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章起点近乎迷茫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章起点近乎迷茫中

  省城醒来得格外早,车来人往闹哄哄的,晓黎走在清新洁净的大街上,忘了昨夜的梦,忘了李源和那男生,忘了自我似的,回到现实中来。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轻盈的来到避街小巷的早餐点,油炸、蒸煮、煎炒、烧烤的丰富早餐,飘腻着诱人的香味,她吃了碗热干面,又喝了杯鲜牛奶,嘴里面残留着那芝麻酱味。她付了钱,看着麻利的摊主忙得不亦乐乎,没有一丝怨愁,简直不舍离去。忙笑微微的问摊主,你要不要做杂工的,洗碗收碗,有口饭吃就行。摊主没闲暇顾及她。她乞讨般的呆立着,一旁的人说,没见人家忙着,你还是去别处打听去,兴许会要你的。晓黎说了声谢谢的转身离去。求职的尝试并没使她少只耳朵,反而给她壮了胆,能自己养活就是光彩。摊主对人说,我这点小生意哪雇得起人,能雀儿啾面粉糊张嘴就欢天喜地了。晓黎没有顾及在议论她,继续向里头去。见了家有门面的大点的早餐店,临门摆着大案桌,上面摆满了碗,一旁是炉灶。大师付甩着膀子在挡面,一妇人问她吃什么面。晓黎说吃过了,妇人厌弃说,吃了一边去。晓黎没顾及她厌物的表情,一门心思的说,我看您这里缺不缺人手。妇人打量了她,一副未涉世的鲜嫩样儿,和缓地说,闺女,你去别处,要雇人的门口写着牌子的。她的一句话让晓黎知道了世理,不再去打搅没有招工牌子的店家,便一路走一路看,不漏网似的搜寻,看准哪家门前有招工牌子的。小巷快走尽头了,也没见一家有招工牌的。她不气馁,似乎信心倍增的想着法子,想到了媒体上的保姆市场。向人一打听,说沿江路有保姆市场,就在桥墩下面不远。  在省城读书生活了四年,晓黎从未穿行过这些居住小街小巷,不知晓飞速发展的若大的城市里还有一方历史遗迹的旮旯风景。不仅街道窄狭,门店行当也格外杂乱,做什么生意的都有,做什么手艺的都有。有些个陈旧小门店还挂着国营厂子销售部的门店招牌。实际早已转为个人经营了。眼前的一切仿佛让她置身在远古的街井闹市,令她目不暇接。还没有到达保姆市场,有家装璜出众现代的宽大的门前竖着块红牌子,需招18-30岁的男女服务员若干名。再抬头看了看招牌,竖镶着紫阳大酒店五个红艳金边的灯箱式大行楷字。原来,她已经到了沿江路,走了老半天也不觉得腿酸,还格外欣喜,功夫不负有心人,得来全不费功夫。经直闯去,宽敞的大厅里靠壁近楼梯处是吧台。有人在擦着吧台桌面,她毫不畏涩的过去问了,说是来报名服务员的,她无表情的告诉,让她上二楼,去经理办公室,找经理去。说了还要目测面试的,她还想听她指点眉津,她没了后活,继续擦,仿佛擦去了她刚才的欣喜,在心里打了个愣,还是照着她说的上楼去。  经理是位年轻高窕的女士,仔细的打量后郑重说,我们这不是歌舞厅,是餐馆酒店,服务员就是招待顾客端盘子。既要沉稳庄重,也是很累的活。晓黎尽量让气端平缓下来,灵机一动,谎称是下面县城下岗的,来省城打工找口饭吃。她的活和诚恳表情,让女经理动了恻隐之心,点下头,嗯的说,吃饭不必愁,酒店包了,每月还有400的工资。只是不包住。美好的愿景显在眼前,她怕别人认为自己骄嫩,微笑的说,我能吃苦。在家里还开过小餐馆呢。早起晚寝是够辛苦的,我不怕。可辛苦没有用,一天没几个客上门。她的故事编真了。女经理又看了她的身份证,证实是乡下的,便说,县城开馆的多,就那么点地方,靠关系客才多,这我知道。晓黎沉默下来,变得象小学生听她继续说,既然你愿意,先试两天再说。晓黎见她还是怀疑自己,便说,不用试。我能行。女经理说,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她朝外喊来了班长,安排带她去,让她在大厅端盘子。大厅有专门负责点菜的小姐,得从优秀服务员中选用。时间还早,已经来了几个人在收理大厅的卫生,摆布桌椅。晓黎学着别人的样儿忙活着,当着自己的事劲头十足的。大二社会实践时,她就想尝试端盘子,今天真干上了,谁知到了午餐时,食客蜂涌而至,盘子端在她手里晃悠着,晃得心惊肉跳,险些掉地,有的盘钵还特烫手,从托盘端出焐得她钻心的痛,食客根本不理你,腾个空隙或接过去,真狠不能丢了它。当然要焐了食客麻烦就有了,宁可焐自己。来回忙着,一样的桌儿,她竟将一盘干汁鸡丁递错了地方。食客喊叫了,班长忙过来赔不是,幸好没有当众指责她,她的脸蛋儿早已火辣辣的了。班长看她是新来的,私下告诉她千万不能得罪客人,客人是上帝。要眼睛看事,手脚敏捷,不要等有求必应,要主动热忱,举止怡然自得。晓黎点头答是,想这端盘子也有学问。  尽管混饱了两餐肚子,可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的,浑身不舒服。她长这二十多岁哪来吃过这般苦啊。等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有寝友问她一天跑到哪去了,都到《楚天都市》上登寻人启事了,还谎称她家里来电话找她。她猜定是逗她,没有应声理睬,也没有唉声叹气,洗了一头栽到床上去。回过头来想端盘子的事,心里暗的好笑,怎么鬼使神差找了这活儿,哎,也算是个社会实践。又想到寝友的话,怀疑家里人真找不到她为什么没打她的手机。进一步肯定是寝友哄骗自己,为使寝友的哄骗破灭又暗自好笑。又想着前几天家里不断来电话问她应聘的事儿,今天有了份临时活儿,反不来电话了,连姐也不发短信来。便仰着给姐发了短信:噢,姐。昨晚我梦见你了,还有承达哥,你们都好吧。艾雯连忙回了,你工作定吗,没定我给生活费你。晓黎发,混个饭吃的事到处有。姐别担心,从这个月起再不需爸妈寄钱了。艾雯发,我的钱你只管要。晓黎发,要了么办!今日过,明日也过。后日,再后日呢。艾雯发,爸妈总担心你的工作,前天来我这说,读了几年大学,该出头了。晓黎发,我不是爸妈头上的光环,也许我会让他们失望的。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你们尽可放心。艾雯发,有信心就好,我为你喝彩。姐妹俩发起短信来没完没了的,不等晓黎回发,艾雯又发了,我去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