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十五章 匆匆作崇找承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十五章 匆匆作崇找承达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因为是翁婿间有关男人的话题有好多话是不便说的,在艾保国的催促下,还是黎霞打通了古承达的电话,是她熬过早餐的时间才给古承达打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古承达在电话里没有一丝尊敬,说你有事么?抱愧的黎霞谦就说,也没啥重要事,就是……不等她说出后话,古承达插了句,没事我可没闲功夫的,正和人谈着事。说着竟关了机。黎霞久久地持着话筒,呆呆的,气得脸上发紫。艾保国一旁问,怎么,没事吧?是不是找艾雯来接电话的。黎霞象撞了石墙似的,鲜血琳璃,心想承达这孩子怎么这个态度呢,是生意上遇上麻烦还是和艾雯吵架了。一阵阵疾痛起来,没心思理睬艾保国。艾保国又小心地重复,怎么样,没事吧?黎霞重重地压了机,冲他一吼,没事个屁。要在平时黎霞这样一会太阳,一会雷雨的,他倒不觉得什么,似乎习惯了。几十年都这么过来的。还不知她的脾气,可眼下不同了,是为了艾雯,他们间如没有阳阴圆缺的,她这是为什么呢。忧虑这些,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还是温存的问,为啥没说上句完整话就压了电话?看了眼他阿弥陀佛的霉样儿,黎霞觉得艾保国气受得冤屈,不想把胸中的怒火再向他泼去。为了不争气的女儿,她得忍忍承受。便装着没事的离开电话机,洗衣去。  不放心的艾保国看了看不会说话的电话机,又脚跟脚手跟手的跟了去,问他们今天回不回来的,说怎么不让我和艾雯说句话,还是觉得表达不准确,干脆说,是不是他们吵架了。直性的黎霞终于憋不住了,话儿从嘴里喷薄而出。大清早的,承达象吃生谷生米的,不知怎么那副腔调,不让我把话说就气汹汹的关了电话。  一直在心里觉得女儿是弱方,时刻怕人欺侮的艾保国,沉不住气了。以为是古承达接纳不了艾雯,让艾雯在他面前受屈了,狠的说,他怎么敢对上人这样,那今后的日子怎么办。艾雯再怎么样也容不得他来横的。不行,我来打电话,问问他,不把点狠气他看是不行的,艾雯还有一世的日子呢。说着要去打电话,黎霞让他等等,她担心艾保国这时气像不好,要几句话不投机,真闹翻了,那今后的翁婿怎么相处。她对艾保国愣愣的盯着,说你怎么这样望着我,不认得似的。黎霞说,不是的。错迕是雯儿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那样生硬的对我倒不要紧,今后我们不朝他那边向就是了。只怕雯儿在他身边没好日子的。艾保国激动的,对呀,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要教训他几句,让他醒悟点,你为什么不让!今天我偏要打电话去。女婿那德性上次晚饭都不吃冲走的,她已领教过了。不是你没教训他倒让他抨了一顿不应该,忙起身制止,艾保国冲她狠,那你说怎么办。黎霞缓缓说,我是在想办法的,艾保国更火了,想个屁!你也不洗衣了,艾雯的事是大事,昨天说好回来的,到今天都没个影儿。他说着竟然掀了衣盒。今天怎么了,他可从不这样火的。  他们哪里知道艾雯根本不在古承达那儿,为了寻找她的逗逗,象苍范雾海里一叶小舟飘荡着。他们尽管不知她的实在境况,但吊起悬着的慈爱之心是真实的。黎霞依了他,觉得老公的话在理儿,还洗么衣服,艾雯现在怎样都没确信,不能一出困绕, 说不定上正遭在古承达手中被残忍的蹂躏。其实,她也没有心思洗衣,是在自己欺骗自己,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不行,不能这样干急着,他们不要这个家,不回来,可他们心里不能没有他们,可以上县去哟。可怜天下们母心啊!黎霞把想法一说出,开始艾保国有些非议,觉得要是那样的话,那为什么要装电话呢,那为什么要发明电话呢,还送上门去受气不成。黎霞认为自己十分正确,说这是哪跟哪呀,要真是他们在闹着,我们去了,堵面三分情的,也好缓和缓和矛盾。再万一说不拢来,那就让他们好说好散,我们也好的把艾雯接回来,女儿可是我们自己的。她的理由占了上风,艾保国终于想转了,闲在家里干挂念着,不如去亲眼一见。  邻居家见他俩一大早的揣着包儿的双双出门,说是咋了,走亲戚去,今天又打不成麻将了。那和蔼的目光里藏有讽刺和讥笑。黎霞陪笑,是艾雯他们硬接我们去县里玩。哎哟,我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前几天刚转手赢钱。说来怪,黎霞装着一心的事,但为了蒙住邻里们,只得照常下午打麻烦,心不在牌上,可牌运好,每天都赢个菜钱。邻里相催,快去快回,一路平安呵,可别把我们邻里玩忘了。黎霞还是笑说,感谢吉言。艾保国闷着头只顾往前,黎霞也怕再搭讪,表情就露馅了,急步赶上去。有邻里在背后议论了,说他俩走得这么急,社会上的传闻一定是真的,连晓黎都赶回来的,也不见了人影儿。他们的谎话并不高明,没说是去乡下老家,偏说是县里。  小客车徐徐开得不快,一路巴不得多招个乘客。他们没有招的,还是为了节约两块钱的车费,一夜的煎熬仿佛被客车开了过去,又迎来新一天的烦忧,忧虑归一,只想见面就化解的。归一的心绪让他们徐徐的矇眬过去,悠然地打盹了。他们几乎做了同样的梦,又不象梦幻似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艾雯,古承达,还有晓黎,是晓黎带回的男朋友,一家人相聚,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几声鸣笛,客车到了小车站,尽管是县南小车站,比南桥的车站也热闹繁华多了,人来车往,店门若市。他们没有上次的新奇,还是东张西望,县城景观美不胜收的。黎霞望着琳琅满目的副食店,说要带点什么去。第一次去女婿那空着手不好吧,艾保国出口就反对,哪有上辈带东西看下辈的,不折他寿吧,又不是亲家探望。黎霞想了想又依了他,几十年了她似乎变得顺从了。她一路寻问,他伴随,找到了建材市场。在建材市场一问,就找到了赫赫有名的古承达的店子。已经走得腿酸喘气,一下到了店里,心里一喜,就瘫软下来。然而,古承达并不在店子里,满店堆着铝材钢材等货物,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又一下让他们凉了下来。让里打工的问他们是他什么人,艾保国抢着说是他老家来的。黎霞觉得这话没说好,又插着补了一句,是你们老板的伯父伯母。因为古承达去他们家一直称艾伯父,黎伯母的,还从没正式称谓过爸妈。艾雯一直还没去过古承达的家,他家就是附近效县的。他一直不让她去,说农村站都没个地方,后来知道了他家里有老婆女儿的,就更没法去了。后来艾雯也想了,她认准的是古承达这个人,不是他的家,再说去了会有麻烦。再后来有了龚道然,她似乎不记得他有家似的,也不打算和他过终身了。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