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八十章 悄然落泪饱含情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八十章 悄然落泪饱含情

  凉爽宜人的自然林荫使她俩不舍离去,讲刚到学校时分在一个寝室,还相互戒备着,担心就餐卡被人拿了,钱都藏到隐闭的地方,不让人瞧见。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后来过熟了,还去了贵州,去了三峡的同学老家那儿玩,玩得真开心。还分别打探了三张李四的情况,知道大部分同学都已经有了工作。只有菲菲不顺心,电力研究所把她分到山  里了。李兰还问了,你公司办得好好的,为什么想起突然去西部?晓黎说,毕业前都在写申请,我就随便写了,以为不会被录取。前几天突然学校通知了我,我就想去试试看。李兰说,不是试试看,说不定去了,一世就在西部度过了。晓黎说,西部人少,也许那里的人更尊重人的。她没有把姐艾雯发生的事讲出来,似乎真心诚意要去西部了。李兰又问了,李源怎么办,他对你可是蛮痴情的,前天都在打电话我,要找你。晓黎惊异,你说了我。李兰摇头,我怎么能出卖朋友呢。我说不知,只上次电话里说走了嘴,你要去西部的。晓黎说,这样也好,他知道我不在这个城市了,会死了心再找一个。我就放心了,其实你们很般配的。李兰用手锤她,坚决否定,那也不行。你们可以一起去西部呀。这主意她想过,可她不能带人私奔哪。晓黎悲婉说,他那样的家庭不会让他去西部的,他爸妈的希望是他去西方,出国去。李兰又重复了李源爸妈的工作及家庭的一些具体情况,很是惋惜的。可以说李源是大部分女生选择的人品、家庭、经济等基本要素都达标。我还是劝你,不要一时心血来潮去西部,找了李源,你应该满足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晓黎态度鲜明,根本不赞同,错了,我的幸福不能寄托在他人身上,要靠自己,靠两人共同努力去创造。李兰嘲笑她,都离校了,永远在大学时做梦吧,那么天真烂漫,现实些姐妹。晓黎坚毅着,我主意已定,休想有人劝阻我的。李兰说,你办公司也是这态度,怎么突然改变了。晓黎笑说,你不懂,没读到那一课,以后慢慢给你说。李兰也笑了,还以后你去了西部,怎么以后。晓黎望着树叶,太阳粑落在她脸上,画中人一般。我想了,以后我可以带学生来武汉夏令营。说这话时让她想起她们几个同学去黄鹤楼的情形,兴冲冲而致。因为每人的门票得五十,有人想上去,有人说这是十天的生活费,只得扫兴而归,反正在下面已经看到了高耸入云金光灿灿的楼塔。  最后,晓黎提了个小小要求,要她陪她去商场转一下。她要明天回南桥老家去,让参谋买什么好,有两年没有一起逛商场了。李兰高兴起来,好噢。我们就近去亚贸广场,那里商品多得眼花缭乱的。她们说着,就起身去了,也顾不得火毒毒的太阳。广场可是服待上帝的地方,中央空调不知疲倦地等侯着。那里不仅商品令人眼花瞭乱,什么都需要而又什么都不需要,还人山人海的。她们从电梯一层层上,一层层看,转着转着,甚至又转到原地,刚看的那鞋城。腿脚都有了灵感,可仍没有购买欲,李兰困惑地问,你究竟想买什么带回去孝敬。晓黎说,我就是要你来拿主意的。李兰爽快的说,那很好说,给你爸妈一样的礼品,一人一双皮靴,给你姐买套春秋裙,马上转季的。你有没有小侄。晓黎含羞说,我姐还没嫁人,哪来小侄。还是拿不定主意,去转了又回到鞋城,选了森达皮鞋。晓黎喜欢棕色的,李兰不尽然,指了黑色的,还说在乡下不怕脏的。晓黎不想和她辨颜色,突然想到菲菲,觉得她在这方面比李兰有眼光,李兰似乎和菲菲不是一性格的人,说了句管她呢。又专注到皮鞋上,棕色穿久了变得黑不黑棕不棕的,不好看。李兰便拿起架上的样品夸耀,晓黎也拿着架上的一种样品翻看着。李兰问知道是好大的码子吗。晓黎马上说出,我爸穿41码,我妈穿36码。李兰佩服她,你还真不赖,都记得这么准确。晓黎更自豪的,他们的生日我都记得,每年都打电话去慰问祝贺。李兰说,我懒得记,也不图那个形式。晓黎维护自己的观点,你可不知道,每次我打过电话,我妈就向邻里炫耀,那自豪劲可想象到了吧。这不是我说你的,做女儿的应该这样过细点。李兰默认着,又建议去看老人头的。晓黎似乎反感了,我爸妈都还不老。李兰笑她,老人头是品牌,年轻人也可穿,你爸妈总不是儿童吧。俩人同时乐笑了。人一世都是儿童才好,哪来那多烦忧。晓黎这样想没有这样说,而是责斥,你怎么说话呢。晓黎又去给妈选了双中跟的,问李兰么样。李兰心不在蔫了,推辞你说好就好。  鞋子其实是晓黎选定的,李兰的荐言不听,觉得自己不过是作作伴而已,似乎扫兴了说笑。晓黎催促,走呀,我们去服装城啦。李兰怏怏地说,爬上爬下的,都要转昏了。你的腿不发软,真狠。晓黎倒觉得有点儿,前阵子为跑公司执照似乎已经跑出来了。李兰晃然的,难怪啰!晓黎鼓励她,你要继续给我当参谋,不会白当。她又补了一句,晚上我们一块吃饭,我买单。李兰先是诧异,听了后话便说,哦,你拿糖哄小孩呀。晓黎灵机说,不是的,我还要你当模特。我姐和你个头差不多,你试了合身就行。她真把自己当姐的,李兰似乎有了兴趣。又跟着到服装楼。有的柜已经换季过来,她们观看了。李兰建议买套春秋裙,三件套的,热点穿两件,凉点就穿三件。她看中的,晓黎真心欢喜,看了真丝的,又看平呢的。李兰直截了当说,你准备花多少钱。晓黎认真说,多少钱不重要,只要得中。李兰还是觉得这套蛮好,就是价格贵了,不相信晓黎舍得了钱。晓黎拿起标签,是五百八十八。但并没放弃,还让李兰试试,李兰取下,去试衣柜里穿好出来,自豪地问,么样?服务小姐趁机推介,效果真好!把小姐穿得变了个人似的。又说,还可打折的。她的话令李兰羡慕,要陈冬肯给她买这么套会终身难忘的。她故意问晓黎,真的噢!晓黎肯定不假,她相信她。因为她从不虚言的。李兰又对服务小姐说,可不是我要,是给她姐买。晓黎忙说,我姐和她一般,又表态买了。还说要一套。李兰疑惑的,想给你姐买两套呀!那就不买一样的,买套西服去,穿着大方。晓黎说不是的,是自己想买套好衣服去西部。大家都说这衣服好,自然选它了。李兰刮目相看似的,行!不过,你要把颜色选深点的。晓黎问为什么。李兰说因为你性格深沉,穿着也要与人品匹配嘛。晓黎不赞成,既然是去西部,我就想改变自己,变得活泼开朗些。又对小姐说,就拿同样的。  该买的买了,晓黎还想逛逛,不舍这繁华的购物广场,几乎要把脚印留到每个摊位。李兰不情愿了,说不行了,再逛我就倒下让你背的。也是的,逛亚贸花了近两个小时。晓黎背着提着,大包小裸的,又何尝不劳累呢。李兰看在眼里,记上心来,说还是我来帮你分着拿,真把你累垮了,我可背不动你的哪。晓黎将她试过的那件递给她。出了亚贸,就近找了家餐馆进去。李兰呻吟,累死我了,边放下包裸,一屁股塌到椅子上。她们很简单地点了两个菜,边吃边聊。李兰叮嘱,你一去了西部就给我来电话,把通讯联络告诉我,不能失去联系的噢。晓黎说,还用说,你结婚也要告诉我,我还要给你做伴娘的,也好借故来武汉看看。李兰激动了,说那太好了,就怕你太远了,抽不出空,不现实。晓黎笑说,我可飞来噢。万一不能来,我还可发贺电。李兰沉下脸,是分别让她沉重起来,晓黎更是如此,真要离开这座城市,离开朝夕相处的同学好友们,心里一阵难过,眼眶里似乎充满泪花。真正体会到在一起的宝贵。李兰看出端倪,不再提离去的话题说菜味好,很下饭,俩人又举杯碰了下,喝了甜甜的耶奶。李兰见还调不起她的情绪,要她给家里先打个电话,告诉爸妈回去的。晓黎不想当着李兰打电话,推脱要给爸妈一个惊喜,再说一早她已经打了电话的,姐姐在家等着。李兰说是个惊骇哟,还是催她打。晓黎说吃饭。她们吃饭的时间也是让腿子歇了。歇久了,要再走路,腿似乎不听指挥了。晓黎问怎么了,李兰说没什么,走吧。既然你晓黎能走,我也能走。出了饭馆,李兰说,我们要分手了,不能再帮你提了。晓黎说我知道,在街边依依不舍,似乎千言万语都在对视的目光里。晓黎只顾分别的忧伤,险些哭了。忙将李兰试穿的那套衣裙递给她,深情地说,这是我送给你的。李兰怔住了,推辞这怎么行。晓黎说,作个纪念,别忘记远方的姐妹。李兰还是不接,说不行。她觉得太突然了,也没必要。晓黎说,我都买了,又不能退。李兰难为情的,没想到你突然来这么一招,我又没准备送你什么。说着要拉她又去亚货。晓黎瞧准公汽刚至,挣脱她的手,去赶上公汽。公汽关上门,无情的开动了。李兰提着衣裙,向晓黎挥手;晓黎也朝穿口眺望,向她挥手。俩人都在禁不住的悄然落泪了。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倒过来念是佳人》 《首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