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八章 一夜不眠病恹恹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八章 一夜不眠病恹恹

  咚咚的敲门声摧醒了她,她睁开眼又没有任何的响动,怀疑是自潜意思发出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接着手机却想了起来,她接通是李源打来的,就在门外。她忙起身理了理形象去开门,见李源还一副惊恐的面俱。你在屋里呀,真把我急死了。晓黎疑惑的,怎么了,我姐有信息了。李源哭笑不得的,这是哪跟哪呀!不是的,是我发短信你不回,打手机又不接,我就打的赶过来,敲门喊人也不见动静,只能再打,要再打不通,我就报警了。晓黎反问,你钥匙呢,李源说,一急也找不到了。晓黎显出安慰的微笑,让他进屋来慢慢说,有那么严重要报警吗。李源仍俨然说,你有五万的卡知道吧,它象颗定时炸弹。我怕你露馅了,有人绑架了你,不报警怎么办。迟一分钟就多一份生命危险。晓黎赔笑,是我不好,让你担心受骇了。我怎么睡得那么死呢。终于李源松了口气,舒畅说,为了办公司你太操累了,我又不能为你分担一些。好都过去了,我们吃饭去。踏实带给晓黎欢喜,说等我去洗个脸。  他们要出去上馆,晓黎说李兰怎么没来,我们等等吧。李源告诉她,她打你电话不接,给我打了,说公司加夜班,晚上都不过来睡了。晓黎哦地关门随后,脚步使劲的拿不那么快。李源转身,见她有些跛跛的,问脚怎么了?晓黎若无其事说,有点酸痛,是走路急了点。这几天恐怕要走我一年走的路。李源感慨了,真是难为你了。一位美丽的小姐为办自己企业都折腾得快成残疾人了,让人心疼啊!来,我来背你。晓黎掸了他手,没事,走你的。李源说,不背那就搭着我肩走。这还是句话,晓黎抬手搭上他厚实的肩膀向前挪,全当拐仗,有了靠倚似的安全感觉。然而,腿脚省了力,可手臂抬得吃亏,走了没几步,说还是我自己慢点走方便,你别走快了。为了心上人的舒服,他什么都依了。看着她艰难痛苦的样儿,又想了个法子,说来,你挽着我的手走。果然这样舒服多了。走着走着,她几乎是靠他抄着自己在走。他们就近选了个小吃摊,象吃夜宵的吃了晚餐,没有吃米饭,以面食为主。  回公司的时候,李源招了的,晓黎依了。上了的,晓黎提出要去江滩,那里有凉爽的江风,还有自娱自乐的歌舞观赏;更有美好而深刻的记意,也许她对他的爱就起源于江滩。然而,到了江滩却没了第一次的宜爽心情。坐在躺椅上晓黎闷闷不乐的在惦挂着姐。李源见她一副愁苦的模样,又不言不语的;问她要点什么,她也不作答;再问她怎么不高兴了,她没有说是为姐关机的事。这点事会让李源笑话的,还办公司,心里搁不了芝麻点的事,何况关机也是正常的,谁不关过手机。她只说头有点痛,喉咙也有点痛痒的。李源警觉地关注她,是感冒了吧。晓黎点头,温文尔雅说,有点象。说话的声音竟然也鼻塞起来。看这情形,李源局促不安的,伸手感触她额头,觉得烫手,惊愕说发烧了。人真怪,刚才都好好的,说病就真是病上身了。凉爽的河风吹得晓黎打冷颤的。战粟说,不玩了,回去休息。李源立起身,行,先去江滩医院看看,输了液再回去。我每次感冒把液一输就没事了。说着要搀扶她。晓黎摇头不让,坚强地立起身子。说还上么医院,小时我最怕打针的,一个预防针我都要哭闹一顿饭的时间,到药店买几颗感冒丸吃就行了。要在家多好,这般常用药,抽屉里就有。俩人都这么想,谁也没说,现在走入社会了,不能什么还依赖家庭。李源依了她,打的回公司。  回到公司晓黎整个人瘫软下来,象久病缠身,有气无力的。一进屋让李源去给她买感冒清,自己倒在纲丝床上。弄得李源惊异惶恐,更百依百顺,脚下象安了轮子飞快地买来药丸,要扶起她喂药。晓黎强打起精神,说自己来,等吞了药,又催李源回去。李源放心不下,说你这样子,我怎么能离去,晓黎说,一个小小的感冒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去吧,不能让你爸妈担心。她事事处处都想着别人,李源犟着说,他们今天还不会回来的,今晚让我陪着你。的确,在这个时候是多么需要个知己陪伴照料。然而,晓黎沉下了脸,狠的说,我们谈朋友是正大光明的,不能让人误会,包括你爸妈。在她的心里更不愿自己成为别人的一种负担。李源虚怀若谷的说,他们对你第一印象就很好,不会误会什么的。吃了药加之不停的说话,晓黎开始冒汗,继续劝他,哪家爸妈不望子成龙,我看得出,你爸妈对你是寄托了很大希望的。李源丧气的说,么希望,他们想要我出国深造,让我来给他们实现他们年轻时梦,休想。跟你说,失恋那阵子,我确实有过这念头,想顺了他们,爸妈把学校也给我找好了。可那是一种逃避现实的不正确的举动,我也不想成为他们的荣耀品。正在我精神飘渺的时候,上帝让我遇上了你,有了你我的精神不再空虚,生活里充满了灿烂的阳光。要不以后情况允许,你赞成,等我说服了爸妈我们一起出去。晓黎恳切说,以后的事件谁料得着,只说眼前。你早些回去,要你爸妈查岗不在家就坏了,我就成了聊斋里的狐狸精了。李源眉飞色舞说,那是狐仙,我可爱的狐仙。他的神气样把晓黎逗笑了。接着说,我给他们电话里说了,今晚加班很迟,让我多陪陪你。病恹恹的她在他眼里越显得小绵羊似的温驯可爱,他怎舍得离开。正说着晓黎的手机响起,是家里的号子,她望了下李源,一边接去。说我有事,等会打来。又过来跟李源说,是李兰的电话,她还是来睡的,你走吧,有李兰陪着的。见李源赖着还不愿走,又说不能让你染上感冒了。李源动情了,感冒我不怕,只要你能好,我感冒十遍百遍都行。又坚持说,走可以,我等李兰来了再走好吧。简直是小孩样的乞求。  看着他十分可爱的样子,晓黎在心里说,李源啊,你太痴情了。那哪是李兰的电话呀,是她期盼着的家里来的,是妈妈的声音,象是有什么急事。她只好去卫生间,想给李兰打电话,让李兰来催走他。她正要拨李兰的电话,就听到人未到声先至的李兰果真来喊门了。李源喜出望外的,说你忙快的,说来就来了。李兰莫明其妙忙,问晓黎呢?李源告诉她在卫生间,可能是感冒了。她一直赶我回去,我不放心,所以等你来交给你。晓黎振作精神出来了,说李兰你别听他的,我没感冒,他想赖在这里,幸亏你来了,见晓黎脸上有了红润,李源有口难辩,也没必要辩。只好说晓黎,我说话算话,立马走人。有么事就打我的电话,晓黎。李兰见她红得不正常,还泛光。命令似的说,你等等,先别溜。她凑过去用手摸了下她发烫的额头。严厉说,你别骗人了晓黎,不是感冒是什么,还沙氏不成。沙氏是非典型肺炎,去年在全球闹得沸沸扬扬,全民皆兵,谁不恐惧。说得李源毛骨悚然,高度警惕起来。晓黎也疑惑的盯着他们。李兰突地质问,李源你是晓黎的男朋友啦!李源怔住了,圆睁眼,是呵。李兰说,是就要负起男朋友的责任,敢快送她去医院检查,耽误不得的。他们言行那么严峻,晓黎反轻巧说,没那回事。她也是自我宽慰,去年闹非典人都禁止流动。李兰说,检查了放心些,这不是闹着玩的。也是对他人负责。你去检查,我也不住你这了。说着向他递眼色,李源趁势催促,去去。李兰提醒的对,我都没想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晓黎这才同意跟李源去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