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死土犁出金穗子 令人神往惹事端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死土犁出金穗子 令人神往惹事端

  五十五  死土犁出金穗子 令人神往惹事端  一阵锣鼓掀天,鞭炮齐鸣的欢闹,被农业部表彰的张瑞全在乡政府接受表彰后,迎送回村。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这下让张冉村的乡亲们真开了眼界,还听说得了一万块钱的奖金,真让他们羡慕不己。种田也还能闹出大名堂来!本来就想要回那一亩八分责任田的冉腊娥再也坐不住了。她等在家里,等看过热闹的尤素芬走来,便喊住她进家来。尤素芬笑嘻嘻的说:“哎哟,冉女巴女巴 ,你没去看。这种田还真种出名堂了,张瑞全全国都有名了。还得了一万块钱,是农业部的5000,县里都给了5000。”冉腊娥忌妒说:“哎,我要转去几十年,也会象他种个几百亩田的,还用机械种。”尤素芬说:“您要把猪喂好,办个上千头的养猪场,你还不可以出名。你喊我有么事呐?”冉腊娥期盼说:“我想把责任田自己重新种上。又不好向你开口。”尤素芬诧异说:“哎哟,您这么大年纪,还种么田。你是不是看张瑞全戴红花风光的,眼红了。过去有张老爹帮着耕田,现在谁帮你种。何必讨那麻烦。”冉腊娥说:“人家瑞全种那么多田也不是他自个耕的,还不是请的人。人家能请工,我为什么不能请工。”尤素芬看她认真起来,知道老人的脾气犟着的。便和缓说:“你的责任田我也没有种,是瑞金在种。”冉腊娥拉下脸责怪说:“你这个婆娘,怎么将我的责任田送人呢。不行,你得帮我要回来。”尤素芬撑着脸说:“你以为瑞金是个好穿衣的呀!说要来就要得来的。为了租林场的田,他们亲弟兄都险些打起架来。我劝您还是死了那条心吧。”冉腊娥气蛊蛊的说:“田是给你种的,你送给人了。你别怪我不顾情面的,我只找你要田的。”去年底,她是一个好心去张瑞金家劝和,却受了莫大的欺辱,一直耿在心窝。尤素芬觉得冉腊娥特反常,要不是看在平日比亲戚还亲近的份上,真要不客气的。压了压性子说:“你要了也不行,季节都过了。人家秧都长好深了。”冉腊娥说:“我可以栽中谷。反正我找你要田,不然,我就种你的田。”因为租田转田中的隐匿,尤素芬不能再让步了。大声说:“冉女巴女巴 ,你怎么不讲理了!当初你是怕交款子,给我说好话,让我帮你种的。你怎么说要就要呢。况且这田还是经过村里调的。”冉腊娥说:“是我不讲理,是你不讲理!我的田让你种,你就给我送人了。我不找你找谁!”围绕着“谁讲不讲理”的,俩人争吵起来。尤素芬觉得她老糊涂了,干脆不和她一般,免得乡邻们说她欺侮孤人。甩下一句“休想找我”,便离去。冉腊娥又赶出屋来,吼:“谁休想,你才休想呢!”她俩的声音,逗来看热闹的乡亲。他们才从张瑞全家看热闹散去、路过。见她们没有再相骂,她俩各回了各的家,大家也就各自散去。  要回责任田的事让冉腊娥着实搁在心上,她做事不专心,吃饭也乏味的,便连夜找到张作芳家里,要村里作主要回她的责任田。张作芳毅然说:“当时是你退的田,房子也卖了,人也去了县里。村里就作主给他们换了田。”冉腊娥说:“既然过去是村里作主,现在还不要村里作主的。”张作芳推脱说:“那也不是作主,只当了个中间人,他们双方同意换的。”冉腊娥纠缠说:“不管你们作主也好,作中间人也好。我是张冉村的人,我的户口在村里,我又没有说不要我的田。既然你们答应的把我的田换了,我当然要找你们给换回来。”张作芳无可奈何说:“你真是说不清楚了。当时你不要田了的,又怕没钱交款子。”冉腊娥反噬说:“我说不要田了,写了字在村里,你们拿证据出来看看。没有证据,我是要找你们的。”张作芳的老婆石秋霞过来劝解说:“冉女巴女巴 ,你也先别急,村里也帮你去说,你自己也去找瑞金要试看。”他们的话声在沉寂的夜空里飘荡,传得很远很远。冉腊娥看他家也要睡觉了,便说:“我谁也不找,只找村里,我今天先去了,村里不给我解决,我是天天来找你的。”她送她出门来。她踏着朦朦月色下的夜路,一路走一路还在想着法子,怎么才能要回这块责任田。她的思绪弥漫起来,张瑞全能种好几百亩田,是因为他当过干部,还开过铲运机,还承包堤外边的渔池,干过这么多门径总让人从中乖巧起来。还有那张乖嘴冉晓春,见了面就亲热热的喊着姑妈,有这么一个好帮手,不愁他种不好这几百亩田。他俩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长的一双,在张冉没有第二家能比上他家的。对了,那块田是瑞金在种着,何不让晓春也去帮忙说说。也许这事准成!她已经把步子向家门迈去,立刻又改变了方向。人家的门上都贴有早稻落实面积表,就自己的门上没有,这真是多丢人的事。不仅仅是几十块钱的补贴款的事,是种不上早稻,不能享受政策的阳光。把你排斥在外,仿佛不是一个完整的张冉人,要被乡亲们丢弃似的难受。  当冉腊娥来到冉晓春家时,她家的前屋后屋都亮着灯,被灯光照得雪亮。冉晓春听到喊声,也丢下手里的活,赶出来迎接。冉晓春微笑说:“姑妈,怎么这时候摸来了?”冉腊娥说:“白天人多,我没有赶着凑那份热闹。这时清静来看看,也祝贺你们家得奖表扬。瑞全呢?”冉晓春说:“他在量谷芽里的温度,不能让它低于12度。”冉腊娥说:“催芽是关键哇。”她接着欣慰说:“看看去,好多年没有看谷子发芽了。”她似乎象小孩子似的兴奋而好奇起来。她同冉晓春到一间后屋,后屋的门窗用旧棉被做着帘子挡着。张瑞全正在翻看着几床芦席上的谷芽。冉腊娥称赞说:“瑞全,你光荣啊!你给我们张冉人都带来了荣耀。我这个老婆子也高兴了一天,这时还想来看看。”张瑞全淡然说:“看您说的,真有那种神威不成。种田的人还不一门心事的种好田。”冉腊娥就近,果然看到了那一颗颗的金黄小谷子发胀着,尖壳里钻出了点点的白记。那不是白记,是萌发的新芽,萌发的庄稼人的希望之芽。有了白芽,它就能勃勃地向外生长,鲜活的长出根系,长出嫩绿,扎根沃土,让田野披上绿装,又变成一片丰收的金黄。让庄稼人眉笑眼开,满脸挂壑的。抓在手里的谷芽爱不释手,又象呵护一个个的小生命,将它们轻巧还归回去。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官路多娇》 《组织部长》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