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六章 四方高官聚南桥 一场梦美曾国超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六章 四方高官聚南桥 一场梦美曾国超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五十六  四方高官聚南桥一场梦美曾国超  国庆长假才过,度假休闲,闲情逸致未尽,大县宾馆象过节样的彩旗迎风,标语扬抑,欢天喜地地迎来了荆州市委副书记郭道武,副市长陈安文,市长助理何启照,市经贸委主任郑坤,和全市听各县(市、区)工业专班的领导。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何启照是悄然离开大县后,升为市长助理后第一次荣耀地来大县。他过去走得不光彩,可如今来得满脸风光。彭训奇等大县领导还是热情地称他何书记,他也是豪情地答理着,旁边有人插话说:“是何市长。”何启照淡淡一笑说:“不是。是助理。”谁能不雅地喊他“何助理”呢,助理也是副市级,习惯尊称他“何市长”的。这次市里的现场会安排得很紧揍。市委秘书小曾忙把与会人员一清点,向何启照作了汇报。何启照对大家喊:“请各县市区的领导上大客车。三辆有九成新的客车的挡风玻璃上贴有红纸条‘参观专车。’”前面,就郭道武的一辆小车,其他人都一事同仁坐大客车,前往南桥镇开发区,不到一个小时,参观的车队就开到了南桥镇的开发区。还来了市县的一些随行记者。宽阔的街道上,用钢筋架着的湖北省南桥经济开发区的横牌。在申联、福盛等新厂区的进门处都竖有热烈欢迎各位领导莅临指导的大红牌子。曾国超、刘祚垓等人早早地等在了开发区的进口,与下车的郭道武、陈安文、何启照等人握手招呼。仿佛郭道武不曾在大县任过书记,或任书记时不曾发生过曾国超上书记国务院,令他焦头烂额,险些葬送了政治前程。何启照吩咐说:“国超同志,在前面带着。”曾国超引着他们来到福盛水产有限公司,便停步转向大家,大声说:“这是福盛的总经理褚登鸿先生。请褚总给各位领导介绍,汇报情况。”褚登鸿手持着个手提喇叭,照着镇委办公室为他准备好的一页纸的简介材料,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宣读。何启照见大家很兴奋的在三三俩俩的闲聊着什么。根本没有认真听介绍,就说:“大家都过来,精力集中点,听介绍。”听了介绍,又在褚登鸿的引导下,到切割、醃制、包装、冷冻冷藏等车间,一一观看。有人拿起一包注有福盛商标的麻辣鱼块,啧啧称赞说:“真象北京超级市场上商品。”也有人佩服地说:“这还象家现代企业!”看了这些企业,他们这条小水泥隔路,到申联纺织有限公司,听总经理胡大鹏介绍,接着看了细纺、粗纱、汽流纺和成品等车间。机声隆隆,梭子欢唱,女工专注,连参观者的说话议论声也被淹没在一派繁忙之中。接下来是看尚在兴建中的天羽鞋业,飞翔内衣等外资企业的建设工地,和听介绍投产后的生产规模和前景。还有电线,预制等小型企业。几十分钟就把南桥的工业走马观花看完了,使代表们有了一个印象。随着何启照的一声号令,参观者纷纷上到早已开过来等候的大客车。整个调度由大县的李向梧指挥着。李向梧对曾国超说:“曾书记,准备好了,一同上县。”曾国超请示着说:“我就只发个言,可以不参加会吧。我一去就回来,坐镇里的车子可以吧。”李向梧说:“你坐镇里的车可以。可不能发了言就回来,得参加会。你的名字市里已打印上了参会人员的名册上。”曾国超目送着参观车队的离去,再坐进镇里的小车,随即进县城,直接到了县宾馆。宾馆的大餐厅里已是10人一席坐好,等着上菜。李向梧忙招呼进门的曾国超喊:“曾书记,这边来。”仿佛这一喊,让他曾国超的身价倍增。  下午,与会人员又花了1个多小时,在县城参观了座落在工业园区和江边的龙莾肥业、大枫纸业、滨湖药业、银饮福娃、三星陶器等县直的招商引资企业后,再回到县宾馆综合楼大会议室,坐下来开大会。根据大会的安排,有大县的南桥镇,公安县,松滋市等三个单位作典型交流。华灯映照着曾国超墩实的脸相,他声洪嗓大的照着审定的材料宣读。那响声儿简直要炸破麦圹风。会场里雅雀无声,仿佛只有曾国超一人存在似的。南桥镇《开发区结满招商引资的硕果》的经验介绍在曾国超最后的“谢谢”声中响起一陈热烈的掌声。松滋市委的副书记周道品以《工业为龙头,加快县域经济发展》,公安县的副县长以《举全力营造环营,借外力发展工业》的发言,也都博得阵阵掌声。第二天上午,大会由陈安文主持,讨论了荆州市委市政府《关于加强全市工业经济发展的意见》(稿)。下午的会议再由何启照主持,首先是郑坤通报了全市元至9月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按经济增长速度大县排在第一,而绝对值,大县仍是工业小县。难怪现场会要到大县开的。彭训奇深知大县工业的家底,在陪同市领导吃饭的餐桌上,自歉地说:“这次,我为什么不同意大县作典型发言。我认真看了全市的通报,作比较分析。大县只是在增长速度上快一点,为什么快,是因为过去的基础差、基数低。我们增加1000万,那增速就不得了。人家基数高,增加1000万,才零点几。所以,推荐了南桥发言。”郭道武坚持说:“曾国超这人我了解,过去是只说不干,现在可能做点踏实的事了。三农中的问题,是社会转型中必然要出现的。我们只有正确地面对,积极地去做工作,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一味地指责,把责任向别人推,不是很道德的。训奇同志,你说是吧!”彭训奇听他说,却在想着大县的班子问题,为什么市里,省里迟迟不批下来,听了郭道武讲话的观点,心里略知一二了。他没有注意去附和他的话,只是本能地点了下头。他甚至想问问郭道武,市委对大县的班子定了没有,然而,当着一桌子人的面,这种问话是极不妥当的。反正这是“天上”的事,我彭训奇着急也没有用。相反,却在下午开会前,彭训奇接到一个信息,市委组织部已通知县委组织部,明天市委副书记卢正天,市委组织部长王强忠等领导要来大县指导工作,要彭训奇、朱思杰、商昊岚等人等着。会议结束后,彭训奇对郭道武说:“郭书记,说明天卢书记要来大县的,您今天不走了吧。”郭道武有些意外地说:“他们这么急就要来了。他们有他们的任务,我的现场会已经完满结束了,我要回市里了。不过,我最后给你说一句话,大县争取在你手里,抓住目前的良好势头,着力把经济搞上去。”彭训奇诚恳地说:“是的。我们记住您的指示。现在是要排除一切干扰,跳出矛盾和事务的圈子,牵住发展经济这个牛鼻子不放。”  刚刚忙完现场会,送走客人的大县领导们,又迎来了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在县宾馆的水阁走廊上,彭训奇在陪着卢正天散步。卢正天不经意地说:“训奇同志。我知道你着急了的。”彭训奇慎重地说:“我都习惯了,理解市委对大县班子的稳妥调整自然是有道理的。”卢正天还是漫不经心地说:“省里的任命下来有一个多星期了,对你们副职的配备,市委常委进行了专题研究。因为考虑到市里的工业现场会要到你们大县召开,所以我们就迟来了几天。”彭训奇忙欣喜地说:“感谢省委、市委对大县的关心,感谢您卢书记时刻都惦记着大县。”卢正天说:“刚才,强忠同志传达了省市的任命,我看你没有什么表示。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里话。”彭训奇如实说:“不是没有表示。是我不相信,省市的任命果真符合我的心意。”卢正天欣赏地望了他一眼,说:“完全是考虑了你的意见而定的么。”他们正说着,市委组织部同来的哥德来到他们面前,说:“卢书记,朱思杰来了。”卢正天说:“我们去吧!”他们顺长廊入四号楼,彭训奇在大厅里坐下,卢正天与王强忠上楼去207号房间。朱思杰忙起身很热情地喊:“卢书记。”卢正天说:“你坐!”随后,卢正天也坐下,向王强忠递了个眼神,王强忠领会地说:“我同卢书记来大县,今天找你谈话,是关于大县的班子。省市委已经决定,由你担任大县的代县长。按照干部的管理回避制度,大县人是不能担任大县的县长的。但我们看了下你的档案。你的祖籍是湖南岳阳的。”朱思杰动员所有的神经,认真地听着,心想也许是上次在市里开会,登门看望拜访赵云飞,并向他汇报工作起了作用。他这样做当然是听从有人的建议。此时,既喜又忧,脸色也有些不平常起来。要说升职可是人生中最大的喜事了。然而,大县的工作并不轻松,由于经济基础差,既引发了很多矛盾,又没有过硬的措施来解决这些矛盾。而且,还有很多潜在的问题不是县内能够解决的。王强忠接着说:“同时,任命商昊岚同志为大县县委副书记,曾国超同志为大县副县长。”王强忠宣布完,就对卢正天说:“卢书记,您讲讲意见吧!”卢正天文诚地说:“思杰同志,组织上把这副重担交给彭训奇和你们了。这是组织上对你们的充分信任。大县的工作是艰苦点,越艰苦的地方越需要那种吃苦耐劳的踏实的干部,越需要那种高素质的干部。你也一定不能辜负组织的期望。”他最后说:“你也说说吧。”朱思杰一直高度集中地凝视着卢正天似严肃非严肃的讲话神情,仿佛似威严的领导又仿佛似可亲可庸的同学朋友。他把目光向王强忠投了一下,便望着电视机说:“感谢市领导对我的信任和关心,我只有把工作搞好来报答。那纪委书记由谁来担任?”王强忠仍缓缓地说:“这是我正要说的。商昊岗同志是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这样既符合中央干部配备的要求,又符合大县减少领导职数的要求。”朱思杰好象自叹地说:“曾国超还是个人材。可毕竟是个有争议的人。大县的干部大部分对他是另眼看待的。”卢正天忙说:“为曾国超的任用,市里已经过很长时间的酝酿的。过去,有人认为他在政治上不成熟,那是一种旧官僚的世俗观念。我们共产党人就是应该胸怀坦荡,对党和人民忠诚赤胆。也许曾国超同志当时上书国务院是一种单纯的冲动,是一种对事业高度负责的冲动,也许不排除有个人主义的冲动。社会发展到现在的市场经济,共产党的事业就应该大胆启用能人。思杰同志,你现在要主持大县政府的全面工作了,特别要注意发挥一班子人的作用,团队作用。”王强忠也插话说:“曾国超是南桥开发区的主任,本来就是副县级么。”朱思杰在领导的面前,不好再突出个人的态度,便默不作声了。王强忠最后说:“思杰同志,你没有其他要说的,就去吧。看商昊岚同志来没有?”朱思杰答应着,起身和他们握手离去。  一个上午,卢正天将要完成计定的议程,只是曾国超得从南桥赶来县里。当曾国超接到县委组织部要他上县有要事的通知,他正在主持召开南桥镇委扩大会,传达全市工业经济现场会的精神,研究贯彻落实的具体措施。昨晚回南桥时,他没有忘记去一中看望曾梦,鼓励他一定得考取大学。到了南桥又去了曾国红家,看望病床上的老母。并对曾国红、黎明深表感谢地说:“冯奶奶得亏你们看护啊!”曾国红说:“反正生意不好,照顾冯奶奶也是我的责任。”曾国超歉疚地说:“你生意的损失,有机会我来慢慢补上。”冯奶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夹着舌头艰难地说:“红伢。你明天还是去炒面去。我不要紧的,再说70多岁的人,也死得过了。你爹要拉我去服侍他呢!”老人的话又让子女们难过了一阵。曾国超不得不很快回到机关,赶紧布置了今天上午的传达会,还连夜准备了这个传达报告。主题是:再增措施,再鼓干劲,切实把工业经济搞上去。然而,他作报告时忘了关手机,也没有打振动,手机便突突地响起。他看也不看显号,不耐烦地关掉,并对大家说:“对不起。”便接着报告。不一会,小舒来到会场,凑近他耳朵,悄声说:“县委组织部通知,让您马上去县里。他没有理睬,坚持一个多小时把报告讲完,又听了几名与会人员的发言。这才对刘祚垓说:“县里通知我马上去一下,不知是什么要紧事。你来负责主持会议,把大家发言的意见集中一下,再形成正式的文件下发。”刘祚垓看了下时间,都快11点了,便说:“等你赶到县里,他们恐怕都下班了。不如吃了午饭再去。”曾国超坚持说:“那不行。本来我为传达市里会议的精神就耽误了时间。”他说着,便收起了桌上的文件和笔记本,提了公文包不声不响地离去了。也许他知道。或者说凭着他多年的体会和感觉,组织部门通知有事,一定是为干部问题,或者是县领导班子的考核,要征求他们基层党委书记的意见。不然,不会由组织部通知的。如果是纪委来通知,那就不是好事了,也许是违纪的事。如果是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通知,那就是有什么工作任务要完成,有什么难题要解决。南桥镇委的扩大会在不知不觉中交给了刘祚垓主持,在继续召开着。曾国超坐进镇里的小车,向县城驶去。小车刚驶出南桥,就接到傅春生亲自打来的电话,他答应着正在路上。  卢正天他们对商昊岗谈完话,在房里等了好一会,还不见曾国超来到。卢正天看了下时间,都过了11点。王强忠会意起身说:“我去看看,他们通知人怎么还没有来。”卢正天说:“算了。下午再说。”这时,傅春生敲门进来。他们还以为是曾国超来了,惊意地望着他。傅春生忙解释说:“刚才,我又催过了。曾国超正在路上,马上就到。您们稍等会。”王强忠语气缓和,意蕴坚定地说:“傅部长,算了。下午再说。”傅春生欣然地答应着好。他们在房里聊了会,彭训奇进房来,邀他们一同去午餐。午餐在11点40分钟准时开餐,傅春生正要给市领导敬酒,手机又响起。傅春生听到是微弱的曾国超的声音,因为餐厅里的客套声盖过了手机声。傅春生便持机出房来,在走廊上说话,你怎么才来。看你得罪了市领导不是!对方赔罪地说:“我不是有意的。”傅春生缓和了口气说:“我看市领导那样子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对方还解释说:“我正在开会,也是传达市里会议的精神。一接到组织部电话迅速赶来了的。”傅春生心想此市领导不同于彼市领导,你懂吗!他说:“我能理解,可市领导不能理解。你等着向市领导赔罪吧。好事来了,千万别错过。”傅春生没有受到田隆生案的牵连,他贵为县委常委,长期处在组织部门,自然有一套为人处事之方略。因此,难怪大县人称他是不倒翁呢。曾国超在那边不说话了,傅春生继续说:“我们正在陪市领导吃饭。你再等我的电话,不要走远了。”他说完便关了手机,回到包房餐桌上,接着刚才的礼节进行,举杯笑盈盈地给市领导敬酒。这顿饭,市领导和县领导们都吃得很尽兴,毕竟彼此都没有什么压力。散席时,卢正天用芳香的餐巾纸轻轻地擦了下嘴脸,对彭训奇说:“下午通知你们的常委会,正式宣布省市委的决定。”彭训奇一边相送卢正天他们出包房,一边答应着:“是。”一旁的傅春生听了,心里有点犯急起来,还没有跟曾国超谈话呢,怎么,他们要改变任命决定了。再一想,事情是曾国超自己闯下的,当不成副县长的话,该他倒霉!这时,王强忠问:“曾国超来了没有?”傅春生说:“来了。我让他等着您们。”王强忠问:“卢书记,您看?”卢正天蔑视地说:“训奇同志,常委会后,你陪着王部长,给小曾谈个话。”彭训奇谦套地说:“我合适吗?”其实,那话意是够资格么。卢正天听出了他的意思,便说:“你只是陪嘛,由王部长和他谈。”他们说着就经过到大厅,再也不谈人事上的事。卢正天意识到大厅里有很多客人。便说:“宾馆是对外开放的吧。”彭训奇汇报说:“对外开放了都还是亏。我们正在考虑出租给个人去办。”卢正天亦说:“市场经济么就是这样,残酷无情的。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都定时向社会开放了。”他们一直把他们相送到四号楼去午休,才握手离去。  离下午上班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彭训奇就让小郑送他到县宾馆去接卢正天、王强忠他们到县委机关会议室里去参加常委会。他还是坐的那辆任大县纪委书记时坐的2000型的桑塔纳。他一跨进四号楼,中央空调就给人一种凉寒的感觉,2名值班的小姐嘴甜的忙热情喊“彭书记。”彭训奇没有领受她们的美意,却沉着脸问:“天这么凉了,你们的中央空调还开着。”小姐回答:“是有的客人要求的。”在大县正值十月小阳春的气候。彭训奇不说什么,便上二楼去,又有值班小姐热情喊他“彭书记”。他便问:“市委卢书记起来没有?”小姐却回答:“不知道!”又说:“卢书记的房里好象开着电视机的声音。”服务小姐正要去敲门,彭训奇一看时间,说:“我自己去。”彭训奇很轻易地敲开了卢正天的房门,说:“来接您去参加我们的常委会。”卢正天爽快地说:“走!宾馆有会议室,就在宾馆开?!”彭训奇忙说:“看您的意见,到哪里开。”卢正天说:“到宾馆开不是正好嘛。”彭训奇有点慌神,忙说:“好,是到宾馆。您还休息会。”他又忙出房去,给李向梧打电话,让他通知常委们来宾馆四号楼的二楼会议。又亲自找值班小姐,让她们打开会议室,准备茶水。小姐程式地说:“总台没有通知我们。”彭训奇却狠狠地说:“就说我说的。”在县委办公楼的三楼会议室那边,几分钟的时间,聂光远、朱思杰、田运成、商昊岚、傅春生、罗杰、朱正秋、文波等人进来,在约定俗成的位子上坐下等候着。李向梧也习惯列席坐在后排,当记录员。当李向梧接到彭训奇的电话,忙向常委们作了通报。常委们便纷纷起身,给自己的小车司机打电话。不一会,常委们被扇到了宾馆的会议室,座位也打乱着坐,不过正排的主位上空着。卢正天等人进会议室后,自然坐上主位。会议由彭训奇主持,大家在用目光向他怨叹着。会议按卢正天定的议程开始。先由王强忠宣读市委的任命文件。他庄重地照着文件宣读:“经市委常委研究报请省委同意,任命朱思杰同志为大县代县长。……”他又宣读另一份文件:“经市委常委研究同意,商昊岗同志任大县县委副书记,曾国超同志任大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同时,他又解释说:“商昊岚同志的大县纪委书记一职没有免,这是按照省市领导的职务排法,一身二任的。”接下来是卢正天的讲话,他说:“遇事速则不达。大县从彭训奇同志接任县委书记后都半年了,经过这样长的时间来考察大县的领导班子,是省委市委出于对大县140万人民的高度负责,很慎重的举措。今天,大县的班子完满地调整到位了,是值得可喜可贺的。我看大县的这个班子,不管从年龄来看,从知识结构来看,从工作水平和能力来看,都是很合理的。我希望你们不负众望,要真正成为一个团结奋进,战斗力强的班子,是大县140万人民称赞的班子。”他简短的几句话,也博得了与会者的掌声,会议气氛由凝重变成热烈起来。彭训奇激昂地说:“感谢省市委对大县班子建设的关心。我们一定团结一心,与时俱进,开创大县工作的新局面。”接下来,朱思杰,商昊岚等人都进行了表态发言。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