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一章 换位服侍不自在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一章 换位服侍不自在

  忽地是艾雯喊她了,晓黎、晓黎!晓黎顺声侧过身来,一眼见了亮丽的姐,欣喜若狂的喊,姐、姐!姐妹俩似久早遇甘泉,狠不能拥抱到一起来。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晓黎笑盈盈说,姐,搭公汽来的。艾雯望了下一旁锃亮的大红旗,自豪地说,那小车。晓黎疑惑的望了下。艾雯看出端倪,带着悬耀的微笑说,不信是吧,走,上车去,慢慢聊。艾雯熟练而显耀的拉开车后门,先坐进去,又喊上车啦。带疑团的晓黎拘谨的坐进去。发现除了司机,前坐还有一陌生男人。司机接着启动车。艾雯忙向车主谄媚的介绍,喊龚书记,这是我妹,晓黎。又太空似的灿烂接着说,他是我们县的县委书记。晓黎惊诧的,与矜持着偏向后望的龚书记晃了下目光。他真的是我们大县的县委书记龚道然。晓黎只回家在县台电视上看到过,但没有留意,与眼前咫尺的帅哥般的父母官君子对不上号。姐真有本事,她心慌意乱的不知是什么滋味。然后,还是腼腆着脸先招呼了声龚书记您好。龚道然春风得意的,耍腔调说,哦!大学生。又说,艾雯你点家好酒店,好好为大学生改善下生活。读书么,是很清苦的。这,我是有深刻体会的。他象在大会上作报告关不住嘴的。他曾经在大县副科级以上干部大会上讲,你们这师那师,我什么师也不是,就是说师。艾雯听他话语亲和暖进心窝,便发嗲而脆亮地说,看您说的。龚书记,我这是第一次同您来汉,我哪点得上好坏。那次是送晓黎来报名的,在大学食堂里吃。不怕您笑话,舍不得吃炒菜,随便了一餐,叫什么来着。她望了下晓黎又自个说,盖浇饭。龚道然又向后偏了下,豪气地说,那大学生自己选。晓黎含笑不答,直望着姐。艾雯对妹的不语不满,似乎不尊敬人,不尊敬人又仿佛不尊重她姐。她刮了下她,笑说,她一个学生伢,没见过世面的,怎么知道哪酒店好,还是书记您见多识广,吃的多,您怎么说怎么好。司机有意放慢了车速,好等他们定了酒店,他好选择开往的路线。龚道然故意说,你们姐妹客气,那我就随便定了。然而,众人正等着下回分解,他确停下了。再对司机说,小胡,你把车开到哪就定到哪。意思很清楚,是让他定。小胡因注视前方想了想,然后打着方向盘说,去新开张的香格里拉么样。龚道然表态说,行!就去那。其实他也不知那是啥名称,啥地方,也不再征求她们意见了。  一路上,晓黎从说话中已悟出些元素分子来,心情渐渐平缓下来。艾雯兴奋极了,不停地问,你怎么在这路口。晓黎轻淡地告诉她,是在离这不远的一家企业实习。艾雯追问,你不是说马上要毕业,还实么习呀。晓黎随便说,先实习,行就正式上班。艾雯似乎向众人悬耀的说,是不是你上次说的那应聘单位,企业大不大,待遇么样,叫么名称。一串珍珠儿的问词,让晓黎梗着了。小胡边开边插话了,大学生嘛,一出来就几千,身价高贵。他的话象五彩光环,照得艾雯心花怒放的。晓黎仅冷冷的说,那你是过去的眼光了,现在的大学可用扫帚满街扫。刚好我们是扩招的这批,只要肯出钱就能进大学。说是双向选择,实际是自我推介。这时龚道然有兴趣说,你们学有所成了,还不想落到大城市。我们那时是国家分配到县里去的。现在县里想招大学生,求贤若渴的,可就是难招到人才。艾黎笑说,那好啊,您帮个忙把晓黎招到县委会去,是组织部最好吧。龚道然没做声,显得端庄的直望着前方。她又转向晓黎说,你如果到县里去,会象我们龚书记一样前途远大。她突然觉得他们都没回应她的话,连嘿的附和也没有,抑制不住的心情象小胡手中制动杆而得到控制,也就闭了嘴。好一会才说,小胡,香格里拉怎么还没有到噢。司机说,就到了艾小姐。这是在省城,不在县里,撞红灯了是要罚款的,还要扣分。他望了下龚道然,认真说,关键是保护领导安全。龚道然抿笑了下。艾雯从反光镜里看到了,又与他的目光对上了,对了好一会,相互才敏感到什么,忙避开去。  时下是什么香,大家都一哄而上的说香。小胡一个打转就到了,到了好一会才把小车按保安的要求恰到位。场子里几乎停满了小车。据说香格里拉是一名英国作家小说《地平线》里的名字。这家香格里拉酒店的建筑风格也有些异国风情,门店面相挫置有佳,色调雅朴。有着装点缀的迎宾小姐,齐刷刷的招呼您好。他们高贵的进去,又被小姐介绍领到306包间。龚道然以主人的身份,招呼她们坐下。晓黎借面对面的,再打全景打量他,并没发现有什么非凡之处,不过一中等身个,长象一般,头发青得发光,青色带白边的短袖T恤衫,再平常不过的普通人,看不出有书记风采和神威。她拘谨的坐下后,开始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实,还一下无意示的联系到古承达。一个县委书记与一个生意人的外表并没有特殊之处。有小姐忙过来一一递茶。艾雯傲慢的向着一边,晓黎点了下头,以表谢意。又有小姐拿着菜谱单来让点菜。龚道然让小胡点了,熊掌、鸭舌、鸡尾虾、鱼翅,还有晓黎听不明白的洋名字。小姐问过上菜时间便离去。艾雯鲜活地说,这酒店为什么叫香格里拉啊,四个字长。龚道然品着茶说,那得问大学生。晓黎含笑而不答。小胡聪灵地说,这名字好听。又随潮流呗。龚道然不紧不慢的说,云南有香格里拉旅游名城。艾雯得意忘形的说,那是观光旅游,是高尚的精神享受,你不懂。你几时带我们去见见世面啦。晓黎听她把您改成了你,刺耳得近乎放纵,便瞟了她一眼,要警醒她小心上当。艾雯根本没有理会的表情,晓黎又岔开话说,姐,我还以为承达哥来了呢。艾雯与龚道然不约而同的瞬息对了下目光,龚道然大气的说,你别说了,你姐就这几天为承达烦着。不然,我怎么带她来见你。看他们随和的样儿,晓黎黯然下来。艾黎哀叹了下,说那都过去了。龚书记是来省里开会的。都让我跟来了,等会一定要好好敬您的酒。晓黎见姐和他说话相处真不是一般的关系了,真想立刻问个究竟。然而,始终没有机会,他们总不离开去,连厕所也不去一下。她只好把嫌弃的目光盯到壁上挂着木雕上,古朴的婀娜舞女形体,淡雅的艺术构图,让她的目光变得欣赏钦佩起来。  一会,龚道然的手机响起好听的音乐。他一出去接听,剀切地说,我刚来省里开会。这事别急,等我回来定。小胡见姐妹俩问些儿长女短的家庭话,便起身一边去。晓黎疑虑而悄声问,他是书记?艾雯坚定而自豪的说,是。没见过吧。晓黎惊异说,姐你去县委会工作了。艾雯毋庸置疑的说,快了。他答应的。晓黎说,还在宾馆。艾雯说,不。又改口说是,是收银。她看着妹雾蒙的样儿,接着解释说,他经常去宾馆接待上面领导,有时是县里开会,这样我们就有机会认熟了。他人很好,你看没有一点官架子吧。晓黎正要问她和古承达的事,龚道然进来了,而且马上换成了一副亲和的面容。晓黎闭了嘴,有了飞跃的念头。难道再高不可攀的人物在女人面前都会没有架子么。克林顿和莱温斯基在白宫的轶闻艳事,不是世界顶级人物没架子的例证。她不敢再往深处想,越来越警惕起来,柳眉紧蹙,脸面绷紧得象压缩面包。龚道然看见她们的表情,爽朗说,没事。今天只报到,好好休息,难得轻松轻松的。艾雯妩媚说,龚书记,我看你整天忙忽应酬,都泰然自若,可惜我当不了官,要有个一官半职,说不定会整夜睡不着的。龚道然淡然说,习惯了一样的。你想不想当哪。艾雯忙笑盈盈说,不当不当。不超心死了。她的声音象山泉滴咚脆响的,格外惹人喜欢。龚道然含笑说,那不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又沉稳的说,先给你弄个文凭。县委党校的函授有,再进机关,不是很顺理成章的体面了嘛。艾雯听出了他的话意,感激地深情望了下又转向晓黎,说今天没课了吧。同我们玩去。晓黎说,早没上课了,等着拿毕业证各奔前程。艾雯关切说,工作没落实,奔哪儿去。晓黎想了想说,我想毕业了还回去几天,再一上班就没空了。不知小胡什么时候进来的,插话说,艾小姐,坐机关比坐吧台不好些。说着还向龚道然别嘴,艾雯会意点头。反而说,小胡,你不能喊我小姐的,要喊艾姐,雯姐也行。龚道然赞同说,对。又责怪他,你小胡你。灵敏的小胡忙认错,改口喊雯姐。不等艾雯爽快答应,小姐已开始上菜了。龚道然使唤小姐,要了五粮液酒。
推荐阅读: 《官梦》 《运转官场》 《最美的时光》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