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八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八章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十八  红旗流通飘荡荡湖田初绿浪滔滔  一面两尺长,一尺宽,下端镶着金须子的鲜平绒的中间写有流动红旗四个金灿灿的流通红旗,由王垸大队党支部书记双手端正地握在胸前,敲锣打鼓地送到桐梓湖大队来。938小说网 www.vOdtw.com桐梓湖大队的一班子人在路口等候着,大队部特地通知了各小队长参加这交接仪式,因为这里面也有小队的努力。南桥公社冉毓敏副书记、张道然副主任等有关人员也来参加交接仪式。桐梓湖大队的一班人,把锣鼓敲得震天响,敲了阵却敲来了一些看热闹的人们,而送红旗的人还不见在大路上出现。他们只好停下来歇会,有人说:“一定是王垸大队不服气不愿意送过来。”也有人说:“王垸大队不会走错将流动红旗送到别的大队去吧?”甚至有人还说:“一定是这把流动红旗拱手送来不光彩,没有人肯来的,真要是他们没人送来,我们更要热热闹闹地到王垸去把流动红旗接过来。”人们议论猜疑着。不一会,有人象顺风耳的说:“听到锣鼓声啦!”也有人象千里眼地说:“看,他们送来了。”大家刷地一下朝大路望去,果然,见王垸大队的王书记笑微微地走在最前头,光彩照人的流动红旗随着行人向前而趾高气扬地飘荡着。有人喊了:“快敲起来!”桐梓湖的人更是热情激昂地敲起来。此时,群情随着“咚哐”的锣鼓声更加沸腾起来,人人咧嘴大笑,雀跃欢呼。  交接的队伍和着热闹的人群,潮水般地拥到桐梓湖大队部。大队部的操场前用竹杆撑着的两架浏阳鞭倾刻“噼啪”地轰炸开了,时儿鞭中的大炮轰响,响彻云霄,一时烟雾和鞭炮声淹没了人们的欢呼声。王垸大队跟来的七八个人,只是苦脸装着笑脸“乐”在其中。桐梓湖大队的民兵排长刘孝武高兴地接过支书刘云山手中的耀眼红旗,慎重小心地挂在会议室的**画像下面。王垸大队的客人被热情地邀进会议室,交接仪式由张道然主持。首先由公社的副书记冉毓敏作了领导讲话,他讲到:“送红旗的大队不要气馁,决心在下次的评比中夺回去;接红旗的大队不要骄傲,要更上一层楼,保住流动红旗。”接下来是王垸大队的王书记讲话,他没有异样的表情,只是很诚恳地说:“这次我们送红旗来,是来虚心地向桐梓湖大队学习的,我把支部的人都带来了,一路上,我们还真有些感慨,你们的田园格子化就象电影上放的,没有看到一块废弃的湖荒,那绿得厚实实的稻叶真逗人喜爱,没有一块田的水稻象我们大队的简直是六零年饿肚子时的孩子瘦骨嶙峋的。刚才一进你们大队部就让人有种社会主义真正新气象的感觉,学习专栏也比我们办好。来时,我心里都还有些不服气,现在亲眼看了我服气了,我们认输了。不过,你们也要提高警惕,小心乌龟赶上兔子。”他见有异样的目光刺了下自己,忙改口说:“这是打个比方,谁也不是乌龟,谁也不是兔子。当然,我们不愿做乌龟,乌龟的名声不好,老婆偷人就是乌龟,我们要做跑得快的兔子。”他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一解说,众人都“哈哈”地笑了,他也笑了。  再接下来是刘云山发言,他激昂地说:“首先,热烈地欢迎兄弟的王垸大队来传经送宝。”王书记忙勉强地笑着,插话说:“云山同志,你别这样挖苦人了,我们真是来虚心学习的。”刘云山望了他一下,继续说:“我这是说的真心话,实事求是的说,我们也有很多地方不好你的,比如说你们改造五类分子,让他们学集体事业作贡献这在全县都是榜样,还有你们的企业办得好,办了林场、鱼场。为集体增加了积累。你们的大队部就比我们修得漂亮,我上次去参观学习时就有感慨。还有更重要的是秋后的收获,年终的决算分配。有了产量,对国家贡献大,还留足集体的,社员也有吃的,不愁肚子不得饱,这才是过硬的。不要看到目前我们的稻子长得好,说不定到时只有一把草,那就没面子了,彻底的输了。我们从现在起一定要按公社冉书记、张主任的指示,搞好田间管理,特别防治飞虱和螟虫的爆发。还有,一定要按公社冉书记、张主任的要求,把十一亩田的南优二号杂交稻试种成功,为来年的大面积扩种积累经验,打好基础,在全公社带个好头,也为在我们大队蹲点的公社领导争光。  最后,张道然作为主持人,讲了几句结束语:“今天的流通红旗交接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公社党委决定开展流通红旗评比活动,其目的是为了促进我们的工作,促进农业生产。失去了流通红旗并不是坏事,它可以提醒我们不能躺在荣誉面前睡大觉,得到了流通红旗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我们整天浸泡在流通红旗的飘飘然中,就会滋生工作到了尽头,该歇一歇的思想,这样就会表现在我们的行动上,怠惰工作,影响工作。所以,一切事件都要辩证的看,都要一分为二的看,这是我们**的唯物主义。我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觉得大家对得不得流通红旗的关系摆得比较正,我们应该是这种态度。我这里纠正云山同志刚才的一种说法,你们把生产搞好了,得到红旗不是为我蹲点的公社领导争光,你们是为**争光,为社会主义争光,为桐梓湖的一千多社员群众争光,我个人的工作是微不足道的,我个人是在公社党委的集体领导下开展的工作,这个关系我是摆得正的。”这时冉书记又插话说:“道然同志讲得很对,这个关于争光的观点是正确的,我个人完全赞成,今后我们讲话都要注意把握分寸,我们每讲的一句话在群众中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我们不同于一般的老百姓,随便说句话马上就被风吹走了,不会有蛮大的后果。好吧,会就开到这里。”张道然经过大半年的基层工作实践,领导水平和能力都有所提高。刘云山被两位公社领导说得脸上象针扎,真恨不得将脸面藏到裤裆里去。  曙色苍茫,处处却寂静无声,只有湖风甜悠悠地吹着,也偶尔有绞劲的公鸡拍着刚健有力的翅膀,拉长着颈脖,悠长地“咯咯”叫。光茫徐徐地照遍整个天空,也愈来愈逼近地面。张道然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聆听新闻广播,然后边听其它节目边去沟边洗(349)。当他拿起牙刷正往上面挤牙膏时,收音机里却传出了与往日不同而很庄重肃穆的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他放下牙刷和牙膏,将收音机拿到手上,将声音调谐到最清晰的位置。这时,收音机里又传出了沉重而悠慢的播音声:“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军委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极其悲痛地向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宣告,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敬爱的伟大领袖、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人民的伟大导师、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同志,在患病后经过多方精心治疗,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在北京逝世……”  张道然听得那样真切,那样明明白白。他一字不漏地听完了公告,忙将收音机关掉,他甚至怀疑这播音声是否是真的。顿时,他好象觉得天昏地暗,心中的一颗擎天大树猝然倒下,没有了依靠和主张,天将塌陷毫无顶立遮挡似的,好象觉得一个家庭失去了户主,会整个家破人亡似的,他甚至还觉得那些地富反坏右分子会重现历史舞台破坏我们的社会主义,破坏我们的人民公社,破坏我们的集体家业。他来不及(351)洗了,立刻赶到大队部,以百倍的警惕随时准备着和大队干部一道以防不测,以应万变。  一路上他莽撞着,还在想是否用电话与公社联系一下,以证实刚才听到的骇人新闻,看上面有什么布置和指示。大队部住守的老头和大队部旁的小学里住守的几名乡村教师见张主任脸色焦虑,匆匆地到来,却和他们面面相觑。有一名也听到**去世噩耗的教师,也只是装在心里,不敢擅自传播,只是心照不宣地和张主任打了声招呼,说张主任好,吃早饭了没有。张道然来到大队部的会议室,久久地凝视着慈祥的**画像,心想他老人家怎么不向全国人民打声招呼就突然走了呢!他又转向那**万岁的条幅,心想什么万岁,天天喊万岁,这不是哄骗人么!他又想到九月九日零时十分,那不是昨晚吗,昨晚可是中秋节,浩月当空,夜明如昼。在这中秋佳节倍思亲的夜晚,他没有一点睡意,和住户刘忠国闲聊到半夜转钟才回房休息,那天空中的繁星点点,还有流星逝去留下一线光亮,难道那就是巨星陨落!  这时,大队的干部们陆续来到队部,见张道然板着个脸,便只是小心地和他招呼声。他十分严肃地对刘云山说:“云山同志,通知开大队全体干部会,把近来的工作碰个头,要大家提高警惕,防止一小撮阶段敌人搞破坏活动。”他们的会议由刘云山主持,开得时短具体,会议刚开始,管理区打来电话,传达上级指示,要安排沉痛悼念**逝世的活动,要设置灵堂,深切地缅怀**的丰功伟绩,还通知张道然同志回公社参加紧急会议。张道然向大家作了安排,便赶回公社去。然而,他的住户刘忠国已做好早饭,在等着他一起吃,可久等不见他,便在心里埋怨道:这张主任也是的,回不回来吃饭也不说一声,真让人好等!正在这时,**去逝的消息一下在队上传开了,革命群众都垂脸相对,对心中的红太阳无不哀痛落泪。  这个大县和全国一样,经过一阵子的沉痛悼念**逝世后,化悲痛为力量,工作和生产逐渐恢复正常,也没有出现象张道然想象的会有一小撮阶段敌人趁机破坏社会主义。只是有一个大事件传到他耳朵里,说公社的解昌文要调走了,至于他调到哪里去,又由谁来接替他公社党委书记的位子呢?对于这个身在行政圈子里的张道然,不得不在心里掂挂此事。他已经下基层快一年了,连个党委班子也没有进入,要是再不进入,等到年底例行班子调整,说不定副主任也当不成了。那周国庆和吴汉斌可都比自己进步快,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涨不跌一块死铁呢?他尽管这样想着,可工作中从没有显现出那种悲观丧气的言行和情绪,他只是当自己的工作没有努力到位。  果然不出谣传,县委组织部的罗副部长和干部科的蔡科长亲临南桥公社考察干部。他们从县城乘头班客车,刚走进南桥公社的院子,正好碰上了张道然。罗副部长还是象在县委会时的那样称呼喊他“小张。”张道然见公社里分管党群和组织工作的副书记丁玉辉不等他和他们谈上话,已经迎接上了他们,自己便悄然离去。罗副部长的考核工作是分别找单个人谈话而进行的。从解昌文开始到公社班子的每个成员分别征求意见。班子成员共九人,上午谈了三个,下午谈了五人,他们又挑灯夜战,晚上接着谈。不是党委班子成员的张道然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叫去,他有些受宠若惊,知道组织上还没有遗忘自己,他的心砰砰地跳着,告诫自己一定要向组织倾吐真心话。  在会议室里,罗副部长和蔡科长并排坐着,张道然坐在和他们对着的被谈话席上。他进会议室时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们脸上的笑意显了没一秒就消失了,便严肃认真起来。蔡科长望了下罗副部长后说:“这样的,根据县委的安排,到南桥来对今年党委的工作进行一下考察,请你谈谈个人的看法,要说具体点,说到每个班子成员的工作情况和思想情况。”蔡科长的声音文静到小得不能再小。张道然用心倾注,勉强听到他猜理的意思。他便毫不掩饰地从解书记开始一直讲到办公室的胡志勇,对后段工作和长远规划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他最后谈到自己,解剖自己,他很诚恳地说:“我服从县委和组织的安排到南桥公社,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基层工作的确很艰辛,但也很充实而有意义。我年纪还轻,决心借这个好的机会,努力锻炼自己,提高自己,决不辜负组织的培养。”罗副部长接着问他:“有什么要求没有?”他不加思索地说:“没有,就是一句话,服从组织安排。”罗副部长接着说:“你到南桥工作,同志们对你的看法不错,你进班子的事,公社报过几次,你知道,现在班子是九人,这是严格限定的,再说也不能定双数。不过,今后要在个人生活小节上注意点,你刚才说了年纪还轻,但要珍惜自己的每一个进步,要相信组织,相信金子到处都会发光的。”他们的谈话进行了近半个小时,张道然如释重负,觉得该说的都说了,便问:“没有我的事了吧!”蔡科长说:“你去吧。”他便起身告辞。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