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二章 同窗姐妹同样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二章 同窗姐妹同样难

  几声喇叭震响,仿佛在耳朵里发出,晓黎睁开惺忪的眼抬起头,埋怨自己怎么睡着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站起身昏昏然的,门口有人招呼她要送水吗。原来是为饮水机送纯净水的,都服务到家了。她完全清醒了,谢绝送水服务,回味刚才的情形,觉得奇怪又好笑,自己竟白日做梦了。还为办公司的事,还有李兰。对了,最近太忙,也忘了和她联系,不知她和几个好友的近况。她向她发了个问候的短信。立刻李兰回发,感谢记着她,说一切都好,并没有提到她爱情婚姻上的事,梦毕竟是梦啊!  火辣辣的太阳落在水泥街上强烈的返回进店里,明晃得刺眼。下午的时间太慢长了,晓黎看了时间,还得耐心等待,等待李源的约定。在这么若大个大几百万人的城市里,完全只有李源是她最亲近的人了,她又去用凉水洗了脸,洗得脸上凉爽的,又洗了两肢白莲藕似的胳臂;又凉爽了一阵,再曳起裙子;又洗了两条修长的白腿,再凉爽了一阵,简直凉爽到心里了。然后扫视着空荡的店堂,未雨绸缪,要布置得清爽利索。老板桌、待客椅、上网电脑,墙壁上公司简介,装饰样榜图;工作规程和内部管理制度都不必挂上墙,不能把洁静的墙壁挤得臃肿了;铝合金的门有些陈旧了,得装饰一新;还要竖个大的灯箱招牌,不搞霓虹灯闪亮的,用变幻的美术字体,每一闪亮就是一种字体的交换呈现;对了,饮水机要配,还要装空调……她象战役司令要运筹帷幄了。  李源的电话打断了她的遐思,这时大街上正人车高峰。他没说晚上要加班,就说听她的安排到什么地方吃饭,他立刻打的过去。晓黎说就到公司旁边的小吃店里。李源很快来了,又荒急火燎的扒了饭,没有喝啤酒,说公司有事,立刻要打的走。不等晓黎满脑子的筹划说一个字。晓黎也放了筷子,既然这么急又何必过来吃饭,等下晚班再来不行。李源说,不行。一天没见着你怪想的,没心事工作,狠不得长了翅膀飞来。临别时,他再一次提出要辞了那工作,和她在一起创业。说私人老板太掐,把我们的时间抠得死死的。晓黎还是坚决不同意,并欣喜的告诉他手续办得顺利,后天就可去拿正式执照了。再就办了企业代码,去办税务登记。不等她说完,李源说,行,我走了。他说着几乎同时招了的,即刻无踪影了。又丢下晓黎一人孤寂寂的,象又做了一个梦,刚才真狠不得跟了他去。  突地,李兰打了电话来,急切地问她在哪,她要搬来她这住。无家可归的感受晓黎记忆犹新,没加思索,也没有多问。热情地告诉了她地址,问要不要她去接。李兰感激不已,说不必她接。晓黎回公司去等待,心想一定是李兰的个人问题触礁了。都同居这么久了,突然被忽悠了不成。她知道李兰有单位,还是房地产公司,难道是工作上的原因。反正来住还能与自己做个伴的,只是条件太差,委屈人的。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李兰来,她担心地打电话过去问。说到底要不要去接。听上去李兰的声音似乎有点沙哑的,她敢肯定是和人争吵了。李兰停了又说,还有一会搞清楚,就是半夜我也要去你那的。晓黎沉着说,好,莫急。有我等着呢。然而,让她先等来的是李源。李源一进屋就关了店门,去热情地拥抱她。她也象干柴烈火的熊熊燃烧起来,两手把他宽厚的背膀抓得死死的。相互的闻着体味不能满足情感的饥渴,他又吻她,吻进嘴里象嗍蜜糖,甜丝丝的。开始她任他亲热,顺势的侧在钢丝床上。当他颤抖的大手向她的身上摸去,还有那不用言喻的家伙在挺拔攻击她。突然她感到一阵厌恶,警醒地用力推开毫无防范的他。他愣地说,怎么了。晓黎说,不怎么。李兰就过来了。他哦了下,讳气地退到一边去。说今晚我不走了,和你打伴。晓黎显着晶莹的目光,说那不行,你爸妈会看贬我的。李源自信的说,妈不在家,又下乡去了,爸管不了我这些。此时,晓黎更冷静下来,心想,我自己总可以管住自己吧。又说,李兰要来和我住的。房子是我李源出钱租的,李兰凭什么要搅和。便反问,为什么。晓黎蔑视说,不知道。李源说,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亲个够。晓黎温和说,怎么能亲个够呢,够了那我们还有什么意思。就是要让爱余味无穷,才能长相施守的。她的话使李源信服,轻松了表情说,看不出,你还懂得这么深奥。我听你的。  接下来他们就说些情外的话题。李源歉疚说,弄得姐白跑一趟,我又没有送上她。你给我解释嘛?看他恢复了常态,晓黎知足了,说这还需要你说。李源说。真感谢你。我怕第一印象就没给留好,会影响我们的。姐说过么,觉得我还行啵。晓黎说,我们俩人的事,关别人么事。李源自满地嗯了,又说,晓黎,你看看,给我设计个你认可的发型,比如歌星张学友、影星朴成晰,企业名星……我说不上了,你说我适合哪类。晓黎瞅了瞅他乌黑的头发,富有青春朝气的美感。便说,我不懂美发,只知道自然就是美。这话题又被晓黎说到底了。李源去喝了自来水抹着嘴边的水说,你姐就为送五万块钱来,真不容易。晓黎不赞称他喝自来水,有细菌。然后接着他话说,她没有多钱,在县宾馆坐吧台,一个月还中到一千块钱。这钱是我姐夫做生意的。她的话提醒了他,便说,你说过。嗯,那怎么行。抽了姐夫的钱,他生意怎么做。晓黎说,不是只存几天么,他需要随时可取去,不过这姐说了,钱的事不必担心。我看他们不止这几个钱。九牛一毛。李源有些埋怨,你不相信我,让我垫出不就成了。他觉得钱情在物质社会分不了家的,而晓黎故意说,我俩是什么呀,凭什么要你的钱。这房租八千块钱我会加倍还的。这话象导弹把李源炸傻了,直地看着她,不认识似的。晓黎又笑了,还当真呢,我说着玩的。是怕你在你爸妈面前为难,挨训。一阵风雨吹打,又一阵阳光抚慰。李源激动说,现在我郑重宣布,我俩建立正式的恋爱关系,晓黎小姐,你同意吗。一本正经的作派,看得晓黎乐笑了。  “砰砰”地,李兰来敲门了,背的提的,似乎是电视里演小品的黄宏宋丹丹。见了他俩,惭愧说,对不起,打扰你俩了。悲悯的一幕感召得晓黎忙不迭手的,还喊了李源帮忙。接过行李什物。又递了矿泉水喝,还递毛巾擦汗。他们的热情让李兰溢出了泪花,说我有,我自己拿去。揩了汗液,直望着李源。李源审视说,我认识你,晓黎的寝友。想到在校情形,李兰也笑意说,哎,我也没忘记你。我们寝室的门都被你敲穿了。你们还是搞定的噢,缘分。李源笑了,你可别栽脏我哟,我去你们那都是悄悄的,哪敢大着胆子敲,一定是你的那位敲穿了门,到了警室你可是包庇罪啊。落泊的李兰还不饶人,说什么悄悄的,说得冠冕堂皇,完全是鬼鬼崇崇的。说得三人都哈哈大笑了。笑声未落,李源疑惑的,怎么,你是黎源公司聘请的首位巾帼。说着转向晓黎,晓黎白了他一眼,看着他们掩饰,李兰莫明其妙,惊呼的说,什么!晓黎狠地说,不关你事,走走走,去亲你爸妈去。李源做着苦脸,诙谐说,妈妈不在家,我成孤儿了。大家又笑了。此时让李兰见识了他的风趣幽默,满腹的苦楚也烟消云散,拔云见日,彩虹灿烂,说,你还蛮逗趣啊,冯巩的学生吧。李源说,可惜啊,让你发现迟了。不然我这个白马王子笑星就归你啦,哪有她的份。晓黎说,去去去,孤芳自赏去。李源适可而止,知趣地告别离去。晓黎也没送他,去安排她洗浴了。
推荐阅读: 《首长》 《官梦》 《领先四十年》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