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二章 相求不成心不甘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二章 相求不成心不甘

  等楼上的动静消失,晓黎从卫生间出来,象鼠贼似的溜出了宾馆,恨不得把得到的消息马上告诉老爸,让他悬着多日的心情稍踏实下来。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她在宾馆门口搜寻老爸,艾保国在斜对面的巷口,猫腰向她招手。晓黎终于看到了,忙点头,心慌不能吃清粥,再着急还是左右看了过往的车辆,才平安地过街去。父女俩正欲开口说话,晓黎的手机响了,是李源打来的,温存地说,亲爱的,到了吧,你爸的病么样?晓黎简略说没事,谢谢!李源又问她感冒么样,几时回来,他想好了,去拿执照,买点水果感谢工商的人。晓黎不让他去拿,说自己也想早点回汉,公司的事耽误不得。不等李源再说下去,她关了机。艾保国随口问是谁打来的,晓黎告诉他是武汉的同学。艾保国有些神经质了,说他们也知道这事了,不会影响你啵。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总担心牵连问题。晓黎笑地,老爸,哪会呢。是为办公司的事,我们正想筹办自己的公司,您不误会,关键是象您说的怎么让他们早些把姐放了。接着详细地说了艾雯在宾馆的事,很安全的,让他放心。终于有了女儿的信息,艾保国含笑地向晓黎投以赞赏的目光,这么说不必下午去政府了,又忙叫晓黎打电话,把这好消息告诉黎霞。前几天送衣物来时,问谁都肯告诉准确情况。晓黎缓缓说,等姐出来了再说,因为妈担心姐究竟犯了多大的事还没个准,又不是办案人嘴里说出的。艾保国说,不要紧的,先让你妈妈放心些,吃了饭。晓黎若有所思的,那好吧。她是在想怎么才能接触到纪委的人,心不在焉的给家里打电话。艾保国见有人进巷子,让晓黎小声点,还让避到一边去。他那鬼鬼崇崇的样子简直象电影里的特务。黎霞说,哦,不在看守所,就在宾馆里。那帮咬舌根的说得骇人巴煞的。安全就好,安全就好!又叮嘱还是要见到人才放心,你再给他们说说好话,求情先放了你姐。给你爸说,就是用几个钱也不能惜的,救人要紧。晓黎坚决说那又不是行贿无罪找罪,我知道怎么办的,您放心。听老爸说您都几天没吃饭,还是多吃点,身体要紧。她关了机,艾保国忙问,你妈妈怎么说呀?晓黎没好气的说,还不是让她放心,有么说的。她的心里烦着就表现出来了,也没好脸色给老爸看。究竟怎么早些解救姐,心里乱糟糟的。她想非得还是找纪委的人,不得虎穴焉得虎子噢!  晓黎再次去宾馆四楼,服务小姐偷偷地告诉她,艾雯被他们弄走了。情况突变让晓黎榨出一身冷汗,她接着说,不过那房里还有纪委的人,正商议着什么。她猜测,不该是转到看守所去了吧,纪委办案都这样,先在宾馆里谈,过了线就移交司法部门处理去。晓黎的腿软了下,软得身子都晃了。刚好一点的心情又加上了千斤重的石块,脸色苍白得难看。小姐怜悯说,你要挺住啊,妹子。晓黎镇静了下,问那个姓龚的是不是也转走了。小姐说,龚道然根本不在我们县里办案,是拉到市里“两规”去了。事情似乎急得火烧眉毛了,晓黎顾不了什么,还是坚持要找他们,看他们把我姐弄到哪去了,总不能把她往死里送啵,她本来就是受害者。她激动的说了,在等待她的准许,因为她自己也不敢莽闯。小姐劝她冷静,他们不会把你姐怎么样的。停了下接着说,不过,找找他们也行。如果有熟人,通过关系更好,但你一定要冷静,只能给他们说好话的,差日是你姐沾上了这案子里。她默默地聆听,完全凭着一股子姐妹情深的劲头,没加更多的考虑,毫不犹豫地径直去敲响五号房门。架势拿得很大,但触门时只轻地碰了下,又碰了下。  没想到门就这么轻巧的被敲开了,开门的是一年轻男士,客气地问找谁。一时,晓黎畏畏缩缩的,忙壮了壮胆子,大方说,就找你。男士不解的反问,找我!晓黎递给他无可置疑又不可回避的目光,他出门来,晓黎还想朝门内瞅个究竟,可门被他反掩上只有一逢隙,什么也瞧不见。和她一边说去,男士见只有她一个人,问你有么事?晓黎哀求似的,请你们把我姐放了吧!他疑惑的注视她,问你姐是谁,晓黎告诉他,就是你们关在这房里的艾雯,她可是受害者啊!她已经变成哭相了,挂起晶莹莹的泪花。男士还是郑重的说,哦,你是她妹,为她来说情的。这样跟你说吧,我们是让你姐来配合澄清几个问题,不是关她。完了,我们会通知你们家人的,你不要在这惹事生非的,要让省市的领导看见了,可没你姐好处的,你走吧。终于找着说话的人了。晓黎怎肯轻易离去,又苦求说,让我见见我姐吧。我们什么也不说,就见一面。男士严肃起来,说目前不行,有纪律规定的。晓黎顾不了什么纪律,也忘了刚才服务小姐的话,姐隔自己就咫只之距,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要越过他往5号房去。男士大声喝住,你想干什么!要影响公务连你也可抓走的。晓黎愄惧了,愣愣地望着他,让他告诉他,说真话我姐还在里面吗?男士说,你别担心,你姐没事,我们也有责任保护她的安全。晓黎赖着说,人家说我姐被你们带走了,你说把我姐带哪去了,是不是称交司法了。男士说谁瞎说造谣惑众。我已经给你讲得很清楚了,是核实几个问题,暂时不能与家人见面,这点起码的常识你没听懂,不要再给你姐添乱了,走吧。晓黎又装着笑说,你们这么狠心,姐妹见个面都不行。她的笑比哭还难看。男士还是很坚定的,说不行就不行,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走廊那头走来几个人,晓黎忙侧过脸,回避到一边去。听到“砰”的关门声,她转过身,走廊里已经没人,安静下来。她去贴近5号门,可什么也听不见,好一会才听见有人开洗手间的门,她以为是开这门赶紧一边去。服务小姐过来劝她走,得罪他们了可没好处的。此情此境,晓黎象和姐隔着两个世界,只好带着失望和遗憾离开了宾馆。欣喜地向艾保国说见到纪委的人了,可说尽了好话也没能见上姐一面。还说据那人的口气,姐只是配合,不是冲着姐的。艾保国心里明白,到这种地步不是说好话能解决的。便说,是的啰,她又不是干部连党员也不是,纪律怎么会查她,要真犯了事也该司法部门去查。晓黎安慰老爸,说那人没提司法方面的事,老爸,我们尽可放心,只核实几个问题,他们就放了姐的。他们说不是关闭姐,是请她配合。艾保国只能依靠晓黎了,既然这样,那我们找个旅社住下来。晓黎说,要姐的住房门能开就好,我们就住她房子里。又接着说,我去找承达哥,他一定有姐的钥匙。艾保国阻止了,你千万别找他,最近和你姐别扭着。上次你回来也看到的,他可不是个吃素的,手下还有一帮人。晓黎认定他莫非是黑社会的。艾保国说,我看反正不是正道上的。晓黎好象在责怪,当初你们怎么该答应姐和他往来哟?艾保国还是叹息你姐在县里,我们在南桥,她和谁往来谈朋友,我们管得着,再说不象过去了,婚姻由父母作主,他们是谈好了,回到家里我们才知道的。人啊,初看他还是个有志气的青年,后来听说他是那条道上的人,难怪生意做得发达的。他的话使晓黎隐约悟到一些书本没有的道理。便说,姐怎么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当儿戏呢。艾保国告戒,伢,你千万别学你姐,谈朋友要多长只眼,多个心眼儿,免得自己受一世的罪,还连累家里人。这事儿一出,你姐一世算是完了。晓黎没作声,暗暗记在心里,便和老爸去僻街小巷找旅社。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危险啊孩子》 《倒过来念是佳人》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