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六章 无米能炊喻飞翔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六章 无米能炊喻飞翔

  天亮的时候,他们反而新鲜起来,不曾熬过夜似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李源漱洗了,请她们去吃早餐。她们说没胃口不想吃,催他上班去。李兰向单位打电话说感冒请假,怕陈冬找到单位上去。他打的去了,她们关是上门,倒在了钢丝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管外面的喧哗声有多大、天多热也没能吵醒她们。不知陈冬怎么竟然找到这里,还和李兰支扭,围上满街看热闹的,李兰拼命的喊晓黎,喊李源。他们答应过来帮她的。可是到他们该出手的时候,却不见他俩的踪影。原来,他们三人挤在一张窄窄的钢丝床上。晓黎又在为工商执照的手续奔忙,被工商人员查出,他的验质报告是假的。她根本没有分文,伪造的银行资金证明。这怎么可能呢,明明是姐艾雯送来的五万元,通过分理处转到帐户上才出具的资金证明,怎么全是假的。分理处没一个出来说句出公道话的,替她证明清白。一会又是警车鸣笛马上要来抓她了,她苦苦哀求分理处的同志行行好,把帐户给她看。人家就说这不是分理处,分理处搬家了。不知搬到什么地方了,也许是撤销了。这银行怎么能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呢。她想明白了,也许真是自己骗了银行的资金证明,姐根本没有带五万元的卡来。只能找姐来核实了。这样焦虑的想着,自己竟飞了起来,飞得比高速路上的小车还快,飞过树木,村野,可怎么也到达不了大县,迷失方向似的。她飞不好了,要从天上掉下来,李兰在嘶喊着发出微弱的声音,她听到了。晓黎忙推醒了她。  她们相对笑了,说怎么就睡过去,睡得都过了吃中午饭。李兰说我只请了上午的假,忙用手机又续病假。仿佛还沉浸在梦境里,晓黎便讲述了刚才奇怪的梦,梦见自己会飞了,问李兰这梦好不好。李兰全神贯听着,也觉好奇。想了想说,飞黄腾达怎么不好,是好梦,你的公司定能发达的。晓黎摇头,飞黄腾达是贬义词,不好。李兰笑了,是中性词,要么是展翅翱翔。她接着也神兮兮的讲述了自己的怪梦,陈冬找到这里来了,喊你们帮忙,也不见影儿,急煞我了,要不是你弄醒我,那个陈冬非当众出我洋相了,你说这梦不好吧。晓黎惊呼,这梦好,梦与现实是相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们俩有缘份,一定会和好的。她俩互相说好,都在相互安慰。晓黎的解梦之说还是小孩听大人们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李兰不踏实的沉寂着,见她悒悒不乐的,晓黎怜爱说,去,我们洗了,吃午饭去,就吃快餐,你看么样。才离校几天,我们怎么都变得林妹妹了,打起精神。李兰伸展下身子,说么样都行。  然而,在她们出去找快餐店时,李兰看到一家正宗四川麻辣火锅酒店,说好久没吃麻辣味了,硬要进去。晓黎不依,不是说好吃快餐的么,大热天的吃麻辣还火锅受得了么你。李兰嘴馋说,越是夏天吃火锅才够味的。你不懂,跟我去,保你吃了还想吃,也增添你一次食历,吃快餐上你自己说的,不民主。扇动得她自己都要流口水了,晓黎何尝不想去尝尝。记得在大县是承达哥带她和姐去鸭子火锅巷吃过一次,桌上麻辣热烘烘的,背后是电风扇吹。那些男人们还赤着半身喝烧酒,真是一种风情。可一个火锅就得四十元,还有其它菜,她清楚这阵子办执照花消,手机冲费、生活费自己手里可能不足四十块钱了,既然李兰硬要去吃,也许她是要买单的,由不得晓黎犹豫不决的,门口拉客小姐早招呼她们了,甚至热情有余的只差用手拉她们进店了。  火锅店果然火暴,几乎没有空着的桌台,食客们津津乐道地吃着喝着笑闹着;白褂蓝裙的服务小姐穿梭似忙碌不迭,浓厚的麻辣香气扑鼻诱人;好的是空调不定的调节,餐厅里不显得十分躁热,这样的场景和氛围,不得不让人调起胃口。大堂经理让小姐利索地收拾了刚吃完的一桌,请她们入坐。立刻有拿着菜单的小姐过来,让她们点菜。见她们拿不定主意,便推荐了涮羊肉火锅和莜麦青菜。李兰又加了个蒸笼排骨。看来李兰是真心请她,要报答她和李源的通宵陪伴,仿佛没有发生过和陈冬争吵有事,不再清心寡欲,恢复了往日的热情豪迈。点菜的小姐去了,李兰要打电话李源来,晓黎制止她,他中午只有一个多小时的空档,这时早吃了。李兰只得惋惜的罢休。很快热腾腾的火锅就上来了,小姐还自带有打火机,点燃火锅炉,又问要什么饮料啵。李兰看也不看晓黎就要了两瓶冰冻东湖啤酒,看来她上馆比晓黎要熟道的多,以客随主便的身份晓黎顺从她的,做好自己的角色。肚子的空饿由不得她们客套,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端起杯子象大男人似的豪气对饮,不象第一次喝啤酒,酸涩涩的,似乎余味无穷。没有看客,各桌只顾着自己的吃喝。吃喝一会,李兰说,吃火锅是有讲究的,象四川人从火锅搛出的菜肴先要放到自己面前的小碗里,冷却一下,太滚了会焐坏咽喉的,为什么现在得咽喉癌,食道癌的人多,就是这原故。晓黎不解地说,我看你怎么直接往嘴里塞的。李兰解释,饥不择食,饿了就顾不了这些了,现在填了一点,不觉那么饿了,可以细嚼慢咽,你懂吗。细嚼慢咽是医学术语,否则,吃急了连嘴唇舌根都得遭罪破皮的。酒兴和主人的自豪让李兰有说不尽的话。毕竟吃别人的,晓黎显得慢条斯理,时儿住着筷子听她侃谈。然而,李兰催促,吃呀,又不是吃别人的,吃自己的怎么老住筷子的。哦,我知道了,吃自己的心疼是吧,不必当心,我请你就是了,看来李兰学得社会了,晓黎动气说,谁要你请了,说好了吃快餐的,你非要吃火锅,不过这味还是不错,还是你会吃。她俩都清楚,吃快餐两人不会超过二十块钱的。李兰嗍嗍地吃边说,昨晚熬夜的没胃口,当然都是为我,吃麻辣才开味。象喝茶止渴似的,李兰的一瓶啤酒很快完了,便转向晓黎的瓶子还有大半。晓黎眼疾手快,给她到了杯,再到满自己杯子就完了。李兰问还要不要来,晓黎说要喝你自己喝,我陪不了你。李兰只得罢休,喊了小姐,问有什么主食,小姐介绍面食、水饺、煎包什么的。李兰征求晓黎意见,晓黎说就吃米饭,李兰说米饭好,可以泡汤汁吃,说得比吃还味道。  酒完了,菜也只剩少许,每人吃了一小钵饭,算是酒足饭饱,而且脸泛红光。李兰惬意说,这餐吃得真舒服,你知道吧昨天我没吃晚饭,夜宵你们吃喝得有味,我没心情吃,别笑我刚才狼吞虎咽似的。晓黎说,昨晚你只吃几口面,劝你吃,肚子是自己的,你不听么。李兰说,你不会有那种体会,那时就是吃山珍海味都不行,还是听了你们昨晚的劝,今天心情好多了。她又朝小姐喊买单,再转过来对晓黎说,丑话说前面,这单归你买,我以后加倍尝还。晓黎有苦难言的注视着她,心想要李源来就好了,他一定抢着买的。便若无其事的说,谁让你买单了,以后也不要你尝还,只要你心情好,我就好,谁叫我们是好朋友的啊。不过,我还是说你的,不要象打破醋罐的,醋味十足,要学会容人,最好能与他和好如初。你们还没有正式结婚,就这般闹法,那以后一生的日子怎么白头到老呀。李兰变得顺从说,是的呀,但我是不能再和他好了,这时小姐把算好的菜单向她们拿来,晓黎忙起身迎上去,小声问多少,小姐说七十二。我们经理说七十算了,欢迎再来。晓黎羞涩说,我不是这意思,是手里只有三十几块钱了,等会就送来。小姐目光严厉的说,我们没这规矩,你看她还有钱的啦,俩人一凑合。脸面无处藏的晓黎恳切说,是我请她的客,她也没带钱,怎么好找她出钱呢。小姐说这怎么行呢,见小姐站着不松口,晓黎怕李兰知道,其实李兰在给李源发短信,说晓黎接她吃火锅了,可惜缺了你。晓黎急中生智,来,我去跟你们领班讲,先签个单。小姐做着脸像,说不行的。晓黎说,不要紧,来。她们来到吧台前,小姐一旁低头不语,晓黎主动开了口。吧台不客气说,这样的人见多了,想吃跑餐呗。若大的武汉让我们上哪找。吧台硬要小姐去找李兰来。不让她们俩人走了,这下真要当众出洋像了,晓黎急中生智恳求说,要不我把手机压在你这,还有毕业证。吧台想了下,让小姐去喊经理来。小姐畏惧的说还是你自己喊去,我守着她们人。吧台用目光搜寻经理方位,朝那边大声喊了。经理朝吧台望了望,放弃了那边的事过来,听了情况介绍,又验证有关物件,见晓黎可怜巴巴的,就同意了签章压证。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错爱专情总裁》 《领先四十年》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