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十章续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十章续1

  包涛谦和说:“我这个人就有些耐面子不过,有什么办法呢,韩镇长。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这不特来求你的呢。”一向都是求人的韩翔宇,这下还有人来求他了,还是正局级的包涛,一下似乎高大尊贵起来,心里有了些滋润。停了半晌才缓缓说:“我晚上和他联系看。联系了,再给你打电话。”包涛进一步说:“我再试看,拨通了,你和他说。”他说着拿出手机来要拨。韩翔宇制止说:“深圳人白天忙,还是晚上我直接给他打。”深圳人再忙也不能没有接电话的时间吧,这不过是借口。然而,他只好依了他。恳切说:“那就把你吃亏了。”说完,就起身,要了韩翔宇的电话号码储到手机里。韩翔宇一直送包涛出大门,让单位上的人见了,就觉得没有发生刚才一幕似的。  等客人一走,韩翔宇的心境又回到现实中。不知是刚才的脾气没有发够,还是不该发这脾气而懊恼起来。他到门卫一问,知道查建国已经坐小车出去了。难道是别了他,不让他跟着下乡去。万一闹翻了也没什么,就辞职去深圳算了。他愣愣的看着大街上过往的车辆人流,真狠不得一下子飞到繁闹的深圳。看来这指挥部,即是以后改成的高管局,并不是他韩翔宇能施展才华的理想平台。那种烦躁不安的心情渴望得到抚慰,哪怕是瞬息的抚慰都令人畅快浑身的。也许只有家庭才是抚慰的最好药剂。家庭是温暖的,一个人恍忧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温暖的小家,避风的港湾。在离乡背景的深圳,韩翔宇想到的是远方的家;在事业受挫,情绪极其崩溃的时候,想到的也是家。仿佛只有家才能抚慰他受伤的心口。尽管半天班还只上了一半,韩翔宇不想上完那半个班了。单位与家庭只隔一道围栏,是租给指挥部后改为各走各的门。其实,他知道,此时的家里也是空落落的。张友琼上班去了,振超上学去了。谁知,一眼就看到张友琼在经管局的门边扶着摩托车的把手,迟迟不肯进门。他心想,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她怎么知道他这时回家的,还在大门口等着呢。不对,还有一个人侧立在她身旁。他已经穿着夏天的单衣了,还在和她说话,是悄悄的样儿,是含情默默的样儿。以做男人的和做丈夫的身份使他敏感起来。他不得不停下,倚着树旁向这边窥探。他俩也并没有非常举动拉拉扯扯,也不象是上次的讨债那副情形。等过10分钟,那男人并没有和她上楼去家里,而是毅然告辞离去。韩翔宇觉得也许是自己太多心犯疑的;也许是自己近来心情不好,遇事都看得挑剔起来,没有过去年少时那么单纯一心一意的了。又回家这么早,有些话该如何当她说呢。韩翔宇慢步的向经管局走去,谁知张友琼放好了摩托车,在门卫室里和魏爹聊天,说他一天就一两样菜,还喝酒的,够吃么。她说了话,又转身出门卫室,见韩翔宇正进门,含笑说:“翔宇,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韩翔宇嗡声闷气的“哼”了声。边向楼梯口走,边将一袋菜递给他。说:“哎,正好,你把菜提上去。”韩翔宇说:“你提就是了,我要不回来呢,你找谁提去。”张友琼见他不仅脸色苍白,还有些愤愤然的,便不和他计较,提着菜匆匆上楼去。  回到家里,韩翔宇一屁股塌到沙发上,也不帮她做什么。张友琼不惹他,去忙着择菜、洗菜、切菜、配料的。做完菜才到客厅,关切说:“怎么回来这么早,又遇到不顺心的事了?”韩翔宇厌弃说:“你怎么总问这话,仿佛我不该回家似的。”听他这话,张友琼以为是他瞧见了和他说话的原故,自愧起来,又去厨房里忙自己的事去。韩翔宇觉得电视没有什么好看的,就去打曾国超的电话。电话快通了,他走到凉台上去说话:“曾县长,您好!您一走,我就觉得自己在大县孤单单的。”对方说:“感谢你呀,上次回大县陪了我几天。”韩翔宇笑说:“这有什么,可惜酒量太小了。”便接着问:“曾县长,您和余老板的事象么样了。定了,我就给你们打工,包管让你们放心。”对方说:“这还用说,只是最近深圳这边的事忙,到大县投资的事还没有定下来。我作为大县人是希望早点来大县投资发展的。”韩翔宇听他的语气,就觉得有些不对的意味。便说:“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对方有杂音说:“也没什么,原先准备凤志的那个台商老板作大股的,看来不很现实,都怪凤志,把大县的情况如实讲了,一点也没有包装。这也不要紧,我昨天和凤志商量了的,就是台商老板不参与,我们也要到大县投资的,就是少了台商外资老板的光环,可能今后的事要麻烦点。”韩翔宇满怀信心说:“大县这边有您曾县长的名义,我再给你们跑腿,没有办不了的事。”对方说:“这不现实,你都是给香港大老板当了副总经理的,怎么能说打工呢,要不到时候我们合伙投资,都当老板又是员工。你占股份,把高管局的工作也不丢,该多好,一身两制的。”韩翔宇欣然说:“好啊,就按您说的,要不要我早些和县领导说说,让他们也有思想准备。”对方说:“暂时不要说,等定下来了再说。”韩翔宇答应着好,关了手机,心里更不安起来。认为包涛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觉得曾国超要约他这个无产阶级入股,那不是儿戏,是连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然而,也更忧虑起来,似乎一刻也不想在指挥部呆下去。忙回到客厅翻出翟正伟的电话,又翻出濮旭的电话。万一不行就回彩芸,再去山东也行。韩翔宇打通了濮旭的电话。对方重复了两遍才说:“是韩翔宇,韩总啊,有时间来彩芸做客。”韩翔宇吞吞吐吐说:“一定,一定的。深圳一别,十分想念濮总啊,你们几时举行婚礼,可别忘了接我啊!”在深圳请客不比大县可落几个人情,那里是高价酒席,多请一个客东家就多贴一份钱。下柬请你是瞧得起你,有喜庆也请不了几个客的。对方巧妙说:“婚不婚礼无所谓的罗!”说着双方笑了。韩翔宇问:“山东那边么样?”对方说:“山东地方很支持我们这样的高科技产业,效益还不错,上个月都盈利了上百万。”韩翔宇祝愿说:“这就好。”还要说什么,对方却说:“好,再见。”他轻声附和:“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