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苦涩甘甜尽氛围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苦涩甘甜尽氛围

  然后,这一切现象在艾雯看来似乎都冲着自己来的,她心里而暗暗鼓气坚信,总有一天弄出个太子般的外孙来,让老爸老妈开开眼界,我艾雯也能给艾家带来光彩,也能给家里人脸上贴金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  晚饭在莫名其妙的氛围里草草了结。黎霞把晓黎叫到一边去,让她告诉她,艾雯他们究意怎么了。晓黎如实说,我和老爸都回避了。他们在客厅谈着,不知是哪句话没说好,就听到嚷了。我到客厅时,承达哥就说有事要走,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黎霞又问,你姐去你学校没当你说什么。晓黎纯真的摇头说,没说他俩的事。上次姐说是要和承达哥一起去我们学校的,这次只她一人去了,我还纳闷的。看来是不是他们斗嘴了,姐赌气去的我那。她说着突然想到龚道然,便说是不是……话到嘴边忙咽了回去。艾雯盯嘱过,不让她说出是坐县委书记小车去的。黎霞追问,到底是为么事。晓黎若有所思的,缓缓说,妈,没什么。也许这是生活的一种磨合。她的话时尚又让她信服,便说但愿如此,也是的,牙齿同舌头都有相反的时候,你姐那个小性子我还不知道。我是说我不会看走眼的,承达不是那种不负责的男孩子。你避着问问,他们的婚期是不是定了。定了,我好早作准备。女孩子的做妈妈的最担心这事,不能让妈措手不及,让人指背的。  说了艾雯的事她似乎丢开了些,接下来就关心晓黎。说你姐让我打电话要你回来,是不是为找工作操心了。白天没时间说,我看你是瘦了。说着慈爱的抚摸她。晓黎说,我们学校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么瘦。您那是老眼光了。黎霞安慰说,这我不管你了。找工作的事也不要太急,暂时找不着,我和你爸还是养得起你的。晓黎卟哧笑,就让你们把我留在家做老姑娘不成。黎霞失落说,我知道,女儿长大了,迟早是要飞的。可等你们飞了。这屋里空寥寥的,就我和你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有么意思。  忽地想起几点嘀嘀声,黎霞提醒说,你手机响了。晓黎搜出手机来看,边轻淡说,又是无聊的短信。现代人是刺激还是启示要发短信的。然而,黎霞在关注着,无聊的短信怎么让晓黎看得那么认真呢。原来是李源发给她的,还是想她爱她之类的辞藻。她还好奇的凑过去,晓黎忙收起手机,含羞而微笑了,短信。母性的敏感使她从女儿的表情里看出了隐讳,便直截了当的说,你谈朋友是不是也让妈当心的。晓黎嗯的点头。黎霞进一步说,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晓黎忙摇头直眼对妈哦的。又说,妈,你迫不急待要认二女婿了吧。黎霞欣慰说,可不是么。等你们到了我这般年纪也就有体会了。晓黎天真说,我三十都不谈朋友,让你和老爸等得急。黎霞认真说,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呀。故意说得急我是吧。不让你在大学里谈朋友是担心荒废你的学业啊。现在你大学要毕业了,考研已尝试了,我们不作希望了。你可以谈了。晓黎傲气的说,我才没你那小心眼,谁还记得那话。我真要在大学里谈朋友,你们也管不着的。我要等工作就位,有了生活基础,才有资格谈。我也不想象有的同学,指望靠人家生活。黎霞听得感慨,哎哟,四年大学长志气了。好啊!接下来又象小时候样,轻抚她黝黑泛光的秀发,好不z慰的。是晓黎又一次抹去了艾霞带给她的烦忧。终于等到她长大的一天了,为了她,她丢了无限的前程,险些丢了工作,回农村老家。艾保国也因此停薪留职两年后才恢复工作,其实恢复也只是心理安慰和短暂的事,没几年就改革买断在家。时下想来,也无所谓了,社会格调变了,有能耐的农民不说能轻易进城,还能出国去。艾家是靠黎霞的退休金和几千块钱的买断费,然后在菜场做点小买卖节俭的过日子,算个没饿着的温饱家庭。家庭的处境也是让晓黎要自强自立的一个参照系数。黎霞还想听她多说些长志气的话,听着心里就比喝蜜还甜,可晓黎偏偏不言语了,忽地好似断蜜而喝下甘苦中药的让她苦涩起来。  知女儿莫过于母亲矣。黎霞看着晓黎垂下脸,心思重重的样儿,心疼的开导她,工作的事别急,国家花那么多钱培养一个大学生,不会让人闲着的。虽然取消了包分配,也还有双向选择。我看对个人来说还好事,选择的余地更大。不好的地方可以不去。晓黎还是不说话,却不知不觉地把脸伏到妈妈厚实的大腿上,吸汁般地享受着哺育她的体味。黎霞悲观说,唉,只怪你爸妈没有本事。有本事的去找人活动,还是能让你进个称心如意的又不操心的好单位。也不必让操心瘦的。晓黎不忍心妈妈悲悯似的自责,仰起头说,妈,女儿都长大了。该自己养活自己了,不能总似寄生虫的靠家庭。听了女儿的话,她忽地想起什么,忙从荷包里搜出钱包,拿出钱来,从容抽出三张整钱递给晓黎。温婉说,你拿着,别担心生活。在学校想吃么菜,尽管吃,不能象我们这一代,太刻薄自己。晓黎忙推辞说,我还有钱。这学期的生活费还有。黎霞说,你现在找工作要花钱的,不能按学期算了。  自从晓黎进入大学,家庭给了她一个规约,也是她个人支配经济的一个空间,每学期包干生活费二千元,一次性打到她的卡上。学费和穿着除外。四年了,也是在这二千块钱内支配。比每个月五六百,和随要随找家里开口的学生是紧巴点。但比个别只有二百的学生却优越,她已是心满意足了。她很快学会先紧后松的过日子,还能积攒钱买衣服。她还是坚决的说,不要妈,没钱了我再找你。然而,从小到大,她从不伸手找爸妈要,都是妈妈主动给的。爸爸没有给钱的权利,但有管钱的权利。有时就避着他给钱女儿们。黎霞催促说,快拿着你,别让你爸看到了。这钱你爸不知道,是我平时赢了攒下的。晓黎疑视说,哪能天天赢,输了怎么办。黎霞自豪说,这我不是吹的,输的日子有数。有时一个月还可赢个和你爸的菜钱。妈的话让她听出酸楚的味来,便宽慰的说,您别愁,也别为钱和人家在牌桌上伤和气的,让人瞧不起。等我有了工作,每个月给几百你们,还给抹牌的钱,不让你们后面的日子过得太累了。女儿的话像催泪弹,听着就激动,不要说真有享受的那么一天了。她禁不住溢出泪花说,有你这句话就有了。我们过日子没问题的。你要置家当,还要谈朋友。不要惦着家里,只要你和你姐能自个好好的过日子就有了。我和你爸不指望你们什么。母女俩聊得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艾雯。艾雯寻到后房里,才打断了她们的叙谈,一起邀到客厅,陪艾保国来看电视。有了团聚的家庭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