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章手机声起喻悬念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章手机声起喻悬念

  是一声手机悠然响起,撩醒了她。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她懒洋洋的顺手抓起,睁开眼瞧来,还发现已是幕色沉沉,连午饭也忘了吃,恐怕晚饭都吃过了。忙坐起翻看,是姐艾雯发来的短信,今天应聘了吗,一定很满意吧,姐想知道。晓黎去打开电灯回短信,去了,还行,等候佳音。艾雯发来,噢,祝你好运,为你高兴。晓黎回发,报了四个单位,只是等候,高兴还说不上。艾雯回发,一个就够人高兴的,还有四家招你,怎么不高兴。晓黎回发,有一家是给老板当秘书,我报了又抽回资料,不想做那样的工作。艾雯回发,明白了,你做得对,做女人最重要的是自尊!姐支持你。  晓黎还想和姐聊下去,有寝友悄悄的进房,一声惊呼,噢!我们的烈女也开始蒙动青春了。晓黎收起手机,冲她说,去你的!哪跟哪呀。本人严正警告你,偷看别人隐私是违法犯罪行径。寝友大气的说,还隐私嘞!我们都成双成对的鸳鸯了,据说法律都要规定,允许大学生结婚,别大家闺秀的做作了。晓黎不示弱的,谁大家闺秀做作了。好,你女权领袖,思想浪漫,成噢!叮当的座机铃响,寝友抓起不客气地说,她不在!放下后又说,谁知今晚她又去哪浪漫了,她知道她是指咒李兰。  忽地,晓黎的手机响起,她看是家里号码,故意不接,这是她和家里早有约定的,如果在寝室他们会改打座机的,以节约手机话费。寝友见她老不接,一旁讥笑说,你只管接,我把耳朵堵着不听。说着便双手遮掩起耳朵,一会手机终于停了,座机接连响起。晓黎抢去接了,亲昵说,老爸,是我。她爸说,怎么刚才别人说你不在。晓黎解释说,是她弄错了。她爸问了今天应聘的事,他说是刚才听你姐说有几个单位抢着要。我是说,我女儿有能耐会找到好工作的。晓黎等爸高兴了一阵,说了一堆,才勉强说找个工作应该没问题吧。不过还要等人家回信。不等她说关机的话,她妈又抢过电话啪啦地说了。晓黎,这就好了,有了工作,我和你爸就放心。晓黎说,这有么不安心的。心想不放心你们又能怎样,接着便问,您和老爸都好吧?她妈欢喜的说,好!都好!你别担心,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谈了朋友,别瞒着。带回来,我和你爸瞧瞧,我们经的事多,我们得给你把关,晓黎根本没想到这档事,爸妈倒是操上心了。晓黎说,知道的。我挂了,妈。晓黎放了电话,冲寝友说,刚才是我老爸的电话,你怎么瞎胡说我不在,真有你的。寝友一听,反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还笑得不成句的说,我以为是菲菲的男朋友,她笑得更惨烈了,泪都笑出了,腰也弯下了。晓黎知道她不喜欢菲菲的男朋友,想想是老爸,也觉好笑,跟着淡笑了,淡笑得有些复杂。  一阵笑闹过后,寝友关切地说,今天你应上了,这太好了,我们这窝里的四只金凤凰都有地方飞了。晓黎从来把自己看得那么高贵,只想象林中的小鸟生活得自在些,然而,眼下工作未卜,大家面临东奔西散,心头掠起一丝悲凉。她不惹她的闲,去拿了饭盒,寝友说,噢,还没吃呀,都入迷了。她还是不惹她的闲,头也不回的去了。  校食堂早已打烊收业,晓黎找了家校园内的小餐馆填肚子。餐馆虽小,几十平米,然而生意正火暴着。大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学生在含情默默的细嚼慢咽,那不是在吃饭,是在搏动心脉;也有一大围桌男女生在热闹着,宴庆着某某生日快乐,逗的唱的,鲜活得尽兴。似刚起网的鱼,几个餐馆人员被唤得团团转,恨不能伸出四脚四手来忙活。晓黎好不容易瞅着机会让人打了盖浇饭菜,还硬是将四块钱塞进那人手里,端回到寝室去吃。打开房门,空空如已,又只她一个人了,关上了静下来吃着。偶尔听到走道上有脚步声,嚓嚓的脚步声在静悄的住宿舍楼里格外脆响。她已开始感觉到毕业前的孤寂和惆怅了。自豪的大学娇子在渐渐失宠。  她伫立窗前,校园内的灯炮似乎没有了往日的荣耀,葱郁的树木在呼呼作响,一下把她带到了那幽静荫凉的黄山或张家界,仿佛夏令营居过的山间林丛下的小木屋里。她吃了饭,照常去了图书馆;照常有那么多学生在雪亮的灯光下专心细研;照常只有窸窸的书页翻动声。然而,她没有了过去的专心,模糊的视线让文字变得似一群蚂蚁,乱窜乱爬,什么也看不进去。暗暗窥视其他学生都纹丝不动,全神贯注的。她学着他们,做着以前的样儿,想要自己安下心来。时儿闭目,时儿睁眼,不仅文字似蚂蚁乱窜,连屁股下的凳子似乎长出荆棘,让人生着不安。她便反复挪动着脚,着实不行了,不能自己欺骗自己,便起身还了书,匆步走人。  回到寝室还是只有她一孤人。她冲了澡,又洗了换下的衣物,把自己安到床上去。那个小镇的家自然不是她想要再回去的地方,尽管那里有她孩时的美好梦想和无限乐趣,不过是编织成了如烟的回忆。是李源站在她面前了,她惊奇得不相信的问了问,你是我在人才市场撞见的那个李源嘛。温存的李源笑微微说,我是李源;这还有假吗。接着又毫不羞色的说,艾晓黎同学,我知道你还没有男朋友,让我做你的男朋友最合适。我会带给你幸福和快乐的。晓黎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没有男朋友,又怎么知道我不快乐。他为什么这样懂我的心呢。她这样往心里想,让蒙动的心怦地跳得厉害,忙回避他那炽热的目光,离毕业短暂了,不能自己打破了自己的戒规。李源说,艾晓黎。他又变得更亲和地说,不,晓黎,你别躲着我哇,我真的是喜欢上你了。晓黎冷冰冰的故意说,你走吧,我早有男朋友了。我们约好了,就在这樟树下等着的。他一会就到。他来了,你会吃亏的,你要真喜欢我,就赶快离去,别让他误会了我。李源坚定的说,我就让他误会,让他离开你。爱情也要竞争才能达到最满意的效果。晓黎不客气的说,瞎说!你那是亵渎爱情,你这种人我是永远不会喜欢的。她说着;见不远处彳(chī)亍(chū)着一男生,忙招呼,喂!李源顺声望去,变得垂头丧气的,一副凄楚的样儿呆住了。最后还有含笑的说,晓黎,我去了。我还会再来的,晓黎凝视着他的背影在飘然离去,飘然得只是一件红色的衣服在天空中飞舞。她想喊住他,觉得似乎对他太残忍了,但始终没有喊出声。  是寝友菲菲回来的关门声,振醒了她。她嗯的翻了个身就醒来了,嗡声嗡气地说,你才回来,么时间了。菲菲是她们寝室年龄最小的,可她总不服小。对她们的呵护视为瞧不起她。她突突的回击,还有不回来的呢。还没转钟,你就睡了。没有看着书在图书馆等我们。晓黎呵欠的说,唉,今天跑人才市场,累死了。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官梦》 《运转官场》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