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章 考察大县雄心勃 苦心接际化乌有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章 考察大县雄心勃 苦心接际化乌有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四十  考察大县雄心勃苦心接际化乌有  国庆长假一晃就到了,翘首久盼的冉腊娥卤好猪蹄子,煨好瓦罐鸡,还煮好新米粥,还有她自己酱的没有色素的辣黄瓜等。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邻居闻到她屋里飘出的美味佳肴香气,进屋来,羡慕说:“有贵客来吧,做这么多好吃的。”然而,到了傍晚也不见有半个贵客来。“十一”这天,冉腊娥在期待中熬过,一锅子粥只好倒了喂猪,做好的菜煮开了,用凉水冰着,以免蚀坏。等人的时刻是痛苦而又慢长的。第二天,冉腊娥觉得不能这么干等着,吃了早饭,就去小卖铺打电话。她还记得起那号码,电话是张友琼接的。对方说:“昨天刚好来了一个老板,翔宇在接待没空。我们今天不能来了,看明后两天能不能来。”冉腊娥泄气的放了电话,回到家里把冰着的菜分给了邻居家吃。炎天暑热菜不能久放,变了质让人吃了会得病拉肚子的。张友琼放了电话,心里也在焦急。本来筹划好了的,7天长假到张冉好好玩几天,还想干点农活,充实一下自我的,眼下难说了。昨晚,韩翔宇半夜才回来,问他明天能不能去张冉,韩翔宇厌倦说:“台湾的宋老板下午才到,明天怎么可能去张冉呢。明天县里的彭书记和朱县长还要接待他们呢。”张友琼责怪说:“这个宋老板真是的,刚好这几天来,是不是旅游休假的,投个屁资。”韩翔宇说:“别瞎说,人家是大老板,真心诚意的。明天还要去沙市港口考察。我们大县码头不能靠海船。他们是做进出口生意的。”张友琼说:“这也是好事,曾叔帮了你的忙,解决了工作,你能招个老板进来,也是给曾叔撑了面子,也是让包涛瞧瞧,看他个招商局长怎么当的。还不如让你去当呢。”韩翔宇挡住她的话说:“你千万别这么说。包涛就是嫉恨这个,我为什么要从招商局出来。”张友琼说:“我知道你是窝馕气。“又接着说:“就是姆妈那怎么办,电话也不知道,今天一定是眼睛都盼穿了的。”她说着心里悔恨,当初不该许诺去张冉度假的。哎,现代社会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遇事要先做后说。难怪韩翔宇一针见血指出她说话不负责任,做事不顾后果的。韩翔宇说:“要不,明天你和超超先去。等我送走了宋老板和翟正伟,我就赶到张冉去。正伟还要见你呢。”张友琼说:“去你的!我有什么好见的。那去张冉非得我们一家人一起去。”韩翔宇自信说:“那你就等着,他们总不能呆7天吧。”长假闲着也是闲,张友琼闲着无聊,交枯死的花枝全部清理的丢掉,她才没有那细功夫植花的。  宋老板叫宋仲平,台湾桃园人,祖籍福建,六七十岁了,脸色红润,精神矍铄,还有那么一副身个架子,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魁梧汉子。他到大陆发展上10年了,在浙江沿海从事废五金的进口拆解业,有一个金宝五金有限责任公司。因为这种受环保限制的业务,老板们开始把目光转移,由沿海发达地区向内地封闭地区转移,尤其是欠发达地区有广阔的天地空间够那些洋垃圾处置。对于迫切招商引资的地方更让他们看好。宋仲平通过他在深圳的舅弟,再通过翟正伟的一番唇舌之劝,就这样来了大县。他舅弟周正中是深圳儿童玩具厂老板,一同来了大县。前天韩翔宇接了翟正伟的电话,就向曾国超作了通报。如实说:“台商宋老板是从事进口业务的,要找地方建五金厂,从事废旧金属拆解业务。”曾国超喜出望外,不管成功与否,能请来投资老板作客就是第一步的胜利,就说明有鱼儿在勾边游动向着了,就有希望可言。关键就要看接待工作了。他当即给包涛打电话,要他全力以赴做好接待工作,要他主动找韩翔宇联系,怎么接待法。晚饭招商局请客,特地把韩翔于接去商议,酒桌上韩翔宇容光焕发,侃侃而谈。兴奋说:“我的那个同学是中新社驻深圳的记者。政界商界老板界都得巴交他。对大县招商的事,我其实只提了下,谁知他放在心里当真了。”他还说:“我和他在深圳篱湖花园租一别墅住了两年多,不过,他事情多,很少在家住。人特勤奋,笔杆子厉害,多数日子在单位加班,就我一人守空屋,不过房租他还是分摊的。招商局副局长曹仪干又举杯敬酒说:“这次把韩主任操心,一定得把宋老板留在大县。你说怎么接待都行,就是文化娱乐方面都右以开绿灯的。”韩翔宇还很清醒,说:“我也不知道宋老板的嗜好,和你们一样也没有见过面。不过听我同学说,他有六十八岁了。性生活方面可能没有要求了吧。”他这么一说把大家逗得心知肚明的乐笑了。  县宾馆的四号楼小招是大县的最好接待场所,曾经接待过国家的领导人。韩翔宇和招商局的同志吃中午饭就在这里等着。曾国超交待过,宋老板一到,立马给他打电话。已经是下午了,韩翔宇还没有接到翟正伟的电话,只好把电话打过去问情况。对方说:“我才从岳阳下火车,正打的来大县。”韩翔宇听了,心想说是大老板,又还搭车,没有开专车来,这事不好当包涛说出口。然而,包涛追问了,说:“么时候可以到?”韩翔宇吱唔说:“他们说他们才下火车。”包涛说:“是不是在岳阳下的火车。”韩翔宇说:“是的”。包涛埋怨说:“怎么不早说呢,不然让小伍去接他们。”他又接着说:“你吃亏打个电话去,说我们去车接他们。”韩翔宇难为情说:“免了吧,车子来回得几个小时,他们说已经打的来了。”包涛又说:“哎,早说,我们不一早去岳阳接了。”韩翔宇辩解:“我也不知道。我同学就说今天来,谁知他们是搭车来的。“曹仪干说:“那些大老板起家都是靠的勤俭,说明宋老板还保持着不过去的本色。这是难能可贵的啊!”等韩翔宇再打电话,他们过了长江渡口。再等韩宇打电话过去,他们快到县城了。已经是下班的时候,曾国超还在办公室接待买断工人上访,接了包涛的电话,征得工人体谅,就让小郑送他来宾馆。曾国超刚好下车,随后宋老板他们就到了。翟正伟风度翩翩介绍宋老板、周老板。继而韩翔宇向客人介绍曾国超和招商局的人。他们相互介绍相认后,带着厚重湘音的面的师傅进来找翟正伟结帐。包涛忙让小朱去结。翟正伟客套说:“这怎么行!”韩翔宇说:“一样的,一样的。”翟正伟又向师傅招呼告别,也用湘音笑说:“老乡,好走。”经过车费结帐后,包涛有了主动权,忙请客人们进四号楼,又让小朱找了服务小姐打开三人间。本来是想开单间或标准间,是韩翔宇征求了翟正伟的意见,他们三人要住同一间的。曾国超向他们招呼说:“宋老板,你们洗一洗,休息一下,我们去下面等。六点半就餐么样。”宋仲平不标准普通话说:“行。你们去吧。”  在包间的餐桌上,曾国超了解到老板们的一些基本情况,相互赠送了名片。宋仲平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很健谈。那神情和敏锐层度不会差过年轻人。周正中话少些,显得厚道一点。那翟正伟就不同了,象刚起水的鱼,活蹦乱跳的,天南海北无处不晓的样子。总之,在曾国超接触的众多老板中,他们算是很中庸的,从不涉及一句大陆与台湾的政治问题。顶多说说在大陆开车不习惯,也许是方向盘的位置不同;也许是路况不熟;还也许是对视的眼神传递的信息把握不准。再就说说大县菜肴的特色和口味。吃完饭,又坐了会聊了会。宋老板说:“曾县长,你去休息。具体事我再和包局长他们谈。明天想去沙市港口看看,了解下报关手续和价位。再去看看你们提供的场地。”曾国超也夹着普通话说:“这事我还向书记、县长汇报的。明天他们一定来陪你们的。”他起身又去向包涛和韩翔宇交待了几句,就过来向宋仲平他们打招呼辞别。韩翔宇让翟正伟去征求意见,是要邀请客人们去甲天下足疗城休闲泡脚。被宋仲平一口回绝了。他们只好主随客便,送他们到四号楼房间。看来和众多老板样,不会轻易上勾的。一路上,包涛让韩翔宇做翟正伟的工作。诱导说:“你们同学间说话不会绕弯子,可直去直来的。”韩翔宇把翟正伟找到一边说:“俩个老板不去算了。我们去泡泡脚。同学请客。”翟正伟没有反对。进了房间坐了会,韩翔宇说:“宋老板,周老板,我和正伟是同学,您们知道。您们不想去泡脚,我想约同学出去聊聊,您们就休息。”躺在足疗的沙发里,让小姐捏着脚,他们悠闲谈论着投资的事。包涛是想了解宋老板投资的真实底细。翟正伟直率说:“包涛,宋老板是看了我的面子来的。能不能在大县投资就不是我的面子能起作用了。这要看你们大县提供他们的条件。生意人么,是以效益为目的的。如果他和其他地方一比较,差距就出来了。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啦!”来考察投资的人太多了,一年的开销仅招商局都超百万,能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包涛甚至有些厌倦这些无效劳动了。他笑说:“那翟记者给我们提个醒,我们绝对让他满意的。”翟正伟哼哼一笑,说:“就按他在桌上说的几条,你们再去安排。这方面,你们应该比我有经验。”韩翔宇插话说:“老同学,这次你一定要帮忙帮到底。决不能让我在大县掉面子哦!”翟正伟反诘说:“翔宇,你这么说是不是我把宋老板带来错了,那明天我就带他走。到了湖南我都没回去看一下,直接来了大县。”他这一招把韩翔宇拒上墙了。心想这个正伟,怎么这么不留情面的。自己真是捉了虱子在身上咬的。融和的气氛似乎有了裂缝。包涛出来充好人,调和说:“你老同学不是那个意思。”韩翔宇说:“我老同学就这脾气,我是领教了的。他是长沙人,经过家门口都不回家看看。是真心在帮我们大县了。”翟正伟说:“翔宇,这招商引资的事不是我们个人间的私事。是关系到大县的经济发展,也关系到老板投资的回报。”因为大县有求于人,韩翔宇也似乎听懂了弦外音,顺从说:“你说的是。反正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他们泡了脚,又被小姐邀去按摩。按了摩,韩翔宇提议去夜宵摊,吃大县的风味夜宵,卤狗肉,煎饺子,大县粮酒。一拍即合,翟正伟还打电话让小伍接了宋仲平、周正中宵夜,进一步敲定明天的考察行程。  在两天的考察里,他们去了沙市码头,回县城路过闵集镇看了开发区场地,在县城看了大县再生资源公司的闲置场地。曾国超自始至终陪同。韩翔宇不能临阵脱逃去张冉。所到之处,又详细询问有关情况。闵集镇政府还承诺三年内免除一切税费。第三天上午,由县政府办公室通知,县长朱思杰、副县长曾国超、招商局长包涛、工商局长柯于成、供销社主任吴田顺、物资协会会长黄卫国、环保局长徐布洁、闵集镇长程维从等参加,和宋仲平、翟正伟、周正中、韩翔宇等也参加,在县委办公室三楼会议室碰头,进一步商讨有关事宜。宋仲平提出了有投资大县的意向,否定了到闵集开发区建新厂房的构想。决定在县城的再生资源公司江边仓库建厂。因为,再生资源公司有经营废旧金属拆解的资执。由他们向国家环保总局申报进口废金属的业务合理合法,不必另起炉灶。然而,会上也有人提出来了,防止有核放射性的金属进口,一坦引进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宋仲平还夸口承诺每年可缴纳百万元的税收。曾国超也在算几笔可喜的帐。可安排再资公司下岗职工再就业,盘活闲置资产;还可搞活运输;还有饮食服务等相关产业,是一举多得的引资项目。宋仲平还将投入拆解设备和流动资金200多万。如果根据进口量的增加,企业规模还可扩大。一切尽在最美好的憧憬中。说去说来,事情扯得更明朗了,关键点在于搞到国家环保局的进口废金属的批准书。有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任泽友大县蹲点,还怕办不到批准书。徐布洁代表环保局当即表态:“全力支持县政府的这个招商引资项目,配合供销社部门跑省市、搞申报,直到上北京,把国家环保总局的批文拿到手。”听着这些部门头头脑脑的表态,争先恐后抢项目,韩翔宇高兴极了。都说招商引资难,这还没有一星期的功夫,就达成了一个完整的招商意向。他又窥视朱思杰、曾国超的表情,似乎他们也乐在其中。下午,翟正伟提出去三峡看看,宋仲平没有反对。包涛立即安排由曹仪干带去,因为包涛去过多次了,再去也就那么回事。由招商局的三凌车开去,还让小伍带了二万块钱。有了成型的意向,作为牵线人的韩翔宇也就心安理得的陪同了,他可从未去过。  长假在奔忙中过去了,老板客人们游了三峡也离去了。落下来的事是攻尖克难,跑批准书。批文办不了,一切皆徒劳。作为工资都难以支付的供销社只得不堪重负,为了美好愿景,也为政府招商大局,拿出分管业务的副主任蒙道铭,业务股长贾坤生,定了个5000块钱的费用跑这个项目。环保局也定了由分管污控的副局长余志清、污控股长雷庆刚配合供销社向上面做工作。至于再生资源公司早已名存实亡,经理朱耀已有几年没有发工资,暂时不列入跑项目。8号一上班,他们四人在县环保局商定,通过电话与省市环保局咨询,证实确有其事,便决定登门求佛拜教。9号上午就专程去市环保局,市局分管领导和同志下班没有回家,中午等待着他们一起午饭。午饭由市局请客,吃了饭就去扯申报事宜。市里的同志找出原本本,有关的文件规定给他们看。说他们也没有经办过,就照着规定写了几项要报的材料。有申请,有可行性报告,还有表格;要附上的是公司执照,经营废金属的许可证。然而,他们提供了一个吓人的信息,要办成这个批文,费用得二三十万!还要请省里专家现场测评论证,等有了专家的报告才能向国家环保总局报。本来信心十足的供销社一班人,象泄了气的皮球,没劲头了。二三十万,谈何容易!不说风险程度,说不定没等批文办下来,企业早不存在了。但也有一个可喜的信息,就是有了批文也可不必和台湾人做了,他没有当一点风险。就可到沿海倒单,倒单也能获百万元以上的利益,也免污染大县的环境。巨大的经济诱.惑力使供销人还想一搏。吴田顺提出来,再去省里打听一下情况,再不行就只能放弃了。县环保局很快作出回答,同意去省环保局,反正不要他们垫一分钱,还有吃有喝的。在省环保局见人则难,还是先天由余志清亲自联系好了的。省局污控处长周斌,在他们到达省局后,却在武钢,中午不能回。天麻麻亮从大县出发,一直等到晚上下班时才见到周斌,简单的谈了此事。他却申明:“进口废金属是国家严格控制的,全省才定点三家。一般国家环保总局一年才研究一次,在11月份,等我们和国家环保总局联系了再说。”大县来的人象尊敬神灵似的,请他帮忙。又让他定酒店,请他吃晚饭。他都没能提及申报费的问题。他们回县后,又不停地去电话询问省里向总局申述的情况,总是只有敷衍的几句。终于来了一个机会,周斌来大县考察大枫纸业的治污问题。他一口应承,让大县报上去。这一喜讯传到了供销社,让供销社人似乎又看到了署光,申报的劲头又鼓了起来。  作为这一项目的牵线人韩翔宇,虽然没有经常过问这事,可心里一直惦记着。连张友琼几次提醒他说:“你引的老板来办成了没有。要办不成,县里用了钱接待,包涛他们会怎么贬你。还有曾叔的面子往哪里搁。”韩翔宇回绝说:“我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可让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能作主。”张友琼又说:“就连你到指挥部工作也不好开展啦。”指挥部有分管的副县长黄永恒挂名,具体编制人员四人。四人中他们家占了两人,还一人是颜东荆。韩翔宇家有好处在颜东荆的名下,他不担心他挑他的刺使坏。便自豪说:“指挥部的工作可放开手脚啰。黄县长说我在乡镇担过领导,让我负责协调乡镇路基划定工作。还让东荆哥配合我。”张友琼荣耀说:“你还当上官了。”韩翔宇谦虚说:“没有当官,是个临时牵头。你就知道夫荣妻也贵的。”张友琼说:“这得感谢曾叔,几时我们选个日子,接他吃个饭。”这次她才从内心改变对曾国超的成见。韩翔宇疑惑说:“我碰到他两次,看他情绪有些不对头,等有了合适的时候再说,也请黄县长参加。”张友琼果敢说:“不行。你到底是请曾县长还是请黄县长。到时候客请了,用了钱,反得罪人。只请曾叔,以后看黄县长对你好坏再说。”接着说:“曾叔是不是对你引的老板来有看法哟。”韩翔宇揣摩说:“不是的吧。有好多老板不也是来看了吃了不回头的。我看是不是他的家庭问题。又不和好,又不要重新找人,一个独身县长,不是把话让人说么。”张友琼说:“还是问问。和你的同学翟正伟吧,打电话催催。”韩翔宇说:“不关老板那边的事,只要国家环保局的批文有了,宋老板就立马来大县投资的。”张友琼提示说:“不是省委任书记在我们县挂点的,有什么事在中央说不通的。你不是说书记县长都很重视吗!”韩翔宇觉得是该问问这事了。便拿出县委办的电话本打了徐布洁的电话。对方说这事不太清楚,要问余志清。韩翔宇又照着电话本上的号码打了余志清的手机。对方简捷说:“一言难尽,总之正在办理中。”韩翔宇追问:“究竟是不是有什么难度?”余志清含蓄说:“听说这个老板是你牵进来的。要不,你明天来我办公室细说。”本来他打这个电话就冒失了,便笑说:“不必了。现在指挥部的工作忙,明年就动工了,要保证2007年通车的。”余志清讥讽说:“既然你在忙大事,那就算了。”双方压了机。韩翔宇怎么想也觉得那口气不对,第二天只得向颜东荆招呼说:“我有事出去下,你给我应酬着。”韩翔宇还是赖着脸去了县环保局,找到余志清。余志清是单独一个明亮的办公室办公。堵面三分情,他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他,又递烟又喊人倒茶的。听了情况后,韩翔宇认真说:“这说明我的判定对的,问题不在老板那方。”余志清不知道他对张友琼是这么说的,只知道他是在推卸责任,又觉得他其实没有这个必要,不说招商引资,现在的工作也没有谁来追究谁的责任的。便笑说:“要是县领导肯出面,向省委任书记说说。这事一定能成。”韩翔宇毕竟在行政上混过,什么事都找任书记,未必便当,能成。一个省委书记只能宏观指导,不可能事必恭亲的。要那样的话,除非孙悟空的变法。他想着没有回答他的话,便说:“我就是问问。”同时,起身告辞。余志清也起身送客,还说:“谢谢你的关心。”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