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六章 蔓延幸福与苦楚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六章 蔓延幸福与苦楚

  李源去买了单过来,喊晓黎走。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晓黎问多少钱。李源很潇洒,说它做什么,下次你请我就是了。好你个李源,原来是钓鱼的,晓黎承诺,那是一定的。水上排挡渐渐模糊起来,灯光引来飞蛾跳虫。他们起身离开。向灯光灿烂的江岸走去。李源的兴趣还浓厚着,要明天就陪她去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咨询开办公司的事。晓黎沉着说,哪这么急。至少要等学校的毕业典礼后,再说还要等集资金。李源坚持说,反正没有事,我在七月一日才正式报到上班去。要等你毕业典礼后,我恐怕没时间陪你了。他的态度几乎是兵临城下,但无法憾动晓黎。她还是沉稳的,别急,用得着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的。到时候你再去尽情的表现吧。话语亲切的让李源感动,他几乎容入她之中了。也缓缓说,既然不急。我想你还是先找找单位,在别人公司里试试深浅,熟悉下程序。这样更稳妥些。厚积薄发,功利自然成。俩人渐渐变得亲近,晓黎漫步着,在尽情的欣赏这江城暑天的夜景。李源不再高淡阔论了,也静静的漫步。  他们越过江滩,越过沿江大道,向城区走去。城区的热浪向他们袭来,仿佛让人跨越了两人世界。燥z得令人喘息,李源要招的送她回校,她莞尔地要再走会。江城的热流在升温他俩的情感。走着走着,李源又提了个迫不急待的问题,悄声温情说,晓黎,我慎重的提出,从今天起正式确立我俩的恋爱关系。晓黎望了下他,不答话,已经走在一起了,还要明说吗。夜景中她的目光更晶亮晶亮的,象发光的宝珠,仿佛是刮了他一下,刮得他脸上麻辣辣的,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恋爱关系不是同居关系。越解释越赤z裸的了。晓黎又刮了他一眼,象是生气,然后招了的,自个离去。李源还在追赶,还在喊,晓黎你等等,听我解释。有人瞟了他,晓黎的举动让李源不安起来,痛恨自己追悔莫及,呆立在人流中。他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笨蛋、冒失鬼,闻到香甜的恋爱被自己搅黄了,爱情场上的失败者!痴痴的望着晓黎消失在夜幕中,他这才醒悟的招了的追去。  寝室里好不容易有李兰在,她高兴跃雀的,我的马路天使你终于回来了。学校明天要毕业典礼了,我们要各奔东西了。说着显出了衰婉的目光。晓黎反悖说,我早回来了。寝室里连个人影也没有。她们正说着,房门被咚咚地敲响了。随之是李源恳求的喊声,晓黎请开门,听我说。李兰正要开门去,晓黎嘘的阻止了她,让她还关了寝室的灯。门外的李源更焦急的喊了,行行好开门,晓黎。就让我见你一面,只见一面,我就走人。喊声是哀求且充溢着凄惋。李兰轻声说,你就见他一面吧,怪可怜的。晓黎严厉着,不行!你就说我不在,你在洗澡。作为过来人李兰自作聪明的摇着头,你们究竟怎么了。可见晓黎不回答还死板着脸,便大声说,她不在,别打挠了。听到有人答话,李源有了新的希望。说我不信,你开门让我瞧瞧。李兰无奈的说,我在洗澡,你还赖着不走干吗。这样影响不好的,小心校保安抓你去。门外没有动静了,晓黎去按亮床头灯,给他发了个短信。感谢你的晚餐,我们要理智战胜自己,你冷静的回去哟。今天我绝不会见你的。李源收了短信,立刻将急切的心情转换成感谢之情,连忙回了谢谢二字,微笑离去。对人追求是幸福,被人追求也是幸福,幸福被爱情点缀得斑斓无比。  四年的大学天骄生活晃而以各奔前程而告结束,此时晓黎才真正领会“哪有不散的宴席位”俗语里的意蕴。寝室里弄得一片狼籍,她也不得不搬出学校去,是李兰看着晓黎孤零的样儿,找男友介绍,搬到了一女校友住的房子。在大家奔忙寻找去处开始新的生活时候,晓黎却还沉浸在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活里。当然也随大流应聘,申请去西部,还去端盘子,一切不过是好玩儿。等毕业典礼开过,同学们几乎都要走完了,她才知道自己的处境是那么悬崖绝壁,择业迫在眉睫。现实让她感到了无情的一面,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生存能力的脆弱,脆弱得是那么不堪一折。李兰是看到她眼圈跑泪花了,突然急中生智想到的这一着。尽管她有住处,但是和男友同居,自然不愿晓黎去打搅他们,更不知男友的态度,所以才和男友商议想出了这一招。  与人同住一屋,晓黎倒有些新鲜,并提出要支付一半的房租每月一百元。可同居者冷静考虑后,说这算什么,一人也是一住,两人也是一住,房东又不多收我一分钱。晓黎愧疚了,这可不行,我可不能白住。住得不安然。同居者淡淡说,没什么。再说你也只是临时为难。,话说得好听,晓黎觉得含义剌人,象雪天凛列的寒风。忙说,不行。这百块钱我不为难的。同居者严峻起来,相骂似的,你怎么样!说不要就不要的。狼狈得晓黎尴尬的收回了二百块钱。在往后的日子里,进出这个门都谨小慎微的,渐渐的有了寄人篱下的涩苦味儿。开始几天她是着急找个工作,还找到了先前打工的紫阳酒店。想有个落脚之地,快搬出这房子。明明门前还竖着招聘服务员若干名的牌子,可经理偏说已经招满了,需要时再通知她,但没要她的手机号码,她硬是写了塞给经理。涉世未深的她不知道那招工的牌子是招览生意之举,还在天天朝盼着经理来电话招她呢,也天天害怕李源打电话找她,见她这般落泊的境况。这天,她漂游的回家很晚,疲惫地开门时锁被定着,她使劲地开了好一会,还以为走错门了,正疑虑的时候,同居者竟然开门了,横眉冷对的,说不会喊声,把钥匙扭断到里面怎么办。晓黎默认的进屋,见李兰的男朋友若无其事的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拿眼照下她,他没有一丝羞色和不自在的,反使晓黎不好意思了。忙说对不起。他们没惹她的闲,照常聊得亲热去。其实这房是李兰的男朋友付钱租的。晓黎进自己的房,在床边屁股还没坐稳又起身了,出去向他们告辞离去。他们并没有还礼。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领先四十年》 《官路多娇》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