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四章 越驰越远依恋情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四章 越驰越远依恋情

  然后,她开始慌张的不时的望大门,望吃饭的他人。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想到自己有劝和的责任,就找出打工的话题,承达哥,我是诚心要给你打工的。她觉得自己的脸还日火辣辣的。古承达觉得不该对晓黎狠,便温和说,别取笑我了。他的话让她觉出两层意思似的,骗他来等于是取笑了他。他嘘了口粗气,你是当大老板的料,将来一定成富。婆字没说出就扒饭了。晓黎脸上的红晕好不容易退去,又活泼起来,说我说了,是富婆是吧。隐讳什么,女孩子不总是要做奶奶的。这下让古承达另眼看她了,也显出了笑意。说你们大学生还真是开放啊。晓黎跟着欢喜起来,说真的。你告诉我当老板,行啵。古承达咽下饭菜,随口说,老板是自己当成的,怎么告法。只要有本钱,想开店子,就可当老板。象你们有水平,哪需别人告。要你真想当老板,我也可从资金上支持你的。晓黎忙喜出望外,好啊!看你刚才那忙活劲,还有打工的向你毕恭毕敬,真让我羡慕。吃饭几乎成了晓黎的道具和恍子,要紧不慢的。古承达一个经的劲嘴里扒,时儿应酬她几句。  越是古承达不在乎她的话,她越当真起来。干脆住了筷子,注视着他,我不是说着玩的。你看着我。反正现在工作不那么好选,不如自己开公司,自己给自己打工。我们已经有同学走这条路了。她那专注样儿让他不再怠慢,也扒光了饭,放下筷子,边搜烟边说,开公司当老板不是闹着玩的。睡觉时大脑都不能停歇,不比读大学轻散,更不荣耀。你还是找个好单位,听你姐说有几家大企业应聘了,不能挫过机会。再者你还可以考公务员,当官多神气。我们每天被那些吃皇粮的家伙狠得象乖乖儿。你要当了干部,我背里也有了钢筋,生意更好做了。晓黎莞尔下,那是吃纳税人。看你这熊样儿就不是被人狠的人。古承达傲气起来,你这说的是实话。我是说他们那些做生意度日的窝囊废。这你姐很是有体会,不然,她如花似玉的,怎么会爱上我个粗鲁人的。不过你比你姐还娇嫩似花的。他的赞美并没搏得晓黎孤芳自赏,而是好奇的说,你少甜言蜜语的。那你说说你们怎么谈爱的,姐可从没说过。古承达潇洒地吸烟,神气吐出烟圈飘向空中,慢慢扩大散去。然后舒畅说,有些传奇,你可写成书。又停了下,以后再说,找你姐说去。他说了,便起身要离去。突然的举动,晓黎乱了方寸,说姐怎么还不来。古承达果断说,要她来做什么,又望着她没吃完的饭,说你的饭还没吃完,浪费了。晓黎也站起来,吃饱了,不吃了。他们一同慢步地向外走去,似乎餐厅里再没有其他人在继续热闹的饭局,不屑一顾的。  在餐厅外晓黎环顾的停住了,承达哥,我刚才是认真的。你可别吝色舍不得钱哟。我可是借,借了要还的,而且加倍还。浓眉紧蹙的古承达表示,行了。我去了。正说这话,他的业务电话又响了,晓黎还在强求和他一起去向艾雯道个别。说道别了我也要走的,早点赶回校。他没兴趣听,一个电话接得很长,还没讲完,艾雯慢悠悠的来了。已经换了短袖白褂和蓝裙子的工作服,还是一副文静高贵的做派。近了,毫无表情的说,你们吃完了。见此境况,晓黎抢先不客气的说,真是的!甩下我们就不管了,我都好说,还有承达哥嘞。已听到她话的古承达关了手机,侧向这边沉缓说,别把我当外人啦。艾雯勉强应付,去我房里啵。然而,古承达象钉子钉住似的不动,晓黎便说,我要回校,不去了,你们去。她难得管他们的事,想把空间留给她们。谁知艾雯忙说,我送你去。  他们拉锯似的踟蹰地向宾馆大门走去,到了街边,古承达果断地挥手招了的,说是送晓黎去车站。弄得晓黎毫无准备,连连说不坐,走会儿。让司机开走,还说对不起。古承达却钻进车去,说我先去了。的士一溜烟的溶入人流车往里没踪影了。晓黎说,姐,你也别送了,又不远。艾雯埋怨了,他这人就那样,几步路还招的。的确,他们这次彻底改变了晓黎的看法,给她一个危机的感觉。她担心说,不过,你和承达哥没事吧。在艾雯心里麻木似的,淡淡说,我们能有什么事。话语意味深长,晓黎引伸说,承达哥是个很有事业心的人,生意做得很成功。姐,你真有眼力。艾雯漠然的,他那算么事业,不过是强买强卖的霸气,又不是书记县长。男人关键是要有责任感。话语有了分歧,晓黎反感的说,话可不能这样说。不过,姐你得帮我。刚才我和承达哥说了的,我要真开公司,你就给他说说,借给我开头钱。你放心,姐,我是要还的。艾雯摆出姐的架势,居高临下的,莫瞎闹!公司是那么好开的,老板是那么好当的!女人呵,找个好单位,吃个安稳饭。说不定龚书记那边还真能帮上你的忙的。从她的话里晓黎似乎听出了危险信息,忙说,姐,你千万别向他开口。你也要小心点,注意保护自己。艾雯说,别疑神疑鬼,把人心都想和那么肮脏的,只要两厢情愿,达到双赢。她说着拿出五佰块钱塞给她。晓黎坚决不要,说还有钱。艾雯解释,是老爸的私房钱,你不要回家再悄悄地还他。原来不是姐以钱耍威风,是老爸心中惦着她。感动得不再推辞了。艾雯还是说,走,我已经和同事打招呼了,送你去车站。俩人并肩的向车站慢步走去,细语的交谈声淹没在喧扰的街市里。  去省城的客车都已经转移到了新城区的长途车站,悦耳宾馆少说也有两里路远,她们并不知晓。出了老车站,在街道分岔处,晓黎招了的让姐别送了,自个离去。望着晓黎去得无踪影了,她的心里也空落落的。要不是古承达夹在中间,一定得留晓黎在她这玩一天再走的。惦着晓黎正处在人生的三岔路中,一定要给她把好舵。等龚道然回县了,就去找他,让他在省直给晓黎找个拿国家工资的好单位,应该是没问题的。越是艾雯想得那么完美的自豪,晓黎越是忧心忡忡起来,似乎心心相印的。她凝视着车窗外,车窗把姐甩了;把家乡的县城甩了;把绿茵茵的田野旋转似的一片片的向后甩了,甩得她好心揪,揪得心碎。仿佛姐送别她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逼真毕现的上了车前的电视屏幕。关爱的说,工作的事不必太担心了,自个要注意身体,等有空时姐再去武汉看你。艾雯是笑微微的,是慈祥的笑。然而,她却不知不觉的眼圈红了,以至售票员来到她跟前,她都不知晓。售票员是从后向前卖车票的,喊了她她才警省过来。转过脸搜出刚才艾雯给她的爸的钱,递给一张红的让他找。其实也不叫卖车票了,就是收乘车费,乘车人只给钱,几乎没有人提出要车票的。不象过来,用车票去报销。售票员也要凭卖出的票与车站结账,一切程式已经改变着了。  不是节假日,车上的座位还空了一些,也没有谁挤着谁,谁打搅谁,让人觉得宽松和舒适的。售票员收过钱,车内更是安静下来。安静中手机的响声显得特别,哪怕只是响了一下也很清晰的听见。晓黎拿起来看,是艾雯发给的新信息,祝她一路平安!姐就是姐,时刻关爱着自己,她简单地回了谢谢二字,就关了机。就想到了李源,看到李源就潇洒在眼前,昨天连个短信也没给他回,这时有些忐忑。不说话的沉寂着脸,不说我想你的晓黎。晓黎只想这不是真实的,揉了揉眼,把幻觉揉得破碎了。当不揉了,它又象儿时的七巧板,拼凑成美好的图案。想它象什么就是什么,今天他怎么连个信息也不发呢,是责怪自己没给回信是吧。也许是他又遇上别的女孩,或者让别的女孩拉去了。她可不想让别的女孩拉了他去,妈昨晚的态度大大改变了,明明是要自己谈朋友了。此时更憎恨自己不该疏远他,还不回短信,明明心里已经有了他的位置。忙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个短信。你好吗李源,我在车上给你发的。她关了机,在想他至少要发一句祝你一路平安的话。手机宝贝似的捧在她的双手里,一动也不动,一响也不响,她有些失落了,茫然地眺望车外。她做着这一切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芳心蠢动了,只是渴望得到他的短信来给以抚慰。幸福的时刻没有出现,迟迟没有他的短信发来,心里焦虑不安起来。甚至开始暗暗责备司机动作迟缓,不让车轮子象飞机样的飞快起来。飞快了,就可飞快到学校飞快回寝室。也许寝友们有他的消息,也许电脑上有他的留言。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倒过来念是佳人》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