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续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田野里的事祸还得要在田野里和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一身泥水的冉女巴女巴 被众人劝送回家时,被隔壁的尤素芬看见了。她还以为是自己昨天把话她沤了气,想不过来,去投水了。一时吓得脸面红一阵白一阵,心亏的过来。当着众人装糊涂又关切的说:“哎呀,冉女巴女巴 ,这是怎么了呢!我去给您打水来,换了衣服。”冉腊娥不理睬气愤愤的塌到凳子上。尤素芬打了凉水,想去开水瓶兑点热水,开水瓶空空的。她又跑到自已家里提来一瓶开水。她丈夫张光禄见她慌乱的,便问:“什么事让你慌慌张张的?”她一边快步出门,边说:“冉女巴女巴 险些出人命了。”跟着张光禄也过来。他听人说是张瑞金所为,忿忿不平的说:“这个狗日的,怎么这么狠毒!他是没有吃得亏的窍!”尤素芬用手拭了拭,兑好了热水,端到房里去。又劝慰说:“冉女巴女巴 ,自己身体要紧,您去换了衣服去。”边劝边要扶起她。她似乎在甩开她,自个站起来,去房里,关上了房门。有人在小声地叮嘱尤素芬,说:“你注意听着。”众人陆续离去,张光碌也离去。尤素芬在房外,专注听着有了洗水的声响。等了一会,她便喊:“冉女巴女巴 ,您换好了吧。水让我来给您倒。”又过了一会,房门才找开,尤素芬这才放下心来。去房里端出水来,泼在大门外旁边的地上。她见冉腊娥还横着个脸,也不瞄自己一下。心想一定还在生自己昨天的气。便讨好说:“这个瑞金,日后一定不得好死的。”又关切问:“您没有伤着哪儿吧,身上有没有哪里痛的。要伤着了,决饶不了那狗东西!”冉腊娥还是不理睬她,拾起脏衣服,向后屋去洗头发。尤素芬跟着,又诚恳说:“您不弄早饭了,就到我家吃去。我的早饭已经熟了。”冉腊娥终于嘘了口气,轻声说:“素芬,你去忙。我没事的。”尤素芬自责说:“哎,也怪我,昨天的话没有说转,其实换田也不是难事,只要村里出个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冉腊娥痛斥说:“我找了芳书记,他也不主持正义。我只有用老命去拼了。”尤素芬说:“瑞金是个么三型的人,您还不知道,他是连亲弟兄都不认的!”冉腊娥说:“我知道他是那么个东西,我就不怕!一条老命还怕什么。”尤素芬也叹了气说:“人啦,还是命重要,命没有了,还要田做什么,就是金山银屋也没有意思的。”冉腊娥说:“理儿是这个,我就是一口气转不过来。我还是张冉村的一份子,怎么就没有了责任田呢,你说说,素芬。” 尤素芬温存劝说:“您还是想开些,这事总有个解决办法的。”她又接着说:“这事,您不怪我吧?”冉腊娥说:“我就怪你,不是你,那狗日的瑞金敢种我的田。”她见尤素芬不高兴起来,接着和缓说:“嗳,不怪你,好啵!怪村里不主持公道。你回去吧!” 尤素芬莞尔笑了,说:“只要不怪我,我心里才好受些。我去了噢。”  冉腊娥被张瑞金推倒在水田里的事,一下子传遍了全村。张瑞全听了冉晓春说了这事的根由。几年前为承包外洲渔池闹的那一曲仍名刻在心。便说:“他们是不会去看冉女巴女巴 的,毕竟是我们的兄弟惹的事。你拿几个鸡蛋去看看。欺侮个孤老婆子,谁的良心上都过不去的。”家和万事兴!万事兴心胸也豁达了。现在的张瑞全农事兴旺,比起刚精减回家的他真是判若两人。那时,他怨天忧人的,似乎人世就对他一人不公,遇事就发怒的。时常想起过去为还款枉死的爹,甚至喑喑垂泪。眼下国家都减免农业税了,要是张老爹健在该多好。坎坷和经历能够改变人,让人变得聪明和宽容起来。会真正的替别人作想,大公无私起来。当冉晓春提着鸡蛋来看冉腊娥的时候,她心里还梗塞着,做了早饭也吃不下去,似乎喉咙管都僵硬着。她想起冉晓春昨晚的话,要张友琼他们出面。他们不是和那个曾县长很好,要请出曾县说句话,一定能要回责任田的,一定能出了这口恶气的!张瑞金回到家里气也不能消,越想越觉得自己冤屈,便去找张作芳。张作芳一早去乡里开会去了,他又去找冉小成。冉小成听了大清早发生的事,因为全村人都在传讲,他不可能没有听到。他只当是他们私人间的恩怨。当张瑞金找到他时,他却惊呼说不知道。张瑞金就把事情原委叙说了一遍。与冉小成听到的没有多大出入,就是少些对张瑞金的咒骂声。冉小成立刻拉下了脸,狠狠地说:“你呀!你冤屈什么。你老头子死的时候,政府赔了多少万,你心里不清楚,他还是自己喝的药水。你要把冉女巴女巴 打出个命案来,不让你倾家荡产才怪!今天是你的祖宗菩萨供得高,幸好没出人命。”张瑞金一时有口难辩。本不想找他的,知道姓冉的要卫护姓冉的。便苦楚的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村里该出面调解吧,你们都学了三个代表的。”冉小成又说:“你打人的时候没有想到要村里调解,出了事就来找,你不学三个代表,全国人民都学。你自己上冉奶奶的门,先去赔理道歉再说。”张瑞金生硬说:“我不去,我活了几十岁,还没向谁赔过理呢!”冉小成说:“那你说怎么办?”张瑞金说:“这次要把我家的田和她家的彻底分开,为了这田过去我们没少吵过,还有那个死县长压着,村里最好把我的田换到村里林场的那块田里去。”冉小成说:“哦,你还在打林场田的主意啊,你白日做梦吧你。”张瑞金说:“我这时候跟你说了的,要我真闹出事来,就该村里负责的,谁叫你们不主持公道的。”别看张瑞金缺少文化,他的这话还真捣进了冉小成的心里。他压低了嗓门说:“你别再冲动,你个人闯出祸,肯定归你个人承担法律责任的,你跟我说了,我一个人也不能作主。等芳书记回来了,村里商量一下,再给答复。”张瑞金一下笑了,这种容易冲动的人,真是怒也容易,笑也容易。他又要求说:“时间不能迟,下午等你们的回音。”冉小成说:“谁知道芳书记什么时候回来,下午肯定不行。”张瑞金说:“我等着要下秧了,不能迟。最迟,明天早晨。”冉小成的态度又坚决起来,说:“再说!”张瑞金匆匆的离去。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