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三章 同床贞女隔鸿沟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三章 同床贞女隔鸿沟

  俩人挤在窄窄的钢丝床上,又相互怕挤着,都偏各各自的一边,反给中间留了条缝隙。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先是晓黎满足李兰的好奇,述说了自办公司的情况。听着听着,李兰又沉浸到忧愤中去,没心思听她的,见她不理睬搭讪,晓黎也讲得没兴趣了,就把话题关注到她身上。接下来是李兰滔滔不绝的诉说自己的苦衷。她把她当亲姐妹知已,把埋藏在心底的隐私全抖给她了。晓黎已搯出心窝的话,也怪我,当时你让他给我找住处,我就发现了他和那女孩不一般。我为什么突然要搬走的,今天告诉你就是这原因。要当时告诉你提醒你,也不致于被蒙到今天。李兰叹息说,唉,我险些害了你,让你落进狼套。还是你头脑比我稳,你是不会轻易上人当的。她们读的现代书更是现代人,没听说过有个寓言归结为人一生中的三大陷阱,大意、轻信和贪寐。寓言讲的一农夫带着一头驴和羊去赶集,途中落入三人打赌的圈套,驴和羊丢了,连身上的衣服也让人拿走了。对于李兰的赞誉晓黎并非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如实说,在学校我之所以不谈感情事,也不是我头脑比你稳,只是当时还没感悟这方面的事。李兰说,我还和她们避着你探讨过,担心你有爱情心理障碍,刚才见你们都已经达到同居居成分,是我们自以为是,判断失误了。晓黎说,我才不与人同居呢,只不过先交往,等感情牢靠到成熟的时候,再摘硕果才美满。也不会让男孩轻易沾了便宜去。我不会学你的。  没想到后一句话激怒还沉浸在忧愤中的李兰,她马起脸,目光里喷发着火焰似的说,你呀,还是传统的旧观念,贞女和童男同居,贞女不能说不是沾了童男的便宜。怎么只站在男性立场上说话呢,我不赞成你的说法。那段时间,我很孤寂,拿着厚厚的书本就象数九寒冬里赤手捧着的冰砖。我多么需要象我姥姥捧在手中的怀炉,他就是我手里的怀炉。我交上他,就有了温馨和快乐。是他奉献了,我占了便宜。晓黎也不服的说,你怎么能这样看,女人是弱者,《知音》上都登过有女人要赔偿青春损失费的。哪有男人要赔青春损失费的吗。法律上也没有吧。她们把窄床当论坛了,李兰嘘了口气说,那是法律保护我们女人,是法律的空白。晓黎说,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怎么解释呢。李兰说,还需解释吗,亏你在大学还保了四年。你还想竖贞洁牌坊吧。好友间的讨论涉及到个人尊严了,但并不影响个人的友好。晓黎不示弱的,我不懂什么牌坊,只懂楼房。等我的公司发达了,就竖栋黎源大厦,使它成为武汉的标志性建筑。李兰淡笑说,你做梦吧。晓黎竟然崩出,不象你……她的后话没有说出,是要说你怎跑我这来受委屈了。那太刺激人,她控制了自己,压了压激奋。李兰昂扬说,没话说了吧。停了下,又接着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那是他背叛了我,我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惩罚他。本来是好玩的争论,不想好友间弄得真吵起来,伤了感情。晓黎终于应允了。中午打电话都好好的,才几个小时就闹翻,是儿戏吧,又觉得自己开始的话说得不妥。  刚才激讦的气氛有了缓和。李兰笑微了,我内心佩服你的眼力,李源他帅气,气质高雅、非凡,还豪爽大度。刚才你那么狠他,他都不生气。哦,还有幽默。还是我们李家有人材噢。晓黎淡淡说,他说过是你们李家吗。李兰雄辩说,天下就这个十八子的李。她忙转了口气说,我们不瞎争了。说真的,他的底细你摸清楚没有。不能重复我走过的路。要找到有真感情的恋人,不能象小孩过家家似的。当然,也要现实点,不比在大学了。让电脑里的程序可望不可及。晓黎详端着她,看得李兰都有些不自在了,说怎么不认识了,我是你李家的姑妈。晓黎笑了,说还姑奶奶哟。哦,我明白了,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了。了不起你李兰。李兰央求似的,别取笑我了,吃一堑长一志。还不感悟点恋爱真谛。晓黎认真下来,我不取笑,是从内心感激你的忠告。你是用真情和贞操换来的真谛,不容易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李兰说,我说的真心话。晓黎说,我知道。自己已经踏上恋爱帆船了,浪涛和礁石随时会出现。我们都迎战吧。接着,她认认真真地把她和李源相识,交往和在李家居后的情况和感受如实细说了。最后说,到现在还真是有些依恋着你家兄弟了。李兰恳切说,这就对了,找到了恋爱的感觉。不过,我还得啰嗦的提醒你。象他这样有地位的家庭,有模样的帅哥,没谈过朋友,没有女孩追求过,我不信。你问过他没有。晓黎坦城说,我没有考虑他这方面的事,也没有问过。倒是他自己主动说了好象谈过。我不想听,没让他完全讲。不想成为他的光荣历史,也怕沾染了我们的感情。李兰若有所思的说,这是最重要的,是看一个人的感情专不专一的问题,是不是完全彻底,死心踏地的只钟爱你一个人。晓黎反唇相稽,难道他谈过朋友就不专心爱你了。有的问题一时和她说不清了,也许是她阅历浅鲜的原故,李兰只好说,你自己今后慢慢去体会吧。我们都同居这么久,感情也不浅了吧,不瞒你说还做过人流,为什么我偏提出和他分手。是因为我发现他的感情对我不专一了。心里存着那个,就是你借住的那个女人。我的心就碎了。你懂吗,这就叫爱情是自私的。不自私成什么山盟海誓的爱情。那不就是群居生活的畜生!她说着说着又激愤起来,其实是对分手男友的愤慨。  咚咚的似乎有敲门声,晓黎以为是她俩无谓的争论逗引了外人。便轻声说,洗澡去吧,洗了来我们好一心一意辩过是非曲直。李兰不以为然说,你的这点名堂我还不清楚,你休想转移目标。这时要准许的话我可以杀人的。看来李兰心灵的创伤在极端了。竟然说出这等恐怖的话来。晓黎不和她说,起身去清理衣服进卫生间。进进出出的,几乎不征求她同意,以免再惹怒她,自己要先去洗了。李兰感觉到什么,说对不起,晓黎,我不是冲着你的。晓黎冷面说,你敢,要冲我来,我不……她没有把撵她走的话说出来。李兰说,你不怎么,还要赶我走不成。晓黎说,我哪敢呀。我们是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我不把他杀了。李兰凝视说,他是谁?晓黎说,谁最痛恨的他。李兰平和说,我要你替我两肋插刀,那是害你。我只要你的一张嘴去骇倒他,让他无地自容,向我跪地告饶。抓了这个机会,晓黎说,好了,李教授,下课铃响好一会儿,你去洗吧。李兰内疚说,对不起,我太恼怒了。刚好晓黎的手机响起,掰开了她俩。  电话是李源打来的,温和而亲近的称她亲爱的,你睡了吧。我睡不着。晓黎故意大声说,我们在举办爱情婚姻论坛,就差你一个。李源信以为真,说太好了,我马上来。这个一根筋的还真来了,晓黎忙责斥,谁让你来啦,安分守已睡你的。既然是他们情侣俩的夜话,李兰不便听了,洗澡去。晓黎睥睨她去了卫生间,又压低声音撒骄说,我好困呀,怎么办。从她一咋一嗲中李源听出蹊跷,便更温情说,亲爱的,你过来,我妈真出差了不在家,爸也出差今晚不得回。我接你过来,甜甜美美睡一觉。晓黎说,你想得美,谁会凭你摆布。赶紧睡,明天上早班呢。李源冤屈说,我真是好心当着驴肝肺了。你来我家睡空调,保你享受的。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首长》 《运转官场》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