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背息筑闸图安恙 移丙作丁埋保险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背息筑闸图安恙 移丙作丁埋保险

  第二十一章背息筑闸图安恙移丙作丁埋保险  纯粹是一个偶然,张友琼有时间闲在家,安然地看着电视新闻联播。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韩翔宇不在家的日子,她是很少在家陪冉腊娥吃饭的,有时还去柳莹那吃餐把饭的。业余时间都消磨在交友和麻将桌上。如果有人请客吃酒,那工作时间也变成了做客时间,变成了打麻将的时间。今天例外,今天为了外洲乡沟子口排灌闸的那笔贷款,农行几个收贷款的女士硬说过去是张友琼经手,不能脱了干系。她翻了过去经手的出纳帐也没有理出个头绪。她记得清清楚楚,交手时都交给了梅子的,梅子就是说不知道。她只好心安理得地坐在家里看电视了。眼睛望着电视,心里还想着白天的事。前不久的人代会,选举阙俊为大县副县长,分管农林水工作。阙俊上任后第一次到水利局调研工作,就有几个农行的收款强女人,找到会议室,还指名道姓要找阙俊。阙俊一下愣子,把她们约到会议室外的走道上说话。水利局长黄信紧接着赶出来解围说:“你们是为贷款的事吧,阙县长才分管我们,情况还不了解。有什么事等散了会或者明天上午我们再谈,利息的事也好说。”一涂了嘴红的女同志忿然说:“黄局长,你的话我就是不相信,为了这笔利息,你唬着我们找了无数遍,明明在家里也不开门。影响我们几人去年奖金没有,工资还扣了百分之二十。今天,我们就是要找新县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能一把火也不烧。那会失信于民,失信于人大代表的。三个代表总得代表一个吧。”听她嘴巴蛮厉害的。阙俊沉稳地说:“这事,我才听你们说,等我把情况弄清楚了就给你们答复,决不会等你们失望。”另一女同志更尖刻地说:“我们不能再等了,你要现场办公,解决问题。不然你到哪,我们跟你到哪。仅正爱人也下岗的,没饭吃,我们全家伢儿女子老小都跟着你。”阙俊一下真犯难了,当了二年多的政府办公室主任,参加处理了很多棘手的问题,连最棘手的农民种籽索赔集体上访都得到了稳妥的处理,可眼前这几个银行女职员真是强顽得很,比无知农民还难对付,比讨债的黄世仁还黄世仁。阙俊诚恳地说:“你们给我一星期的时间,暂时还息么样?”她们态度很坚决,齐声强硬回答:“不行!”黄信有些恼火了,其实过去他就对她们恼火了,眼下再让他在县领导面前没面子,她们简直象根解不开的缠魂草,就象是他黄信个人差她们个人的钱。都是为了工作,不至于吧。他想借着阙俊在此,煞煞他们的威风,便狠狠地说:“你们讲不讲理!……不等他说出下面的话,她们嚷得更大了,纷纷说:“谁不讲理!”“你们水利局不讲理!”“你黄信不讲理!”“这世上哪有借钱不还,比人还狠的道理!”阙俊皱着眉,压着性子,还是沉稳说:“你们别喊,有事我们坐下来好说。”她们气愤说:“和你们好说不成,反正都不讲理!”吵闹声把会议室里的人都逗引出来了。让阙俊、黄信尴尬着。黄信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说:“我给你们的刘行长打电话的哪。”她们又喊起来,“局长打人啦,救命啊!”阙俊不让黄信给农行的刘行长打电话,说:“算了。”然而,见她们撒起泼来,就一声吼去。“谁打人了,睁开眼说白话。”她们被暂且怔住了。阙俊接着说:“黄局长,你安排她们去办公室坐,再安排财会上把帐查对,该还的款一定还。”黄信还想搪塞,毕竟眼前是新管副县长开的口,敢不听啵。便领她们离去,众人便回到会议室的座位上。  大家在等待着黄信的到来,继续开会。有人议论说:“哼,国家都入世了,银行也狠不了几天了。”也有人说:“这哪象银行的同志,简直就是疯狗似的乱咬人。”阙俊心想,刚才都不帮腔,袖手旁观,等人家走了再说狠话,难道是说给我听不成!这时,黄信匆匆来了,又焦急地招出阙俊,说:“阙县长,您刚才说的,我又不敢不听。我们局的帐上确实没有现金了。”阙俊说:“你前天在我办公室不是汇报说,还有护堤的那笔款子嘛。”黄信记得当时为了接来阙俊,说过还有400万的款子存着,但那是国家的钱。忙解释:“阙县长,那笔钱长委要凭我们的堤防工程报告验收签字后,才准许动用。再说那笔钱是付人家工程款的。”阙俊反问:“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她们缠着我吵吧。”黄信内疚说:“对不起,让您受屈了。沟子口的贷款,应该是地方财政要配套拿出来的资金。当时,县财政没有钱,想出贴息的办法,还是何书记出面,我们找农行贷的500万,这就背到我们水利局了。”沟子口泵站是经省政府批的工程,承担着20多万亩农田的排灌任务。工程总投资1000万元,按五五比例,国家出资500万,地方财政出资500万。大县地方财政穷,工资都难支付,三农矛盾突出,又不能作水费找农民收取。再说沟子口泵站也不是全县农民受益,只涉及到外洲乡和老江河镇的少部份农田。如果只找他们的农民收水费;那矛盾更突出,弄不好鱼鳞没见着惹了一身腥。加之接连的税费改革,风声一阵紧似一阵,谁敢往枪口上撞,往高压线上碰。况且农民手头也不宽裕。这几年,水利局想千方设百计,从其他节余资金中,已经还了10多万的息。累计欠达息达160万了,再这样背下去,水利局的同志们都喊冤了。阙俊管不了那些,也不知道具体细节。忙说:“依你说,我去让财政还这笔款子罗。我又不管财经,怎么去跟他们说。”黄信恭敬说:“我不是那意思。这事还得请您给朱县长说说,去年他答应过了。”阙俊和缓说:“答应的,你们不盯紧,留到我来擦屁股是吧!”黄信支吾说:“去年,解县长……”阙俊拦过话说:“什么也别说,先想想办法,就是把你们的工资暂不发,也还几个。今天先应付了他们再说。”  正在他们犯难的时候,梅子拿着帐本登登地上楼来。黄信问:“又怎么样了?”梅子喊“阙县长”,然后说:“过去,我们好象还了几笔的,帐上就是查不到。”黄信疑视说:“这怎么会呢,你仔细查查,要人家不认帐,那我们的钱不是白给了。”梅子困惑说:“我没有跟他们说这事,银行的帐上有。万一不行,就按他们的余额上帐算了。她们只要还5万的利息。”黄信惊乎:“还要还5万!”梅子说:“累计利息100多万了,还是我说好话,她们才答应5万的。说这个月5万,下个月再50万,要半年内把利息给她们结清。”阙俊一直不插言,只听他俩的对话。黄信最后说:“你去,我们商量了再说。”梅子去了,阙俊这才说:“黄局长,你最好去跟银行的同志说明,说你们的财务帐上有点问题,等这两天集中把帐查清了,就还款。”黄信听进了阙俊的话,下到二楼的办公室,银行的几个女同志正在得意地说:“今天,得亏撞上阙县长了,要不然,又跑个空的。”另一个说:“阙县长的一个姨妹子在信用联社里,他应该理解我们收贷款艰难。不说支持,起码该同情我们的。”她们见黄信来了,忙打住说话,板起个刁横的脸像。黄信陪笑说:“四位银行的同志,过去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谅解。说转来都是为了工作。还感谢你们给我们放宽了时间,这个月一定还5万。你们收贷是应该的,也难为你们了。不过,有个事说明一下,刚才财会上的梅股长给你们讲了吧。”她们听得心里痒酥酥的,没回答,他也是有意问的。接着埋怨说:“他们的财务帐不知怎么搞出了点小问题。我刚才狠狠地批评他们了的。我看这里不仅仅是个帐的问题,可能有经济上的问题。当然,与你们没有关系。”他这样很严峻说着,她们警觉得严肃起来。他转折说:“当然,是我们内部的管理问题,不光你们么事。我们过去有个这方面的教训。”他说着,就记起张友琼挪用公款的。继续恳求说:“还望你们保密,不要对外面说。”她们怜悯说:“那当然是,您尽管放心。我们搞银行工作的都知道保密的重要性,替储户保密是我们第一条原则。”她们说后,又向他投以期待的目光。黄信长叹了下,说:“今天,就请你们原谅了。帐不理清,钱是不好动的。请你们还宽限几天。最迟,我们在星期五把5万块钱给你们送去。”她们一听这话,立刻暴跳如雷起来,觉得这不是有意在捉弄人吗!忙说:“你们的帐清不清楚,与我们何干。刚才阙县长都表态的。今天拿不走钱,我们就不走了。骗死也要骗到这里。”黄信十分沉稳地说:“几位,别激动。换个角度替我想想,我这次用人格担保。”嘴红女人尖锐说:“黄信,你的人格值几个钱,你别哄骗我们了。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再不会上你的当了。”还一个女人冲起身说:“去,我们去找阙县长,不让他溜跑了。”黄信真想一把拖住她们,别让她们再去烦阙俊了,刚才见他的表情已经够烦恼的了。然而,他不能那么做,是图劳的,根本阻止不了,只能干瞪着眼。  她们又气冲冲闯到会议室,直统统说:“阙县长,怎么您说话都不算数哇!吐出的涎,舔得回来吗!”一阵唇枪舌剑,仿佛明晃晃的锐器,直捣人的心窝,让你回不过神来就被窒息了。阙俊沉着说:“什么事,慢慢说。”她们正欲开口,黄信赶过来了,便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阙俊冷静说:“原来是这样的。你们今天是第一次找我吧,请你们相信我,就再宽限他们几天。”她们对了下眼神,嘴红女人说:“那好,您写下字到我们手里。如若再骗我们,我们就打白旗吵到县政府去的。”有人劝说:“县长都表态了,你们去吧。我们还要开会呢。”有女人说:“不行,让阙县长写字到我们手里。”老话说,女怕失身,男怕失笔。阙俊怎肯轻易留把柄她们手里。俨然说:“我说话是算数的,字我是不会写的。你们看着办吧。”她们无可奈何了,有人说:“我们就相信阙县长一次。”她们这才愤然离去。这时,会场里有人说:“是不是上次张友琼的手续没有交清楚呵。”分管副局长听到了,忙把目光投过去,说:“查帐交手,我都亲自参加过,鱼清水白的。”又有人轻声咕嘟:“这都是姑息迁就的结果。当时就应该依法查处,交给检察院的。偏偏留到内部自己处理,留下了后患吧!”黄信听了他们的议论,不得不出来制止。便说:“我们都别自作聪明,胡猜疑,帐的问题应该是清楚的。这是我用的缓兵计。”阙俊厌烦说:“这些事务性的杂事不扯啦。黄局长,开会吧。”黄信正声说:“刚才弄了个小插曲,耽误了时间,不说了。现在开会。今天,是阙县长第一次亲自来我们水利局指导工作,我们大家鼓掌欢迎!”随即响起一阵掌声,掌声似乎把刚才的吵闹给冥没了。阙俊微笑说:“又不是不认识的。”黄信接着说:“下面,我把水利局的工作先作个汇报。”他接着介绍了水利局的基本情况和全县水利设施,和农田水系情况。还振振有词的讲述了今年工作设想。他的汇报材料是办公室将工作总结和工作规划揉和了剪辑的。那些公式化的材料,阙俊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早看过,心里已经有了底数,今天到水利局不过是例行公事。却碰上了讨债的事。黄信汇报完了,接着说:“有不到之处,班子的成员都在,大家还可以补充。”接下来,真有人补充了,也有人说没有说的。其间,阙俊还认真插话,说了不少个人的观点。如:以水养水,抓好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如何清淤疏通六七十年代开挖的沟港河叉,如何构筑大县新的水利体系,等等事无处细。待大家没有了新的意见,黄信敬仰说:“请阙县长给我们的工作作指示。”阙俊谦诚说:“我来时就申明了,不是来作指示的,是来调研工作的。”他们听了,觉得他仿佛还是办公室主任的调研语气。他接着说:“有些观点我刚才在插同志们话时已经讲了的。既然是工作调研,我还是帮大家统一几个观点,便于我们今后的工作步调一致。”接着,他从水利工作融入市场经济,服务三农,繁荣农村经济的高度,着重讲了四个方面的新观念。最后,黄信宣布散会后,又说:“大家都不走了,留下来陪阙县长吃个便饭。就在我们水利宾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是这个偶然,让张友琼从新闻联播里获得一个震惊消息。广东、北京等地发生了非典型肺炎。白天听机关的人说报纸上登了什么什么,可她并没有在意。此时,她警觉了,专下心来,又听记者采访钟南山教授的那番话,明白了事理。所谓非典型肺炎,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的生命传染即快的而目前人类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的瘟疫。她不等新闻联播放完,不接着看国际新闻,就拿出手机给韩翔宇打电话。关爱说:“翔宇,刚才新闻联播报道了广东的非典型肺炎,深圳象么样。你一定要注意防范啦,可不是闹着好玩的。”对方若无其事说:“我现在在山东出差,深圳的情况不太清楚。电视上播的是必要的,我们也没必要那么紧张的。”张友琼安然说:“不在深圳好。你在山东省好长时间呢,我还说‘五一’长假去深圳玩的。”对方支吾说:“有几个月吧。”张友琼几乎惊叫了,“那么那么长!‘五一’我去不了深圳了。你在山东做么事,你不是深圳的副老总嘛,到山东呆那么长时间。”对方爽朗说:“我们公司要发展,在山东又办了一个新公司,山东你没有来过,‘五一’就来山东,去坐海轮。”张友琼欣喜说:“这次我把振超也带来。下半年他要上小学了,要上卯儿了,要收心了。一直要到高考读大学,再没时间玩了。”振超在一旁要接电话,同时又响起了敲门声。冉腊娥去开门,见是楼下住的燕子,忙迎进她。说:“燕子,进屋呀,正好友琼在家。”张友琼等振超接了电话关机,就转过身。燕子笑吟吟喊:“张姐,打扰你了。”冉腊娥说:“燕子来了几回,都没碰到你,说有事找你。”张友琼热情说:“燕子,你坐。站着做什么。”燕子斯紊坐下。她又说:“我在不在家,你只看楼下有没有我那辆红色的摩托车。有,我就在家。没有,我肯定没有回来。”张友琼见她羞答答,难于启齿的样儿,便说:“有么事,你说吧!不要紧的。”燕子羞涩开口说:“张姐,有个麻烦事你帮个忙。您看我下岗多年,这才找了个差事,可是…”张友琼是急性子,忙说:“什么事呀,快说。”燕子终于说:“是搞保险。”张友琼快活说:“这好!这是个好工作,祝贺你。是哪里保险?”燕子说:“是太平洋保险,保太平的。能不能给振超办个人身保险。”张友琼听着:“哦”了声,心知肚明,知道是属于金融范筹的保险工作,那得靠拉保险记报酬的。记得前些年有个熟人找她,已给振超买了保险的。便说:“嗳,超超的保险,我过去买过。我拿来你看看。”张友琼从衣柜里拿出保险单,上面印着是“为了明天”。燕子接过一看,说:“这是为了明天。这个险种早停了。这个险种对投保人最有好处。”她看着看着,心里不甘。又说:“哎哟,张姐,你有一年多没有交保费了呢。”张友琼说:“这事我早忘了。原来我还想退了它,保险公司说退不了,划不来。这是我们水利局同事的一个亲戚拉的保。她现在没办了。说是去了深圳。我就忘了这事。”燕子鼓舞说:“不退,这险种好!现在好些人想办还办不成。”  然而,燕子是看准了她家才找上门的。认定她家的经济条件好,没有负担,张友琼又大方,热情帮人。谁知有人抢在前给办了,这让她怎么往下开口呢。她懊丧了,想不到拉保险的事这么难做,这么羞涩,比下岗呆在家里还委屈,还不如去基建工地搬砖呢!她无话可说了,进退两难的,还在看着为了明天的保单。张友琼便问:“这一年多没有交了,还可不可以交哇。”燕子突然看了交保的年度,便问:“张姐,您交了几年的保费。”张友琼估计说:“交了三四年吧;还说可以返钱的。我当时手里有钱,就没让返,又交上了。”燕子说:“这保单您交我去办,应该没问题的。它是交三年返一千。不返已都记在上面,以后该您的孙子享受。”她这么一说,逗得他们一家老小都乐了。到了她的孙子,她不成了老太婆了。张友琼还没有完全弄懂她的话。到了她的孙子,那说明她不仅是老太婆,而是她儿子振超不在世了。再由她孙子继承,才能取出这保费来享用。这是多么漫长而遥远的事,对于太现实的人来说,自然不会玩这种望不到边际的游戏的。燕子很聪明,也不给她说太明确,让她自己慢慢去理会。毕竟那儿子还小,说以后的事,那是犯讳的。张友琼说:“这事就把你吃亏了。保险公司可作你的任务啦。”燕子莞尔一笑,说:“那没关系。不是我联系的不会算我的。”又接着说:“现在外国的年青人找对象,就看你有没有买保险。这是一个主要条件。我们现在的一些年青人观念也在变,也向着保险。”张友琼不想白劳事她,知道手头还有万把块钱,又看燕子找来开了一回口,老坐着。便向着她的保险书说:“你给我看看,还有没有适合我们买的。如果有适合的,我也给你买一份。”燕子暗喜,翻了翻书,介绍说:“还有简易人身保险、康定终身保险。名堂有不少呢。”还分别就年限、保费、收益作了细述。她说着,又将保险书递给她。“张姐,您自己选吧。”张友琼没有接书,爽气说:“我不看。你具体说来我听听,哪种适合划算。”燕子耐心说:“比如说冉奶奶,一个月只交5块钱,也有10块的不等,交10年,以后就归你张姐享受。累计可算625。她这大年纪了,这险种比较好。你张姐呢,可以投终身保险的,每年950,交20年,最后能拿三万块。”张友琼一笑说:“那是我去见了马克思后,喔。”燕子也笑说:“是对的。归超超继承得了。”张友琼琢磨后,欣喜说:“这好,我们每代人都可留点遗产了。”又接着说:“三万块太少了。到超超他们的年代,三万值什么。还有没有高的?”燕子翻看着说:“有。有七万五的。交的也相应多了。”张友琼问:“多少?”燕子缓缓说:“每年2650元,也是交20年。”张友琼无意扫了下一旁看电视的振超,说:“这好,20年交五万多,最后可得七万多,合算。”燕子说:“您说定了,那我就给您办的啦!”张友琼说:“今天别慌。我又没放着现钱等你来拉保险的。等明天我取了钱再办。”燕子歉疚说:“不慌不慌。我们是先收钱,打个收据给您。我再去公司交钱把手续办了。再给您换正式的保单。”张友琼说:“好,就这么说。”燕子吃了定心丸,不再说保险的话题,踏实说:“超超要上小学了吧。”张友琼说:“超超,阿姨跟你说话呢。”又对她说:“这孩子,越大越不乖了,见了谁也不喊,哑巴似的。”燕子说:“现在的孩子都这样。我们珊珊也是的。”她同时又起身说:“张姐,真是感谢您。我们再来给您办。”张友琼说:“好。你看到下面有我的车,你就上来。”燕子又对冉腊娥乖巧说:“冉奶奶,多谢!”冉腊娥说:“这伢,空坐了会,还多谢什么!”燕子去了,张友琼又坐下来看电话。冉腊娥关切问韩翔宇的情况。张友琼说:“翔宇问你好呢!”冉腊娥舒心笑了。
推荐阅读: 《官路多娇》 《最美的时光》 《首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