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四章 五一欢聚疾泡影 相恋情牵幼儿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四章 五一欢聚疾泡影 相恋情牵幼儿园

  第二十四章五一欢聚疾泡影相恋情牵幼儿园  非典对人们的威胁愈来愈恐怖,在大县的邻县市都有了病例传闻。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大县人的日常话题就是以防非典为中心了。董主席看了看张友琼报到城南社区的统计情况后,便问:“我刚才进机关大门时,听门口在议论,说梅子的爱人是从北京回来的为什么没报去。还有老赵的儿媳妇也是从汉口来的。”张友琼忙解释说:“您说她的黄少平,是同彭书记出去招商引资的,都过去好长时间了,还是在社区开会以前。再说该不该报,县委会自有分寸的。至于老赵的媳妇是从汉正街进货回来的,只去了一天。我问了老赵,他气愤极了,说把我们当地富反坏右怎么的。她下岗这么多年,不去进货做生意,你水利局发工资养活她。要报你去报。”董主席坚决说:“那不行,按规定应该报社区去,不报是你的责任,有没有感染非典那是医院的事。”张友琼理强说:“就是喽,如果报出去了。医生要上门每天量体温的,不准随便出门,要监控半个月。老赵说了的,谁报我找谁要生活。”董主席苦笑说:“这个老赵真是老糊涂了。非典不比下岗更厉害,关系生死大事。你还是报出去,我去跟老赵勾通勾通。”他又接着说:“据说国家都取消五一长假了。还有,等周伯来了,你们去买了板蓝根,还有消毒器和药水,发到各科室,要发到人头。切实做好预防工作,不能马虎。对二级单位通知,要他们落实预防药物。”张友琼脱口而出:“那钱由谁出?”董主席说:“先工会里垫出来,反正每年都要找局里要几个的。”在工会里有些小开支,和上缴上级工会的会费。工会自身虽然不能创收,但可以找基层单位收起一定额度的工会会费,不足的部份由局里补上。凡是局机关人员都是工会会员。会员每月应缴二块钱的会费,直接从工资表上扣。工会也得给职工谋点福利,福利享受的钱永远超过了所扣的会费。这样的工会要扣缴会费,谁都愿意。眼下要大难临头了,工会为职工分发预防药自然是份内工作。工会的经费掌握在周姐手里。他们正说着,见周姐就提着小袋药来了,并将药放到办公桌上,嘴里还埋怨说:“药店真会抓机遇,这点药花了20多元。”董主席拦住她的话,说:“老周,我刚才正跟友琼在说。你们上街去家好药店,按人头和科室买些预防非典的药来分发。”周姐说:“董主席,您怎么不早说呀。免得我自己掏钱另啰。”张友琼说:“你没有用医保卡。”周姐说:“医保卡上还不是我自己的钱。”她接着说:“去,友琼,我们去。董主席,买么样的药呢?”张友琼盯上那药袋,说:“你买的么药哪?”周姐答:“我听人家说,板蓝根冲剂。过去几角钱一包,现在一块多。”张友琼没有买过这种药,也不知道过去的价格,但听在了心里。董主席说:“买板蓝根,消毒喷雾器。每个喷雾器配一瓶药水。”周姐说:“那工会里开支啰!我得把存折带上。”  她们来到距水利局不远的康复药店,有成堆的人在购买非典预防药,说是防非指挥部统一安排的。没有排上档的在柜台边等着,喊着买药;付了钱拿了药的人在嘀咕,忿然说:“你们真会赚钱,这种黑心钱赚不得的。”药店人员高昂说:“你们嫌贵是吧,再过两天有钱也买不药了。知道吧,广州的白醋都100多块钱一瓶,还买不到呢。”时下早没有国营药店了,都属个人经营的。人们对涨价的只能有怒而从。这么多年来在人们生活中涨价的概念几乎淡忘了,一下让非典药暴涨起来,总有些难以接受,不尽人情的。那还是89年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物价成倍上翻,仓库的商品都被搬空了,家家户户担心着饿肚物资紧俏的年代卷土重来,纷纷储米、储油、储盐的。张友琼虽没有这种惶恐体验,然而受现场气氛的影响,也喊上几句:“现在国家那么重视防非典,你们药店总应该有所行动吧!不说发慈悲,实不该黑心涨价捞一把呀!”药店人员瞟她一眼,冷冷说:“国家没说不要钱吧。国家的钱都拨到医院了,又没有照顾我药店。”张友琼有些真气愤了,义愤填膺说:“你们这种横蛮不讲理,我们去举报你们。”药店人员毫不示弱地说:“你举报去,还站在这里购么药啦!”有人在起哄了,周姐拉了下张友琼的衣襟,示意她别打抱不平的。朝店内喊:“来,买板蓝根。”药店人员爽快而热情答应着“好啰!”象是在回击张友琼。周姐接着还报了要买的喷药器和醋酸药水及120的份数。她付了一叠钱,接过药袋,又递给退在一旁的张友琼拿着。张友琼晦气的提着药袋,回到单位,在办公楼按科室人数分装着。还在愤慨说:“要是谁到315办公室举报,准治得了他们。”她的神情仿佛在责怪周姐当时没帮腔的。周姐不以为然说:“涨价,应该归物价部门管。”张友琼冲着她说:“不管是哪个部门管,这事总得要管,不能让他们这样放纵,发混帐财!”周姐劝说:“这样的事你见少了,管他呢,反正又不要你掏钱。”分装完毕,张友琼去楼上楼下,一个科室一个科室通知,来人签字领取,象分鱼肉似的热闹起来。  不等预防药物发完,张友琼的手机响起,她还没来得及接通,突然记起要误了接振超的时间。边来接通边说:“坏了,忘记接振超了。”周姐说:“你快去,这里有我。”张友琼接了对方的电话,便说:“谢谢你,我一会儿就来。”电话果然为接振超。她关了手机,对周姐笑说:“不急了。我的一个同学已经接了超超。”接振超的是向卫东。向卫东到幼儿园接女儿月月,留着心思没见到张友琼,他在一楼接了月月,便牵着月月上二楼,在振超的教室窗前一眼瞄到了正和几个小朋友玩耍的振超。教室里孩子已接走了一多半,带眼镜的老师阿姨等侯在门边,要等家长们接走了最后一个孩子,她才能关门安心离去。向卫东让月月在走廊上等着,自己进教室去。老师脆声问:“你接谁?”向卫东自然说:“接韩振超,我是他表伯。他妈妈单位上有点事。”老师喊:“韩振超,你伯伯来接你了。”振超顺着老师的喊声,望了下向卫东,便去自己的位上收起书包。向卫东去帮他提过书包,很亲近说:“超超,屉子里拿干净,别忘了丢东西。”振超跟着他,扁着嘴说:“向伯伯,我妈妈呢,她怎么不来接我。”向卫东恭奉说:“你妈妈一会就来,是你妈妈叫我来接你的。”出教室时,向卫东让振超向老师说“再见”,然后,他自己又向老师礼貌恭谦地说了声“谢谢”,便离去。向卫东让俩个孩子坐上摩托车,自己推着走。他考虑到安全问题,不敢妄为骑上飞去。他阿臾对振超说:“超超,伯伯今天请你吃快餐,好不好。”振超没作声,大气不溜的。他毕竟与他不随和,再说如今的独生子女骄惯得有些自高自大的。月月抢着说:“不。爸爸,我要吃麦当劳。”向卫东瞪了她了一眼,又问振超:“超超,喜欢吃麦当劳吗?”振超这才开口:“随便。”向卫东欣然说:“好,就吃麦当劳。有炸鸡腿,香饽饽的。”他们走出教育巷口,来到交通大道上的麦当劳连锁店。以红色为主体,装璜得现代的麦当劳大县连锁店,宽敞明亮,一排排泛亮的对桌上,已经坐了一些小孩子,有的大人站在一旁瞧着,有的大人也参加到孩子们的吃喝中,也还有少男少女们在品嚼戏闹。向卫东征求俩个孩子的意见,点了鸡腿,点了薯条,点了汉堡,还有酸奶,麦片什么的。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是张友琼打来的,问他们在哪里。向卫东说:“正吃麦当劳呢,快来吧!”他又叮嘱俩个孩子,吃着不要跑,自己到大街边迎接。  向卫东在停车处的街边,不时地左顾右盼,也有过往的行人向他张望的。他做贼心虚似的不禁脸上发起麻来。也怕碰上熟人不好作答。幸好这样的时间不长,一会张友琼就到了。她停好车,取下墨镜后他才感觉辩认出来,忙笑微微走来。还甜甜说:“把你吃亏了,卫东。”她从内心发出的感激他地喊了“卫东”二个字,让他的热血一阵翻涌起来。就是过去向卫东拼命追求她时,她也从来没有这样喊的。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他真要抱着她给个热烈的吻的。他含情默默地望着她,亲和说:“没什么。友琼,你去看,俩个孩子吃得太高兴了,真象亲兄妹。”他们笑微微来到孩子旁边。张友琼说:“超超,是你让向伯伯要吃麦当劳的。”向卫东憨厚说:“这算什么。”他又向服务小姐喊了,让端上那两份。又对张友琼说:“请坐呀!“他俩对望了下,随后坐下,小姐很快端上两份。张友琼看着这黄灿灿、香饽饽的鸡腿什么的,食欲感陡升。振超撒娇说:“今天怎么不接我。”张友琼说:“向伯伯接你不好,还有麦当劳吃。你看月月妹妹多乖。”向卫东又让月月喊了“阿姨”。然而,张友琼拿了叉子还是说:“这是孩子们吃着玩的,不饱肚子,又浪费钱。”向卫东说:“不要紧,我们吃了麦当劳,再去快餐店。”张友琼讥笑说:“你当大老板了,发大财了。”月月插话说:“爸爸和妈妈吵架了。”张友琼说:“噢,你不能欺负我们女同胞啊!”又问月月:“月月,你爸爸打妈妈了吧!”月月正欲开口,向卫东懊丧说:“在我们家,男同胞才是受压迫的人民。别看她是小公主,也向着她。”要不是孩子们在面前,他准会说些奉诚她羡慕她贤寂的话来,眼下仿佛有苦难言似的,无处倾诉衷肠。他望了下孩子就打住了。向卫东不愿在这里呆长,大口大口的吃喝,还催张友琼,怕她领情似的。张友琼喝了几口酸奶,便说:“我对这西餐不感兴趣。”便不再吃什么,又说:“超超,快吃。奶奶还等着我们吃饭呢。”既然,他是因俩口子闹别扭,找她来寻欢的,她不想替人寻欢,也不想趁隙而入,更不想成为让人垂骂的第三者。说着便站起身来,要去买单。谁知向卫东早买了单,共175元,抹去零头,收了170元的整数。这里的经营本来是先付钱后吃面的。张友琼又挂了笑容,说:“超超,你也学会宰人了。宰了向伯伯一狠刀噢。”向卫东大度说:“我们之间,怎么能用个宰字呢。多俗气。”振超已起身来到张友琼一边。向卫东说:“月月,别吃了。还要吃饭的。”他说着便拉起月月。他们向外走去,俩个孩子在前,他俩在后护着,承然一个幸福美满之家。向卫东有了这种甜美的感觉,心里滋润润的,仿佛没有了一丝烦恼,也顾不了旁人的眼光。便恳求说:“友琼,我们去快餐店吧。听说春光园的快餐好吃,去馋馋吧!”张友琼毫不领情,拒绝说:“今天还要到奶奶家去。把防非典的药送去。改日我来请你吃快餐。”她是有口无心随便说的,根本没有请他的意念。向卫东情深深说:“友琼,我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我们一起去吃快餐吧,不会耽误你蛮长时间的。”张友琼径直说:“说这话真不怕牙酸,小心让人听到。我敢肯定,你妻子一定不错,一定比我更好。肯定是你不怎么样,俩个人之间要多作自我检查。”向卫东勉强说:“是的。你说得对。”他俩在不知不觉地站在停车处说上了。月月忙扯住向卫东的手,说:“爸爸,回去!爸爸,回去!”张友琼发现自己有点忘乎所以了,便去打开车锁。向卫东又将振超的书包递过来。张友琼说:“超超,谢谢向伯伯。”向卫东又在振超的头上抚摸了下,笑说:“超超,真乖!”  为了迎接他们的晚饭,柳莹特地去菜市场买了腌榨菜和尚好的腰条瘦肉,这是振超要吃的菜。平时柳莹家没少鱼肉荤腥的,振超望着那些鱼肉就饱了,有时张友琼也觉得吃了腻人,就想吃点清淡素菜,或下饭的酱菜。曾老太回南桥老家了,那里还有栋旧房,让柳家侄辈们看守着。柳莹曾想说服老人,把老房卖了。老人坚决反对,还说除非等她死了。曾老太这样固执自有道理,在县里女儿这住贱了,她好回南桥去住阵日子,换个环境,换个心情,也觉得生活不老是一个样,也有滋有味的,还有国平以后也好有个归宿。敲门声打破了沉寂,随着家门的打开,一股热闹的氛围冲进屋里。柳莹欣喜得要跳起来,捧着振超的脸蛋说:“我的乖超,这几天没有瘦吧。你看奶奶专门为你准备了榨菜炒肉,今天你要给奶奶吃三碗饭。”张友琼说:“妈妈,您今天恰说反了,他才吃麦当劳。”柳莹忙说:“这天底下,只有饭养人,吃那些洋名堂不长人的。又贵又花钱的。为什么花钱买罪受。”张友琼边打开提袋边说:“是我的一个同学请客。”她正接着说,振超插话说:“是向伯伯。”柳莹听在心里,望了张友琼,听她继续说:“这是板蓝根,能防非典的。”她将一盒10袋装的板蓝根递给他说:“等吃了饭,我再把您屋子里喷点药。”柳莹说:“我都这把年纪了,用不着预防什么典的。你去给超超预防着。”张友琼说:“还有呢。曾老太呢?”柳莹皱眉说:“她吵着要去南桥,我让他去了。”她放下板蓝根,去铺餐桌,张罗吃饭。他们先各人冲喝了一袋板蓝根,再上桌就餐。振超只到餐桌边瞟了下饭菜,厌饫离去,自个拿出作业本到小房的书桌上做作业去了。柳莹和张友琼坐着吃饭,突然问:“超超说的是哪个向伯伯?”张友琼很敏感说:“就是过去的那个向卫东,他老家是河南的。”柳莹说:“过去他爸爸和你爸爸在县委办公室工作了的。怎么,你们还有来往啦!”张友琼忙说:“妈妈,您别误会了。刚好他的女儿今年上实验幼儿园,接超超时我们碰到过几次。今天,局里发非典药,耽误了时间,他就去接了超超,还接到麦当劳去了。”柳莹说:“噢,友琼,不是妈妈多心。翔宇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有水平、又忠厚,也是你自己选的,可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来呀!”张友琼撒娇说:“妈妈,您女儿的为人怎么样,您应该是知道的。”柳莹说:“不是你怎么样,我是担心你太直率了,怕你上别人的当。现在社会上的年轻人,坏得很呢。哪有象你爸爸那辈人。”她又说:“你这几天给翔宇打了电话吗?从电视里看,非典越来越恐怖了,好多省市都有了。这比我们小时侯的脑膜炎还厉害,更要命的。简直就是发人瘟嘛。过去防治脑膜炎,我们喝楝树根煮的水,那苦味让人一辈子都在心里搁着。”她又说:“你让冉奶奶也喝喝板蓝根,预防着。她这一生够苦的,晚年让她幸福点过日子。”她连连说着,简直让张友琼插不上话,第一次觉得她有点哆嗦的感觉。本想插话说,吃饭了就给韩翔宇打电话的,告诉他五一不放长假,可能去不了韩翔宇那儿。她遗憾,不甘心这样告知他。还想,自己老了是不是也会罗嗦讨嫌。反正也插不上话,只好静静地扒着饭。柳莹见她只扒饭,很少搛菜。又说:“友琼,这卤蹄膀不腻人。年轻人吃了美容的,老人吃了也润肠肚的。”张友琼就顺她意思地挟了一块。  吃了晚饭,张友琼帮着收了碗筷,便拿喷药器。药水已被局里的男同志给装好了的,还告诉了她把木柄一抠一拉的,就喷药了。这不跟他小时候在老家看到的农药机一个原理吗。她一个房子一个房子的认真喷药,还把书房、凉台、厨房、卫生间等地方角落都给喷了。一时间,整个屋子充满了酸醋味儿。敏感得柳莹连连打起喷嚏。她收好药具药袋,洗了手,就对柳莹说:“妈妈,我去经管局了。”柳莹说:“你去,别忘了给冉奶奶预防。”张友琼答应着好,便去喊振超,振超却犟着不肯离去。他是不认亲疏的,是感觉在柳奶奶这里好。柳莹调和说:“正好,我一个在家。友琼,让超超在我这里过夜做伴。你去吧。你呢,或者来这里过夜。不来,明早就让我送超超去上学。”张友琼说:“再说。我先过去了,您不等。”张友琼提着药袋回到家里,冉腊娥已经吃了晚饭,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悠然地潜入电视情节里。她没有敲门,而是自己用钥匙打开的门。张友琼一进门就说:“姆妈,单位里发了药,您去喝一包,能防非典的。”电视里正在播着国家要求各地物价部门检查监督非典药物的销售限价的条文,张友琼正好调到这个频道,跟着她自言自语地说:“我是说啰,没有政府了,就让他们胡作非为的。”冉腊娥平和问:“超超,在柳奶奶那,不过来了。”张友琼没有照直说,就说:“让柳奶奶留在县委会了。”冉腊娥又问:“你呢?”张友琼回过神来,说:“我在家里睡。”她说着,便去冲好板蓝根递给冉腊娥。她接过,关切说:“我自己来。你们都喝了啵!”张友琼说:“喝了。”她去打通韩翔宇的手机,开口就说:“谁在陪你呢,还是你在陪谁。”对方笑说:“电话在陪我,我在陪电话。”俩人同时在电话里惬意地笑了,张友琼关爱问:“外出戴口罩吗?”对方说:“戴了,戴了。”张友琼温情说:“今天,我们工会买了药,发给了单位的人,你要预防着,要买板蓝根冲剂喝,还要室内喷酸醋。你知道吧,广州的白醋都买100多块钱一瓶。”对方说:“这样宝贵的信息你不早说。说了我还以做白醋生意,赚一大笔啦!哇,看来家里防非典比我们在外面搞得更紧张的。”在张友琼脑中根本没有做生意挣钱的弦。她说:“这不是人为的紧张,是非典的严峻性。非典就是发人瘟,你一定要细心注意自己,有身体不适就赶快去医院检查,不能怠慢啦!我跟你叮嘱的。”还接着说:“今年的五一,因为该死非典闹的,听说国家不放长假,不放我也要来你这儿玩的。”对方沉稳说:“这又何必呢,各地对进出的人都卡着,你来了我们也能立刻见面在一起。等到要能见面到一起的时候,你的假期恐怕就到了。”张友琼停了下,也是这个道理。便说:“到时候再说,万一来不了,那就只等国庆节了。非典不会闹到那时候吧。”对方说:“如今的事谁拿得准。”他又亲切说:“家里就靠你了。“张友琼说:“这是谁跟谁呀,这么客气的,前几天我给童豆刂老家打了电话,爹爹回的电话。说屋里都好,做房的事可能挨到下半年。还有为稻种的事,我和熟人讲了在县里购优质的,爹已经在北市街购了。”对方说:“好,你作主。”他又说:“你在家里打的电话吧,问冉奶奶好。”张友琼说:“好,你直接跟姆妈说。”冉腊娥接了电话,张友琼又接过说,俩人好象有说不完的话似的。完了,冉腊娥说:“板蓝根是甜的,还蛮好喝呵。”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最美的时光》 《首长》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