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四十二 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四十二 续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第四十二章 行业看涨喜人心 农家惜售寻根源 续  这时,开来一辆破旧的小车,本来没闲时同他们耍嘴皮子的张瑞全,瞥都不瞥小车一眼,便进层去搬彩条布。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小车沾满灰尘,没鼻子没眼的了。确实没有城里跑的那些锃亮小车豪迈和气派。车上下来三四个人,还有一个戴墨镜的,倒是威风凛凛的。戴镜的很神气说:“姓毛的,你的腿真长啊,还伸到我蒋老大的地盘上来了。”毛组长正统说:“这怎么会呢。”他的意思没有完全表达出来,意思是怎么会是你蒋老大的地盘呢。过去不都是我们棉花站收的么。蒋老大的人附和说:“你们还不知趣,连我们老大的话都听不明白吗!”蒋老大又不轻不重说:“毛组长是明白人。他不会和我蒋老大计较的。”蒋老大是笆头街上出了名的“仗义”之人。毛组长的人见势不妙,有人说:“毛组长,走吧。让张书记去忙他的。”毛组长他们和张瑞全磨了半天牙,反正他也不松口,让他和蒋老大磨去,看有什么好果子呢。便悻悻离去。蒋老大横着脸,看了他满屋的棉花,没有作声。蒋老大的人说:“你姓张吧。!”张瑞全心想,这帮家伙,张冉村大半的人都姓张,这不是明知故问。心里窝火起来,也不便和这帮家伙发火。便傲气说:“兄弟们,有事直说。”有人冷笑说:“我们也不是坏人,也从不干违法乱纪的事。听说你种了上百亩棉花,诚心诚意想和你做棉花生意。”冉晓春打量这几个阴阳怪气的人,想着对策提防。张瑞全装得恍然说:“哦,是要买我的棉花呀。刚才你们来之前,我正和毛组长说。这几天我家里忙着抢收中稻,过阵子再说。”有人不客气了,凶相毕露说:“姓张的!我们老大也是万忙中登门,要是你不给我们老大这个面子,就太不够朋友了。”冉晓春早已按奈不住了,她去抱着一捆蛇皮袋,走过他们面前时,故意嘀咕道:“真见鬼!胯里都伸出手来才好,那有时间扯些野鸡×白!”有人说:“她是不是你老婆!”张瑞全冲好白眼,狠地说:“你去忙你的,不关你屁事!”冉晓春狠狠地瞅了他们一眼,气冲冲离去。他接着说:“既然你们是诚心要我的棉花,他们刚才出了二块七我都没同意的。你们说个价吧。”有人说:“你同我们去笆头走一趟,看看市面上的挂价,顶多才二块二,还要看质量。”张瑞全盯了他一眼,一下愣住了。蒋老大霸气说:“我看你是个豪爽人,给你加一角,算我们交个朋友。”张瑞全觉得这样被人胁迫,自己太亏了。便一个劲地往袋里装谷子。有人又讲狠了,说:“我们老大的话不说二遍的。给你这么大面子,姓张的,要不然,你同我们去笆头街看看。”他的话中有话。张瑞全没有时间和他们纠缠。再说去了笆头,谁知这帮人会怎么耍花招呢。便百般无奈的将棉花给了他们。  棉花在一袋袋的往屋里堆,由小垛堆得象小山了。请来的这些乡亲也很卖劲,还让冉晓春将早饭送到田头去吃,甚至有人要解手了,也就在棉花丛里就地释放。为的是抢在大雨前多抢摘些棉花。快到午饭时分,天公终于张口大怒了。不仅仅是大怒,而是穿了孔似的倾泻雨水,狂飙兜着暴雨,让人躲避不及。张瑞全大喊:“快回吧,拼不过雨的!”其实,抢回了淋湿的棉花也惘然,不如留在棉枝上,等天睛了再采摘。也还好,80多亩的棉花,也只有10多亩没有采摘了。雨水似瀑布从人的脸上泻下,他们跑回屋里。银山堆在家里确实是宝,这玉又象块大石头压在张瑞全的心头。看着屋外下得不断线且动流的雨,想到前些天的那些个棉花贩子,不禁让他忧虑起来。张瑞全本想压下来等卖更好的价钱,却被蒋老大以低于毛组长二角的价强要去了。还说长在田里的都是他蒋老大的了。他真不甘心!虽然今年的价格好,但产量不高。也不知是技术问题,还是种籽问题。比往年的单产要低二三成,稻谷也是这样,尤其是中谷。往年一般都在千斤以上,今年打个七八百斤就不错了。如果价格再让宰了,那今年真是白劳累一番了。他一边思虑,一边却打着瞌睡了。忽地,一个霹雳雷响,把他震醒,也更清醒。棉花贩子的棉花不都是送到厂里了么,他们总不能留在家里吃吧,湿花堆家里发热,也不安全。能不能直接去找厂方了解了解。当他把想法向冉晓春一说,冉晓春心疼他。他累得眼睛都黑了一圈,不要他去,想让他趁下雨天在家好好休息。他不依,有什么比遭人胁迫难受,坚定着要去。去喊了村里跑摩托客运的楝木,送他到南桥开发区的申联纺织厂。申联的胡总热情的接待了他,听他一说有些为难起来。他们要的是皮花,不是没有轧过的籽花。更为难的他们暂没有收购棉花的经营资格。张瑞全急了,激将说:“还说你们广东佬精明,会做生意,你们能二块八接受棉贩子的,我们不要二块八,二块七,二块六都行。你们一年要吃掉几十万斤,从中要赚多少钱。你们算没有算。”胡大鹏无可奈何的说:“算了。我们正在申办执照,县领导部出面了,还要省里批准。”张瑞全显出希望的目光,说:“既然在办,说明县里同意了,你这个老总怎么这么胆小。收,我不要你的什么收购凭证和增值税发票。”他是想宁可低价买给厂方,不愿贩子从中捞好处,更不愿贩子宰他。那不是宰他的棉花,也不是宰他的钱,那是宰他的人格!胡大鹏想了想,这送上门的馅饼,只好吃一口试试。要真出了问题,就去找曾国超,他是很关照外资企业,也很能为外资企业说话的,况且还是副县长了。胡大鹏当然不知道曾国超已经辞职,正在学他办实业呢,在筹划办毛毯厂呢。虽然厂方答应了,可老天爷还在下雨。张瑞全心急如焚,雨停了要忙农活不说,还怕那帮土匪又上门强行拉走的。在胡大鹏的办公室里坐着,雨还是不停,瞌睡虫又爬上眼皮,打起架来。他只好站起身,向胡大鹏说,雨一住就送来。他便和楝木去南桥街上的小店里吃了碗平面。一碗填不饱肚子,他嫌馆子里的碗小,又加了一碗。边吃边向店主打听了大卡车,是东风大卡车,可拉四五吨的。他们承诺付司机的钱,冒雨将车顾回了家。等到晚上10点多钟了,雨才渐渐停下来,月亮也钻出来了。浩月当空,亮如白昼。冉晓春又到村里请劳力,又借了些蛇皮袋,帮着装包上车,一直忙到转钟。半夜一点多钟,棉花才送到南桥的申联。  此时的申联,虽然灯亮普照,机器轰鸣,还在上着夜班,可收购管理人员都不上班。胡大鹏也是从梦中惊醒,接了手机。还以为是厂里出了什么事故,不然手机是不会半夜惊叫的。听说还是那烦人的农民,便缓缓起床出来。见了张瑞全被灯光照得更憔悴,电视里的鬼像样,见了一车棉花。他为他的行为疑惑了,硬是觉得这棉花里有鬼,或是有什么名堂,决定让他等到天明,不能这样让他给蒙了。便打着呵欠,没精打采的说:“老板,真辛苦你了。这深更半夜的,让我上哪里找人来给你收呢。”张瑞全很精神说:“我不是什么老板,是种田的黑脚梗子,你就做个好事收了,让我们安心回家吧。”胡大鹏说:“老乡,你安心了,我怎么办!反正也没几个小时了,天一亮我就找人收了。”张瑞全苦求说:“老板,您可别耍我啊,要天亮了,还不肯收,我就掀了你这厂子的。”胡大鹏豪爽说:“四海人,尤讲诚信二字。”张瑞全不好再往深处说,他是想如果这条路走通了,他就可让乡亲们的棉花都直接卖给申联纱厂,免得中间商从中渔利,国外不是有这样的农民合作社吗。胡大鹏和保安耳语了几句,便睡觉去了。张瑞全也爬到车顶上去打盹,只有躺上棉花上,即使睡着了,也才安心。仿佛是人在棉在,誓与棉花共存亡似的。尽管机器在轰隆响,张瑞全还是死心踏地的睡着了。他还梦见自己坐在一个巨大的棉朵上,象神仙样的腾云驾雾,经过火焰山,上了天。天上的玉皇大帝都接纳了他。他怀疑世上哪有这么大,又神奇的棉朵呢。正在他既惊喜又疑惑的时候,一群群的交接班女工叽叽喳喳地吵醒了他。他睁眼一瞧,天已大亮,怪刺眼的。火辣辣的太阳挂在了天边,照在了他的身上。雨后的太阳格外毒辣,一大早就那么烤人。张瑞全又找到昨天的总经理办公室,胡大鹏正在和原料线上的人员商讨,也是安排如何收了张瑞全的这车棉花。他们让张瑞全把卡车开到左边的原料仓库边,叫他们揭开彩条布。他和楝木司机三人鲜活开了。一 质捡员伸手摸摸,见彩条布和棉袋上都有气水,又打开一袋棉花伸手一捏,还拉了棉絮的长度。并说:“水份不用说,严重超标,放在仓库里会出问题的。先晒晒。”质检员还没有用仪器测定衣份长度和水份湿度,就这样武断地下了结论。这结论就象法官的判决词,仿佛一下定了张瑞全的生死。他还得呆在这里翻晒棉花,直到合格为止。要依他的脾气,是非拉走不可的。然而,这是他自己决定要来的,再说他心里也明白,是昨天抢收的露水棉花,水份怎么不重呢。谁能想到,昨晚在家惦记了一夜的冉晓春,今天又如何熬过去,在那回家的路上,她不望穿眼才怪!还有楝木的女人,不时的找上门来要人才怪呢!也许是好事多磨吧。午饭时,申联公司终于松口收了他的棉花,说他的棉花都能够上二级了,按二块八给他结了帐。张瑞全揣着一万二千多元现花花的票子,挂着丰收的喜悦,回家了。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