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章 商务会馆的品味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章 商务会馆的品味

  手机响起连连的雄鸡豪歌,大有一鸣惊人之势。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向在坐的客人示意了下。客人谦和地回礼,马总,您接吧,没关系的。其实不用他应允我也会接的,向人礼节性傲睨不过是这些年来我养成的一个怪癖。现在是信息社会,说不定一个电话能给我带来数万效益的,我怎肯放过每一个电话。换句话儿,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自然也不会被接麻烦吓着。  原来是个晦气的电话,是阳光酒店的张总张国庆打来的,声音有点匆忙。马总,不好意思。我这里出了点小麻烦。贵夫人让那帮家伙抓了。我不以为然的装着没事样,还是起身避到走道上侃去。哈哈!一个爽朗的笑声倒出纵逸的语气。笑话!张总,你阳光的背景谁不知道,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冲龙王庙!他有些迫不急待的抢过话,马总,真的不骗,骗人是小狗。他的一点名堂谁不清楚,过去和我都是红炉机械厂的工人,比我发迹迟,从一个小吃早餐摊摇身一变升迁到了几百万的大酒店老板,也算是荆江市的一个人物。我们的工人阶级的光荣历史和下岗的困窘生活彼此都撂着,所以话语比较随便,没有贵贱尊卑的壅遏和拘谨。他看我没有拦他的话,我是在洞悉我的客人。我们正谈一个重点项目,是国家863重点科研项目的光纤产品的市场开发,能让我的康吉集团在市场上独占鳌头,哪有闲心听他邪乎。不过,他小子哪这准的信息,知道我选在时代商务会馆请上宾呢。说不定他在忽悠我,知道我们夫妻有了感情裂纹,还是想让我去光顾他的阳光呢?他在继续说,是公安局赵局长亲自指挥抓的……。越侃越悬乎了,你小子知道赵军和我哥们似的,又有什么鬼点子出招。我忙拦了他的话,别逗了:我这里有客人谈正事,没时间和你扯淡。酒店里九十点钟还不是他张国庆忙碌的时候,我要关机了。他在那头喊,别别关,马总!不等他的后话出口,我已关机。尽想坏我大事不成。  客人是市发政局的副局长周仕,年龄比我小,全当我的一个小兄弟。他是第一个到会馆的,打我的电话我正驾着宝马在路途。他等我一进来,就咋呼,你们双休都没空呵,马总。我做着手势,回答没有。今天请你们来休闲就是我的事。周局说,还有你约的人呢。怎么都没来。白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这里一分时间就是一分场租,不少吧。我可是第一次来。我说,周仕老弟,别蒙我了。你什么地方没去。我停了下,又说,对了,把你的那位叫来一起玩。周仕故作傻愣的: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哦,你弟媳哟,狗肉不能上正席。哪能象嫂子那般出众。“出众”在我耳里已经贬义,我认真说,你别逗圈了,如实交待吧,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一个麻罩,他实话实说了:她呀,不过逢场作戏玩玩而已,哪能顶真。我递给他烟,说,周老弟,现如今这不是什么秘密了。你去访访,不仅是老板圈好这口,你们科局领导谁不好这口,有的市领导也好上了。不都玩玩而已。没有她们说明你没本事,还场面上混的。他催我点烟,我说逼良为娼啰,便勉强点上,吮了几口,似乎依依不舍的。看来事业交往的需要,戒不了了。接着说,今天约你来,可是要给我陪客的呀!听了这话,他神秘兮兮注视我的下文。昨天的准确消息,省里已来人跟解市长摊牌了,到人大休息。我特地请他来休闲的。周仕突地笑了,马总的消息真灵。前久有这种议论,后来又没音讯了。他一个常务副市长难得闲下,这下好了。也难得你马总的为人,对下台干部还这么尊敬关爱。我还以为是为你上次说的光纤项目的事。我淡淡地说,项目的事还用我z心么,有好消息你老弟自会关照的。周仕说,你真沉得住气,人家省里的大公司都把报告送到省长的案头了。他的话不假谁说我沉得住气,今天摆这么大的架势不就为项目的事么,算他周仕是个糊涂聪明人。我瞪着眼说,这项目要黄了,我不找你算账才怪!他的眼睛似乎被上次的红包畏惧得光彩起来,忙说,我再有心帮你可斗不过省长啰。要不下星期一再去趟省里,你把材料准备好。我哈哈一笑,说别这样。我说着玩的。你说咋办就咋办,我马某听命就是了。说得他放松的跟着笑了。其实材料早准备着了,还盖好市政府的大印,附了市政府的报告。解市长去人大的事也是听小秘书说的,我一个名份的省政协委员根本就没他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  商务会馆的房间分成两格,一格是电动麻将娱乐间,有液晶超薄彩电的一格是会餐用。室内是西洋古朴的咖啡色,壁灯和顶灯亮得温柔,与艳阳高照的室外隔着世界,仿佛身处温柔乡的夜晚。还有小小框上的玉琢婀娜人体工艺品,把人带到盛古的玉阙。身着鲜红旗袍的小组送来菊花茶、瓜子、开心果等茶点。周仕打了个呵欠,说来杯咖啡提神。我冲小姐吼:谁让上这茶了,快换来。小姐委屈而为难的说,我看您每次来都是点菊花茶,今儿还特地放了白冰糖的。周仕缓缓的问,这杯值多少钱。小姐猫声说,四十五。我又说了,管它多少,换咖啡,都记上。周仕被震省得欠起身霁威说算了,我坚决不让,命令小姐端了去。嘴里还找出理论根据:现在讲的是以人为本,开店就得以客人为中心。周仕说,会馆又不是你马总开的。我说,你是我接来的贵客嘛。她没有来普尔,让你够骨感的。周仕笑说,算个陪客。我寸步不让,又说,我到这儿也是客人,你陪客也是客人么。周仕不再和我较劲,点头默认,转了话题说,我们只有三人,马总还接了哪位陪客?我笑说,你老弟知道的,经贸的孔局长。周仕恍然,哦,嫂夫人的表弟,该喊孔市长了,知道。  一声“哦”哦得很深刻,不说在荆江市,就在我的熟人圈里谁不知道现在的夫人过去的“二奶”罗靖的表弟孔道然和我亲如手足啊,好到只是不能共妻的地步了。当然,我的发迹也得亏他。刁钻的说,是他一步一步把我掇到这富裕的地步的。我说,我来催孔局长,你把你的贵人打来。我打通了孔道然的手机,他却推门进来了。我盛情的迎接,周仕还在公公声调的对着手机说,阿君呗,在会馆的西施厅。打的来是我的,别让太阳烤糊了。他望了我下纵欲和对方说什么,又望了下孔道然,便关了机,过来和他打招呼:孔局长。孔道然也称他周局长。还说,你打电话没打搅?周仕说,没关系,这么熟的几个人。又转向我自豪说,马总,按你的指示,花瓶马上送到。孔局的花瓶怎么,你马总说句话。说实话,我和孔道然太贴了,从不说那种无味的事,彼此贴得似乎很自重。他的话我无言的回绝。然而,孔道然边坐下边说,什么花瓶时装呵?周仕哼哼地笑,此地无银三百俩。是有人叫时装的,孔局长不落伍呀。打个电话让时装来。孔道然说,就你周局长打。你说的阿君她知道的。我该对孔道然另眼相看了。周仕想了想说,那解市长的时装么办?孔道然敏捷地转向我:怎么,今天是陪解市长双休,我还以为是赵老三呢,是说他怎么还没到啰,每次都比我捷足先蹬的。我认真解释,不是解市长了。孔道然换了种目光,高谈阔论的:你们都知道了。马总今天是为政事啊,想得周到。现在的人哪,一个心眼向钱,就缺你马总的这个仁义,人没钱不可怕,人没心了就可怕。我回到话题:既然解市长不在政治圈子了,就应该学会享受享受。周局,按孔局的意见,还是你打电话,我们携手给解市长开化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