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九章 懵懵懂懂吃螃蟹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九章 懵懵懂懂吃螃蟹

  店老板娘看她闭目还显着微笑,不让伙什叫醒她。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从穿着上和那困盹的样儿,猜定是乡下来省城找事做,便升起恻隐之心。晓黎不知自己待了好一会,只知道和妈妈相见了。妈妈将她慈爱地搂在怀里,象小时候样轻拍着她,哼着摇篮曲。一个恍惚,她险些失重歪倒在地,睁开眼忙抹了嘴边的梦涎,自言自语的,我怎么睡着了,便接着吃馄饨。老板娘过来,坐在她对面,怕吓着她似的和蔼地问了些基本情况,说你只身瞎闯是很危险的,要是不嫌我店小,倒可在下一个做杂事的,。只是有个落脚之处,不饿着的。到这个份上晓黎不再要强,千恩万谢。连忙端起碗喝完了汤汁。老板娘温存地问她还饿啵,再吃点,不要紧的。她甜甜的笑说饱了,似乎精神抖擞的。  忽地,她的手机想起,是李源打来的,说是加夜班,所以这时才给她打电话,急切地问她在哪儿,要来接她。她说自己找了份活,地方很偏僻,你找不着的。老板娘见她还有手机业务,悔自己看走了眼,顿生疑虑。伙什也一旁嘀咕说不是个好女孩,一定用肉体吃轻散饭的,不能惹麻烦引祸上身。又听她在电话里那么说,忙过来大声插话,这里好找,江夏路一拐弯就到了。李源敏锐的听到了,毋庸置疑的打了的赶过来。一见如此境况,陈旧不堪的小吃店,心里一阵颤恶,忙向老板娘道谢,强行要她跟去。老板也劝说,人往高处走,有好日子过怎么不去。走,姑娘。机会错过了不会再来的。我看这哥儿也不象坏人。晓黎没听出话的含意,还搜出钱来结帐。老板娘说算了,晓黎还是丢给她一块钱,跟李源去了。  她仅仅只是跟着,不言不语的。李源知道是自己来迟了电话,她责怪了在生闷气,百般的解释和道歉。晓黎根本没在意他的那些谦词善语,总是觉得自己和李源是两条平行线,交往不会有个结果的。等李源招了的要回家去,晓黎终于说话了,没精打彩的,说还是去江滩吧。也许她觉得那里有她俩的童话,永远的童话。李源怃然的说,爸妈看到了你的行李箱,给我打了电话,他们想见见你。请你相信我不骗你的。他说得要剖胸掏心似的,仍然打动不了晓黎。还蹲下身子,沉闷闷的。李源让的士走了,也蹲下,温情细语的,晓黎,既然我们有缘在人才市场相见,我是决不会让你在那种店子干的。晓黎说,请你尊重人家的选择。还是那样冷寞的态度,李源的额头沁出了汗光,激奋地说,我不是不尊重你,是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呀你知道吗。自从在人才市场见到你的第一眼起,你就占去了我的心。在我心里永远永远的抹不去。我也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诺言,可我亲身感受了,不得不信。你现在举目无亲的飘荡,我真的很不放心。要么明天去找家大的酒店尝试,我尊重你的选择。晓黎终于又开口了,其实我不想给谁打工,想开自己的公司,不枉了四年大学。她的开口,有了他们谈话的基点,李源欣然的,我也是这样想的。等我学了一定的本领,我们就可开自己的公司了。晓黎深情地转向他,似乎看到了渺茫海洋的彼岸。又断然说,不。你还是找份固定工作,让我开公司,你能不能帮我。李源爽快的答应,能!办手续出资金都行。晓黎说,只要道义上支持我。资金我姐夫答应过,他是我们大县建材大老板。李源惊呼的,哦,原来你胸怀大志有这好的想法,怎么不早说呢。走,回家去。他几乎已经把她当家里人了,便立起身,也拉起她。她默认的跟随,心想,见见也行。不成就提了行李,到李兰那去,天不会有绝人之路的。  如果一个人先有思想准备反会露出很多破绽的。晓黎是懵懵懂懂去见李源爸妈的,倒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大大咧咧的,见他们都比自己的爸妈年轻,就含羞的喊了阿姨喊了李叔叔。这个李叔叔頠在真皮沙发里看电视,不在乎她的到来,也没回应她的招呼。第一次儿子引女朋友回家,确实令他惊喜高兴过,此时却无所谓的。倒是李源妈大声提醒说,老李,这是小晓,在招呼你呢。他这才侧过脸,不经意的扫了下,淡然说,你来了,听李源说过。李源纠正她,妈妈,她不是小晓,是小艾。李源妈故意说,看我这记性,电话里你给我说了的,片刻就忘了。我该退休回家抱孙子了。说着自个笑了,又对晓黎说,你坐,小艾。李家气氛还算和缓,是晓黎没想象到的。回礼说,阿姨,您坐。你比我妈妈年轻,不能就退休的。李妈问,你妈也过五十了。晓黎活泼说,过了。都过两三年了,五十有三吧。李妈说,我快过五十五的退休年龄了,机关总不轻口。是晓黎判断错了,羞愧说,我怎么就看您比我妈年轻。照这样该叫伯妈的。不知者不为错哟。李妈觉得她比李源过去谈的女友纯朴天真,象天然的蘑菇,也和她说得来,打心眼里高兴。想这次李源不会上当的,就仔细打量起晓黎。见她算是鼻是鼻眼是眼的,还蛮经看,越看越秀丽,说话的嘴唇微开,显着白白的牙齿,看来脸面粉嫩,性情天真可爱,是个没有邪念和忧虑的女孩,纯真得就象歌里唱的大自然里自然生长的小草,比电视里的还美丽逼真。李妈藏着欣喜的笑,这么说你爸妈都退在家了。晓黎说,他们呀闲得没事。我们俩姐妹都在不家了,他们自己安置自己。我妈妈闲得无聊还经常和邻居打麻将混时间,有时赢几个小菜钱,还高兴得合不拢嘴的。李爸这才插了一句,现在退下来的人倒也轻闲自在的啊。他似乎感叹和羡慕起平民百姓的那种普通生活来。  晓黎似乎话匣子开了一时关不住,又说,其实我爸妈不是到退休年龄就下岗回家了。下岗那阵有些失落,后在菜市场做了几年小菜生意,现在我们姐妹都出来了,他们的担子轻了,做生意也力不从心了。今年春节时我们姐妹俩坚决反对他们做了,他们才闲在家的。李妈似乎在专意的盯着她看,在数着她的抑条眉的根数似的,几乎没听到她在说些什么。她的表情让晓黎开始领略到李源说的“见见”的意思了。对“见见”有了深层的感悟,反使她拘谨起来,把接着的红富士苹果又放回到盘里去,后来干脆双手扣着盯着前方,仿佛做模特似的让画师专注详端,默不做声的,连呼吸也不敢大出。再后来终于有些熬不住了,站起来向伯父伯母辞行。说女友李兰等着她,李源知道的。李源向她眨了眼,让她等等。把妈邀到一边去,悄声说了她眼前的窘境,恳求让她留下来落脚,等她找好房子再搬出去。全当是做件善事。李妈愕然了,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你。她又让他去叫来他爸。李爸说,我们儿子蛮有眼力的,一个胜过一个。她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说呢,这话是你说的。李爸说,那我不说了,全凭你做主。李妈也随他过来了,说小晓,不,小艾。李源都跟我们说了,你才毕业,今天就住这,反正客房空着也是空着的。晓黎转向李源,为难说这……李源递了个眼色,晓黎含羞说,谢谢伯妈伯父。李妈让他把她的履行箱拿回客房去。履行箱本来是李源放到客房的,是李妈回家后提到客厅的。李源又向晓黎使了眼色,晓黎会意的跟进了客房。看他们很默契的李妈凑近他坐下,轻声说了晓黎的有关情况。李爸出了口粗气,说只是不要象过去,再上当受骗的,现在的女孩鬼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