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五章树正压邪创新风 申报邀请艺术团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五章树正压邪创新风 申报邀请艺术团

  四十五  树正压邪创新风 申报邀请艺术团  代表们愤然拂袖而去,座谈会无果而终。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解昌仁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坐在会议室里,其他人也没了主张,相互翘望。李立回到位上,嘘了口长气,说:“解县长,您还有什么指示,要吃午饭了。”解昌仁嗔嗔说:“亏那个张瑞全,还当过总支副书记,起码的素质都没有,怎么能这样罢火呢!”李立宽慰说:“解县长,今天是最好的结果。鉴定书给他们见面了,处理也就不言而喻了。我昨天就特别担心,他们今天不按规矩,来几十上百人,把乡政府砸个稀巴烂不说,说不定还要砸您的车,打人的。”刘明逞能说:“还说啰!只怕没有政府了,公安局是吃素的。”其实,田运成昨天私下结邹国喜打过招呼,让他有个思想准备,其他人是一概不知的。李立沉稳说:“刘主任,你是没有见过,惹火了他们,怕不敢啵!这两天,我们分别做了很多工作才有了这个结果。说实在的,我家里也有种田的。现在的种籽确实有问题。国家也不应该把种籽市场放开呵!哦,烟草有利可图,县委政府就下那么大气力整顿专卖,种籽市场也应该象烟草这样管理就好?当然,这不关您解县长的事。”解昌仁说:“你别说了。李乡长。你把今天的情况跟蒋书记说说,你们党委很好的开个会,研究一下。这个,采取县里处理法之功的办法,人盯人的做工作,责任包干。重点是七个代表,还有村干部也不能勿视,防止他们阳奉阴为。你们乡政府领导一人包一个做工作,交朋友,谈心。象你刚才的办法,请他们吃饭都可以。反正要把矛盾分化瓦解在基层。有么情况及时向县里反映。尤其是发现群众有赴省上访的迹象,及时组织力量半路拦截做工作。”他叹了口气,最后说:“今天也只有这样了。看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李立笑说:“蒋书记在食堂里等着,陪您的。”乡政府按照这个思路,采取双线包责任人的办法,即乡干部和村干部同包一名代表,刚好张冉村有7名村干部。田运成听了汇报,尽管表情秃丧,心想也只有顺其自然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张冉村农民上访的事情就渐渐泯灭了。避免了一场引起全局性的种籽问题上访事件。  今天的县委常委会议是专题研究城镇建设。县委书记彭训奇亲自主持,还通知了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县长黄永恒列席。国家有城市建设法,对小城镇建设也有要求,只是这几年大县困绕于三农问题,没有精力抓城市建设。就说县城吧,乱搭乱建乱放的三乱现象和赃、乱、差的城镇形象,让新城区也有些传染上了。让人厌恶。也许有人司空见惯了。然后,来大县的外地人一进街口就有这种坏印象。 不仅上面来的领导感叹提示过,还有居民也向彭训奇写信荐言。会前,县委办公室就将这封信和彭训奇的批示编印成内参件,发给每个常委和与会者。会议开始后,黄永恒作了详细汇报,接着是常委们发言。听了大家的发言,彭训奇严峻指出:“我们不能以资金不足,财力有限,城管力量不足为借口,也不能以经济不发达,市民和进城农民谋生难为遮掩,就可以占道经营,就可以满街擦皮鞋,满街摆早餐摊;更不能以某个地方城管出了编差,上了电视曝光,受了处理为前车之鉴,而搁置城建工作。”我们‘创两城’搞了这么多年,现在越来越倒退了。当然,不怪大家,主要责任在我。大家对黄县长刚才说的这些设想,多说说看。然后,再形成一个系统方案,用三五年时间,彻底改变大县的城镇面貌。好,大家接着继续说:“田运成发言了,他在常委中是个有说话影响力的人物。他高吭说:“通过这次处理张冉村农民上访的事情,我有一个感觉。不管三农问题也好;不管城建工作也好;还是工业兴县招商引资也好,我总觉得我们的工作搞不上前,关键是我们的干部和我们的群众都缺乏一种正气。对县委、对政府的工作总有那么一股说三道四的非议。好端端的事情,不以正面努力,总从反面理解,把你说得一无是处。动不动就上访,还锁门。我觉得这是我们县的一股大邪气。怎么搞,怎么扭转这种倾向,我说出来,也许有人觉得天方夜谭。过去大讲政治思想工作,现在也应该讲,只是方式方法要改进。我建议,把中央电视台的心连心艺术团接来,给我们演一场。我们是老苏区、湘鄂西根据地的首府。这几年农业没有受灾,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今年又是农产品价格提升,负担减轻,农民确实得了实惠。可他们还有怨气。通过艺术团的演出,鼓舞人心,把人的气都理顺。”他的思维往往别出心裁,出人意料,似乎更让人佩服。大家都眼睁睁的看着他会声会色的说。以为能说出什么整顿城市环境的高招来。就北门口的那两位80多岁的高龄人老搭个破棚在街心,吃、住、拉、撒就在那街心,经过几届县委书记和几届管城建的领导,都没有搬走。谁也不愿为了面子工程,闹出人命不得脱身。说是缓解矛盾,实是回避矛盾。回避矛盾也是工作无能的一种表现。当然从反面做工作比从正面做更省心。细品味,他说的那一堆,还不都是站在分管农业的立场上说话,还不是说这几年他分管的农业有工作成效。大家都不作声了,似乎提了个与今天会议主题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彭训奇把目光落到宣传部长文波的那边。并说:“文波,你说说看。”文波诚恳说:“这几年,宣传线上的工作是有些拖了经济工作的后腿。”田运成忙拦了他的话说:“又不是让你作检讨。”文波望了下他,继续说:“田书记刚才讲的思路很对,我举双手赞成。这也是对我们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视。当然,今年是研究城建的专题会。我建议常委再定个时候,几时专题研究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好先做些准备工作。”彭训奇想了想说:“好吧,宣传工作再专题研究。”  本来,书记中分管宣传的是傅春生,他也是才接手,对田运成的发言他并不感激。搞了这么多年的组织干部工作,他就悟到一条,遇事不要出风头。俗语说,树大招风。要是让人家盯上了你分管的工作,做得再完满也会有疵瑕的。不如默默无闻的做,时间长了,资历深了,工作也就有成绩了。他这个组织部长不是伴了几届书记,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还是如愿以偿,提升为副书记了。散会后,文波探寻了傅春生的态度。傅春生就说了一句话:“按会议说的意见,去准备。”有了分管副书记的这句看是明确,似乎又不明确的意见,在文波的主持下,宣传部组成了三人的小班子,就思想政治宣传工作起草一个方案,还就邀请心连心艺术团的事也电话咨询了省委宣传部门,拿出了一个设想。文波看了这两个材料,都觉得不满意。他知道,这两个材料到傅春生那就过不了关,不用说是拿到常委会上研究了。文波一个电话把副部长万正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策略的说:“你们准备的两个材料我看了。是何俞执笔的。”万正孺用疑惑的目光说:“是的,您看过了,有什么要改的。”文波深沉说:“材料放到这里,你明天带何俞,还有办公室的赵建营一个,看是去麻城还是到红安,去了解一下,看人家是怎么筹备,怎么把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接去演出的。也顺便去学学人家的思想宣传工作怎么在搞。田书记讲的也是,为什么人家那里就没有那么多告状的、上访的。人家的经济也不发达呀!”万正孺敏感说:“田书记批评我们了。他就知道批评人,是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农民才上访的啦!”文波严肃说:“瞎说,谁批评我们哪,我说了嘛,有的人啦,就是喜欢作夸张的理解,把话儿传成圣旨。”万正孺忙解释:“文部长,我不是那意思。”文波说:“你不要说了。你们去准备吧。”工作是安排出去了,文波又觉得不妥,还没有向傅春生请示呢。第二天上下午班的时候,在办公楼的楼梯口,文波碰上傅春生,他招呼地喊了声:“傅书记”,接着汇报说:“万正孺拟了个方案,我不满意,让他们去麻城市和红安县看看,增加点感性认识,让拿出的材料有点份量,不搞得常委会上受阻。”傅春生老成说:“是吗。他们是不是已经去了。”文波说:“去子。”傅春生拉着脸说:“去了就算了。”他的后一句话捣在了文波的心窝。虽然过去他们都是部长级的常委,而在县级组织部长毕竟比宣传部长重要得多,现在又是直接领导。文波补充说:“等材料改了,我再送给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