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三章 实情赛过编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三章 实情赛过编小说

  喧哗的街井闹市,车来人往,熙熙攘攘,人们似乎都平平安安地,不象他们父女心思重重,愁若不堪。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他们进了家私宅住家小旅社,10块钱一晚不算贵,可他们心里吊着。旅社也不管他们是真父女,还是私混混,也不要身份证,只要出钱,就开了间一张床的小房。如果是两张床得20块钱。居家人10块钱也够一家老小一天的菜钱,不热情挽住还赚不了这10块钱。艾保国要晓黎坐下歇歇,晓黎让老爸坐下歇歇,其实都没心思,坐卧不安,不知疲倦似的。这时,晓黎的手机响起,脑中便闪过一个念头,应有姐的信息了。接通是古承达的电话,语气很凶狠的,问她还在城关吗,要她去他那有重要事。晓黎没有多虚的说好,答应马上就到。关机了她紧绷脸的给老爸说了电话,还说上午回来时落了他店里的,猜定是知道艾雯的事了让她去的。看晓黎严俊的神色,艾保国很是担心,不让她去。然而琢磨去琢磨来,不去也不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的。艾保国就反复叮嘱;你要留意点,有什么不利就往我推,我一个日落西山的人了算不了什么。父女俩象上战场似的豪情悲壮。  这次晓黎没有打的,是走着去的建4市场。一路思虑着可能发生的情况和应对措施,最好的办法是报110。古承达没有象过去豪情满怀地在门口迎接她,黑着脸坐在店里面唯一的一张老式办公桌上。晓黎沉着而微笑地主动招呼,承达哥回来了,生意忙啦!古承达没有向她看,突然一声吼,你们都给老子出去!几个打工的小青年乖乖溜去。店内除了铝材杂物的,就是他俩,气氛有些古怪而咄咄逼人的。晓黎不知是不是包括她也应该出去,让他一人静静。一向在她心目中很敬重的承达哥,陡然变得没了理智象头咆哮的老虎,令晓黎寒悚起来。她暗暗鼓励自己,别怕,见他板着脸总不开口,她想悄悄地回避离去。试探的刚一挪脚,古承达又吼了一句,你给我站住。晓黎象过去的四类份子不敢乱说乱动了,一根木头似的挺直在那里。古承达终于瞥了她一眼,粗声粗气说,憨站着干么。晓黎小心地坐到一堆铝材上,高度警惕地注视着他,以防万一好应变求生。等她坐下后,他带着哭脸说,你不是外人,我不怕丢人的,你姐早是我的女人了,我们都几年了,她竟让我载那顶帽子,还养了那狗日的私生子,你说我在社会上还怎么混,兄弟们怎么看我。眼前可惜不是你姐,是她我非生吃了她,让她一丝不挂当街示众的。古承达说得深恶痛绝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晓黎不敢插一言,怕火上浇油,一直听着凝视着。我们都五六年了,她竟避着做出那种肮脏事,我真混啊!还称哥们的老大呢,过去她说是为我拉生意找的那狗东西,谁知是骗我的,真乃奇耻大辱!他又寒光直逼的对晓黎说,晓黎,你倒是说句话呵,哑巴了,你们是亲姐妹,合起来骗我是吧。其实你早知道,为什么上午在电话里不给我说,还是我的哥们儿好,给我透的信。那是透信,那是在耻笑我,往我脸上泼大粪,长个没用东西的男人!  虽然古承达逼她说话,她又有说什么呢,姐和他究竟发生过什么,和别人有没有私生子,尽管是第二次听说,她既不敢肯定,也不能否认。看他那冲血的眼里撒满了要杀人的凶光,也许解释和劝导都等于撩拨。然而,这样冷静对待也不是办法,也是一种无形的撩拨。晓黎想了想,起身走到他跟前去,温驯地说,承达哥,我现在说什么话也没有用,我只问你一句,我小妹是不是一直都很敬重你。古承达缓缓而自豪的说,这倒不假。晓黎进一步说,那你再说说看,我的为人么样。她象名驯曾的高手,让一匹无缰的烈马稍稍一跺足喘息了。古承达激动的说,你比她强十倍,百倍都不止。你读了大学,知书达礼,决不会糊里糊涂做出那等出格的事。怎么她不是你,当初要遇上你就好,唉,偏是她。她不能让他有那种非份之念,而贬责姐。接着说,我今天回来是因为说老爸病了才回的,所以电话里没跟你说,是怕耽误你的事。等回了南桥才知道为了姐,不知道是你说的这事。到这时,我们已经奔波一天了,都还没能见上姐一面,不知姐是死是活。古承达咒她,死了才好呢。晓黎还得顺他的,承达哥你该恼火的。又接着说,我一直认为你们是最好的一对,是我心中的偶像。古承达抢过话,屁偶像,你不知道我们怎么相识的,不知道我把家妻都抛了,和她好的吧。象爱情电视,我真混!原来他是有家室的人还和姐谈朋友,可想姐的心中有多苦啊!随后,从古承达的话中,晓黎得知了他们的相认和一切。  时光如流水,一晃5年过去了。在这变数纷繁的时代,不再单纯贫穷,5年中不知悄然的发生着变故。那也是个夏夜象今年的夏天样,潮湿闷热,让人不得安宁的夏夜。人们尽可能往凉爽的地方躲,尤其是年轻人,娱乐园,歌舞厅是最好消暑,又能尽情表现自我的场所。那时的娱乐场所正新奇的火暴着,成了年轻人的乐园和天堂。因为艾雯厌骛读书,下学一段时间后,呆在家里也无所事事的空聊。上县看外面的世界去,一下被县城的凤凰娱乐城聘用了;不需花钱还能在这样舒适凉爽的地方享受;还有工资报酬和大度的男士小费,她美得自己脱了枯躁的课堂进了天堂,谁知天堂里也有忧挠的事。本来是古承达早已喜欢艾雯陪他唱歌跳舞闲聊了,这天却被人捷足先登一步。是几个喝得醉熏熏的藐视一切的干部模样的人,他们的包房仅隔着暗淡的走道。古承达非要老板叫了艾雯来,那边的正兴头上不依。说我们不给钱是怎的,遇事总还得讲个先来后到!老板娘又只得过来给古承达他们赔小。赔小有什么用,很让古承达在小兄弟面前没面子,讥笑他喜欢的雯被人占了。几句调侃让古承达赌上气了,硬逼得老板娘带他去,看是哪帮不知趣的畜生,连古爷都不放在眼里。老板娘有些为难,让顾来护场子的哥们劝阻。劝阻也好劝说也罢,古承达这帮弟兄就是不依,说不关你们娱乐城的事,你只要明示她在哪间包房,不然休怪我们一间一间闯去的。不知谁插了句,就对面的包房。古承达没说二话,扔掉半截烟,邀喝兄弟们,跟我瞧瞧场火去!
推荐阅读: 《官梦》 《危险啊孩子》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