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七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七章

  二十七  夯实工业兴古镇,舆论炒红霉书记  南桥镇工业“双过半”动员会在碧湖宾馆召开,新落成的碧湖宾馆位于往南的沙洪公路旁。938小说网 www.vodtw.com它好象是大四合院的设计,中间是块二千多平方米的园林风格场景,有假山、花草和名贵树,对着大门的是主楼,有五层之高,门面雕梁画栋,古仆雅俗,大门是现代式的门垛设计,仿佛是腾飞的吉祥物,有不锈钢伸缩门,既仿古又现代的宾馆给古老的小镇镶上了璀璨明珠,而过去镇上只有一家国营的华宾旅社,现已破败不堪。碧湖宾馆的周围是新崛起的工业区,有汽配厂、舒绒被厂、经编厂、链条厂、电线电缆厂、自行车零件八厂等,这些厂都是依靠着县外省外的国有大中型企业,搞点来料加工,生产零配件或半成品,当然也有象以农产品为原料,发挥地方资源优势的莲藕罐头厂、麻纺厂、棉纱厂、腌鱼厂等被捆挤在老城区。镇办工业的兴起,也为这个二万多人口的小镇开辟了广阔的就业门路。就说麻纺厂,它是由下街的二居委会在六十年代由几个家庭妇女组合的手工纺麻车发展起来的,那时候镇上大部分居民户家里都有脚踩的纺麻车,有的家里还有几台,是最大的没有厂房的纺麻车间,连上十岁的孩子都会纺,一放学又没有作业压力,就坐在纺车上完成家长交给的每天麻纺五斤的任务。这个厂现在已经拥有上千名职工,五千多万元的家当,年产值三千多万元,利税五百万元的具有一定现代化纺织程度在江汉平原小有名气的大企业。去年,县里看上它并收归为县办的国有企业,俗称地方国营吧!张道然以大局出发,忍痛割爱,也是为了麻纺厂有更大的发展,让给县轻工业局了。而他却一天也没有放松对该厂的领导和管理,动员会的名单上都通知了该厂参加。张道然是从更深层次的考虑,立足南桥,放眼全县,以兴起全县兴办工业的热潮,促进工业经济的发展。  会议在宾馆右侧一楼的会议室进行。会议室布置也颇具现代,椭圆大围桌,高背单靠椅,喷塑墙壁,柔光的吊灯装饰掩藏在顶板内,对角是台四匹的柜式格力空调,柔和的灯光,适宜的温控,泛着檀木香气味。在这里开会还真是一种高品味的享受,简直达到了县级水平。据说这种格调的设计还是张道然授意的。他觉得这不仅是竖南桥的形象,更是给南桥人一个信号,时代在飞速前进,时不我待,要用这种观念来发展经济。会议由镇长丁玉辉主持,分管工业的副镇长首先通报前段工业经济运行情况,产值、利、税、投资等几个主要指标,接着各厂的法人代表汇报了生产情况和打算。最后,张道然作总结讲话。他没有要人代写讲话稿,而是在会上临场发挥,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指导思想和要求,他本着自己要讲的话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既要对现实工作有指导作用,又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不能今天讲的意见明天就过时了,甚至是错误的。这样带来的影响和损失将不可估量,这是他多年来的经验体会。因而,他对自己的言行是深思熟虑,语句是斟字酌句的,尽量避免说过激话办过激事。他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也是对工作和事业的负责。  张道然向着大家,他不是用乡干部那种喊破嗓子的炸响,而是沉稳地说:“同志们,镇委、镇政府决定召开今天的工业‘双过半’动员会,旨在以提高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效益为中心,努力开拓市场,不断调整结构,加快技术进步,好中求快,努力达到‘四个高于’,即产值、销售、利税和投入的增长高于全县的平均水平。以工业经济的发展带动全镇经济的发展,实现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目标。”他还就如何实现“双过半”,从生产到管理到精神文明建设讲了五个方面的具体要求,与会人员高度集中注意力,似乎屏住了呼吸聆听着他们崇敬的书记那字字句句都有份量有实际内容的话语。张道然近半个小时的讲话语音尚未落下,会场便响起了激奋的掌声。  宾馆为大会安排了生活。散会后与会人员纷纷离开会场,往对面一楼的餐厅聚去。张道然收理好笔记本和有关文件资料,提着公文包正要出会议室,镇党委办公室的曾国超凑上前来,悄悄地对他说:“张书记,湖北日报的冯记者在这里,安排在单间雅室里就餐,您能不能去陪他。”张道然注视着曾国超说:“他怎么还是来了?”昨天下午,曾国超接到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袁迎树的电话,说是省报记者要来采访小城镇建设的典型,以配合省委在这方面的宣传工作。张道然听到曾国超的汇报后当即对他说:“给县里回个电话,就说我们镇没有什么可采访的。”因为张道然知道县委王书记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好,如果再来吹嘘自己,不是更激起王书记的反感,王书记是卡喉管的人,就是登了报又有何作用,再说自己过去在县委办公室搞这种接待和采访工作觉得较烦的,他真的不想图这种热闹,还也许是这些年来仕途不顺,眼睁睁的见进的进了城,升的升了官,反正自己是不涨不跌,一块死铁,也没有什么扒路走关系的。张道然反感甚至厌恶这些,唯唯诺诺、阿谀逢迎的,不择一切手段向上爬。他好不容易拿到函大毕业证,可是现在又不讲文凭了;他好象看透了这一切世事,一切都没有什么意思;他只觉得自己的价值就在这个岗位上;他也时常告诫自己,知足常乐么!有了这个心态的人,工作和生活才那样充实,那样有滋有味。  曾国超还是劝慰似地说:“既然人家赖着不走,刚才还听了您的讲话,他还说很受启发,接触他们这样的人也没坏事,对我们的工作进展有恰到好处的宣传,也可鼓鼓基层同志的劲,也让外界社会更多的了解我们南桥镇,这对我们的工业发展乃至经济的繁荣也是有好处的。”曾国超突然觉得自己的话说多了,超出了自己的身份,便收敛了话语。张道然这才不紧不慢不骄不燥地说:“好吧,你去陪那个什么记者,我还有事。”说完,便健步离去。  半月过去,《湖北日报》在经济版里显要的位置以《金凤凰在展翅》(大县南桥镇兴办工业巡礼)为正副标目介绍了南桥镇的经验,署名记者为冯北平。曾国起拿着报纸反复吟诵,不知是欣慰还是惆怅,他真担心“人怕出名,猪怕壮”,因登了省报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那真是自己的罪过了,他还是硬着头皮,将报纸呈给张道然看,并说:“冯记者硬是没有听进我的话,还是把咱们镇写上报纸了,我就怕这一吹,让那些吃卡要的部门拿到把柄。”张道然接过报纸后认真地浏览了一遍,然后说:“不是在吹,还象那么回事。”曾国超见张道然没有异样的表情,心头才象是块石头落了地,然后说:“您发展镇办工业的思路是对的,措施是得力的,效果也是显著的,经冯记者的文笔一点化,果然不同凡响,而我整天跟着您服务,就是不能象冯记者样体会深层次的问题。”张道然说:“人家毕竟是省报的大记者,眼光就是不同。如果一个人能够多体会一点,就说明自己在不断地进步。当然,我们镇也有薄弱环节,农业税收任务的完成总是拖全县的后腿,说明在农业上没有突破。”曾国超忙说:“这也不是您手里的事,都是过去的领导邀功请赏,把基数抬那么高。眼下,农民种田也是六神无主,不知种什么好,也不能象过去只管种不愁卖,种田不怕亏本。”他见张道然没有什么表情,不知是自己说错了还是说对了,便停止说话闭上嘴,抬起右手向耳内抓耵聍,以此遮遮掩掩的。张道然将报纸递给曾国超,然后说:“唉,这些当记者的,就喜欢闻风而动,也不会考虑到负面影响。”  没过三天,县委办公室下来一名副主任,还带了一名副科长。他们向张道然通报来意,说市里决定在南桥镇开个乡镇工业现场会,并巧妙地说:“这次可是你们自己捅出的路子!要不是那冯记者,我们大家都清静,也用不了来给您们的添麻烦。”张道然却说:“您也别给我客套了,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尽管说,我们照办就是了,既然市里决定在我们镇里开这个会,这可是市里的会,不能因为我这个人不喜欢热闹而影响了我们大县的形象。我们的工作就这个样,只是不能得罪了远到的参会客人了。”为此,张道然连夜专门召开了镇党委会,研究迎接全市乡镇工业现场会在南桥的召开,并组成了以丁玉辉为组长的筹备专班,曾国超负责准备张道然典型经验介绍的书面材料,镇里又特地成立了工业办公室,负责赶制有关工业生产图表和各厂的简介材料,并且作为镇政府的内设机构,把企业组的部分职能划分出来,工业办公室的主任由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宋军兼任。这样不仅就使南桥镇的工业工作的机构组织健全起来,而且管理工作也规范科学起来,并借现场会的契机进一步推动南桥的工作。  八月二日建军节刚过,南桥镇以崭新的面貌迎来了全市县(市)的书记和重点乡镇的书记及市领导们。上午十时许,十几辆小车把个小小的南桥镇掀闹得沸腾起来,小车接连穿过吴家巷街口,缓缓驶向街对河的碧湖宾馆。一时间把个窄窄的青石板街堵得水泄不通,民警们纷纷上街疏导。宾馆大门两边分别趸着“向兄弟单位学习致敬”和“祝各位领导身体健康”的欢迎牌。主楼上方拉着大横幅“热烈欢迎各级领导来我镇指导工作”。与会人员在宾馆只歇了下脚,便在荆州市委副书记高标宇的带领下,由南桥镇委书记张道然,镇长丁玉辉引路分别到几家相邻的工厂参观。每个厂大门前都有欢迎牌,进门还有接待席,专人负责给与会者每人发一瓶矿泉水,一份简介材料。与会者在边参观边议议,有的还在啧啧称道。参观结束,张道然已经转得浑身冒汗,那短袖白衬褂都显得有些多余,湿润粘身,不得透气。他悄悄地看了下丁玉辉、宋军他们那紧锁的领带在脖子上还那么怡然自然,他觉得他们比自己更适合这种接待工作,他们的仪表与这时代才真正合拍。  会议为了不增加基层的负担,也让与会人员有个良好舒适的开会环境,安排在南桥镇参观后,与会人员又马不停蹄地转到县城,下午再坐下来开会。县委王书记对张道然说:“都准备好了吧,一同上县参加会。”张道然望了下路边的黄布吉普车说:“准备好了,让客人们先走,我随后跟着。”王振坤似乎不满意地说:“我车上有位子,上我的车吧!”王振坤的书记专车是辆进口的本田王小轿车,鲜嫩的米色,牌号是鄂D60201,即1 号车,据说值四十多万元。张道然一下就明白了王书记的意思,便毫不客气地从吉普车上拿了公文包,钻进了书记的体面车。浩浩荡荡的车队半个小时后就驶进了县城宾馆。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大家纷纷找到自己的房间,洗去风尘,在宾馆大餐厅就餐,市领导由王振坤等县级领导陪同在楼上小餐厅就餐。会议是经过特地安排的,与会人员是平常难接到的贵宾,招待费全由县财政承担,当然现场会的荣誉是招待费买不来的。一桌八个菜,还有脚鱼作头菜,大县的书记和县长在席间还分别给每席客人敬酒,以示礼节。就餐的气氛非常和谐,席间,大家也分别相互礼节性的敬酒,点到为止,毕竟都是具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没有象普通百姓那样划拳闹酒的热烈场面。饭毕,大家回到各自的房间,张道然到服务台查看,见自己被安排到2024号房,他上到二楼,朝里边服务台的小女子喊道:“服务员同志,请开二十四号房。”他敏感到什么又马上改口喊:“小姐,请开二十四号房。”张道然又环顾四周,见没有其他人,便觉得自己太不懂时局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服务员还同志的。  下午二点钟,会议准时在宾馆的二楼大会议室召开。张道然作第一名典型发言,他介绍的题目是《解放思想办工业,探寻新路求发展》,从因地制宜上项目、优化结构闯市场、加大力度抓技改、强化管理增效益等四个方面作了阐述,尽管只有三千多字,但内容有观点、有事实、有效果,更有说服力,他的发言,搏得了会场的阵阵掌声。这一发不可收拾,大会后不少与会的乡镇代表主动贴近他,问他的真心话,要他传真经。张道然却谈然一笑说:“也没有什么诀窍,就是要敢想敢干,没有干不到的,就怕想不到的。”接下来,报纸上、电视里就少不了南桥镇工业的形象以及南桥镇委书记张道然的形象。然而那些高超的新闻炒作家觉得写工业没有什么新意了,就把新闻视角和笔尖转到了人物上。南桥的工业是靠人发展起来的么,首推就是二万多人之首的张道然了。当然,张道然不会把自己当成国宝熊猫胖胖来让游人观赏的,对所有要采访的记者,他都一一拒绝接待,只字不提个人的事迹,连饭也不陪人吃。他越这样回避越让人感到他神秘,越要将他倾注于笔端,以将他的精神风范和工作气魄展示世人,于是,他成了新闻最抢手的卖点。随后,有《生命的承诺》、《你是一团火》、《托起古镇的灿烂》、《烟囱里飞出欢迎的歌》等为题,副标题是记南桥镇委书记张道然的作品见诸报端。一位小乡镇的书记张道然被笔杆子们描绘得象神仙起来,在大县领导的讲话,县里的工作总结里,也都引用以张道然这个典型来推动乡镇工作。一时间,张道然成了基层干部的偶像和精神支柱。然而,张道然自己也被炒作得有苦说不出,有时到县里开会,想在家里躲两天再回南桥的工作岗位也不成,还有那农业税的任务,也只好拉了工业税来填空,完成县里的目标,项项工作象连环套逼得他不敢怠惰,更喘不过气来,连梦里都在工作,这样的日子真正的锻炼人啊!  一次,湖北省委书记关贾路过南桥镇,他象微服私访似的,寻在街边一“好再来”小馆就餐,就听到人们有称赞张道然的,有的说:“张书记就是务实,一个月就办成一个厂子。”有的说:“深圳的老板都敬重张书记,不象那种吃喝的干部,和他打交道,就受到感动。”也有的说:“从没有听说张书记的家务事,好象南桥就是他的家,他是国家的人,党的人,是南桥父老乡亲的人!”关书记一行四人吃了几个南桥的特色菜,油炸豆腐丸、葫萝卜炒羊肉、卤蓑衣豆腐干和一碗沙锅煨藕汤等,每人一小碗饭,才花了二十三元钱,结帐的俊俏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反问了一句。利索的老板娘却说:“我这店虽小却也文明经商,不会收多不会收少,不搞赊帐,万一你觉得我收多了,你可以去问问其他的店。”俊俏秘书忙说:“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老板都觉得您这里菜味可口。”老板娘又说:“你们是来我们镇办厂的老板吧,你们一来,我就看出来了,我们张书记说了的,做生意不能赚黑心钱,人家说我们南桥人狡猾,我们名声不好,您要给我们正正名,我们不是狡猾,是聪明智慧,或者说是精明,是我们有市场经济的头脑。”俊俏秘书没有时间和她调侃,便道谢告辞,随关书记等欣然离去。然而,他们都在心里说,真是名不虚传的经济实惠,名不虚传的南桥张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