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五章 破土竹笋留倩影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五章 破土竹笋留倩影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艾雯告诫她,你要吸取我的教训。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们老爸老妈和别人不同,他俩的感情是在痛苦中熬煎过来的。唉,不说他们的事。其实她只有个影儿的感觉,也说不清是么回事。便接着说,对了,给老爸老妈打个电话。说着就要手机打,晓黎阻止说,去寝室用座机打便宜些。艾雯还是拨号了,还说姐还少了几个手机费。电话很快通了,是艾保国接的。她说自己在晓黎学校,又让晓黎按电话。晓黎问了爸妈的好,告诉老爸有单位应聘我了,你和妈放心。艾保国说,你妈在家,也给你妈说说,让她高兴一回。他扯开嗓子喊了黎霞,晓黎都能听到。黎霞接了电话,欣喜的说,你有工作了晓黎。这好这好。艾雯也在你那。晓黎说是。我让姐接电话。艾雯又接了电话,说妈,搭便车来的急,没给你们说。黎霞笑说,好好!你们好好玩玩。也行天下做父母的心态都这样。晓黎一旁在喊,妈你和老爸来哟,我们一家人在武汉乐几天。黎霞还是说好好的。艾保国见黎霞满脸灿烂,还想接过电话说几句,她忙压了电话,说,算了,讲长了,不要钱的。  第一次听艾雯说爸妈情感的问题,让晓黎隐约到老爸老妈感情海洋里有暗礁。在她的心目中,老爸和老妈是这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她常常以此为自豪和荣耀,甚至以爸妈为家庭婚姻的偶像呢。艾雯的话深深捣在了她脑海和心田,真想问个究竟。然而,见姐沉默下去,苦楚着不愿说的样儿。她也就不追问了,心想以后终会弄明白的。在她们与家里通过电话,弯月已经从树丛楼林中升起,月光给校园的夜幕染上银白的底色,让灯光不再那么明晃透彻,物体变得幽灵似的。晓黎突然问,姐,老爸老妈的生日是么时候。艾雯想了下说,妈是五月初十,老爸是九月二十吧。晓黎用心计了下,说那妈的生日才过不久,没有打个电话去祝贺的。再记得,别忘了,九月二十一定给爸打电话祝贺。艾雯说。端午节回去给妈买了件丝绸衬衫,初十打了个电话。你说她真是的,嘴里说我不该花钱买的,可那高兴样都写在脸上了。晓黎感叹说,我们已经长大成人了,老爸老妈日渐见老了。是该倒过来,我们多关心关心他们的。艾雯含笑说,你说他们老了他们好象不高兴的。我们到时候不知也是不是这样。不过,他们也还没过五十。嘿,老爸过了五十的。晓黎觉得这话题没兴趣又岔开说话,姐,我肚子饿了,去夜宵去。艾雯爽快说,好啊,我也有点。她们纷纷起身,向校园中心走去。艾雯占了主动,姐已经来了,要吃什么要买什么,你尽管敲。象小时候伸手要样。晓黎噗哧笑了,宵夜不敲你。你等着有时候要敲的,谁让我还是个穷学生呵。艾雯说,逗你的。又说,你一参加工作就富足了,几千块的月薪要强我几倍。再要找了个富商大户的,发达就更不用说。晓黎说,我才不找富豪。在人家屋檐下过日子,没自由,不能体现自身价值,太没意思了。艾雯说,我妹有志气了,让姐羡慕得流口水的。晓黎又噗哧一笑说,是嘴馋了吧,想吃什么快说。  尽管昨晚睡得迟,到寝室又说笑了好一会,今早晨曦象嫩的竹笋破土初露,艾雯就奋然起床了。去卫生间方便和寻找洗漱用具,便伫立窗口眺望早读和晨练的师生,也在等晓黎起床了,安排漱洗。晓黎被动静弄醒了,小主人似的奋地起床,见姐站在窗口,说姐怎么没多睡会,就起来了。又说,是生地方睡不好吧。艾雯转身示意她注意点,别弄醒了其他人。晓黎悄然,不声不响的下床来。找了新牙刷,挤好牙膏,还接好了水,放好了毛巾,过来轻声说,姐,洗去。等艾雯唰唰地洗了,梳妆了,晓黎再去快的梳洗。艾雯让她涂自己的玫瑰嘴红,晓黎推说不用。艾雯就提了挎包,姐妹俩又轻手轻脚的出屋去,并关上门。这才在走道上,放着嗓子说话。晓黎说,我们在寝室里都随便贯了的,不必那么拘谨。艾雯没有回答,左顾右盼的观赏着。晓黎接着问,睡得好啵。艾雯说,有些新鲜,好一会儿才睡着。还听出你的嘘呼声。相反,晓黎很安然的很快进入梦香,醒来天就亮了,梦都没做一个。前两天走路端盘的劳累,浑身还有点酸痛的。艾雯不同意在外面吃早餐,而来到校二食堂。还不是早餐时间,还是只好在小摊上吃了武汉热干面,喝了杯鲜牛奶。  学校还不曾完全醒来似的,大街上也喧闹开了,人来车往的。仿佛除了人和车,城市里再没有别的给人以深刻印象。艾雯还在环视一切,晓黎说公汽来了。艾雯说,还早着,慢点走。还可边走边看。仿佛陶醉在城市里,晓黎想起什么,说照相的啦,险此忘了。她让艾雯在校门等着,自己去附近的阳光影楼请来中年照相师傅。师傅根据她们合照单照的要求,选择几个角度,指导她们摆好婀娜姿势照了几张。艾雯知道是请来的师傅。要抢着给钱,师傅说给过了,还答应两天就可取像片。过客们并不觉得她们照相稀奇,没人凑过来看热闹,一扫而过。等师傅走了,艾雯遗憾的说,等买套时尚衣服穿着照就好了。晓黎记下了这话望了下水红套裙的姐和牛仔裤绿衬褂的自己,说,我们这是自然美,没有雕琢的痕迹,更具历史意义。艾雯觉得她的话够文化的。便说,我们还是走走。晓黎说,好,商场这时还没开门的。我们就去亚贸广场,走去的时候可能正好开着了。等她们到了广场,早已是推进涌出的人了。几层楼的电梯输上滑下的看,分名别类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的。鞋子、衣裙、化妆品琳琅满目,似乎什么都适用。艾雯这也想买,那也想要,连价都不看的。晓黎瞟到大额的标价,说我们去玩的,东西提多了不方便。艾雯不赞同,要不回你学校放了东西再玩去。晓黎坚决说,那是枉费跑的。我们上午去东湖,还可坐船上磨山。我只听说过,四年了也没去过。艾雯说,东湖有么玩的,和我们水乡不一样。要么去黄鹤楼。晓黎质问似的,你又没去过,怎么就知道不如我们水乡。艾雯怨厌说,不去了。昨天下午我们去过。晓黎不再提东湖了,说,好。就去黄鹤楼,我也没去过。其实她是没舍得上去。  她们转到又一时装厅,标的是美尔雅专厅。艾雯照着模特身上的长裙短衫,选了一套,青花色的,显得素雅,还说晓黎肌肤白嫩,穿了效果准好。晓黎去试衣间内换上,对着镜子上下左右比看,仿佛不认识自己似的,又欢喜的出来问艾雯。艾雯欣然说,我说的没错,太好了,简直是为你定做的。销售小姐过来奉承说,你们眼光真毒,穿出最佳效果了。美人佩霞披,富贵尽展。一时,她们满意高兴的风光无限,然而一瞧牌标,四百八的价码突显眼帘,还没弄清是什么布料。晓黎连忙去脱了。阴沉着脸说,不买了,姐,我们走。小姐温润巧妙的说,只要顾客满意,我们一定会成全的。艾雯不解的说,怎么了,好好的,又不要了。晓黎侧过去悄声说,太贵了。她说得脸一阵发热的红了,话还是让小姐听到了。小姐推介说,不贵的。这是真丝绸,全市这里最低价了。的确,摸着柔逸肉感,爱不释手。艾雯不甘心的说,嗷,都兴打折的,你们也可打打折,成人之美双赢么。她停了下,又说,小姐,还可送盒那进口的洗面乳,和打折一个意思。她的话别出了大县的口音。晓黎还说要走,又不真走。艾雯已经从厚厚的钱包里搜出叠钱来,让小姐折好衣服,要晓黎别管。然后,照小姐指点的银台去付款了。晓黎不情愿的提着心爱的衣服,嘴里还在念道贵了,花去一个月的生活费了。艾雯豪气说,别说了。能穿又该穿的时候舍不得,等到七老八十什么也用不着了。不说老了,等嫁人了,穿这衣服的年龄已过了,再要回过来享受,是千金都无法换回的。小姐自言自语的插了一句,只选对的,不嫌贵的。还与转向她的艾雯会意的对笑了。  出了商场,忐忑不安的晓黎又提出不去玩了。从她苦楚的脸上,艾雯看出了她的心思。安慰的她,你怕姐没钱是怎的。她把挎包一拍说,足够我俩玩的。走,打起精神去黄鹤楼。没有自我感觉的表情变化的晓黎笑说,我精神没问题呀。艾雯看到她装出的笑,还是肯定的说,这样就好!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