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八章 空荡火爆两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八章 空荡火爆两世界

  艾雯无法理解,便暗暗誓言着,一定要活出个人模人样来。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还是鼓励晓黎,要么,我们上门去找,你怕找老板,我给你找到了,你再出面谈。面谈的事我使不劲。赖着找人我还逞。她说得信心十足,立刻站起身来,催促说,别耽误时间了,走哇!  交过材料的单位都婉言拒绝了,只剩下最后一个抽了材料的中河公司。她迟迟不愿给他们打电话,眼下,心中还是轮到了中河。她没有应允艾雯,而是让她别着急,便把中河招聘的事说了。艾雯听了,很是高兴,激动不已的说,这好!总经理秘书有什么不好的。前途无限好,富贵俱全只等你摘的。我们上门找去,准成。有了机会不能挫过,不能让人家把那岗位占去了。晓黎还是赖着不肯去,急得艾雯火烧眉毛似的,催问电话,说我打去问看,应上了你不去,我去行啵!说着就一阵翻找。晓黎应付的给了电话号码。当艾雯打过去的时候,晓黎又制止不让。当初是她自己和人家争辩抽出的材料,即使招了去,又怎么面对当时招聘的人呢,心中一直会是个阴影留在那儿的。文静说,不打了,打了也没用的。艾雯坚持说,打个电话有什么要紧,问问试看。她还是一边打去,晓黎不急不躁地说,招我也不去的。  姐妹俩犟着的时候,艾雯打通了对方的电话,很柔和的咨询了,对方说已经定人了。艾雯激动的说,我是艾晓黎,有谁比我更合适呢。她几乎在吼了。对方平和说,对不起,这是董事长定的,你再去别处高就吧。艾雯还要争辩,对方压了机。她气愀的过来,面对她的沉稳,无话可说的。晓黎含笑说,我说没用的啵。他招我也不去的。艾雯训斥似的,你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难道书读多了都酸滴滴的。她又想了想,压了压火气,和缓说,要不我们再去人才市场,找找别的单位应聘。晓黎不做声,她又问了她寝室的几个同学。她轻淡地说,也许她们有着落了。既然这样,艾雯更急,坚决催她去人才市场。晓黎说,再说。艾雯蹙眉说,再说什么,去,立刻陪你去。  人才市场空空荡荡的,与招聘会时的火爆形成了两个世界。这两个世界让晓黎一片茫然起来,希望之星在一点点的黯去。她不相信自已就不如人,无论长相和学习成绩,在学校都说得过去,而且居中上游,为什么就业之神偏不降临到自己头上。艾雯还在逗留着,晓黎说走,回校去。晓黎的工作没有落实,她回去不好交待,前天都电话报告老爸老妈消息的。艾雯不甘心的跑去问了工作人员。回答是那公布栏内自己看去。艾雯还是向她道了声谢谢。晓黎已经出大门了,有零星的求职者进去。艾雯惊喜的喊晓黎来看啰。晓黎不情愿的去看了,艾雯又一一点给她看。晓黎说,早过去了的。这家是去年招聘会就贴上的。艾雯哦了声,说你看,这还有报考公务员的,是今年九月。晓黎过去看了,说没用的。走,回校去。她说着转身走了,艾雯跟上来。看她毫不焦虑的,真猜不透妹的心思。还是唠叨说,当公务员好,工资稳定。就是再有钱的老板也得巴结当官的。还说,要真考公务员,录取的时候说不定龚书记还能帮上忙。晓黎说,找人帮忙算什么,没用的。什么事都说没用的,把艾雯给弄糊了,仿佛晓黎和她隔膜着,再不是孩时同床同枕亲密无间的小妹了。  一无所获和满脑就业信息的姐妹俩惴惴不安的回到省科大,路上艾雯提出明天就回去的,武汉也没什么好玩的,来学校看了心里踏实了,还让晓黎一同回去玩几天,正好既没学习任务,也没工作任务的空档。等就业上班再没时间了。晓黎说不想回去,也许她心里忐忑着。艾雯也没有强求再说什么。然而,在寝室的卫生间里,艾雯悄悄的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晓黎正在闲着,让妈打电话要晓黎同她回去玩几天。等艾雯出卫生间时,晓黎惊恐的说,妈怎么就病了呢,问妈也不没说清楚,仿佛她们妈是铁打的,不曾有生病这个概念。艾雯故用惊讶,说不可能呀。前天打电话都好好的,怎么可能呢。急得晓黎要哭似的说,是真的,是老爸刚打来的电话。让妈接老爸说妈病在床上着,电话都不能起来接了。艾雯认真说,那是真病了。难怪我心里象有事的,非得想明天回去。别说了,那我们得赶回去。晓黎说,我看你上卫生间没叫你接电话,告诉老爸正好明天你准备回去的。,要不你再打个电话问问清楚,是么病。艾雯说,电话问有么用,还不得赶回去。晓黎说你先给承达哥打电话,让他去照护着。艾雯说,他生意忙,还是我们赶快回去。事情忽然,容不得晓黎深究,我也去。说了急忙打电话问了辅导老师,毕业典礼在六月底举行。还有近半个月时间,再说就业也还早着,等毕业了有的是时间去找。此时,她满脑是妈病恹恹模样,便向老师请了假。  客车从高速路很快进入大县境内的县乡公路,据说马上要修随岳高速路经过大县,公路上也少了投入,被碾出了坑坑洼洼。还好是夏天,并不泥泞,只是有些颠簸,不至于搁浅堵车的。鲜活劲头的艾雯被颠腾摇晃得心慌头昏,不愿开口说话,象离水的鱼儿要死不活的。晓黎见她脸面苍白,关切问,怎么了,姐。脸色这么难看的。艾雯轻稍地摇了下头,时儿闭眼,时儿垂首。姐的煎熬仿佛是她的难受,忙站起身让姐靠着窗口,透透新鲜空气。但艾雯刚一挪动身子,竞哇地呕吐了,把在上车前吃的快餐拼命地往外喷,似乎抽畜得肠肚要翻出体外。晓黎埋怨司机,让开慢点。售票女人申辩说,不关快慢的事,是她晕车。有好人劝慰,说闭眼装睡会好受此的。艾雯还是不行,越发吐得厉害,连涎水都要吐光似的。面对双双关注的目光,售票员喊了司机停,让她下车去。还说把车上吐得脏死了。她也是看她吐得难受,可下车去缓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