍,一下发财了。社会原始股也是这样,一上市红牌飙升,你就是拉板车的也发啦!谁不想发财,都竖着耳朵听。说实在的,车钳饱铣我都还行,什么股的股的,原始的我不懂,不敢相信天底下有这样好发财,不劳而获。当初参加工作要当工人,就是父母的意见,学门手艺比什么都强。他们见多了,经济工作搞不得,整风都整得人鞋带自缢的。还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不能沾上经济错误,会毁了人一生的。越听越觉得天方夜潭,屁股上象长刺的。  接下来该发言了,轮到正经说话的时候都水里的花炮哑了,真是狗肉上不了正席!孔道然提示大家说,王逸洲也催促大家说。也许他们真想听听代表们的意见,我就说了心里话。说得孔道然他们脸上都飘起乌云,看来不对他们的胃口,但他们没阻止批评我。我说开了,张国庆他们纷纷跟着说。郑师傅说得巧:你们不管怎么套,我个穷工人哪有投的。孔道然似乎很有兴趣的,还帮腔。说我们的思路是可以宽些么,中央说了胆子再大点,我们为什么不能对社会吸股呢。就凭红炉几十年在荆江的声望,准有人投的。会场显出赞许的面容,掷地有声的话语,太振奋人心了!我们为什么只想到上访,没想到社会的援助之手呢。现在红炉困难,社会资助了,全厂会珍惜,勤扒苦做,干出成效来,等有了钱再加倍还给他们。不愧当干部的,思路就是比我们宽。我们几个代表私下小声议论着说:有政府出面,到电视上打个公告,非轰动全市不可。电视、报纸、街头巷尾正热议着上海的杨百万。现在股票买到身边来,谁不想赚一把。孔道然望了望大家,你们在说什么,大声点。也许他从我们的表情看到了有利的成份。代表们一下把目光投向我,我动心了,便问,看政府出不出面,发个文?这事当然好啦。我的话音未落,张国庆抢着说了:有没有限制,能不能可以多发些股票,上亿都行。郑师傅冷不丁说,又不是印假钞,随心所欲。不要太贪心了,只要能补发几个月的工资就行了。孔道然忙堵嘴:千万不能说是发工资的,起码指导思想就错了。我们引进股份制,也算是资本主义里先进的东西。按过去毛主席说的拿来主义。吸收股金是为启动生产,就象病入膏肓的人给输了血让他健康起来。颜师傅插话:这我们懂,只看几时实现。孔道然还是说他的:我对股份制也就了解那么一点,以后请专家给你们讲座。你们还可看电视看报纸去学。我也并不比你们高明,也是学习来的。周师傅不耐烦了,质问似的:孔组长,你说几时可以发股,不要说那多套话。郑师傅立刻指正:是卖股票。周师傅雄辩:买股票、不是发股。我发你买,我卖你买。我这还不懂,象你只会车几颗锣丝。郑师傅也不示弱:我会车,你还只能挖砂埯呢。说得他自个笑了,大家也笑了。他自己也笑了,是笑他要儿媳妇撂下的笑话。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危险啊孩子》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