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章 轻骑进城寻楼门 河蟹黄鳝了心愿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章 轻骑进城寻楼门 河蟹黄鳝了心愿

  五  轻骑进城寻楼门河蟹黄鳝了心愿  十月初七是桐梓湖村刘家永远难忘的日子,烧过刘老爹“五七”的纸钱,思亲的悲痛沉浸了一个多月,才稍稍淡化一点。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渐渐地,刘母唐丽姣就有一个念头。念头很快逼近了年关,昨晚她又唠叨个不停。说:“张叔的那个冉阿姨真通情达理。还带了钱来,也没饮过茶水。我心里总是个事。”她又说:“我们乡下也没什么排得上场面的。你就捞些螃蟹鳝鱼的带去。快要过年了,把自种的糯米带几升去。”经过一两个多月的尽孝操持,本想孝期已满,可以喘口气的。然而,老母整日在耳边嘀咕。刘运成嫌老人传统,话多,总是日复一日碍着去县里的事。也没好气地说:“人家脚步干贵,人都没有亲自来。你上门去,人家未必开门让你进去。算了吧,以后再说。”刘运成总是用这话搪塞老人。刘母恼怒了,忿忿地说:“以后到几时,只有半过多月就要过年了。年关时再上冉阿姨的门更不顺意,要讲忌讳的。今天是个时候,天气睛好。再说,等过了年再去看冉阿姨,就没有今年的意义了。”正催着他去渔池的高春梅,一旁气鼓鼓地说:“口口声声冉阿姨,又不是我们家的亲,也不是我们家的邻。爹爹已经去这么久了,心愿早没有了。又何必花钱花精力拉起人家走。”刘母不想和儿媳争吵,恳告地说:“伢,春梅。你不懂。你爹是丢下我走了,可我还在。人家特地请曾书记带钱来,那是多大的面子。不仅仅是我们家有面子,是冉阿姨的一颗芝麻心啊!”高春梅不服地说:“不就是蹲点住过我们家吧。人家拍屁股走了,多干净。我们总缠着人家,烦不烦!”刘母还是好言劝导:“他们不是那种人。那年月饿肚子,你张叔在我们村带领大伙拼命地围湖造田多种粮。现如今粮食不值钱了,又让我们退田还湖,还减了税费。我们难道不应该感激人家吗!”刘运成觉得听腻了,又想到现在只有母亲一人了,孤寂寂的,也不想她和妻子吵闹起来。就劝阻说:“妈,您这是哪跟哪呀!人家张叔还是在爹之前就去逝了。”刘母毫不忍让,坚持说:“张叔是走了,他的冉阿姨还在。我们不应该去看看吗!不看,你就把人家的人情也要给我退回去,算是我们人情两清,好吧。就算我求你们这一回,好吧。”刘老爹不在世了,刘母说话的语气也渐渐变软。软得有些叫人怜悯和揪心。现在是儿媳当家了,当然是他们说了算数。刘运成还在摆弄着网兜,默不作声。高春梅又催促:“快点,死到池子上去啦!昨天你一天没去了。”刘运成堂堂男子汉,不能容忍女人这么逞凶,也恼她了。狠狠地说:“一天怎么哪!爹爹去的时候那几天都没去。那怎么了,蟹子没有自己爬到天上去。刘母担心儿媳吵闹起来,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不禁老泪纵横,便自个用手袖擦了擦眼睛。刘运成看在眼里,也剐到心上,痛感不已。爹爹闭眼走了,丢下了姆妈,孤零零的,相伴说话的人也没有了。做儿子的不仅仅是承担起这个家,更要多孝敬父母。应该让老人家活得有滋有味的,和爹在世一样,脸上不关是阴气沉沉,应该布满有明媚灿烂,有说有笑有乐的。他想着这些,一下就象又懂事了许多,觉得这样自己才不愧为主家了。  刘运成向高春梅递了个眼色,约她到一旁,悄声劝说:“春梅,唐老老已经够伤心的了,我们还和她斗着,良心上过得去吗。”经他一点拨,她似乎有了同感,对婆婆的心境有了一层理解。忍让了下,又望了下可怜巴巴的婆婆,心也软了,嘴也甜了。忙去靠近刘母,笑着和颜悦色地说:“唐女巴,我刚才是和运成说气话呢,您别放在心上。您说要运成上县,去冉阿姨家看她,我还可陪他去。焯焯的饭,您照管下。”刘母转过身,望了下一旁的刘运成。阴转睛的对高春梅说:“池子上也要人,你就不去了,辛苦今天一天。”又对刘运成说:“运成,你一人去就行。把我的心情带到,好吗!”刘运成见刘母脸上又有一家之主的自豪感觉,打心眼里高兴了,也学着妻子的轻和声调说:“唐女巴,那张叔的究竟是冉阿姨还是柳阿姨,上次听曾书记说的好象是姓柳吧!”刘母想了想,回顾起过去的镜头。便猜疑的说:“是一个姓冉,一个姓柳的,她俩人都来过。你小时候也见过的,还吃了她们带来的冰糖。”刘运成甜甜一笑说:“我那么小,记得什么。”刘母说:“她们应该都是做奶奶的人了。你就喊阿姨,城里兴这个喊法,管她姓柳姓冉的,应该只有一个阿姨。”高春梅借故冲他说:“你没有老啦,还啰嗦什么,要赶车啦。就照唐女巴说的,带点乡里的农产品去,是那个意思么。一定要说是唐女巴的心情。”刘运成说:“好,我就骑单车去,快去快回。”高春梅惊呼地说:“那么远,行吗!”刘运成胸有成竹地说:“岳阳远啵,我都骑车去了好几回了,还驼鱼蟹子的,一天回转。”他们说好,在出门去渔池时,刘母嘱咐说:“要注意安全啊”!刘母觉得自己是黄黄了,运成还要回来带糯米的。便去找了个干净的化肥袋,从缸里舀了十升糯米。一升合两市斤,这升子还是他家祖辈留下的。她提了袋子,叠叠份量,觉得不够,又加了十升。这才满意地用节红塑料绳系好袋口。渔池那边在高春梅的协助下,刘运成取了网箱,选了手指粗大小的鳝鱼,用秤称了20斤。按黄鳝的生活习性,自然生长的属入泥季节;现在人工喂养,它们无法钻过网去入泥冬眠,只能沉在水底。又去另外的池子,用网兜捞取些蟹子,只选取三四两重一个的,并且有蟹黄的,共选了40只。他俩按市价算了下,已值二、三百元,便觉得满足了。高春梅帮着他将河蟹和鳝鱼用两个塑料提桶装好绑在后座两边。刘运成骑上一蹬脚,摩托车屁股冒烟嚓地飘去了。他在家门口停下,刘母正在张望。刘运成问:“行吧!”刘母高兴地说:“好,你去。注意安全。”刘运成接过米袋,绑到车上离去。刘母一直目送着刘运成没有了踪影,才安心地进屋去,瞧了瞧视着刘老爹的遗像。  县城对刘运成来说并不十分好奇而神往,他是闯过深圳,去过岳阳,可以说是见过世面的农村青年。然而,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去县城,也还有一些新鲜感。人来车往,繁闹喧哗的县城,比村野不自在许多。一个多小时他就骠到了县里。在进县的一个大棚石化加油站,刘运成以加油为名,问了县政府的地址。售油小姐告诉他:“你到红绿的交通岗亭那里再问。”他记清楚了,知道红绿灯就是交警执勤的地方。照准红绿灯,在十字路的一个大转盘处靠边停下,问了一个水果摊主。摊主笑脸相迎,当听说是问县政府,便收回了目光,闷声闷气地说:“还在那头。”刘运成不解地问:“哪头?”摊主扬起头,说:“照直走,那头。”他似懂非懂地朝他目光射向的方向直走。又到了个红绿处,又是十字路口处,那头的街道变得更窄了,人流却变多了,门铺也变繁锦了。他这次瞄准了交通岗亭,问了那个穿制服的交警。交警规范地比划着,并说:“往左拐,再往右拐,门口有县政府招牌的。”交警说了这话,又担心是上访闹事的农民,便探询:“你到县政府有么事?”刘运成嘿嘿一笑说:“走亲戚的。”交警将信将疑地望着他离去。他照着交警指点的路,压低速度,终于看到了个宽大门面,还有宽大门垛,门垛上果然挂了个长牌子:大县人民政府。他便照直开了进去,穿灰色制服的保安在他身后追喊:“喂,停下。骑摩托的,停下!”刘运成知道是喝自己,便侧头向后望,他正横着脸招他。刘运成没有多想就停下来,心想正好要问冉阿姨的家呢。保安门卫凶狠地质问:“干什么的,往内闯!”刘运成见他是个青年伢,便目中无人的话:“不干什么。你知道冉阿姨的家么?”门卫见他后座驼着不成名堂的东西,这人神经吧,摸不着头脑的反问:“这是县政府。哪里个远阿姨近阿妈。去,去,去!”刘运成惘然了,知道是自己弄蒙了,便放好了态度,平和地说:“对不起啊。我是走亲戚的,请你告诉我一下,是柳阿姨。”他见他仍疑惑着,又说:“那个张县长的冉阿姨。不。柳阿姨。她住在哪里。”门卫觉得他是在语无伦次的刁蛮,更是警惕起来。现在社会治安不好,说不定是个搞破坏,搞恐怖爆炸的妄命之徒呢,又威武起来,吼地一声:“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刘运成人生地不熟的,看他那个雄样,知道是误会了。便恭敬地说:“同志啊,跟你这样说。其实张县长早不在,死了两年了。他的那位遗孀冉阿姨在政府里住,我爹过去来过。”门卫这下似乎弄清楚了,他要找遇车祸的老县长的家。他也是去年到县政府来做门卫才听说张道然车祸身亡的事。心想,眼前这个人不可能是个什么歹徒或黑社会的帮凶,一定是个老实巴结的农民汉。便仔细查看那些农产品,说:“你说的是老县长啊!”刘运成高兴了,抢着说:“对,是老张县长,我是来他家看望的。”门卫诚恳地说:“你听着。老县长不在政府院内住,在县委机关住。你到县委大院问去。”刘运成懵懂了,接过话说:“县委,政府不是一回事么。象我们那个乡政府,书记、乡长就是一家人似的,住在一起。县里怎么分成了两家。”门卫暗自好笑,认真地说:“本来就是两家么!”又不放心地问:“你是他家的什么亲戚?”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家呢。刘运成自豪地说:“张叔过去在我们那儿蹲点,住我家。和我爹象亲弟兄样,你说亲不亲。”他又说:“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县委往哪儿走呢?”时下,哪有象他这样,什么都要问着来恐怖爆炸搞破坏的。他这么一判别就觉得安然无恙了。指划地告诉他:“出门了向左走,不到半里路远,门口有招牌。你一看就知道的。”  虽然村野的土路颠簸,不好行驶。可城里街境复杂,容不得眼睛打个野,要随时应急处理。幸好刘运成技术娴熟,脑子也灵便,转来转去,问这问那,没有弄昏头,也没有碰撞人,终于看到了又一个醒目的大门垛,还有几块长招牌。那块写着大县委员会的牌子还是红字的。他吸取刚才的教训,将车停在门边,先去问了门卫。保安门卫告诉他在最后一栋宿舍楼三楼。他这才谨小慎微推摩托车,然后按门卫的要求,作了登记,这才放他进去。刘运成东张西望地来到宿舍区,有装饰瓷砖的,有装饰外墙涂料的,也有裸露水泥墙壁的。看看这些房子,心想县长一定是住最高层的楼房。可他们都关门闭户的,不象农舍大方地敞开着家门,没法去找人问明了。他突然想到了她家的电话,搜出手机,调出号子打了3288111。有人接通了,还是上次那个娇柔的女人声。便亲热地喊:“阿姨,冉阿姨。我是泥娃,桐梓湖的泥娃,上次打了您的电话的。”对方醒悟地说:“上次。上次不是有人代我们去了你家嘛。”刘运成急促地说:“就是为这事,我妈一直搁在心上,今天要我来看您的。”对方探寻说:“你来县里了!”刘运成忙说:“来了,就在您楼下,不知从哪个门进,上您家。”由于刘运成声音高亢着,柳莹听着就觉得近在咫尺似的,便压了电话,去推窗俯视。楼下果然有个小伙子持着手机还在“喂喂”的喊,身旁还停有一辆大红摩托车。现如今乡下人已发了,玩起了洋玩意。她不仅感慨,还少了戒备。宽恕他喊成冉阿姨的,便朝窗下喊:“泥娃,在这里,在这里。”刘运成顺声仰望,在那个乳绿色房子的窗口,有一张秀丽的老脸。忙应声说:“看到了,看到了。”柳莹又指点说:“走左边上楼。在三楼。”刘运成松了口气,说:“是的。”他围着楼房向左边侧过一面,走了10来米,便看到了那楼道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不是老母的心愿逼着,他就难得寻找哪个阿姨,说不定在市场贱卖了,轻松回家的。他再去小心解开系着的塑料箱,一手提一个,登登地快步上楼。柳莹已打开门,在门口侯着。并笑迎着说:“你就是刘爹的儿子运成,都成大人了。”刘运成走土路不怕吃亏,可上楼梯不习惯。气喘地说:“是的,阿姨!”这下他学乖了,也别管她柳阿姨冉阿姨的,就是阿姨得了。他说着,同时放下渔箱。柳莹说:“进屋去呀。”刘运成说:“还有。”又登登地下楼去,提上来糯米。又将它们一一提进门来,还解开盖网,欣喜地说:“都是活的。放到哪里,我提去,别脏了您的手。”柳莹瞧了瞧肥大的蟹子和光溜的鳝鱼,欣慰地说:“你在跑贩运啵!”刘运成厚道地说:“不是。这是我渔池里自己养的。这是糯米也是田里收的。不知您喜不喜欢。”他一眼看到了站在房门口的曾老太,又用城里人的称呼,乖巧的喊:“奶奶,您好!”曾老太慢悠地说:“稀客,伢。”一切安顿下来,刘运成见柳莹待他还亲近,就象在家里样毫无拘束起来,看柳莹去倒茶。他便说:“阿姨,你倒杯冷的。这是我妈的心情,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柳莹还是没有回他的话,在饮水机内接了杯冰纯水递给他。他仰头一咕噜地喝完了。柳莹问:“还喝啵!”刘运成甜甜地说:“有了。”柳莹说:“这么远的,真难为你了。你妈也是的,现在不象过去物资紧张,现在市场上什么都有买的。”她见他不作声,又说:“你妈身体好吧。你爹不在了,今后你要多尽孝啊。”刘运成说:“还好。您说的是。”  柳莹看着他那股生机勃勃的青春朝气,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刘忠国的影子。想起了张道然常提到他家门前的桑树,和甜甜的,吃得嘴唇发紫的红桑枣。说她要吃了,唱样榜戏不必涂嘴红了。她慈祥地说:“坐啊!泥娃,站着干么。”刘运成顺势在联邦椅上坐下,柳莹也坐下来,关切地说:“你一直从桐梓湖骑来的。真是难为你了。这些东西也不需要值多少钱,这么远的让你送来,多不容易。”她接着说:“过去听你张叔说过,家里盖了楼房,日子比过去好多了。还果真是这样的。”刘运成热忱地说:“阿姨,您几时去看看,故地重游。我们那里家家户户都做楼房了。群众手里有钱呢。”柳莹说:“这下,上面就放心了。我看你又是手机,又是摩托的,也算是个现代地主了吧。你不怕再来次革命,打了你这地主。”刘运成不懂是谁放心,放心了什么。便说:“什么革命啦,我们不懂,我们就想发财,就怕谁家穷了。都说,现在的政策好,政府把两只眼睛在照看着我们农民呢?”半晌了,看来他是等不到她的一句感谢话了。欲站起来说:“阿姨,我妈的心情到了。渔箱要是没地方腾,也就算了。我去了。”柳莹说:“你慌么事,难得老远来县里一趟的,是吃饭的时候了,吃了再走。”这时,曾老太也从房里出来留客,说:“伢,吃了饭再走。”她说着,也去厨房帮着柳莹腾渔箱。在刘运成等着的时候,张友琼牵着振超来了。她是担心有人再闯到经管局那边去,碰了面,或把儿子当人质,就糟了。这里毕竟是县委会,她认为的保险箱。他们陌生地相互打量着,柳莹忙介绍说:“友琼,他是你爸爸住户家的泥娃,特地来看我的。”又对振超说:“超超,叫叔叔。”刘运成得意忘形地说:“冉阿姨,别再说了。没有什么,一点农产品,就我妈的一个心情。”张友琼和刘运成又对视了下,都不好说什么。两个年轻人谋面,倒尴尬起来。刘运成那热情的劲头一下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张友琼的没有心计的大方也找不到了。还是张友琼以东家身份主动说:“你坐啦!”她不说则止,一说要他坐,他反而一刻也呆不住了,挪动着脚步说:“奶奶,没地方腾算了。”曾老太提着空箱来客厅,嘴里还在说:“吃饭了再回去,伢!”刘运成拿过空箱,不由分说的告辞。柳莹顺水推舟地说:“问你妈妈好。你有小孩了吧!几时一家人来县里玩玩,就在我这里住。”刘运成笑着直说:“平常倒没有闲时。听说县里每年正月十五都玩灯笼,放五彩焰火。要明年再有,我就来观灯,来看阿姨,姐姐和大家。”他最后又说:“冉阿姨,我去了。”反正人要走了,弄错了冉柳也没有关系。尽管刘运成是空着肚子离开的,但完成了个天大的任务,了了母亲的心愿和心病,也不觉得饿的,倒是格外轻松愉快的如释重负。刘运成选了个街边小摊,吃了碗热干面。那芝麻酱香总散不去,他又吃了一碗,才满足。这城里的面就是比家里的好吃!等刘运成一出门,张友琼就迫不急待地来到厨房瞧着,一盆鲜活的鳝鱼,一盆在拼命爬动的河蟹,便惊呼地“哇”了一声。再扯开蛇皮袋一瞧,便皱了眉头。她来到客厅说:“超超超,我们的口禄真好。今天正是来吃饭的。我看几天没来了,前天在经贸局那边,又见您身体不舒服的。”她接着说:“那盆子要盖着,河蟹想逃走呢。”柳莹笑说:“它们都逃不了,马上蒸了,让它们逃到肚里去。”张友琼撒娇地说:“妈妈,中午不吃。有同事请我吃饭,留到下午吃好吧!”柳莹也说:“好,等你个馋猫。”  刘母做好饭菜,又在老头子的灵位上罗了。她是按照道士先生交待的,要敬供饭菜一百天。刘老爹的遗像就活灵活现地直望着她,望得她有点胆虚寒颤起来。另鹤孤鸾的刘母低下头,在心里默念着:“老头子呀,你真狠心啦。就这样一句话不说地丢下了我。你别总这样盯着我,你开口吧,我在和你说话呢。你的心愿我已经让运成去给你了啰。运成今天上县去看冉阿姨了,你要保佑他平安回家。你放心的去天国吧,等合适的时候,你来接我去。不,你早点接我去。我只有闭上眼睛就好了,什么也不必操心了。和你一样,多安逸啊……”焯焯在一旁,好奇地见刘母愣在刘老爹像前,就使劲地喊:“奶奶!奶奶!”他还扯了扯刘母的衣襟,说:“奶奶,爸爸回来了。”刘母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见刘运成正在墩台前停车,便拍了拍胸前,轻松地嘘了口气。等刘运成进了屋,刘母打探说:“见到冉阿姨了?”刘运成说:“见到了,蛮顺利的,感激您不得了。”他这样编着词儿是要让刘母更舒心。焯焯亲热地绷过来,踮脚够着刘运成手中的漂亮纸盒。这是刘运成特地到超市给焯焯买的电动玩具—机器人。焯焯接过新奇的小机器人,高兴得象活蹦的泥鳅。还给刘母买了袋装的麦片,给高春梅买了双皮鞋。他又叮嘱说:“焯焯,小心点玩。别拆坏了。”刘母高兴得脸上的皱沟三条少了二条的,嘴里却埋怨说:“哎呀,又花冤枉钱做什么呢。不晓得节俭的。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用得着喝这洋味儿。焯焯还有要用钱的时候呢。”刘运成说:“城里老人天天都喝麦片,当饭用。”刘母说:“我哪能和城里人比。”她接着又说:“冉阿姨还说什么了?”刘运成欣喜的告诉她:“阿姨还要接我们全家去县里玩。我说了,等明年正月十五去县里观灯。”刘母激动得热泪纵横。二个多月来被悲哀淹没的笑容又浮现了,便说:“我这一生还没去过县里呢。是盼着有这么一天的。”她接着擦了擦眼睛,关切地问:“吃饭吗?”刘运成说:“吃了,在阿姨家吃的。你们还没有吃!”刘母说:“我们正来吃的”。“你又吵闹阿姨了,又欠了冉阿姨一个人情啊。对了,你赶紧去池子上,替替春梅。”刘运成又一溜烟地骑车来到渔池上。高春梅用深情期盼的目光,笑脸相迎。并说:“去了趟县里,总得带点见面礼吧。”刘运成慢悠悠地下车来,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那幅黝红的笑脸,利索地回答说:“带了,”高春梅故意说:“肯定没有。”刘运成诚挚地说:“真的带了。还是超市里选的。过年你可以穿新潮皮鞋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高春梅把喜悦埋藏在心底,甜甜地说:“只要你心里搁着我,就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废品我也喜欢。”为掩饰内心,她又问:“怎么样?”刘运成似乎明白她问的怎么样,便说:“冉阿姨不仅人漂亮,心肠也好。还要接我们全家去玩呢。”高春梅透着深秋的目光,忙说:“你怎么说的。”刘运成说:“我说正月十五观灯的那天去。”高春梅说:“也好,几百块钱换了个邀请。”她接着说:“我们桐梓湖碧水连天,鱼跃粮丰,要心连心艺术团接来就好了。在湖面上搭个大舞台,让那些歌星非把鱼儿唱得飞起来不可。我们也不必上县去看什么灯,还可以搭光上一回电视。刘运成走近她,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又摸了摸她的额头。认真地说:“不发烧呢。我怎么听着你是在说胡话的。”他接着笑说:“我们又不是老区,怎么接得来艺术团。”高春梅吃吃笑了,说:“你才发烧,高烧四十度呢。不说我们桐梓湖,整个大县都是老区,还是湘鄂西的首府。”刘运成说:“我是说没有人家老区的名气大。”高春梅浑身涌动着,又说:“你还差我一个见面礼。”刘运成心领神会,凑近她给也一个热烈的吻。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首长》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