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四章 真假情份甄姐妹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四章 真假情份甄姐妹

  寝室的寝友不停地打量俏丽的艾雯,晓黎便自豪地向她们介绍是她姐,还说象啵。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艾雯热烈而大气地和她们招呼,掀起一阵欢快。晓黎给艾雯递过茶。艾雯感触说,还是送你时来了的,一晃就四年了。晓黎撂开其他话题,问老爸老妈好吧,快半年没见到他们了。艾雯说,毕业了回去一趟看看,爸妈嘴里总念道你的。晓黎说,我是这么打算的,不一定有时间。又说,姐你就坐床上来。寝友知趣地打过招呼离去,并将门关上。在清静的氛围里,晓黎关切说,你怎么不约承达哥来玩玩。艾雯忙岔开话,她们不都是我们本省的啵。晓黎亲近说,我们四个就我是湖北的。刚才那个高点的是福建的,还有贵州的和广西的。你送我来时见过她们。艾雯说,那我哪还记得。你们一毕业,再也很难碰一起了。姐的话触动她悲悯的情绪说,是的。我们约好了,学校毕业典礼那天要好好聚一聚。还笑说,要带各自的男朋友,反正我没有,要不租个给她们瞧。艾雯笑了,催促你也应该谈了,让姐高兴高兴。晓黎说,这高兴都攒着,时间越长越积聚,让你们迫不急待越高兴。又诚挚说,你今晚不走了姐,就在我床上睡。我那边睡去,她夜晚长期不归的,和男朋友租了房,就象那么回事的过小日子去了。艾雯打断她的话,还是再说,仿佛身不由已的五心不定。我们去你的校园里再走走。这里环境多好,充满花草香的。她是想走会了,等小胡来接她便好脱身去。晓黎答应好的,起身出寝室。  灯亮在完完全全的夜色里真实的显露出来,晓黎引着姐来到和李源相会过的树林草丛里,想把李源追她的事说了,看姐是么态度。然而,话题开头却口是心非的说,我给你发了短信的没收到。艾雯说,没留意。便搜出绛包小包里的手机来翻看,边看边说,哦,下午我关了会手机,又接着说,还发了两则。禁不住笑话,还大灰狼的。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是美好,人人都有美好童年的回忆,你怕我忘了小时候。她的曲解使晓黎失望,径直说,不是。我是怕你忘了承达哥。不知你们现在究竟发展的哪一步了。哓黎的话还是毫不留情的捅到那一层,艾雯只得黯然以对,就这么回事。接着说,这次是我和他约了好久来你这玩的。前天把时间定了,他又推说生意忙脱不开身,说以后有的是时间。他这人啦,有时候就这么缺根筋。听着姐的恶咒,使晓黎惊愕和难过。难道两个心心相印的人,当爱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要发馊变味让人去恶心不成。晓黎认为自己的想法荒谬,觉得那是对爱情的亵渎和懈怠。忙质问似的,那你怎么和他拉上了来汉呢?白天艾雯就看晓黎的目光有些灼人的不对,肯定她的疑惑就在这里。然而,一切还不是向她悬耀和说明的时候。便恍然说,哦。真巧,前天他在宾馆大厅里等客人,说要上省里开什么会。我随便说了声,要搭个便车来你这玩。你猜怎么着,他居然同意了。昨天又主动催,我说不去,说你回来的。他说不行,说我说的话怎么不算数呢,就这样今天同车来了。跟官靠官的,有什么不好。她的话说得理所当然,听来却有些蹊跷,又让晓黎不得不信,她哪知道深层里的天地和哲学。晓黎还是提醒说,天底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吧,哪来免费的午餐。艾雯轻巧的敷衍,嘿。我知道,平时在宾馆他活动多,接他热情点。喊人不赔本,只是嘴巴滚一滚。晓黎坚毅说,不会那么简单的,没有什么企图。这话象辣椒水泼得艾雯的脸刷的红了,不过还好,朦胧的夜帘里看不大清楚。让她想起下午在车内的鱼欢快乐事儿,一切又理直气壮起来。侃侃说,他这人很好,没有坏心眼。他们县委书记和省里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定在择业上能帮你的忙。晓黎很干脆,我才不靠什么人帮忙。她的话象汹涌波涛里的三峡闸门有力量,挡得她没有做声了。晓黎又缓轻了口气问,他有家室了吧?这个妹读了大学还象小时嘴巴不饶人,尽说命中的事儿。艾雯生气了,你么意思!我管他有没有家室的,与我何干。晓黎赔笑了,姐,你别那么想。我是想他如果没成家就好了。不过,也不行。你已经和承达哥谈多年了。艾黎还是忿然说,谈了怕什么,又没判死刑。婚姻是个人的自由不能在一根绳上吊死吧。李源追她的事没机会插上,几次欲言又止。  手机突然响起快节奏音乐,艾雯装着没听到的。晓黎提醒她,姐,你的手机响了。艾雯慢的接来,斯文说,喂,是小胡。我还有会过去。小胡轻声说,龚书记催我早点来接你。艾雯说,别急么。等会我再打你手机。她关了机,诚挚的对晓黎说,等会我们一起过去住夜,小胡来接我们。那里条件好得很,可痛快的泡个澡。她甚至瞅准了今晚是个好机会,只要妹随了她,她可把好多心事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姐妹俩可敞开心扉畅谈也告诉她一些做的诀窍。晓黎恳求说,姐,别去了,好吧。你难得来大学的,就在我这里住。明天到校门口拍个照。也许她是担心姐走了,自己会孤单单的。如果姐执着要去,她也许会跟去,给她当面镜子。忙放嗲的说,好姐姐,就在学校睡。艾雯推脱,要那个同学回来了怎么办。哓黎快活的说,我们就一床睡。我们好多年没一床睡了。睡了保你做个美梦成真。左右为难的艾雯被晓黎亮晶晶而又淘气而又凄婉的目光打动了,也有些依依不舍的。关爱的刮了她一眼,说好,依你的,在你这里睡。说了,便打通龚道然的手机。骄滴说,哟龚书记,谢谢您。我不过去了,留在妹妹学校。您明天要开会了,不要管我,开好会。龚道然温情说,是不是我下午太冲动了,还生我的气。艾雯说,哪能,你放心开会。我们大县见。龚道然还在那头说,既然没有哪能,那我让小胡来接你,把你妹也接来。大学有什么好住的,我还不知道。晓黎一把夺过手机,不客气的说,龚书记,不要强人所难。我把姐留下了。说完便关了手机。  在艾雯看来,简直没想到妹会这么不懂事,她还持着手想接过电话解释的,让持着的手僵硬了。懊恼的说,你怎么能这样呢,晓黎。几年的大学白读了。晓黎借以自己莽撞不懂事,忙嬉笑说,姐,我不是冲着你的。就不喜欢那么死皮赖脸的人,在女孩面前没一点尊容的。艾雯知道她有所指的,落下脸说,你懂什么是尊容!那是他喜欢你才这样的。他在其他人面前都是威风凛凛的,谁见了都敬畏三分,有人想巴交还巴交不上呢。晓黎叹息了下,自劝说,为了人家,我们何必呢。艾雯说,就是的么。晓黎,马上你要容入大社会的环境中了,不再是小课堂里的骄骄者,不窨世事,将来会吃亏的。晓黎不以为然,我不觉得。她说了这的话愔愔的,本来姐妹相聚是高兴的事儿,怎么会弄成这样别扭呢。  时间在故意拉长似的考验着姐妹的真假情份,还是艾雯让着晓黎。主动亲近的说,好了,晓黎。都过去了。我今晚就住你寝室,和你一床睡。晓黎高兴的笑了,姐,明天我们在校门口留个影。再去商场超市逛逛。艾雯兴趣说,好啊。你要参加工作了,明天就在商场选套合适的衣服送你。再不是学生娃,要气质体面些,不能让人瞧不起。我还盼着你给我找个帅妹夫呢。晓黎不好意思的埋下目光,低沉的,耶,姐,看你说的。我还不想说那事。艾雯开导说,傻妹子。哪有不交男朋友的。是不是已经有了,不好开口说,瞒着姐噢。晓黎抬起眼说,嗯,那能的。等有了目标,然后我自然要给你说的,让你给我拿主意。她的话说到艾雯心窝去,乐融融的。  姐妹俩谈到心平气和了,又停了下。艾雯想起话说,这几天还去几个旅游景点玩玩。晓黎说,旅游门票很贵的。艾雯大气说,贵怕什么,我包了。晓黎说,不行。你还得攒钱准备嫁妆。承达哥向你求婚了么。说到和古承达的份上,艾雯又扫兴的黯淡下去。说么时代了还兴求婚。两相情愿就可在一起了。然后最重要的是要合得来。晓黎说,是的。我们寝室的一个早就和她的男友过上小日子了。也不害羞,在校外租的房。要她老爸老妈知道了,一定不允许,狠训她的。艾雯说,女大不由娘,现在的大人们也很开放,只要子女们好,有什么反对的。晓黎感慨了,我看我们老爸老妈就是封建。上大学时再三叮嘱,不要谈朋友,小心上当。还有你也是,你怎么象变了个人似的,以鼓动起我来了。艾雯解释,那时你才多大,现在又过去四年了。我就是听了他们的话,耽误了这些年。我大你六岁还没个好归宿。她说得尽乎悲哀。晓黎几乎没有理解,随嗒,是的啰,你都没嫁,我怎么谈去。说着她摆了下头。
推荐阅读: 《官路多娇》 《首长》 《烧烤王妃》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