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章 东南西北尽妖娆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章 东南西北尽妖娆

  小姐为周仕送来了咖啡,还是那么礼盛的递给他。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又问孔道然:道然,要什么茶?孔道然对小姐吩咐,来杯乌龙,要那种降三高的。再转向我:你看我这身体,再继续发下去真没诊了。我说,最好来普尔。周仕趁机奉承:孔局,你可是我们马总看准的潜力股啊,是得注意身体。把人拟物,马屁拍得不当。孔道然摇头说,我倒不看重这些,是因为身体亚健康,睡觉得难受。一天不停止心跳,得一天舒舒服服才行。我忙拦住他的话:道然,快别这样说。有些事是乱来得乱说不得的。孔道然说,毛主席是多大的伟人,都说过英明论断人总是要死的。这没什么忌讳的。他老人家清楚万万岁是万万不可能的。这时,那个阿君含笑妖娆的带来了他们的姐妹们,哥啊妹啊的脆脆响响的叫得肉麻,房里的格调和氛围一下变了,有花有果的世界是美好。可我心里慌了,解市长会不会心里懊憹,这样给他解闷的弄巧成拙,反增加他不愉快,借故不来。难怪昨晚答应了,又不让我开车去接他。该不该打电话催,我左右为难的,要真不来,那我说出口的话,在世面上呼风唤雨的形象,不就一下全狂费了。趁着他们兴致勃勃,便悄然出去,避到一边给解市长发了一则短信。首长一路平安,凌红玉女上线了,大家开心的等候。马昌俊。他的那点子隐疾别人不知我还能不晓,马书记升迁,常规他要顺势升的,忽地不上反下了。  然后去吧台要了武烟极品“1916”,叮嘱小姐等我的客人到齐了,再送烟进去,每人一包。我安然的反回西施房,那几个姝丽硬是冲我开腥:马总,把我们凉在这,一人吃独食去了噢。这可不是你的为人。周仕见我不回出击,为我找台阶下:马总日理万机,难得今日请我们闲暇的。不过,下不为例,要出去得打声招呼。嗳,请他们来消遣倒囚禁起我来。我在心里耻笑,这帮蝗虫,说归他们说,也总算没白养,有求必应的。又有人打俏:现在时兴上点下点什么都点的,可别忘了,老板是太阳,谁把太阳变成月亮不成。还是阿君灵透,噢,我看你们个个都帅气,忒馋死人的,姐妹们,看谁有能耐了。周仕和孔道然的身边已经各有一位倩女,她又起身跑到我面前,挽起我的手。马总,马总,你坐呀,站着这么高我搭梯子都够不着。我顺着势去和她紧挨在沙发上,学电视里做出很亲热的样儿。也是示范给他俩看的,让他们也放松自然些。还有一空着的小姐一边尽捏弄着电视摇控器。阿君指着葡萄干娇滴滴说,马哥,我想吃……我塞了颗她嘴里,一会她又要。我说,宝贝,你怎么总喜欢它,是不是肚里有猫猫了。阿君说,现在没有,为你作准备的。那边俩对也在缠绵绵的切切丝语。看来他们并不正统,各得其所的尽情享乐着。可我总把眼光瞟向那摆弄摇控的小女。阿君放嗲说,别看她呀,我可要发酸哟。天啦,我哪是看她,是担心解建北能不能来。孔道然向我递眼色,我装着没看见。他竟然起身邀我一边去,小声提醒。解市长怎么还没来,要不要催催。我说,没问题,你放心。他又说,不是说解市长来搓牌玩玩的,这场合适不适合?我说,我们先混会,等他来了再定。他自言自语的:原来是这样。有种被蒙受屈的瞥了我一眼,去回到他的位子上,没等他的屁股落稳,解建北被迎客小姐引进房来。我们都众星拱月似的起身迎接。他扫了一下这场景,沉下脸来。不等他开口,我抢着说,解市长,您看这样行啵。会馆特安排了四名麻将手,我们四人只在一旁操盘,也好让您高瞻远瞩。解建北忍了半天,终于爽快的说,行。我又说,桌上是发筹码,不用现金。下场我来统一结算。解建北是高智商,一听就明白。便笑了:好,马总,不愧是搞企业的,一切周全。他们一边掺和:马总是什么人,荆江还数得出第二嘛。我请解市长坐,又申辩:周局,我不是书记市长数一数二,您马屁拍错地方了。周仁做着委屈样:解市长,孔局长,我这说的内心话,你们说是不是。他们齐声同和:是。说实在的,我要的就是这效果。便默认了,然后问解市长要什么茶。他没有回答,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然这次要挑点担子了。周仕神情问,解市长,您透露一点看,是什么担子。解建北望了他,没有回答,又转向我说,这里有你康吉集团的功劳。康吉的成功就是道然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当然与你本人的努力也分不开的。孔道然却丧气的说,了不起换个经济局的位子。他停了下省略,象解市长到头来位子又不属自己的,接着说,要象我们马总几千万的丰碑才是真路子。见解建北的像落下了。我忙说,孔局,话不能这样说,得感谢解市长的栽培,不定一个经济局长有多少只眼睛盯着。周仕随口附和:那是的,得感谢解市长。孔道然应声道了谢。周仕说,解市长什么时候也拿只眼睛照着下我们弱势群体。解建北铿锵说,你是弱势群体!能被我们马总请到的人就不一般了。他停了下,说,这话早说伢,你梦都没托一个。我现在退居二线,已帮你说不上话了。昌俊也没透过一丝风。我趁机转了话题,别耽误大好时光了。那边麻将都铺好了。请。阿君插上话:你们象开常委会,把我们凉半天了。大家会意的笑了。  按照常规,摸了东南西北方位坐下。服务小姐送来烟,一人一包。我豪气地说,牌桌上没地方,都收着。另打开一包,分别递给他们又一一点燃。奇怪的是烟香缭绕,谁也不对顶极烟论头品足,叫我好不失望。更失望的还有小姐放嗲地呻恫:噢,呛死人的。你们怎么都好这口。有小姐积极响应干脆命令自己的人:帅哥,快把烟灭掉!这不是抽烟的天气,看把我的心思全搅了,又要开钱咦。解建北顺从说,灭了,灭了,都给我灭了。周仕也趁火打劫:什么怪烟,一口孬味的。那“漫天游”就不同。孔道然接过话:那是么价,两千多。我要露馅了,怎么不知还有个漫天游呢,便糊乱编了说,他们这哪有漫天游快天爬的,烟厂一天才出几条,站队都难买到。解建北盯着他小姐面前的牌,说烟也是好烟,六十块钱一根。只是沾了臭口,薰着我的小宝贝儿。小姐亲热而谄媚的说,还是我哥心疼人,别损了刚开的鲜花。不经意中阿君和了,还凑一色。我们边观止边品茶,一种飘然自得的仙道享受。不知谁发明了这玩法,我承认是第二次,看来他们恐怕也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张国庆邀我去他的阳光酒店开眼界。他花钱请我,我心知肚明,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我的接交广,可以多照顾生意。他的酒店还行,有次筹办我的一个产品推介会,让客商们皆大欢喜。使我花了半年多心血研发的光电宽带产品一下享誉省内外,甚至有外商老板也慕名造访,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事后,我让罗靖去感谢他,他比我还能,邀请了几名上层贵妇到阳光包房打起晃晃。还美其名悦,在帮我的事业添砖加瓦,我说还锦上添花啰。只要她玩得开心玩得体面,她也是我的一个门面,会说话办事的门面。我荷包里满出的几个碎银足够她玩耍的。再说她有了自己的寄托和价值,也免得整天缠绵于我,干扰我的正事。  公司里果真按我的分咐没有来电话打搅,让我安安逸逸的邀约他们玩了一整天。不让他们感觉到我一天不在革委会,就要夺权翻天的。送走他们,我赶紧回到办公室,观看7点的新闻联播。近些年我已经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的新闻必看,里面有很多无法衡量的有价值的东西,在边看新闻时,我也打开邮箱,邮箱里有订阅的消息,好多条留言,有关客户的;有关税收的;有关资金股市的;连国家重点扶持的项目条款我都浏览了一下,这是我下一步发展的空间所在。厂区的有节奏轰鸣声和突然撞击的超分贝的震响没能分去我精力的高度集中。这多年的企业发展,有个时段觉得做到头了,主客观条件限制我无法再扩展。然而,国家“十一五”计划的重点扶持项目,高分子材料,光纤集成板等,又让我眼睛发光,好象我的大脑比电脑万能。电脑还需击,点击也要耗时,而我的大脑收到信息过目不忘,还立即反映出潜能来,应对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首长》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