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九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九章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二十九  悄然嫁女暗落泪 笑脸冷心度余生  眼看友琼的年纪真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人生的自然规律。938小说网 www.vOdtw.com近来,冉腊娥心里总是撂着女儿的事,好象胸口压了块石头,但又不好说出口。毕竟女儿也随她爸去了,在县城生活和工作,一切有道然和柳莹照看着,自己要过多的关切,不是会破坏他们的家庭关系么,而女儿毕竟又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冉腊娥这样想着,然而还是禁不住把今天刚回乡的女儿从头看到脚,要把女儿看个透似的,越看越觉得简直就是过去的自己。红晕的脸蛋,深秋的水眼,隆起的胸脯,娇俏的身段,还有厚敦敦的皮凉鞋。张友琼也在仔细猜磨着关爱地凝视着母亲。这些年来她一直寡守张家,与公公相依为命,还种着几亩责任田,苦撑着张家的门面,才四十多岁,已是满头花白,脸面铜板。她特亲热地翻着亲娘的双手,厚厚的老茧显得有些麻木。她亲娘终于喊出:“真是我的琼儿回来了”一语简直让她滚出了热泪。她母女俩都为了不让对方激动得伤感,都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冉腊娥让女儿坐下后说:“你是庚戊年八月十五生的,已有二十五了,不迟了,嗳,你有爸妈无微不至的关爱,自然也用不着我操心的,你也不必在乡里这么受苦,你能过好日子,我就高兴,我就满足!”  友琼又拉起母亲那僵持的手血液沸腾,婉委地说:“姆妈,您可别这样想,我是您唯一的命根子,我怎么能少得了您呢?爸爸妈妈早就催我来,刚好今天星期天,我回来看看您,特别是我的婚姻大事,也想听听您的意见,就是去年同我来的那个翔宇,上次回来您问我,我们还没有正式确定俩人的关系,就只说是同事,所以没有向您说明。”冉腊娥笑嘻嘻地说:“你娘我不是憨巴,我早知道是那么回事,我一眼就看出那孩子不错,蛮厚道的。”友琼又愉悦地介绍说:“他和我同龄,是大学生,在团县委工作,就是县里的共青团,我想把我的喜事到家里来办,这就要劳您的神了。”冉腊娥忙说:“这么,这是我的义务么。”她的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又沉缓地说:“不行,不行,我老了,没有那精力,是你的爸妈想省这个轻,万万不能,既然你在他们跟前过,就应该由他们操办你出嫁。”友琼却说:“不是他们推卸,是我想让您和我分享我的幸福和喜悦,我毕竟是您的亲骨肉,养女就要知母苦,是您一手一脚把我养大,我大了又抛下您去了县里,我每次回家,您都是笑脸迎着,我真不知这日子您是怎么熬过来的。”友琼说着说着,看着母亲那呆滞的目光和失魄的面容,便禁不住的流出了热泪,她又赶紧掏出水红色的手帕拭泪,手帕是翔宇赠给她的爱情信物,她平时是舍不得用的,今天回乡特地带在身上以慰思念。她睁大发红的眼圈,见母亲泛黄暗淡的眼里也蒙上了一层亮光,那是日光月华里磨炼出来的光亮。此时,她多么希望看到母亲能当着女儿的面酣畅地流出那久久酿成的酸泪,可母亲始终没有那么做,那样满足女儿。是的,这么多年使冉腊娥的感情打造得坚毅起来,就是最伤感时那泪水也不会轻易脱眶而出的。此时,她更不忍让女儿看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她是强忍着,佯装安静。友琼更是心如刀绞,她只好起身去屋后的半体厕所方便,以躲过情感的挑战。  天空的西边陡起乌云,盖过树梢,盖过屋顶。屋内的光线暗淡起来,被凝固的空气沉甸甸的压抑着燥热的人们更喘不过气来。冉腊娥不时看着屋外的天气变化,又不时地瞧瞧女儿友琼那说话时甜得可爱的模样,自己的脸面变得乌云笼罩,坐立不安地挪动着身子,起身说道:“天要下跑暴雨了。”她丢下这句话便赶出门去。友琼没有在意母亲的举动,她母亲离去后,她便也起身出后门看望猪圈内那白毛红皮憨睡着的家伙们,乌黑的天色并没有闹醒它们。她抬手仔细地点数了一下,大小共16头,大的至少超过200斤,小的不会轻于80斤。她想看看它们贪饕的馋食景况,便从大水缸里舀了泡好的饲料倒进食槽里。那头瘦长的猪一下翻身起来,来到食槽边,大嘴大嘴地吞着,其它猪听到“呱呱”声不得不站起来挤到食槽边。友琼心想它们一定是误以为开餐的时间,生物钟定乱套了。友琼看着这些挤得“嗯嗯”直喊的憨东西,为它们的憨笨而不由地笑了起来。不一会,槽中的食物被抢光,友琼又准备用勺子去舀,忙又停住了,她不想让它们吃多了,象人样夹食了不消化,拉肚子更不好,本来一天可长一斤多,拉了肚子反掉一斤多,那养猪的收支帐就不划算了。她上次回家听母亲说过要保证每天都长,喂猪才能赚钱,如果生病,甚至诊不好,那发起猪瘟来,连本都要丢。母亲还说过老辈人喂猪讲运气,现在喂猪是讲科学,讲科学才能只赚不赔。  不一会,屋上响起粗壮的丁丁雨点声,夹杂着刮起的呼呼凉风。友琼吸吮着这凉爽而芬芳的气息,这雨水盖掉了猪粪的骚臭味。突然,她想起了母亲,忙回到屋里,又寻出大门外,仍不见母亲的行影。她凭着自  己的判断,便顺着大路向自家责任田的田埂赶去。只见母亲正在风雨中收理割下的稻子,将其扎成捆,趸到田埂上。友琼毫不犹豫地下田帮着捆稻子。冉腊娥忙大声说:“友琼,你回去,淋了热雨要生病的。”友琼说:“你不怕生病我也不怕。”冉腊娥听着女儿那贴肉的话,溢出的泪水和雨水混为一体。雨越来越密,越来越大,丝毫没有止住的迹象。眼看女儿的套裙被淋湿紧贴到身上,冉腊娥只好舍下心爱的稻子,就此收手,邀女儿一起回家。友琼却不忍心,稻子上凝聚着母亲的汗水和希望,便说:“这稻子不抢起来,被雨淋了不是投劳白费了。”冉腊娥说:“不要紧的,这是六月天云层里的跑暴雨,一会就停的,不会影响什么的。”友琼也担心母亲被雨淋着,便上田埂来,穿上皮凉鞋。她才走几步,却沾着泥水难以自拔,她又只好将鞋提到手里,跛着脚似地的向回走。她看看母亲脚上的老式塑料凉鞋,走起路来却无妨碍。此时,她觉得自己在母亲的面前显得那么瘦弱无能,缺乏在不良自然环境下的自我生存能力,自己还要逞强帮母亲的忙,多么可笑呐!  母女俩湿漉漉回到屋里,张凤国已从纲要河里打猪菜回到家里。友琼忙惊喜地喊:“爷爷!”张凤国也高兴得痛爱地说:“琼琼回来了,看身上都淋湿透,快去换衣服。”冉腊娥忙说:“家里还有你过去穿过的衣服,我去找出来你换上。”母女俩先后进内房去,冉腊娥从衣柜里拿出舍不得用的枕巾擦去头上的雨水,然后自己再擦再换干衣服。友琼穿着那套褪色的白衬褂和米色的长裤,仿佛又回到了那过去在家里的日子。此时此景,为爷爷和母亲生活在乡下这样的环境里而心怵。冉腊娥却笑着说:“你穿上过去的衣服还蛮得体蛮顺眼的。”友琼向后拢了拢秀发,感触地说:“我看您把那田不种了,就养几头猪,到时候还可扩大成养猪场。”母女俩说着话出房来,张凤国望了下友琼说:“真是小孩说话!庄嫁人把田不种做什么呵,那每亩两三百元的提留谁替你交上。”友琼还是不解地说:“一年不就千多元,我全部替你们交了,到时候让爸爸给下面的干部说说,说不定分文不交呢。”冉腊娥却说:“你娘我是贱命,劳累惯了没一点病,这怎么可能,种田还粮,从古到今,天经地义,再说我们也不能因这点子小事情影响到你爸爸,让他为难。你过去不也不肯进城吗,我们种田不一定不比你爸爸轻松自由,他搞的事是大难事,那叫我是生出十个脑壳十双手也怕搞不好的。”冉腊娥见女儿没有发表异议,接着又说:“我总是担心着你爹,你爸爸,你做女儿的在他的身边要细心要会体谅人,我是了解你爹,不,我怎么老这么称呼改口不过来,你爸爸工作起来是不要命的,你要时刻提醒他,多关照他点。”友琼见妈的处境这般还惦记着爸爸,心想这是谁跟谁呀,不禁一股辛酸涌到心头,晶莹的泪水渗出了眼眶。这夜,友琼和母亲同床促膝谈到鸡鸣。  友琼的婚嫁之日很快确定下来。公元一九九六年的元旦是乙亥年的冬月十一,在时下人们淡化了大婚之日选“一 ”的节日里,柳莹偏偏坚持将女儿友琼的结婚之日选在元月一日这天。她的理由很简单,而使友琼无话可说,她说:“你爸爸是县领导,你和翔宇都是机关干部,还有我也是县经管局的工会干事,我们可称得上是革命之家,我们的处事就不能落入俗套,要显得高雅。元旦嘛,美好的开始圆满的婚姻。”张道然的乘龙快婿翔宇姓韩,老家是下面北市镇,紧临洪湖的刘市。他一九九O年湖北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大县师范教书,随后被选调到团县委,而且近来张道然建议他下到乡镇去工作,到基层煅炼自己。韩翔宇和张友琼的缘份,源于团的工作开展之中,还是友琼认准了他是年轻人中出类拨萃者,主动亲近他,在他俩的关系确定后,他一下就成了她家的半边之子,经常吃住在她家。前年,县经管局做了宿舍楼,张道然毅然决定不在政府大院内住“县长楼”,而住进了经管局。柳莹和张道然结婚后,张道然还在南桥镇工作,县委农工部的同志帮忙将柳莹调进了经管科(当时没有升格为局)。现在翔宇的婚事不仅全由张家作主,而且新房也安排在张家。翔宇在县委会里只住一间20多平方米单身房,这半边子又将变成上门子了,自然翔宇的父母既省事又高兴,乡邻们更羡慕他家找了户好亲家。  早盼晚盼女儿婚嫁良辰吉日的冉腊娥,将自己多年积攒的钱揍数,又找屠宰老板借了一千八百元,揍齐一万元交给公公,含着泪说:“爹,友琼的婚事我是不能去参加了,这钱是我做娘的一份心意,劳您给带去,给他们去置点作用的东用。”张凤国愣地望着儿媳,不想接过那一叠百元钞票,忙说:“你不必担心他们的钱,这钱你还是留作后面过日子吧!”冉腊娥又自愧地说:“爹,您别怪我平时生活过艰苦了点,我为的就是这一天。”张风国潸然地说:“琼儿娘,这些年我多亏了你的照料,我都不知怎么谢你呢,哪能怪你呢,我就是死了后,定要保符你的。”冉腊娥也说:“您别这么说,您赶早儿就去县里,替我把这钱带去,帮我了了这心愿,我早说过,我生是张家的人,死是张家鬼,我就是您的亲女儿,您可别把女儿看外了。”说着说着,公媳俩竟情不自禁地伸过手握得紧紧的。冉腊娥立刻悟感到什么,忙抽回手,将桌边的钱拿起来塞到张凤国的手中,自己含泪离去。  张凤国去了县城,家里变得可怕的寂静起来。冉腊娥把孤独的寂寞掩藏到劳动中去,她忙着麦田里的活,又忙着猪圈的活,最后才去忙自己的早饭,她习惯地又拿了两套碗筷,坐在饭桌旁,痴痴地望着门外,没有一点食欲,觉得这世界的一切是空空的。她的思绪在驰聘,此时友琼应该是穿上了艳红而漂亮的新娘礼服,脸上唇上涂上了杏红胭脂,如画中天仙一般,当然再不兴过去的用绳索和白粉扯脸那一套了。她想象着,心中的友琼就出现在了眼前,笑盈盈地亲热热的叫她“妈妈”,不是叫她“姆妈”。她心中好一阵惬意,好一阵自豪,好一阵得意忘形的伟大。她心里更明白,女儿马上就要离家嫁人,耳边好象已响起了迎亲的鼓乐声,记起那些女儿在家的日子,管教过她疼她恨过她的那些情景,她就止不住要落泪。她心里明白,女儿马上就要离家嫁人,想象着那些女儿在婆家要操持家事过日子的情形,再不能象在娘家父母身边撒娇受宠,要开始女人的酸甜苦辣,她止不住要落泪。她心里更明白,女儿马上就要离家嫁人,而不是自己亲自送她出门上小车,她更是止不住地哽咽着股股酸涩的热泪!  县经管局的院落位于新修通的宽敞的江城大道旁。尽管是十冬月里,元旦也没有节日的繁闹喜庆气氛,天气冷叟叟的,房地干枯枯的。然而,大红的对联,常绿的树叶,贺喜的人们,把个不大的经管院落渲染得象过节一般的热闹。张道然住在二单元的三楼,在这个单元的门楼两边贴着:“佳节贺佳期佳女佳男成佳偶,春庭开春宴春人春酒醉春风”;在三楼右边房门两边贴着:“牡丹丛中蝴蝶双双戏舞,荷花塘内鸳鸯对对鼓歌”的大红婚联。他们的住房是三室一厅,前一个月张道然就从大房里搬出住到隔间的小房里。柳莹是总指挥,将大房进行了吊顶,贴木砖,做喷塑,装彩灯,花了大几千元布置得象豪华的包房舞厅一般,用作友琼他们的洞房。这时,柳莹正忙着接待前来贺礼的客人,友琼和翔宇在忙着收洗打扮。友琼的几个好女友忙着新房的摆设、床被的铺垫,那个负责铺垫床被的是特选的,要求是生了男孩的女人。据说是民间女人们传下的规矩,是图吉利,早开花早结果,就是早生子吧。张道然却象局外人似的去了政府他的办公室处理公务,因为家里有经管局的人帮忙主事,再则县纪委早明文规定副局长以上的领导干部不能请客,否则要受到查处。张道然早就和家里人打了招呼:不得收受人情!然而,那些信息灵敏的人士,那些热心快肠的人,硬是将贺喜的红包往柳莹的手里塞,弄得双方怪难为情的,说是瞧不起人什么的。所以,张道然去忙公事,以免陷入世俗事务之中。  酒席定在不远的唐人街酒店,开始只订了八桌,还不到十一点客人蜂涌而至,越来越多,柳莹这下急坏了,只怪自己态度不坚决,又收了少数感情难却的人情,眼下人情退也不是,收也不是,主持见柳莹愁苦着脸,便说:“柳莹,既然客人来了,又是吃饭的时候,总不能将吃饭人拒之宴外吧,不如和酒店老板说说再增加几桌。”柳莹急煞中没了主见,只好说:“嗳,只有这样,你去办吧。”她又喊住主持人说:“就加二桌,十分十美!”其实,她心里想的是纪委的文件规定不能超过十桌,只要请客不过钱是不会遭人非议的。到了开席的时候,客人和帮忙的人一共座了十四桌。柳莹此时只好去坐席,没法点数多少桌,也不过问主持人。新娘新郎分别各坐一席,柳莹突然自我宽慰地想到此是男女两家的客,一家不超过10桌,那两家就可以不超过20桌呢!她终于心安理得地接受人情,接待客人,还在主持人的陪同下,一席一席的敬酒道谢。席毕,新娘新郎分别被扎了彩的小车接回家。因县城禁鞭,他俩双双鲜艳夺目、光彩照人地在文静的氛围中翩翩携手步入楼门。五彩碎纸从天撒下,世界瞬息变得五彩缤纷起来,好不欢喜,好不气象。新娘新郎在人们的簇拥下步步登高,飘然若仙,迎进洞房。他俩没有举行结婚礼仪,也没有上头送彩礼,一切从简。只有那些少男少女狂欢般地在新房里闹房,什么交杯酒,什么嘴啃吊瓶,什么俯衣抽枕,什么鸳鸯戏水等等,等等。真是闹得无休无上,欢天喜地,天翻地覆的,令新娘新郎无所适从,昏昏然然,给闹友们其乐无穷。夜深人静,天地疲倦,人群才罢休散去。今夜已不是他俩真正意义上的新婚之夜,此前的一个多月,她和他已经尝试了那人生的第一次。友琼久久不能入睡,她不是兴奋过度难以平静,而是惦念起远在乡野的母亲--冉腊娥。翔宇主动铺开新被,又替她解开外衣,在霓虹灯下进入被窝。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