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一章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一章续

  张友琼说:“我没有说。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妈和姐,还有亮亮难得去县里一趟的,多玩几天。我今天来,还是来接您们去县里过年的。”韩冬生坚决说:“县里我不去。等明年家里做了新楼,你们就都回来过一次年。你们也有好多年没有在家里过年了。”张友琼也欣喜了,说:“好!明年回来过年。”韩冬生茫然说:“还要看明年的年成好,政策好,楼房才有希望。”张友琼说:“听说中央要发一号文件的,是关于农民增收的。我们家的楼房一定能做成。”韩冬生说:“你跟县里打个电话,看你姆妈他们么时候回来。”张友琼说:“不了。我和超超回县里吃中饭。柳奶奶已经准备好了。”韩冬生沉重说:“你们回家了,饭都不吃一餐,不行。非让你姆妈回来,怎么能让她去吵柳奶奶呢。”张友琼说:“柳奶奶也是您的亲家,这怎么叫吵呢。”她接着说:“您别说了,我和超超去的。”她说着就挪动了脚步,韩冬生跟出门来。振超听到张友琼的喊声,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她顾不了让他洗了手上的沾泥,牵上他就向村头走去。叫了摩的到北市,在北市乘上回县的客车。  车子开动后,车内安定下来。张友琼他们挤到后排的空位上坐下。路途司机还停车招人上车,车上的旅客都有些不满的情绪,就连才上车的人也在喊:“上不得人了。”年关也是客运的黄金季节,这时不抓收入还待何时呢。旅客牢骚旅客的,售票员还在喊着过道上的人向后走。张友琼想起事来,在车上嘈杂中给柳莹打电话,告诉回来吃饭的,让谢宝姣他们别走。一屋子的人等到快1点,才见张友琼他们母子回来。她进门和众人打过招呼,说:“让你们等饿了吧。”谢宝姣说:“我们还没有吃早饭呢。”柳莹抱歉说:“亲家怎么不早说呢。你们进门时我的饭就熟了的。亮亮,让你肚子饿秕了吧。”亮亮没有答话,去和振超玩去了。振超搬出一摞机器猫的书给他看。张友琼又说:“超超,喊谢奶奶么,还有姑妈伯伯。”振超应付的喊了。谢宝姣也说:“亮亮,你就是吵着要来舅妈家的,喊舅妈啦。”亮亮转过脸就大方的喊了。韩翔宇说:“好吗,吃饭。”张友琼又去洗手间方便了。自己洗了手脸,又喊振超洗手脸。饭桌上,谢宝姣失悔说:“友琼,知道你回家去的,我们就不来了。”韩翔君说:“我们不来,那些东西她一个儿也弄不来的。”张友琼说:“昨晚临时定的,也没有和妈妈说一声。”柳莹不冷不热说:“不说没关系,就翔宇一时来了,没有准备多的饭。”韩翔宇和张友琼会意地对视了下,便说:“最近,友琼也不管我的饭了。”张友琼埋怨说:“你是工作餐,工作餐的。让我怎么管,弄多了该我们吃剩饭剩菜,吃死人的!”柳莹望了下她,说:“今天过小年了,再不能说那些不吉利的字。”桌上又相互客气,相互敬菜。韩翔宇见谢宝姣搛了鱼往曾老太的饭碗里放,而她并不高兴的说:“翔宇妈,你好好吃。”忙阻止说:“姆妈,你自己吃,不兴敬的。”曾老太没有表情说:“不要紧,不要紧的。”  吃完饭,不等柳莹,张友琼收了碗筷,谢宝姣他们提出要告辞。她们过来挽留,还说要去经管局那边。谢宝姣说哪也不去了,就去童豆刂。她们提来的东西都放在地上,似乎并不被人珍惜,她们心疼极了。还提醒说:“友琼,和你姐姐拿了一些不成名堂的东西来。你尽曾老奶、柳奶奶喜欢吃的选一些出来。”张友琼听出了她的意思,说:“我们天天在妈妈这里。如果您和爹硬不肯来,说不定今年又在妈妈这里过年的。”谢宝姣连连说:“这就好,这就好!我们哪能来呀。”她又向柳莹笑说:“多谢了,柳奶奶。超超他们就麻烦您了。”柳莹说:“您硬回去,那就不好说了。”又说:“翔宇、友琼,你们去送送你妈妈他们,碗我来收。”她们还和曾老太打过招呼,韩翔君又向柳莹道谢,这才离去。在送他们的路上,张友琼有意和谢宝姣落在后面,说了五千块钱和做楼房的事。谢宝姣怜爱说:“你们一来没有钱,这做屋的事慌么事呀!”张友琼说:“是年关发的工资奖金,不是亏的帐。”谢宝姣稍稍安心说:“房子也是要做了。等明年做新房了,你们就回去过年啊!”张友琼欣然说:“您怎么和爹说的一样啦!”她又赶上韩翔君,热忱说:“姐,学诰哥还没有回来,还等到三十里回来不成。”韩翔君说:“是的。有事做就是好事,你的腿子不发痛了吧。”张友琼高兴说:“不痛了。下雨天有一点。上次的钱,明年还你罗。”韩翔君说:“我和姆妈是来看你们的,又不是来讨钱的。姆妈和爹,整天就挂起念到你们。”张友琼激情说:“我和翔宇都有固定工资收入,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种田比前几年好些了吧,不会亏了。”韩翔君说:“好是好些了,就怕政策变,又怕年成不好。今年粮食涨了价,化肥就跟着涨了。反正不等种田人讨好。我老是跟亮亮说,要学舅舅。只有读出来,才有好日子过。”张友琼望了下跟着走的亮亮,说:“亮亮比过去醒事多了,也斯文起来,不多言不少语的。你要重点培养啊。如果到那时,我们情况好了,就全力支持你们。”韩翔君感激说:“说这话都领当不起。哎,要读大学,不是一分钱两分钱的。我和我姐夫是担心,他考得起,我们还出不起学费呢。”张友琼宽慰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慢慢来。容容呢,她也忙乖的。也越来越漂亮了。”韩翔君凄惋说:“容容只能下学了。女孩我们培养不起。”张友琼并不赞同重男轻女,但没有说出来。忙从包里搜出张50元的票子,硬塞给她,说是车费。
推荐阅读: 《官梦》 《领先四十年》 《首长》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