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九章 门店夜宿乐难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九章 门店夜宿乐难眠

  晚饭是按晓黎的意思在桂香园食俯城凉爽明净的大厅里吃的快餐。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吃快餐的人几乎快把台位都坐满了,他们找了个边角空桌。晓黎作主点了艾雯喜欢吃的红烧鱼块,瓦灌鸡汤。李源插嘴点了鹅掌。艾雯不让只顾她一个的口味又问小李喜欢吃什么,加了个三蒸,说我请客。预祝你们公司兴旺发达。气氛活跃起来。李源忙接过话,感谢姐的吉言。好感在艾雯心中滋生,不知不觉的不把他当外人了,还为他要了酒。晓黎说,他不能喝白酒,就喝冰啤吧。这个死丫头就护着他了,艾雯瞟了妹一眼。李源也附和,说行!点菜的小姐前脚走,后脚菜就端上来了,名不虚传的快餐,给食客美感。一高兴,他们都喝上了啤酒,开始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艾雯感慨说,这里的生意比我们宾馆的都火暴。还说县里要把宾馆整体卖给外商老板的。晓黎说,亏你说的,这是连锁名店。又关切说,哎哟,那你呢姐。艾雯自豪说,我的出路早找好了。想到上次和龚道然来汉,晓黎心领神会了。李源说,这好。来,我们喝酒。桌面上谁次谁主分不清了。艾雯突然想到晓黎说的公司名称上,又与李源的名字联系起来,便问晓黎,你公司叫么名称哪?晓黎说,黎源。李源取的。又详细的讲解了他俩认为的深层喻意。艾雯再没说三道四,而是举杯祝贺他们。三人一起轻碰了下。李源看艾雯只抿一小口,就对晓黎说,姐不能喝酒,应该拿听饮料的。听他这么说艾雯更高兴了,觉得晓黎眼光不赖,他还懂得细心关心人的。兴奋说,不必。我们宾馆,我还陪过你们省里去的大干部喝白酒,几口啤酒算什么。李源大气说,这就好。刚才要陪姐喝白酒就好了。晓黎说,叫不你是男人,你哪能喝过姐。李源客谦说,我哪敢嘞!  这餐饭他们喝着吃着聊着,花了一个多小时。餐厅暴满的场面已过去,只剩几桌零星的客人。他们最后连主食也没吃就饱足的结束了饭局。饭局让晓黎和李源更融和了,简直就心心相印得象一个人似的,冰啤让艾雯有些酒兴,但没有醉乡,她要尽姐的责任,多叮嘱晓黎些,不能轻易许了身,这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李源和晓黎走在前,肩并肩的挨着很近,在悄声说着什么。艾雯随后,她想到什么,便喊住他们,问这是到哪儿去。他们止步先后转过身,说是去公司。艾雯嗯的,说你们在说什么,悄悄的。晓黎纯真的笑了,他说我俩真象双胞胎。李源尴尬说,姐,后面的话我可没有说,完全是她丰富想象的。晓黎认真说,小时候我就听人家这样说,你还不服气,说是大我几岁,是我姐。他俩象说相声,逗哏捧哏的让艾雯觉得好笑。便加快脚步,走得超过了他们。等他们妄形,切切思语地到了门店,艾雯都走过了。李源忙提醒晓黎,她就喊住了姐。艾雯说,我只顾走,东西南北都搞不清了。  等进了店,不等他们开口,艾雯就提议说,小李,你是男人,该守在这里。我和晓黎住宾馆去。晓黎已经在铺开钢丝床,让艾雯过去坐。又说,李源不能在这里过夜。他爸妈管得紧的,姐,委屈你了, 我们今晚就在这儿住。艾雯过去,躬身用手按了按钢丝床,说这里怎么睡。这么热,这点窄床。不说热死,也要被蚊子咬死,这让人怎么受得了。晓黎说,热是有点,不过没有蚊子,不象我们老家,要不这样,你睡床上,我把席子铺地上,我睡地上。一旁的李源听在心里想着主意,插话说,要不,你和姐去我家睡。姐说得对,公司让我来守。晓黎酸涩,说这……又望了下艾雯。李源胸有成竹的说,准成。我和家里打个电话,再不我送你们去了我再来。如果爸妈不让我来,今晚就让这里空着,反正也没什么偷的,到妹男朋友家去夜宿,素昧平生的,这算什么。艾雯使劲地摇头,不行。我不会去你家住的。李源劝说,姐,没事的。晓黎知道我爸妈都很普通,大好人。艾雯又连连说不行,态度更坚决。晓黎想了想,说是不行。停了又说,李源你先回去,我和姐好说的。李源说,我怎能客来主不顾的呢。就凭他一贯的作派和男人的豪迈,也不能这样做的,事情有些僵着了。艾雯让步慢悠说,没问题。我和晓黎随便将就一夜,大热天的,在附近找个旅馆总成。说不定我们一夜都不会睡的。李源锁紧浓眉说,那更不行,通宵不睡人受不了的,况且姐还是旅途劳顿了的。晓黎急了,做出要驱赶的示意,走走走,不关你事。我们姐妹俩还有私房话说,别想偷听噢。这下把李源怔住了,无言以对,最后几乎是退出门的,说好,我走我走,姐,明天见。  只等他的脚步刚挪出门,晓黎便卡的关上了门。李源还是不安的在门口站了会,不想晓黎这么抹理无情的,苦涩地打的离去。晓黎听艾雯刚才的话要带她去找旅馆,说附近就有。在李源面前话虽说得漂亮,真身临其境,她又有些忧虑起来,便说,这里真让空着。晓黎说,是让你去旅馆,找家有空调的。这里我住习惯了,不怕什么。艾雯关切说,不怕坏人。现在社会治安又不好。晓黎厉色俱声说,什么也不怕,房东就在楼上。艾雯坐到床上去,温存说,我也不去住旅馆,一人孤寂寂的。就和你住这里,刚才是当小李的面有意那么说的。晓黎说,他呀脸皮蛮厚的,没什么脾气。姐,真是委屈你了。艾雯动情说,委屈什么,小时在家里还没有这条件。姐妹情结让晓黎踏实下来,便高兴说,太好了,有你给我作伴我真幸福。是艾雯一直象护着小羊羔似的关爱晓黎到大学的,仿佛同甘共苦分享晓黎茁壮成长,含苞待放的幸福。晓黎忙着去找了毛巾、香皂,让姐先洗澡去。艾雯说,是得冲冲浑身的臭汗了。  卫生间虽小,洗浴也在一起,还有莲蓬头可淋浴。在自来水的喷洒下,艾雯痛快淋漓的好不恰意。她还洗了长长的秀发,洗了圆润的肌肤。小时候家乡用的河水,是爸一担一担挑回家里,不仅不能象男孩子站在露天下冲洗,洗发水得一盆盆换着洗,还得节俭用。她不舍关了阀门,站在喷凉甜丝的莲蓬下洁净的似雨水里淋涮了好一会,才揩干,穿上短衣出来。她那丰腴的z房简直可和电视广告上的媲美,令晓黎可狠自己的z房怎么也不发达。晓黎只知用赞赏的目光,不知道没有接触男性和科学催剂怎么能让z房发达美丽起来。等她洗了穿着短衣出来,说自己怎么也买不到合适的胸罩。艾雯告诉她,到时候你不用胸罩也很感观的。只怕那时候你又嫌弃她们累赘了。晓黎领悟的笑了,又去端出换下的衣服来洗,艾雯要洗自己的,晓黎说,我一到洗了。艾雯不再争执。她边洗边说,没有电视,让你干坐了。又让姐去拿矿泉水喝。艾雯仰卧到床上,说现在的电视没什么好看的。有自己的天地多自由自在啊。她猛地坐起来,问小李的家在武汉,怎么听他口音不象是武汉人。晓黎在卫生间大声喊,姐说什么,我没听清。艾雯又大声地重复了一句,晓黎似乎听清又非听清的,没有回话。等出来往窗台上凉好衣服后,边走过来边说,姐,你困了吧,睡去。艾雯说,没瞌睡,你坐下歇会。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烧烤王妃》 《首长》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