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七章 时尚大学尴尬面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七章 时尚大学尴尬面

  下来也是电梯,趁着兴致,又按旅游图上的,去了邻近的汉阳琴台。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琴台幽静,没有多少游人。再者,逛了快一天,累得身子都有些拖不上公交车了。要是小胡这时来接就好了,真是饱了眼福,苦了腿脚。也没情趣登琴台俯瞰月湖,观赏琴键,更不需去吟颂,欲从世上觅知音,流水高山且鼓琴了。她们歇息半晌,悠缓起身离去。回到学校寝室,艾雯也管不得是谁的床铺,进门一头倒上去。晓黎叫起她让躺到自己床上,还说先洗了舒服此。她们坚毅而匆忙地洗了风尘,等 不得倒上床去;说唉再不玩了;说有些人怎么就迷上旅游;说是花钱买累受;说明天哪儿也不去了,在寝室休息一天,上上电脑的。感慨万端,怨言万千。电脑是一年前几个寝友“穷光蛋耶”斗钱买的,相互就着上,谦让着上,由爱不释手渐渐变得淡忘撂置。似乎到了要毕业散席的时候,也没谁提起怎么处置它。  沉睡醒来,艾雯摸出手机来看,才半夜就睡不着了,思绪驰骋。他怎么不和自己联系呢,会开得么样了,一天就忘了自己不成。想给他发个短信,撩拨他个惊喜,宾馆里常常有这种挑情。偏偏发短信也有那么大的响声,还是不发的好。她时睡时醒,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等晓黎起床了,她还赖在床上,却不知不觉的睡了个囫囵。随后,寝友们也纷纷起床,说不到半月就再见了科大,又勿地离去,晓黎洗漱了,去买来早餐,端的提的。艾雯还睡得死沉沉的,一个撞车的惊梦吓醒了她,长长的嗯了声。晓黎望着她惊悸的表情,微笑说,姐,终于醒了。  她起床后,扭动着身子,说浑身不舒服的说晓黎你比我狠些。论个儿晓黎是比艾雯大个圈儿,但大得更时尚俏丽。不仅是个儿大小的问题,似乎孕肓不到位。小时候总病病歪歪的,算是拣了条命。不然,她爸妈也不敢冒工作之大不韪偷着生了晓黎。也因此她们妈黎霞丢了美好的前程,从权威的人民公社贬部门工作。这一切,艾雯也只听个影儿,晓黎根本是一片空白。空白得她纯真,在姐和家庭的呵护下,活泼健康的长大。然而,眼前面临择业,才使她多了心肺。有了生活的危机感。等姐洗去了,她静静的打算着。想等姐回去后,她再去那几家应聘单位登门造访。万一不行,就去那个中河公司临时当几天总经理的女秘书,学校不可能留她一个人继续住下的。  艾雯洗了,梳理了,化了淡妆出卫生间来,又是一面春晖的。见晓黎呆呆的看着什么,又望了望桌上的早餐。好一会儿才打断她说,想什么这般出神呢。晓黎侧过脸,噢,姐洗了,快早餐。不知你喜不喜欢。艾雯骄矜地拿起小笼包子,说你吃啦。晓黎说,我是等你一起吃的。晓黎掰开包子,问艾雯吃肉馅啵。艾雯边嚼边说,怎么吃饱子不吃肉馅吃什么。不如吃馒头去。晓黎说,给你吃哪。她用挑子挑给她肉馅,她接了边吃边说,看你瘦的。不能赶那些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时尚。晓黎打岔,喝牛奶,新鲜的。艾雯用吸管吮了,说一点也不甜。晓黎解释说,学校里都这样,甜了会发胖的。艾雯厌弃说,你们大学生还蛮多讲究噢。晓黎郑重说,这是科学。吃也得讲科学。胖就不一定身体素质好,瘦就不一定身体素质差。艾雯有些抵挡不住她的贫嘴,只好说,你看你,你这样子让爸妈见了,又要心疼的。  早餐吃得还剩下一个包子,相互再怎么劝说,也吃不了。晓黎不舍丢掉,说留着中午吃,还说她们经常是这样的。艾雯趁机说,象我们宾馆里晓得一天要倒落多少饭菜。有的整盘的菜动都没动,只在桌上做了摆饰,客人一走就毫不客气地倒进桶里。不能只讲科学不讲卫生哟。晓黎还是出其不意的说,怎么不让客人少点些菜。纯属是浪费社会资源。艾雯大气说,这你不懂,到了那种层次,就是讲那排场。不过,有杂工家里作孽提去吃了,也有的说是倒给下岗职工家庭吃了。他们沾沾自喜的说,吃那些和菜比酒席还有味儿。她的话自我相悖了,晓黎没有再去诋毁。她们干坐着干聊着,说说停停,也觉没趣。晓黎去给姐倒了茶,又问,姐,今天真的不出去了。其实,她们各自惴着各自的心思。  手机从前晚和小胡通过电话后就一直没有了动静,此时更牵扯着艾雯怏然不悦。她禁不住拿出手机,只好遮掩说,我这手机是到宾馆上班后换的新彩屏的。晓黎瞧着说,你还是那个手机吧。她说了,又拿出自己郛白小巧的手机来。艾雯盯着就幻想,也许他们打过晓黎的手机,忙接过翻看。有几个未接短信,仔细看是什么你给我个机会,请你搓一餐,还有什么你不告诉我,我就在你的身边。再一看,都是昨天的短信,落款是李源,不管她的什么短信都调不起艾雯的兴趣,便随手递给她。说有你的短信,看了没有。晓黎接过果然有,还是李源发的。便若无其事的说,纯属无聊的骚挠。艾雯随口说,你要看清楚,是不是男孩子有意思你的。晓黎貌视说,管他呢。突然,艾雯有了兴情,又夺过去看。说叫李源,名字蛮诱人的。何不见上一面,让我参谋参谋。晓黎说,电脑上好听的名字多着呢。什么阿郎啦,丫丫啦,巧巧啦。其实不然,有的是无聊想在网上填补精神空虚;有的甚至居心叵测。你若当真,跌进去了,让你哭笑不得的时候都有。低俗得无聊,有的甚至是母子,有的父女还在网上谈爱诉哀肠。谈得情意绵绵难舍难分的,等约好见面后,尴尬相对,无地自容。艾雯恍然说,然来还有这样的事。她好奇的走到电脑边去,说上网看看,宾馆有电脑,我还不太会。 我们来逗逗别人。晓黎说,算了,没什么好逗的。  艾雯不知道电脑是公共的,扫兴地去翻看晓黎堆着的书,说这些书每页你都读过了。晓黎说,不读怎么行,还都考了。考不及格,发不了学位证。艾雯感慨,唉,上大学也还这么操心的。你每次回家,象没有带作业去做,也没带书出看。晓黎解释,大学毕竟不比高中,还靠高压手段强迫自己学习。大学完全是靠自觉。她欲言又此的。进了大学只想荣耀轻松一下,后来还是想考研的。一眨眼就轻松去了四年。那门高等数学是补考后才刚刚60分,也许是老师放了一马,否则,学位证就没戏了。去年底试了下考研,考分没能沾上分数线的边。她不想说过去的话题了,找了几家应聘单位的电话号码,一一个打过去。打一家,艾雯就亲切的问几时去上班。看她的脸一个个沉寂下去,又焦虑的告诫她直接找老板接电话,能说话算数的是老板。晓黎翘起嘴,人家老板大气着,能见你个无名小卒。一个读了十多年书的大学生,就怎么成无名小卒了呢。那没上大学的不更不是人了。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最美的时光》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