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三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三章

  二十三  设区建乡分政社 种田自主夺丰收  火红的余辉渐渐地退去,庄稼人或扛着锄头或挑着蔬菜或牵着耕牛陆续归家。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张道然踏着辆锃亮的20型凤凰牌自行车,身着褪色的灰夹衣和黄军裤,还有一双解放鞋。尽管没有了烈日,他还是戴着斗笠,一路顺行。因为他工作繁多,所以将包点的队换到了地处公路边又离公社只有五六里路远的肖嘴大队。他坐在自行车习惯地转动着双脚,大脑却在思索着一年受灾一年恢复的来年规划。这一年受灾一年恢复的口号是上面提出来的,他就担心今年虽没有溃口,但也是个暗灾年,上面没有救济不说,还要一年恢复,谈何容易!就说明年的春耕投入全公社不得少于五百万,老百姓七拼八凑看能不能筹百把万,农业贷款按常规也才二百万元,还有缺口二百元,没有春上的投入哪有金秋的收获!自行车的轮子已经驶进了公社机关的大门,同时也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刚刚将自行车停在房门前去打开房门,公社统计干事王述翔拿着农业统计年报汇总的草表来到他跟前,恭敬地说:“张书记,您回来了。” 张道然望了他一下,他接着说:“年报汇总出来了,请您审查签个字。” 张道然说:“你放到桌上。”同时取下斗笠,拿下车龙头的提袋。王述翔等张道然进房后才进去,将年报汇总表放在靠窗边的办公桌上,又对张道然说:“县统计局要求十号报到县里,明天就是十号了。” 张道然又用眼光望了他一下,便去洗脸架上洗手脸,这水是小吕每天都要预先准备好的。他边洗边想,时间怎么这么急,上报年报表不说开个党委会同意,再简单也得和管委会的主任杨振新通个气,他没有半个字的责斥王述翔,王述翔悄然离去了。  这时通讯员小吕将饭菜端进房里,放在圆桌了。张道然洗了手脸便坐到办公桌旁去看报表。小吕给他倒掉洗手脸的水,他从前页的人口、户数、耕地等基本情况,看到粮食、棉花、油料的产量,看了今年和上年的对比,总的还算满意,接着一直看到年终分配,总收入、农林牧副渔的收入,还有纯收入,人均收入,公益金,公积金,什么超支户。张道然忙蹙起了眉头,现在部分田到户好几年了,还有谁来收益分配呢?这还是集体时的年报表,与实际情况根本不相符么。他再一细看,越看越觉得有问题。粮食总产有三千多万公斤,比上年还增长6%,年人均纯收入达六百五十九元,也比上年增长7%。他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越想越觉得与实际情况的差距越来越大。他觉得这样的数字报上去当然脸上有光,不仅战胜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涝灾害,而且农业生产还获得了如此好的收成,但是明年的春耕怎么开头,既然有这么好的形势,怎么好向县里要求解决资金问题。再说八零年溃口已经看到了实惠,又有香港的台湾的同胞捐赠钱物。既然有这么好的形势,怎么还好向县里要求解决资金问题,再说八O年溃口已经看到实惠,要是七十年代前我们国家再穷是决不要别国援助的。八O的水灾给外洲群众带来了实惠,香港的、台湾的同胞捐赠钱物,还有新西兰、美国和联合国等的捐赠物,老百姓不仅分了钱,还分了大米和布匹,还都是洋的。他觉得不能凭数字好看,不能撑着空肚皮称好汉,再说这个数字拿到党委会上也说不过去,他决定去找王述翔问个明白。  一会,小吕又拿了电话记录簿的通知给张道然看,并说:“张书记,您还没有吃饭,饭菜都凉了,要不,我端去给您热了再端来。” 张道然却说:“你给我把王述翔找来。”然后便拿过通知来看,是县政府办公室通知召开全县的财经工作会,要通知管财经的主任和财办主任参加,内容是财经结帐和明年开年的财贸大会的筹备。张道然放下电话簿,这才坐到圆桌旁拿起碗筷,此时才真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放下筷子,拿起瓢羹舀了精肉鸡蛋汤喝了两口,然后再拿起筷子扒饭挟菜。食堂的管师傅是知道张道然的味口的,吃得不多,也不需要大荤腥,有点汤水就可以了,还很喜欢吃油炸的花生米,和着花生仁外的红包皮吃。张道然才吃了半碗饭,王述翔就到了,他见张书记还在吃饭,便说:“我等会再来,张书记。”张道然嚼着饭菜说:“你坐,我仅问你的数字是怎么统计起来的。”  王述翔坐在一旁的柳条小椅上,无不感慨地说:“唉,张书记,年报数字多亏了下面管理区的经管会计。现在的数字是越来越不好统计,千家万户,小队的会计也不会那么负责任,不然,怎么到今天才汇总起来,我的电话都不知道打了多少遍,才把表催来。昨晚,我还熬了个通宵,今天又赶了一天,下面报的数字有的牛头不对马嘴,横竖都不对头,” 张道然喝了两口汤,拦住他的话说:“我是说你这千家万户的数字,汇总到你手里,准确性有多大?”王述翔一下被问得脸刷地红了,不敢正眼对张道然,连连解释说:“我们公社是省统计局的抽样调查点,根据我上次以十五户农户到田块的抽样调查的推算,这次汇总的产量数字是基本准确的,误差在0.1%以内,这是现在采用的最有效的办法,是很科学的。” 张道然放下碗筷便说:“你去吧,年报等我看后再说。”  连夜,张道然召开了在家的党委成员会,将年报的几个主要数字提出来征求大家的意见。大家听倒没有听出什么问题,但与今年的实际情况一比较,心里总有些疙瘩,而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有位副书记见会议冷了场,最后说:“我上次看了胡耀邦总书记在全国统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说‘耕地汇总上报的只有十六七亿亩,而我心里是有定数的。’副书记“哎”叹了声接着说:“统计,统计,**个估计么!” 张道然听了他的发言,忙严肃起来说:“话不能这么说,统计数字是国民经济状况综合反映,是国家制订方针政策的重要依据,小而言之,我们上报的数字不准确,关系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我看我们还是不急于上报,迟两天都不要紧的。吴书记,你负责用两天的时间,组织经管会计下乡集中核实一二个小队的数字,硬是要落实到户,要有农户签字才算数。”经张道然这么一强调,又有人发言了:“您只强调了准确,而统计规划上还有及时的问题呢!” 张道然望着发言的人,狠狠地说:“没有准确,哪来及时,一个不真实的数字,再及时也是没有用的,纲举才能目张么,就按我说的去办,散会!”王述翔只得按党委会的意见,进行重新进行数字核实。第二天下午县统计局打来电话,直接找张道然反映外洲公社年报迟报的问题,张道然回答说:“小王已经把数字汇总起来了,我看了后又安排他到农户中去核实去了。”对方说:“张书记啊!您外洲的报表一直都是报的很及时的,请您支持一下,不能因为一个公社迟报而影响全县的汇总,也不能因为我们大县而影响了全国的汇总。” 张道然还是耐烦地说:“嗯,何局长,我明白,就这么说!”随后,他放下了电话机。  一九八四年的初春,大县县委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抢在春耕大忙前,风风火火地将全县原有的公社进行了设区建乡工作,建成了十二个区,六个镇,六十九个乡,并且将生产大队和小队改为村民委员会和村民小组,使人们刚顺口的“大队小队”称谓顺乎了历史的“乡村”称谓。这实际上是自大包干后,中国农村的人民公社体制就已经不复存在,为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再不存在生产资料的占有由生产队向生产大队,再向公社逐级过渡的关系。机构的变化为人事变动提供了机遇。此前,县委就新区的党政一把手人选通知相关人员上县,分别单独谈话,对原公社党政一把手中不再任用的也分别单独谈话。在县委组织部的小会议室里,张道然和其他几位待命的书记样,等待着部长的招见。不一会,周国庆笑微微地出了部长办公室,有人问他:“周书记,看您乐融融的,一定满意了。”周国庆笑着说:“不笑还哭,服从组织安排。”那人又问:“听说还是县财办主任的位置,祝贺你如愿以偿了。” 张道然听他们刚开始对话,就被叫进了部长办公室,部长说:“道然同志,外洲和老江河合并为老江河区,县委将这幅大区的担子交给你,你有什么想法?”他心中早有了这个底数,便平静地说:“没有什么说的,尽力工作。”他说完便告辞部长出来,周国庆还在和他们谈笑,见他出来,便对他说:“留在新区继续革命,是好事,要不了两年一定会比我的位置落得更好。”周国庆又转向大家热情地说:“我虽说先进了城,往后财办的工作还得靠各位的支持,今天请大家不要客气,上我家小酌一番。”如果按常规,党委书记安排到科局算是进城享乐了,而进到大办级就还很有可能向县领导的岗位荣升,县财办在大办中,除了县委办、县政府办,可算得上排在前列的大办了。然而,张道然已过了而立之年,任党委书记可是呱呱叫的,这次不仅没有进大办,也没有进城到科局。周国庆大他两岁,能进财办是最幸运的,是好多人可望不可及的位子,也可能是他出于为了消除同行对自己的忌妒的心理,便于今后仕途光明,特地安排了这次宴请。  既然大局已定,张道然便静下心来部署安排新区的工作,经过几个大小会议的调整部署使各项工作逐步进入正轨。忙过一阵子后,他觉得自己已应该挤出更多的时间深入基层开展工作。这天,他到蓝铺乡检查工作,紧邻乡政府机关的是乡粮站,粮站门前排着长长的售粮队伍,有狗头车、板车、挑担、手扶车;有蛇皮袋、麻袋、布袋,车车粮食,袋袋粮食;还汗流浃背焦急的农民,把整个公路占去了大半,刚好只能供一辆汽车擦过。张道然不得不停下自行车看个究竟,随行的财经区长、区委秘书、财贸干事、企管组长也都纷纷下车。幸好粮站的大栅门留有四分之一的进出口,他们推着车进院去,院落里更是挤满了售粮的群众,那水泥禾场上也晒满了大块小块的谷子。他们将自行车停在左边的屋檐下,便穿过售粮的人群,到仓库前的司磅、验质的屋棚里看个究竟。只见一中年农民恳求地说:“蔡组长,我这谷子在家已晒了几个太阳,放在嘴里咬得嘣嘣响,怎么还会水份过重呢?”那农民说着,便将谷粒放进嘴里咬给验质员看。被喊作蔡组长的验质员其实不是粮组的组长,是那个农民为巴结他而加上的官号,姓蔡的验质员根本没有闲暇顾及他的申辩,接着大声喊:“23号,23号。”一年青小伙子忙答应着,挤上前来,边挤边打招呼说:“让开点,让开点。”小伙子脸上渗透着泛光的汗,将满满的一板车谷子拉进收购大棚,验质员接过他递给的排队的号子,然后用铁纤筒插进口袋取样,每袋取出的样谷都放在长方的白瓷盘里。那中年农民听到人群中有人喊那中高个子干部模样的人叫“张书记”,便抓了把自家的谷子忙挤过去,也热情又急切地喊“张书记”,并向张道然申述自己这么好的谷子为什么不收。  张道然望了望中年农民(447)的劲头,从他手中拿起几粒谷子,并一粒一粒的咬过后,便说:“你等会。”张道然把刚才喊他“张书记”的粮组刘组长邀到一旁,请他甄别谷子的干湿程度,然后再作处理。刘组长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撑起眼皮思索着。张道然便问:“几时出现这么多售粮的?”刘组长见有话答了,忙说:“从昨天起就是这样,这是往年从未有过的情况,这么集中,农民都这几天来了,叫我们毫无思想准备,措手不及,真有些招架不住了,昨天还有要来蛮的,要打我们的验质员。所以,今天我们想了个办法,先领售粮顺序号,按号排队,现在已经发到二百多号了,只准备发到三百号,否则号子发多了,今天日夜一个通宵不睡觉也收不了。通过发号子,再按号的顺序收,以免得收购员开后门插队,引起矛盾,您看这比昨天的秩序就好多了。” 张道然接着便说:“你看刚才的这位农户的谷子能收吗?”刘组长便直言不讳地说:“按说也能收,在过去搞集体的时候,公社一声令下,限期交公粮,就是比这水份重的十六七点都收了,收了,我们再请工翻晒,不然进了仓库会发霉出问题,再说那时的产量低,公粮的任务重,有的队连口粮都没有留够,就交了公粮。现在各家各户种田收了是自己,产量上去了,前天我还看到《湖北日报》上登了一户卖万斤粮的杨小运,过去一个队都难售万斤粮。”刘组长也不觉得当着区委书记面把话说长了点、扯偏了点,还要往下说时,张道然拦住他的话,说:“这事由你去处理,我就说一句话,你们既要认真的执行国家的粮食收购政策,又不能挫伤农民的积极性,这就是新形势下,给你们提出的新要求。”其他的领导干部们一起走了过来,张道然对财经区长说:“区里要对粮食收购的情况进行一下检查,对突出的问题要着手及时解决。”  一时间,售粮的农民知道区委书记已来到了收粮现场,就想请书记帮助解决卖粮难的问题,一下子把张道然团团给围住了。刘组长忙大声地喊:“大家静一静,听张书记给我们讲话。” 张道然望着大家,非常欣慰地说:“我今天是偶然碰到这样的场景的,这说明党的政策得到落实,我们农民种田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出来了,种田的水平提高了,产量增多了。报上登了有户卖万斤粮的典型,我们区还没有,我们丰收了不要忘国家,心中应有更大的目标。大家眼下心里很着急,担心下雨,还担心家里没地方堆,不就八百斤几千斤,你们放心,粮站一定会按政策收购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不过质量不达到标准的,就不要为难粮站的同志了。当然,粮站不能因为售粮的人多了,而拒收甚至压级压价,这些都是不允许的。我刚才进门时,还看到粮站里备有茶水缸,应该象这样,部门应该做好为农服务的工作,我刚才还跟唐区长讲了,要尽快解决售粮难的问题,仓库装满了,就打外堆,当然收购资金我们会向县里争取及时解决的,请大家放心,按秩序进行。” 张道然的话使售粮的农民雀跃了,说明他的一番话说到了农民的心坎上。唐副区长接着说:“粮组的同志已经想了个办法,仓库不够打露堆,要多打几个,保证日夜不停秤,再就是及时调运。但是质量有问题的粮食,是一颗都不能收的,一粒老鼠可以坏一锅粥么。”售粮农民听了区领导的话自然散开,张道然一行便往蓝铺乡政府赶去。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错爱专情总裁》 《倒过来念是佳人》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