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八章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八章续

  说这话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要接的客人总接不到,这明摆着是瞧不起人嘛!韩翔宇叹息说:“我们接他那么多天接不到,人家一接他就答应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还要我去替他喝酒,我又不是陪酒师,只有不去就好。”张友琼懒得搭他的话,这件烦心的事就是他自己造出来的。他似乎在自言自语说:“这个曾国超,离开了大县就变了,变得难以接近了。人总是在不断变的,总不能象他变得这样快吧。”张友琼又觉察到还有人向他们投以嫌弃厌恶的目光,便说:“你刚才就不答应啦,避着人家发火有什么用的。”  到了车站,张友琼自个回去了,韩翔宇还是招了个的去了县宾馆。他直奔了三号楼的204房间。这是个三人间,房子里却满挤了。有坐在床沿上的,有坐在椅子上的,也有干站着的。曾国超满脸春光的靠在床背上,见了韩翔宇大声说:“贾局长,你别说了。这个韩镇长你应该认识,也在龙场呆过的,是老县长张道然的女婿。你问问他,时几接的我,他还排着队,排在你前头,请你原谅了。下次来大县一定到你农业局做客。”他还处于高度兴奋亚失态中。贾春生说:“既然曾县长这么说,我也就理解了。”曾国超说:“不过,你不能走。晚上得陪我,彭书记还要来的。”这时贾春生的手机响起,他边接通边去外面。电话是农业局办公室打来的,要他回局里去,田运成在局里等他,关于组织迎接省里的三下乡活动。三下乡活动是中央开展的一项工程,送科技、文化、卫生下乡,旨在服务三农。他想转去打个招呼,又见他醉醺醺,难得说清楚,便悄然离去了。韩翔宇在余凤志这边说话。冯屈登说:“大县的应酬太麻烦了。再这样呆下去,我们的项目都要泡汤了。”余凤志感叹说:“只所以,我提出来要赶紧离开,明天回深圳。”韩翔宇融入此情此景,真想辞了工作再去深圳。然而,听了他们的感言,心情平静下来。说:“你们的事情办得么样了,这么急着要走。”余凤志说:“基本情况都有了一个,到了深圳再去定方案。”又接着挤出点位子说:“你坐。”那边还有人在和曾国超热烈攀谈的。不一会,包涛来了,是来接曾国超他们去餐厅的,说书记县长马上就到。曾国超站起身来说:“呔,酒都还在喉咙里,就又要上桌了。”众人相随,陆续出房去。韩翔宇与包涛的目光锐利的碰了下,彼此都没提前几天通话的事。听包涛的口气似乎只接了曾国超他们三个外商,其余人掉上队来。等快到餐厅的时候,曾国超才发现少了捧场的人。便说:“他们人呢?”包涛搪塞说:“都走了,不肯来。”曾国超似乎清醒的说:“不行!叫韩翔宇一定来。你去把他拉来,就说我说的。”他又说:“不了。我给他打电话。”电话很快通了,他狠狠的说:“翔宇,怎么招呼都不打声,就走了。”对方说:“我看他们都走了。就……”曾国超坚决说:“你不管他们,给我快来餐厅,五分钟之内赶到。”他不等听到对方说“好”就关了机。  这餐饭是招商局特地安排的。虽然包涛他们陪曾国超他们跑了几天,看了几块闲置场地,也看了几个乡村。然而,他们对投不投资没有吐露一丝的意向。又听说他要走,包涛急了,向阙俊一建议,就定了这个晚餐。作为饯行酒,还请了书记县长作陪,也好让他们在酒桌上将一军,尽快促成他们把投资项目定下来。酒席定在二楼的孔雀包房,是一间大包房,还有一半是打坐的地方。他们的屁股刚落座,彭训奇、朱思杰他们就来了。大家起身招呼。曾国超还是恭敬的称:“彭书记,您好。”“朱县长。”因为接风酒时,与朱思杰见过面。朱思杰开门见山说:“曾县长,余老板,你们看了几天,把项目定下来了吧。”曾国超是才走出大县的,大县的情况并不生疏。他们便把目光落在了余凤志的身上。余凤志稳重说:“有了感性认识。等回深圳了开个董事会,让董事们来定。”彭训奇忙说:“大家坐吧。”众人纷纷坐下,才插断了这敏感话题,彭训奇、朱思杰把曾国超伴在中间坐。曾国超侧过脸说:“真是的。又惊动了你们书记县长,太不应该。”彭训奇气宇昂扬说:“招商引资是大县的大事,你是知道的。怎么叫应不应该呢。”曾国超说:“嗯,是的。”彭训奇又说:“听说你和余老板回大县了。余老板也是大县人吧?”余凤志城府的“嗯”了声。彭训奇接着说:“早就想陪你们吃餐饭的,一直抽不了身。最近省里又安排了来大县的三下乡活动,还有省农业厅的,在大县办优质稻样榜工程。据说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官员还要来大县。这次,中央算是把问题看准了,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促农增收。”曾国超说:“嗯,是得民心的举措。大县的春天真的来了。也是书记县长的荣幸,也是大县的荣幸啊!”彭训奇说:“不。 是农业大县的荣幸还差不多。更是大县老百姓的福祉。”朱思杰说:“不过,政策是好,但城乡的差别我觉得是存在的,只是大小而己。”曾国超说:“想不到,我离开大县才几天,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老百姓奋进向上的表情上都能看出。”彭训奇说:“你还说呢,我还没单独和你谈谈,你都已经离开了大县。今天算是加补啊!”曾国超的酒意似乎全没了,感慨说:“现在办企业太艰难了。我想回工作岗位,您还接受啵?”彭训奇豪爽一笑说:“你都是深圳的大老板了,还可惜个七品芝麻官嘛!”他们闲聊着,服务小姐已上菜了,在客套的气氛中,酒席正式开始。  没有辜负期望,喝得歪而不倒的韩翔宇踉踉跄跄回到家里,脑中就绷着一个念头。曾国超他们要在大县成立了公司,他就去当总代理。总代理就是全权处理大县日常事务的总经理。他不想长住大县当这个副总经理,想同他们去深圳,恍惚中自己已身居深圳闹市了,一会又身居省城和茹在一起了。他不想自己抱负的一生就这样虚度着。张友琼见他这般迷糊模样,眼睛发痴着。便说:“看你,看你还象人啵!”又接着说:“要你不喝这么多,你就控制不住自己,跟人家替死。”韩翔宇强撑着说:“我,我不是给人家替死。我是佩服他们,我也要去当老板。曾县长都和书记县长说了,要请我当大县的副总经理。我才不干呢。在深圳彩芸的副总经理,在山东彩芸的总经理我都不干了,我还到大县当个狗屁总经理不成。”他似乎酒醉心明,竟说出了这般心底的话。张友琼纯当他那都是酒话,而酒后吐真言,也听得内疚,当他一屁股塌到椅子上,一股恶心的涌动奔出了喉咙。“哇、哇”的呕吐了。立刻污秽的酒臭充满了整个屋子,张友琼也条件反射似的干呕了几下,不敢再接近他。韩翔宇还在使劲的抽动呕吐,好象连肠子都要吐出来才舒服似的。他边吐边说:“友,友琼。来扶我上床去。”他试着要站起来,一个恍惚便栽倒在椅子上。振超一旁惊吓着,忙说:“妈妈,你去帮帮爸爸。”张友琼做像厌恶说:“他脏死了,我怎么帮。喝!喝!让你喝个够,既痛快又舒服吧!”振超见韩翔宇在痛苦的呻,眼睛紧闭着,关切说:“爸爸,你睁开眼睛,说话啦。”韩翔宇坚持说:“儿子,爸爸不能睁开眼睛。睁开了天昏地转的,房子都要坍塌。”振超哀求说:“妈妈,你去帮帮爸爸吧。”张友琼蒙着鼻子,去打来温水,替他擦洗。又用洗把抹去污移物。然后拿出空气清新剂喷雾,让茉莉郁香盖住酒臭。等张友琼忙边一阵,去端来白糖水,端来吃醋给他喝,他已昏沉过去。仿佛驰骋到了深圳,进了彩芸公司的办公室。还是他明亮宽敞的副总经理办公室。还有濮旭在向他微笑招呼。他含糊说自己酒喝多了,不能说话。可他心里明白,他和他是在彩芸的对头。本来景盛富老板是器重他的,就是这个濮旭捣的鬼,把他挤到了山东。他不甘心的到了香港,向老板一本奏上告了他。老板在夫人邱蔓的劝说下,把他终于留在了香港总部。。说是香港总部,怎么跟篱湖花园一般。这分明就是篱湖花园么。对了,是篱湖花园,满厨房的“来一桶”快餐面碗。翟正伟呢,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好久不见他的踪影,也不来迎接。怎么又不是篱湖花园了,是大县县委会,是大县经管局,是在家里吧。这不,张友琼在喊自己,要喂醋和糖水自己喝的。我这个人啊,就是不吃醋的,随你跟哪个男人去。不过,这话只能心里装着,不能当她说出的。骄惯放纵她了,她真去找野男人,那不和曾国超一样苦楚的……。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首长》 《错爱专情总裁》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