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章 推头上访为升米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章 推头上访为升米

  这时,闹哄哄的来了一些人。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说马师傅在这里呢;还责怪张国庆,让你喊人来的,你是赵老爷送灯台一去永不还了;还有人过来竟夺了我手上的气缸,说放下放下,我们有重要事商量。是谁给他们吃错药了,简直不可理喻的。我闷雷似的说,我只知道生产最重要。有人诋毁说,是生存最重要吧。我把脸横向他们,不生产哪能去生存!那些人起哄了:生产有屁用,没工资发,等于都是生产的废品,堆在露天下生锈。一张嘴斗不赢那么多嘴,我成了众矢之的似的。真想和他们辩个真理谬误和横竖。有人和蔼说,马师傅,你别误会了,我们要选你当头。说得我莫名其妙,反诘:什么头?他们异口同调的:现在工会不顶用了,不能替我们工人说话。我们自己选自己的头,明天就去市工业局上访去。我若有所思的摇头,说这个头我当不了。忙有人说,那我们吵来的钱你没份的。我不相信钱不通过劳动挣来能吵来。还是说,既然我是红炉的一员就有份,谁敢不承认我是红炉的职工。也许我的语气硬锵,似乎把他们怔住了,都面面相觑的。还是张国庆发端:庙都要快塌坍,谁还当得成和尚。我忙拦截,风马牛不相及!又把他们怔住了。张国庆恳切说,大伙儿是来找你拿主意的。马师傅要不这样,明天就我们这些人去工业局问个明白,也不要什么头头的。大家回去后还要相互转告。争取多去些人,马师傅说的也在理,这种事不好为头,他们要怎么样,大伙都说是自发的。俗话说法不责众的,总不能都抓去坐牢吧,有人讥讽,怕没这么多牢笼子装哟。也有人讪笑:真是打不破的铁饭碗了。张国庆示意大家别逗下眼,又问我,马师傅,你看这样象么样?我再不受抬举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了,便说跟着去一个就是了。大伙这才罢休,依依散去。  高大的车间又空落落起来,望着一台台不会说话几乎被主人遗弃的车床,我也再没有生产兴趣了,拉了闸把上门。惘然若失的挪动着铁鞋似的步子,东瞧瞧西望望,忽地有种彻底认识它的欲z。整个厂区被一纵两竖的反复车辙过的水泥路贯穿着,我们后方车间也称第六车间正处曲尺拐角处;紧邻的车工车间,是我从学徒走出的车间,门窗斜歪着,从破旧的窗口望去半成品乱堆着,车床上不仅沾满了灰尘牵上了丝网,甚至有了锈斑;再横着靠围墙的翻砂车间,已是断墙缺壁,坑坑洼洼的砂场,高耸的铁炉似在冷漠憾世,进门处还有一滩水,是入夏时一场大暴雨汇积在那儿的。我过去抬了下脚没能跨越,就伫立于此,眺望厂区,亮得白炽的阳光让人头昏眼花。远处三层高的办公楼白房子被灰尘浸蚀得黑不溜秋,好一排梧桐树、万年青和几颗迎客松包围在垃圾里疯长似的,郁郁葱葱。这哪是响当当的红炉繁忙厂区,仿佛是被遗忘的僻山幽坳。还有总装车间、成品库、材料库等等,也想去亲亲,就转回到我的车间上锁。就在锁栓“喀”的卡进的时候,我突然打消了念头,不看也罢,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路边的消防坑已被铁屑灰渣填了大半,污水在当午的烈日下鼓起气泡,发着恶臭。是该走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个人在车间上班,多丑的事啊!迈出生产区时,门卫刘师傅问,马师傅你就下班了。他不象笑话我,我心里自己嘲笑自己,没有回答,瞅了一眼他低头向宿舍区走去。  回到家里,没有人,也觉无聊。慧芬这几天都没去上班了,他们车间早没有了生产任务,也没人安排。她能去哪呢,是不是中午的吵闹冤屈得出走了不成,我量她不会。她也不串门的,能去哪呢?管她呢,我去打开12时寸的黑白电视,满屏雪花里有一点图象影儿,声音也咋得吱响,淹没了正常视听。去年厂里还说要接闭路线的,随着生产的不景气也就泡汤了。炸就炸你的吧,总有个影儿混混,根本考虑不到心身健康。不知不觉的厨房里有了隐约的响动,我出房下后去一看,是她悄悄回来了,在砧板上切肉丝,做饭了。却对我毫无感应,还记着中午的仇不成。妇人啊,就这样小心眼。我走近,笑说,怎么,不喏我了。她更一个劲忙自己的,只当没我这个人似的,我见炉上的水开着,要去提,她狠劲一掸,一声不吭,抢着提了。我呼唤:唉,我成台湾孤岛了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我的表演毫无作用,顶多算个丑角闹剧自作多情。不行,还有明天的事跟她说说。于是等她倒了开水,便出其不意的抱住了她。她拼命的要挣脱,我象虎钳地把她夹得死死的,她哪能摆脱。一时间她芬芳的体味令我陶醉,也许我的体味也熏染了她,渐渐地她不再抗挣了。我趁机狂热地吻她,她竟驯服地接纳了。好一会,我抽回甜蜜的舌头.昌俊,我们去……她平静地说,腾腾就放学要吃饭的,晚上干吗去的。我欣喜若狂,对了,晚上多畅快!她瞥我一眼,神经病!其实不完全是瞥开,应该是暗送秋波。那眼角的鱼尾纹比秋波还美妙,不会让我望穿秋水吧。  晚上我几乎是完成任务式的做了那事,心里尽缠绕着工人们要推出我为头的事。往常干过那事,就象泄气的皮球精疲力竭的立刻酣睡过去。此时偏睡不着,难道红炉厂的气数真要尽了?!没工资发都喊了多少岁月,还不象耄耆老人歪而不倒的活到了今天,说不定返老还童青春焕发的。感觉慧芬的气息,她也没睡着,沉默了半天还是闷不住了,悄声说,怎么还不满足,今天只一会就没事了。不行,再来一次。也许眼下就这点子乐趣了,但我根本没情趣来二次。没有充足的补养是来不了二次的。我故意说,刚来瞌睡,又被你赶路了。要来你自个来。慧芬说,你说的么话,一个大男人的。每次过去就睡得象个死猪似的,怎么今天是不是还记着白天的事。也怪我不冷静。我不回她的话,女人啊毕竟是女人,总闷着小心眼的事。白天的争吵我早甩到脑后了。其实,她也不是为做那事还余兴未尽,是在替家济忧虑。而我是搁着明天要领头去造反的事。文化大革命赶上我们尚小,懂事后才明白那些个闹头的没几个好下场。哎,放着安逸的日子不好好过,何须去兴风作浪的。要按我目前的情形发展下去,说不定还能当上个厂长的官儿。我那几个师兄弟不就是乖巧点,一下调到厂部,有的调到团县委,有的还成了正式的国家干部。前几年那个凹眼睛还被交流到石首当上了副市长。不知他是从哪儿还弄了张文凭,看到电视上的公告我心里好笑。妒忌也白搭,说不定机会来了他还要升迁到中央去。我没那么高的奢望,当个红炉厂的厂长,这一生就足够了,也算没白活。  不知怎么搞的,想七思八的就朦胧过去了。是房外叽哩叭啦的说话声吵醒了我,懒在床上不愿起来,还要多睡会,反正也不操心去车间生产了。是慧芬在劝阻,你们小声点,他昨天半夜都没睡着,才眠会儿,让他还多睡会儿。是张国庆的声音,他并没放低。大伙都等着火急。昨天定好的事,就等昌俊了。好象是徒弟小刘在说,别说了,这事师母不知道。这小子不休假也掺和进来了,我似乎清醒多了。当然,他们谁也没往那事上想,要往常肯定是嬉笑连天,说我俩昨晚乐辛苦了的。张国庆说,我最了解昌俊,我们没看错,就认准他为头。昨晚一定是为大伙操心睡不着的。知道我们中午吵嘴的邻居小董问,昨晚总又继续干上了。慧芬听误了,羞色的说,都老夫老妻的,象你们伢们。小董他们也小不几岁,还是认真的说,我说你们白天争嘴的事。慧芬还是“嘘”地要他们小声点。看来他们是不会让我睡下去的,再说我也没瞌睡了。张国庆竟要去喊我,说不能再迟了,再迟就找不着人了。工业局上班也不规矩,前几次都没见着能说话的人。我扒开纹帐,骨碌的下床,短裤赤背,眨巴着出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