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六章项目选定地难定 勿忧还喜显上书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六章项目选定地难定 勿忧还喜显上书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趁着今天是个双休日,韩翔宇想了一个心愿。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他的心愿就是要请曾国超吃餐饭。不仅仅是因为他回大县是曾国超的帮忙,让他进了高速路指挥部。是因为曾国超辞职下海了,不能人不在位了就不亲近人家了,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人。张友琼自然赞同他的想法,但又有些埋怨曾国超。她是看在曾国超是他们的一个依靠,才让韩翔宇回大县上班,谁知韩翔宇回来了,他这个依靠却抽了脚,奔自个的事去了。不管张友琼怎么唠叨,韩翔宇还是找出曾国超的手机打过去。然而,手机里传出的是“此号码已停机”,再打一次还是传出的这句机械话语。越是手机不通,他更有联系的欲望。现在不在位的他,处境究竟如何,究竟闯出个门路来没有。听到说电话都不通了,张友琼似乎才起了恻隐之心,怜悯和同情起来,并建议说:“你再用座机打着。”韩翔宇放下手机,在座机上拨了这个心中已记熟的号子。然而,电话里还是令人失望地传出那句讨厌的机械语言。他俩更加猜疑起来,也许曾国超不在大县了。其实,对外面的生活他韩翔宇还是很留恋的,还掂起了那“在水一方”的伊人---茹。曾国超没落得没有了踪影,也许他有了新家去过小日子了。他可不是那号人,心里头是装大事的人啦!张友琼忽地想起什么,说:“我好象有他长江中学家的电话号码。”韩翔宇说:“好。你找出来试试。他和姓余的离婚都几年了,不会的。”张友琼边在电话本上翻找边说:“也许那个余凤洁知道他的去处呢。”韩翔宇没有作声,在等待她查找。她查找一遍两遍,查找了一个本子又一个本子,怎么也没有姓余的号码。他也凑过去帮着找,也没有。他还翻出自己的电话本,那是去深圳后换的一个,不管怎么侥幸的找也没有找出来。又打了包涛的电话,包涛也不知道。他压了机,自言自语怨叹:“这些人真没有人味!”振超在一旁见爸妈专注而慌忙的查找电话本的劲头,自觉好玩极了。终于张友琼罢休了。忿忿说:“找,找什么!这时还早,去一趟长江中学不就得了。”韩翔宇说:“我们俩一起去。”张友琼会意的望了下他,就同意了。  地处后河老街的长江中学,地段虽然并不开阔,但也不是避街小巷那般冷清,好远就能听到校院里喳杂的声音,也许这时正是散晚自习的时候。韩翔宇骑着摩托车驮她,一路风驰电掣。减缓从学校宿舍区的小巷进去。虽然好久不来,也还记得地方。是二栋四楼顶层,只是左右边有些模糊了。韩翔宇仔细辩认了,左边的房子似乎没有亮光,右边的房子里那摇窗里泛亮着,有些昏黄。屋内还不是一两个人的说话声。他轻悄悄的敲门,屋内有人欣喜的说:“来了!”这话不知是对屋内人说的还是对屋外人说的。有人开门了,还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俊小伙子。他惊异的问:“你们找谁?”张友琼也试探问:“余阿姨在家吧。”他说:“在。”随后让进他们。张友琼辩出了沙发上的余凤洁,笑着喊:“余阿姨!”余凤洁随后站起身来,忙将惊异的脸变得微笑起来,说:“呀!你们俩稀客。”屋里果然有三四个人坐着。他们中有余凤洁的弟弟余凤志。刚才那个开门的是余凤洁的表弟冯屈登,准确的说是曾国超的表弟。他们是在等待曾国超。他们是为一个共同的开发项目走到一起来的。自曾国超辞去公职后,便离开了大县,四处闯荡,寻找商机。想办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然后再回大县投资办厂的。他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大县人,大县要发展,不是缺县长,而是缺企业家。然而,商海如此浩渺,寻找商机犹如大海捞针。最后,经人介绍,来到南方《农村经济研究》杂志社打工,当了一名普通编辑。偶尔也动笔写写稿子,展示自己如同上书国务院的敏锐观点,和几十年来在大县农村工作的感悟。过去,他对农民弃田打工抱有偏见的,现在清醒认识是农村经济发展家族中的新成员,是能够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加快农村城镇化进程的被普遍认同的打工经济。就在前不久,深圳的一次老乡联谊会上,他意外的邂逅余凤志。俩人过去是男舅关系,在联谊活动中还是以男舅关系相称。但彼此都心照不宣家庭破裂之事,只谈事业,只谈投资。余凤志真诚邀请曾国超合股到大县创办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水产品罐头厂,充分利用各自优势,也让大县的老百姓尽快富裕起来。俩人一拍即合,多么宏传的设想,多么宝贵的金点子。曾国超从政几十年,始终觉得没有找到自己的事业,这次才算是符合自己心愿的真正事业了。按照计划的步骤,他俩必须来大县实地考察,还要得到大县县委和政府的鼎力支持。这自然是曾国超的优势。余凤志的优势是有资本、有技术、有市场,这是他在深圳给台商老板打工多年而累积的宝贵财富。是与曾国超合股办罐头厂的最大优势。冯屈登是倚靠余凤志带出去闯世界的,这次打前站回来的,先察看大县的虚实。  他们在回大县的途中,曾国超才主动提取家中的事。并说:“凤志,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和你姐早不在一起过了。”余凤志说:“你们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虽然人在外面,大县发生的大小事,我哪件不知道。我也是男人,我能理解。”仿佛在旅途的车上的那么多人,陌生得没有人似的,只有他俩的存在,可以敞开男人的胸襟吐吐真言。这真言即使遭遇再大的风也不会把那见不得阳光的话吹到大县去。余凤志见豪爽的曾国超一下沉默了下去,劝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然而,曾国超心里明白,这次和余凤志回大县联手创办企业,必须会面对家庭婚姻的窘境。毕竟他们是亲姐弟,一定不可能回避的要见面,况且表弟冯屈登还在他手里做事。便叹息说:“唉,其实你姐是上了人家的当啊!大县可以说是栽到那班人手里了,这么多年不得翻身。”余凤志感慨说:“你们俩是我羡慕的楷模夫妻,现如今已孔雀东南飞了!”他接着亲近说:“国超哥,你心中有了意象人没有?”曾国超淡淡一笑,说:“人世间能得一知音谈何容易。时下有几个女人不是望着兜里在找男人啊!”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