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九章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九章续

  忙完了猪圈里的事,她们才来到正堂屋里吃饭,饭菜都有些凉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冉腊娥说:“我去把饭菜热了来吃。”张友琼说:“不了,您忙了大半天,也饿了,就这么吃。”冉腊娥将就说:“锅里的饭还是热的去换了来吃。”张友琼说:“您坐着,我去换。”仿佛她比在县里大不同了,更知道心疼人了。母女俩对坐着,边吃边聊,聊到了过去。张友琼感慨说:“小时候觉得这房子好高好大,现在觉得矮小看不上眼了。”冉腊娥说:“这是一个人从小到大对世界的看待变化。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也再不新颖了。就想过个安稳自在的日子。唉,也并不是在你那儿住不自在,就是心里不踏实的。日子踏实了才自在。我在你那儿住,你们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心里总觉得是我碍的你们。你的年纪也不轻了,今后不管办什么事,都得从安稳考虑,平淡就是福。一个人惊天动地容易,要平安一生就不那么容易了。人的一生,不知在经过多少坎坎坷坷。象你爸就突然离别你们。我想和你爸白头到老都不能啦!”她说着,便哽咽起来。说:“也没法给他写信了。”张友琼说:“我作女儿的不该说,您有合适的还是找一个。您也不过才50多岁。要说寿命长,也还有半把日子。外面有人在说,有人要给妈妈找个伴,妈妈可能还没有答应。”冉腊娥说:“她和我们不同,她是新时代的人,上过新学堂,又是城里人。城里人比农村人开化,她又小我的,比我生得年轻。她应该找个依靠才对。我不能那样做,不然,对不起你爷爷,对不起你爸爸。我说了的,我生是张家的人,死是张家的鬼。”她们深情的望了下,她又说:“我不愿到你那里过是怕我自己真的是灾星,给你们带来灾祸。人的命是一生下来就注定了的,只有认命才心安理得。”张友琼疑惑说:“姆妈,您怎么会那么想呢,那都是唯心主义,是迷信,是愚弄人!您不应该信那些。上次,我说就到县里给您找一个依靠该多好。这时吃了饭,您就同我去县里,过了正月十五再回来。家里的事就交给隔壁的素芳吧。您不好说,我去说。”张友琼又起身去替冉腊娥添来饭。又好奇问:“姆妈,您真的不恨妈妈。”冉腊娥茫然的望了下张友琼,奇怪的觉得女儿怎么会问这个呢。但见张友琼在期盼着她的回答。便说:“算不上恨,就是心里有时疙瘩着。她没讨什么好,无儿无女的,这都认命。说起来我的命比她好,至少我还有你。可她这边什么也没有了,如今不还让个80多的老母陪着。我也就不恨她了,倒有些怜悯她的。她的命比我还苦。”张友琼听着她自圆其说的糊涂解释,对她们那代人真不可理喻。她甚至还自言自语说:“你爸在阴世地府不会饶我的。”然而,现代的人,对婚姻家庭看得并不是一寸不变的。俩人过得来就继续过,过不来就分手。这有什么奇怪的,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自由。人一生活得太拘谨,太累了,就太不值得了。何必与生命和幸福过不去呢!  母女俩的这餐饭吃了很久很久。这餐饭让张友琼明白了许多东西,也糊涂了许多东西。是隔壁的尤素芬来了才打断母女俩的絮谈。尤素芬快活说:“友琼,今天来的。稀客噢!”张友琼也起身说:“素芬奶奶。”又接着说:“喊奶奶喊老了,就喊婶呵嫂的。”尤素芬说:“女巴女巴就女巴女巴 ,不能乱辈。”又望了下桌上说:“到乡里来了,就只有冇菜的饭啦。”冉腊娥说:“友琼硬不让弄什么菜,他们是鱼肉吃腻了。”尤素芬说:“冉女巴女巴 ,我上次看您自己做了曲子的。我相信您做的,小卖铺有买的我不相信。”曲子,是大县民间做米酒的发酵料,也称酒曲子。小时候张友琼见过这玩意,知道是做米酒用,大了没有见过,也对它不感兴趣。城里人尤其是单位人过年吃米酒到街上买就是了。有在街上叫卖的,也有在集市里摆摊卖的。这几年好象一年四季都有买的。民间的做法是一代一代妇人传承下来的。主要原料是曲花。中药学名称马鞭草,在四野路边到处都生有。取10至15个曲花,碾碎,用早谷米粉10斤和着做成荸荠大小的个个。如果加进红花、甘草、肉桂,做成的曲子更佳。会使糯米酒糟更香甜。米酒的做法,是用糯米泡好蒸熟,待冷却后,10斤糯米用三四颗曲子即可。将碾碎的曲子和进冷却的糯米饭里拌匀,装入洁净无异味的钵内,原后用棉被或棉衣等包裹着,俗称酒窝子。酒窝子可做在床头或避角处的草堆里,可先用开水瓶子温热,再放进酒钵捂好。一夜一天可在酒窝边闻到酒香飘溢。这时,米酒就酿成了,及时取出。米酒是在稼人逢年过节家家户户必备的上等饮食品,也还是分娩坐月子妇女、发奶养乳的最佳饮食。米酒发起的奶水哺育着一代一代的农家后裔。这种发酵酿酒的工艺还广泛地应用于现代工业领域。先人传统的工艺更带来了现代高度的文明。冉腊娥从房里抱出个小瓷坛子,从上口里摸出几个曲子,又摸出几个曲子,放到尤素芬的手捧里。尤素芬高兴说:“好了,有了。”冉腊又叮嘱说:“10斤糯米放三颗半就行了。超过四颗是不成的。”尤素芬答应着,又说:“去年过年,您不在家里,我还花钱在林伯铺子里买的。一钵酒酸不酸、甜不甜的,不知是个么怪味。只好倒给猪吃了。还是从我娘家端了一钵来。还好,翠翠今年考上了大学。不然,就是我把翠翠一生栽了。”妇人家对过年的米酒是有讲究的,米酒做得好,说明来年风调雨顺,心想事成、全家安康的,生活就象米酒一样蜜甜。因而马虎不得。她又接着说:“多少钱?我给得您。”冉腊娥绷起脸说:“你要给钱,你就去小卖铺买去,把曲子还给我。”尤素芬说:“哎哟,我不给钱还不成吧。友琼,看你的冉女巴女巴 ,好狠啦。”张友琼不说话,就滋滋地笑了。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首长》 《倒过来念是佳人》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