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四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四章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十四  春节集训运帷幄文艺宣传还振奋  新年伊始,全县掀起学习毛主席写于一九六五年现今才公开发表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词二首。938小说网 www.vodTw.com在南桥公社的石灰墙上书写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等大块字的宣传标语,在这样“天地翻覆”、“旧貌变新颜”的大好形势下,广大的干部群众都要过个革命化的春节。张道然在家急匆匆地吃了餐团圆年饭。大年初一一大早又急匆匆地赶往公社上班。他刚踏进公社机关大门,党办的小胡就迎面说:“张主任早,下午一点在会议室开党委会,解书记说通知您也参加,并要准备好管线工作的规划,会上要汇报的。”他说:“知道了。”便往自己的房里去。  公社会议室没在靠右边的那栋平房的尽头,占有二间房子,约三四十个平方。会议室的中间放着二张乒乓球桌,并用开蓝色的荷叶边的棉布罩着,这样便成了会议桌。会议桌的周边是木靠背条椅,除主持位的墙边外,再靠墙边的三面也放着木靠背条椅,主持人席的靠墙壁上贴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画像两边是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条幅,对着主持席的墙壁上是思想宣传学习体会专栏;两边墙壁还有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标语。一点钟还不到,四位正副书记、五位正副主任、外加党办的胡志勇,其中一位副主记兼主任叫周明鑫,共九人准时的坐到了会议室里。小胡先给每个领导泡了杯茶,刚过而立三十岁的党委书记解昌文精神抖擞地宣布会议开始,他说:“今天是新春的第一次会议,我们要以高昂的斗志迎新年,开好今天的会。”接着他要管党群的副书记吴先进宣布任命书,是县委组织部行文的任命通知。吴先进严肃地宣读:“经县委研究决定,任命胡志勇同志为南桥公社党办主任,党委委员职务。”解昌文主持会接着说:“俗话说不能坏头九,这次会议很重要,要进一步明确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方向路线问题,要坚持抓革命、促生产,促进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促进安定团结、促进社会主义农业、工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为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他深深地吸了口烟,接着说:“刚才我说的这段话不是我个人的发明创造,是元旦社论上的。元旦社论还说,我们在去年元旦那天组织集体学习过,不知道大家是否记住了。这样吧,今天不妨我们先再学习一遍。”他接着从黑提包里拿出一九七六年一月一日的《人民日报》并放声朗读起来:“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是题目,是这篇社论的纲领。”接着他那高吭的嗓音更宏亮了:“一九七六年来到了。今天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九六五年写的词二首《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这两篇光辉的作品,以高度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形象,描绘了国内外‘天地翻覆’、‘旧貌变新颜’的大好形象,歌颂了革命人民‘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英勇气概,揭示了马列主义必胜、修正主义必败的历史规律……  解昌文毕竟是新一代喝过墨水的基层领导人,硬一字不漏流利的、漏了又补上重复念的把社论通篇读完。他放下报纸,又丢掉手头的烟蒂,并偏着身子,用脚踩灭了烟蒂,然后说:“这篇社论真是常学常新,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它为我们今年的工作的确指明了方向,字里行间句句充满了革命激情。”他停顿了下接着说:“下面,嗯,由各人结合分管的工作,这个,谈谈今年我们公社的工作思路和想法。这个小胡你要作好记录,整理成文下发,还要上报县委,让县委及时掌握我们的工作情况。”  接着第一位发言的是已过不惑之年的分管农业的副书记冉毓敏。他过去是张冉村的支部书记,是看着张道然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张道然调来南桥公社除了向解书记报到,第二个要报到的人就是悄悄地拜会了冉毓敏,不能忘了他。冉毓敏从过去的支部书记位置一下提到了现在的位置,在机关里是个出了名的寡言少语的书记。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从一名农民提拔为国家干部,还担任了相当级别的领导职务,文化水平底子和工作底分都是明摆着的,一切以少说为佳,稳住脚跟。眼下,张道然和他一起参加班子会研究工作,他觉得不能再沉默了,便一改常态,要抱着先发言,好象讲迟了就落人后,就会让张道然也另眼看待,自己是管农业的副书记,和过去一样还是张道然的领导。此时,他要象在大队里当书记领导那个小毛孩似的张道然的情形,威风凛凛地说:“刚才解书记带领我们又学习了社论。解书记抛砖引玉的一段话使我听后很受启发。我们公社的形势和全国的一样一片大好。去年在毛主席思想的指导下,全公社以  阶级斗争为纲,狠抓反击右倾翻案风,粮棉总产喜获丰收。也就是过去的南桥区粮食总产达三千八百万公斤,棉花总产达九千担,分别比上年增长近一成,农业总产值也达二千多万元,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共产主义思想,集体主义思想空前高涨。而且摆正三者关系,向国家上缴公粮近二千万公斤,居全县首位。回顾这些年来的农村工作,我就体会到一点,听党的话作死的搞。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当憨么!”他正要滔滔不绝地继续讲下去,有人抢过他的话说:“你这话就错了,我们是革命干部,怎么能称为憨巴呢。再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是毛主席语录,我们也不能随意纂改的。”插话人是不满他的周明鑫。  正在得意之中的冉毓敏听了他的插话,象是挨了当头一棒,脑中翁地一震。他忙镇静下来,见左右的正瞅着他,忙解释说:“周书记,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干工作要扎扎实实的干。”周明鑫仍不服输地说:“都说出来了,还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毛主席语录是千真万确的,你有那么高的水平狡辩是那个意思,要在前几年早把你当反革命份子抓起来了。”会议的氛围更加紧张严肃起来,这简直是非同小可的政治立场问题。作为主持人又是党委书记一把手的解昌文,心想自己应该站出来树正气,为明鑫同志说几句话,他正要开口时,张道然却认真地说:“我说说个人看法,周书记的发言也是正确的,不过我们不能把毓书记、毓敏同志的发言与毛主席的语录相提并论。这样不是我们每个发言人本身的立场就站得有问题呢。”他毕竟是大机关下来的,语话就是那含蓄有力,一下镇住了会场的局面。冉毓敏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这时,解昌文点名要求张道然发言,他说:“道然同志,你是领导身边来的,眼光应该开阔些,你谈谈个人的想法,一定要把措施说具体。”张道然便毫不谦让地说:“去年冬季在公社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带领全公社的广大干部群众完成了纲要河、建兴河的工程,桐梓湖泵站的工程已启动,预计春耕前可以完工。这些水利基础建设为我们今年仍至我们的后代创造了有利的治旱治涝的条件,打下了农业夺丰收的坚实基础。对于我们南桥公社今年的农业工作和生产规划,按照县委总的指导思想,根据年前冉书记给我说的总体要求,我认为今年要摆正政治与经济、革命与生产的位置,坚持促进农业生产,推广科学种田,更换优良品种,实现粮棉双丰收。具体措施是五保五抓,即……”张道然的长篇发言使与会人员听得津津有味,心服口服。  接下来大家参按张道然发言的思绪分别进行了发言或表态。解昌文最后作了会议小结,安排了全年工作和开年的工作。并决定于正月初六至初十召开全公社四级干部春节集训大会。正月初六这天,公社大礼堂红旗招展,高音喇叭里革命歌曲歌声嘹亮。“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浏阳河”等歌曲,激荡着与会人员的心情,全公社、管理区、大队、小队四级干部从四面八方陆续聚集于这里。大礼堂位于公社招待所旁,可同时容纳800多人参会。场内主席台上端横挂着南桥公社四级干部大会的会标。主席台上坐着公社党委班子。张道然在县办公室时多次写了入党申请书,要先入党才能后提干任职,他对党的忠诚和持之以恒的申请在他调下基层时才得到县委机关党组织应允,让他填写了入党志愿书,而最终的组织批准还要耐心地等到“五一”时,因而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进入党委班子。他一个白身子能公布到公社任副主任这在全县也是没有先例的,毕竟他是在领导身边工作,又是自己迫切要求下基层,按照他的现实表现,党组织在前年就可吸纳他的,由于有人持了不同意见,提出了他祖父的历史问题没法查清定论,所以被耽搁了一年多。眼下的千人大会,他只能和一般干部坐到主席台下,而才提拨的党委只是党办主任的胡志勇却坐到了主席台上,这一切的顺心与不顺心都是有等级规矩的。大会由公社管委会主任党委副书记周明鑫主持,解昌文作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动员报告,报告是胡志勇  熬了几个昼夜写出的,公社党办主任和主席台上党委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好坐的,二十多页的报告一遍也是让人手发酸发麻。春节集训时间加上报到是一个星期,县里大会召开后,再以管理区开会,还以大队开会,大会与分会相结合地进行。这么多的吃住按一百五十八个小队分而自理,在镇子上找有亲友熟人的居民户落脚,开地铺和集体就餐。每个小队特地安排一名炊事员和生活管理员,这样的大会也最能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大家庭集体生活的优越性,其乐无穷。  张道然根据大会的统一安排,跟随所包队的桐梓湖四队,参加分会学习和讨论。原来,桐梓湖四队的妇女队长是柳莹的远房表亲,他们找到柳莹家,在她家落脚。会议期间,与会人员按每餐半斤米一毛钱出个人的基本伙食费,饭菜敞吃,超支了由生产队集体补上。因此,每年的四级干部集训会,总是开得轰轰烈烈的还要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开展批语与自我评批,以纯洁每个人的思想灵魂。张道然来到柳家的旧瓦房,和柳莹妈妈热情地打过招呼。小队的干部们自然不知道他与柳莹早已认识。然而,集训会到了第三天,公社里接来了县商业局的文艺宣传队,为与会人员慰问宣传演出。柳莹随文艺队来到南桥,心情特别高兴,既能回家看望老人,更能与朝思暮想的张道然见上一面,说几句心里话。文艺队是下午乘宣传队的敞蓬车到南桥的,被安排在公社招待所落脚。柳莹下车后和其他三名女同志被安排在张道然曾经住过的房间里。她触景生情地到房间一看,一切似乎变了样,放着四张单人床比过去多了二张。她记得去年张道然在这里住,他俩第一次敞开了心扉畅谈到深夜。同伴们都去打水洗洗一路的风尘。她放好行李,悄悄地找到服务员同志打听,服务员同志告诉她说:“张主任搬到公社里去住了。”她焦急着,正要去公社找他,却有同伴的喊住她,说:“贺队长通知到二楼六号房他的房间开预备会,进一步落实了晚上的节目和有关事。你真是的,到处跑,让我找死了。”柳莹只好先放弃去找张道然和回家去看妈的念头。  夜晚,大礼堂内外灯火辉煌。礼堂的主席台变成了舞台,舞台被装扮得象正规大型剧团一般,各色流光的幕布垂挂,各色灯光交相辉应。演出时间定在晚上七时,六点半舞台最前的遮台大红幕帘被拉上,两柱强烈的大圆灯光直射到幕台上,幕内就听到开幕前的鼓乐响着。不一会,礼堂里挤满了人,只有八百八十个座位的礼堂,却发出了一千份票,幸好礼堂的座椅是木条椅,可以挤着座,只有五个位子的条椅可以挤六个甚至七个。今晚的节目,有革命样榜戏选段,革命歌舞,合唱和独唱,还有杨琴、二胡、笛子独奏等。柳莹有二个节目,一个是演《红灯记》的李铁梅,唱“做人就做那样的人”一个是演《智取威虎山的小常宝》唱“八年前”。她那把粗黑的长瓣子天生的就是演这两个角色的。  张道然被挤坐在第十排的傍座位上,尽管是对号入座,号子与座位也被挤得挪动了,可能还有没有票而凭关系进场的观众。他心想她难道没有来,她说过她是喜欢他的,为什么不找他呢。他看完了演唱《东方红》后,便起身挤出场,离开了礼堂。他要加班准备明天在桐梓湖分组会上的发言。他觉得自己过去是替领导写材料多,这次要自己象领导面对众人,讲得鸦雀无声,确不能等闲视立。柳莹非常留心在到达南桥后,接待他们的公社领导中没有张道然,在陪他们就餐时的公社领导中也没有张道然,她感到很茫然。当她站在舞台上演出时,她那被化妆得滴溜溜的黑眼珠却不停地朝台下搜寻,本来她应该凝望着身边的李奶奶的,她却心不在焉的朝台下眺望。这么多的人挨人的头像,她哪里寻得着张道然,况且张道然早已离开了礼堂。演出在人们依依不舍的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演员们集体站在台上拍着巴掌,目送着散场的观众。柳莹回到招待夜宿,根据安排,她明天还要同宣传队赶往县商业局包点的螺山公社进行宣传演出。柳莹趁着这个空档向同伴们打了个私商量,说是不想夜宵,想回家看看妈妈,队上有事就替她担当着。  这阵子的文艺演出,给大县人们带来了无穷的精神享受。这些业余演员被人们敬重着,让人们垂涎着。在全县数支业余宣传队里,就数县里粮、供、商三家的文艺宣传队最有影响力,简直可以和专业剧团婢美。而这三家的文艺宣传队都不甘示弱,在各自的系统乃至全社会选调具有天赋的优秀文艺人才,配备最时新现代的乐器,暗暗地苦练内功,要在县工会和县委宣传部组织的今年“五一”全县文艺大汇演比个高低,抬回锦旗。柳莹是凭她天生丽质,有大县仙子的美誉而被选进商业局文艺宣传的,要不然她还得在知青点上劳动锻炼呢!她匆匆地卸了妆就往公社机关里去。她从机关的尚未关的小边门进去,向人打听到张道然的住房,见他房里还亮着灯,不禁一阵惊喜。她轻轻地敲开他的房门,果然见只有他一人,桌上灯下放着钢笔和材料纸。她见他没有笑迎,便说:“怎么,不欢迎我来”。他忙笑着说:“快进来!”柳莹进屋后,他便扶着半掩门伸头向屋外瞧,整个被住房窗口射出的灯亮的院落没有一个人影幌动。他放心的关上门,回坐到椅子上,这时她却不顾一切地走近他,双手将他的头颈拥抱到怀里。张道然的心境一下从沉思的发言材料里激荡起来,一股热流涌向他的全身。他理智地控制自己,忙说:“柳莹,别这样,别这样。”他的语气说得那么坚定,她只好慢慢地松开手,深情地望着他说:“人家想你都快想疯了,你就那么一丁点儿也不想人家?!”他只是默默而凝视着她,久久地不说一句话。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