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七章 再响警钟闹防汛 产业典型遭惨败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七章 再响警钟闹防汛 产业典型遭惨败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三十七  再响警钟闹防汛产业典型遭惨败  连日的大暴雨给炎热的秋老虎天气披上了凉爽的幕帘。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然而,是暴雨汇成洪流,汇入长江,使长江水位在两天内上涨了一米多,超过了设防水位。倒霉的雨还在不停的下,汹涌的洪水还在连连上涨,国家防总和省防指都发来了传真。在大县防汛抗洪是天大的事。彭训奇不等全县工作会议结束,带上湛楚林等亲临长江堤防,冒雨察看水情,既而返回到县防汛指挥部明确指示说:“你们迅速以防指的命令,通知各流域指挥部,和防汛分部,各乡镇场和县直各科局,作好迎战准备。按照警戒水位的要求上足上齐领导劳力,备足备齐器材和物资。并开始执行防汛值班制度。防汛是天大的事,马虎不得。要牢记领导的嘱托,出了问题是要杀头的。”县防办的同志们认真地记录着彭训奇的指示。湛楚林也说:“金局长,你们将彭书记的意见拟成条文,通过传真和电话,迅速传达下去。”彭训奇又说:“你们拟好通知后,让湛主任看看,从文字上把关。”金局长,叫金习,是县河道管理局局长兼县防汛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金习插话说:“8月8号立的秋,现在都立秋个把星期了,还要涨水。”他说着,防汛的神经绷得更紧了。湛楚林提醒说:“7月份的两次涨水都没有涨起来,这次只怕真的狼来了。”彭训奇强调说:“我翻了下大县的历史资料,历史上还有秋水溃口,殃及民众的年份。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当然,彭训奇心里明白,要当好大县的县委书记,必须过好防汛抗灾这一关,这是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的。当然,再就是敏感的三农问题,再就是经济发展问题。他挂点外洲乡是有深切体会的,在外洲的建设上,始终都要考虑到分洪淹水的问题。1998年的大洪水后,国家拨款在大县的分洪区的12个乡镇,都建起了躲水楼,人算不如天算,一切还是预防着的好。  下午,彭训奇又安排湛楚林同他去了外洲。小郑格外谨慎的把握着方向盘,操持着颠簸的小车。外洲乡距大县县城最边远,紧邻一江之隔的湖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雨中摇摆,他们到达了外洲。彭训奇命令似地说:“小郑,直接往堤上开。”小车艰难地由堤下向堤上爬行。彭训奇见势不妙,又果断地说:“小郑,不行!我们就下车,走上去。”小郑坚持说:“行。爬也要爬上去的。”彭训奇心疼地说:“那不是折腾车子,它会短命折寿的。”湛楚林却说:“桑塔纳是国产的,有爬坡的功能。”他们坚持要把小车开上去,是不想让县委书记冒雨徒步走上去。因为,彭训奇还记得去年春检查堤防,小车不能上坡的情景。终于小车一步一蹬地摇摆着,嘶声竭力地终于爬上了堤面,翻腾的长江尽收眼底。这是外洲联垸民堤,比起长江干堤要单薄得多,堤面也是狭窄得多,经雨水沮洳,车辆根本无法通行。小郑说:“彭书记,堤上不能走了。只能停在这里。”彭训奇知道,雨天堤上是禁止通行的。当然,他们要逞强,他也不能扫了他的兴,灭了自己的威风,连县委书记的车都禁止通行不成。眼下,既然司机说了,那只能听他的。彭训奇还坚持说:“我说车子不开上堤吧。你还得想办法把它开下去。”彭训奇说着,便抠开车门下车去。湛楚林忙过来,将办公室准备好的塑料雨衣递给他。他们每人穿上一件蓝色的长雨衣,站在堤边,眺望着江中那涛涛翻滚的洪水,就想到了《三国》里的主题歌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涛尽英雄……的雄壮气势。彭训奇就记起了古今将相今何在?  在堤西边的不远处有个彩布小棚,彭训奇眺望着说:“我们过去看看。”他移动着脚步,一双洁净的浅套鞋立刻沾连上了黄泥。他蹒跚向前,边眺望远处边注意控制着脚步,尽量不让烂泥溅在了裤腿上。这是个仅10来平米的防汛哨棚,两个民工懒洋洋地躺在草铺上,当他们定神凝眸看清是来了干部模样的人,才悠悠地坐起身来,望着他们。湛楚林威势地说:“你们是防守的民工吧!怎么不去巡堤去。”一个稚气的孩儿民工说:“我们昨晚查了一晚上的堤,这时就想朦会。”另一个大点年纪的年轻人站起来,麻痹地说:“水还在河心。查个屁,放心睡吧 !”湛楚林吓唬说:“话不能这么说。出了问题是要杀头的。”他又转向彭训奇,说:“这是县委彭书记,来检查堤防的。”那年轻人这才披上薄膜,出工棚来,他们随后督着。他望着刚要进堤脚的江水说:“我说的是真话,水还没有到堤脚,就是到了半堤水都不怕。再说,今年准没有大水来。这该死的洪水,前几次都吓着我们了。干部们总说有比98年还大的水,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日子了,都七月初七,牛郎织女会夫妻的日子。六月讲水,七月讲鬼的日子了。不要捞命伤财,看下雨天把你们拖累的。”彭训奇不能让他放纵下去,便说:“你不要掉以轻心,看到眼下的水不大,水还在涨呢。”那小民工说:“我做了个记号,前天和昨天涨得还快,今天几乎就象没有涨了。”那大民工说:“只看你们听了精神的,上面预报怎么说。”湛楚林虎着脸说:“怎么说!随时准备着防大汛抗大洪。”他接着问:“你们是哪个乡镇的?”那大民工说:“就是外洲下梓口村的。”他又问:“你们村来了干部没有?”那大民工说:“有干部,是副村长。今天回去搞点菜来。我们都在堤上守了三四十天了。这样干守着,真困死人了。保证今年没有大水的。”彭训奇觉得难得跟这个民工较劲,便移动脚步回转,并叮嘱说:“你一定要尽责尽职守好你们负责的段子。”那大民工说:“我们机会好。我们守的堤段连一点散浸都没有。”彭训奇难得听他一派胡言,睚眦着说:“湛主任,我们去乡政府!”  外洲乡政府接了县防指的紧急通知,乡机关只留下炊事员和党委办公室守电话的小候,干部们都纷纷下村去督劳力和排渍去了。小候是前不久才从中学抽调来的教师,只知道彭训奇在外洲挂点,不曾见过也不认识,可认识湛楚林。有一回,他送典型材料到县委办公室碰到过湛楚林。见他们一脚泥一脚水的来到办公室,小候便招呼了声“湛主任”。湛楚林觉得对一个小办事员没有必要还介绍说是县委彭书记。就问:“你们的黄书记呢?”小候小心地说:“去中洲片了。”湛楚林便吩咐说:“你给黄书记打个电话,就说县委彭书记来了。”他又转向彭训奇,客气地说:“彭书记,您坐。”小候打量了下在翻看水位记录的彭训奇,忙去电话桌前拨通了黄少平的手机,汇了报。对方说:“我马上就来。”黄少平对中洲责任片的几个留守干部作了简单的指示,把办公室主任年厚石留在了那里督办,便和司机返回外洲乡政府。按照税改要求,精简机构,撤销管理区,中洲管理区是被撤销了的。然而,考虑到中洲地处老江河的包围中,距外洲乡较偏远。为了解决鞭长莫及,不好管理的问题,管理区的党总支和行政机构全都撤了,也没有开支权了,还留有4个人包片,其中一个任片长,人员工资费用全由乡政府直接掌握支付。4个人住着原来管理区18个人住着的房子,空荡荡的,静幽幽的。平时看来无事,关键时候这个责任片也起着关键作用。否则,劳力没有人催上堤,没有人去抵挡洪水,任凭洪魔肆虐逞凶,那危害就惨重了。  中洲责任片处外洲不过20来华里路程,要是20里的国家标准的水泥公路,小车要不了20分钟到了。可在这乡村的土渣公路上,跑了半个小时才赶到。本来,在1998年的洪水后,国家给外洲拨了几百万的款子,要修防洪公路。当时的乡党委书记唐良国主持召开专门会议,定了个宏伟方案,将外洲的向东到中洲,向西到何堡的两条主要乡村公路修成水泥路面,乡政府还筹资贴补30%的资金。然而,才铺上砖石渣路基,全乡200多名教师为工资集体上访,唐良国为平息事态,经和乡长夏金城紧急商议,将修筑防洪公路的资金暂时挪用,等来年的夏征找老百姓收了钱再还上,再修水泥路。已经给宜昌水泥厂订好的几千吨水泥合同只好毁约,交付的20000元的定金也被厂方扣压。然而,到1999年的夏征时,情形并不令人满意。因农民负担问题引起的矛盾日益尖锐激化,又加之书记,乡长的更迭,防洪公路就被撂浅下来。黄少平忧虑着日不敷出,负担日重加重的财政状况,只能火烧眉毛顾眼前了。再说挪用资金的人早调走了,万一上面追责任也追不到他头上。其实,上面口头说过两次,并没有动真格的查处谁。实际情况明摆着,钱又不是个人贪污了,查处谁呢。黄少平进一步自我敷衍地想,他要不了多长时间,也会调离外洲,进城的。对于掌握着他进城命运的彭训奇既然来到了外洲,那是好多乡镇头人巴望祈求都求不到的机会。恨不得跑掉鞋地赶回乡政府迎候彭训奇。当黄少平急切地赶回乡政府时,彭训奇正在办公楼的走道上接手机电话。电话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阙俊打来的。他除了告诉说省委副书记赵祖学要来检查防汛工作,还欣喜地说:“蓝湖水产公司做假帐被光明日报披露了。”彭训奇处事不惊地说:“嗯。原来,还有这回事。”阙俊又说:“千真万确的。”整日的锁事缠身,让彭训奇连看报的闲暇也没有,就只能挤点时间翻翻几级党报,过录下标题。阙俊为自己的慧眼和政治敏感而感到欣慰。彭训奇安排说:“你给田书记通知一下,让他也参加接待赵书记。”阙俊说:“好!”彭训奇关了手机,心中还在记着蓝湖公司做假帐的事。蓝湖公司位于洪湖市的瞿家湾镇,与大县的蓝田乡毗邻,是50年代初从大县划到洪湖去的。近几年来,蓝湖公司落户瞿家湾,仗着财大气粗,与大县的湖乡水城分争,闹得械斗不断。官司打到上面,有谁会替大县人说话呢。因为蓝湖是国家的产业化重点企业,谁叫你大县的发展那么滞后,谁肯来保护落后,替落后说话呢。大县人是打落牙了和血吞的呀!就在去年端午的荆楚龙舟节上,大县蓝田乡的农民上荆洲喊冤,时任县长的彭训奇持着喇叭喊话,“我是大县的县长,你们回去,要注意大县的形象。上级马上就到大县去处理的。”以致彭训奇没有参加完龙舟节议程,就督着领着这些农民回到了大县。他们没有站在高度来看待国家的宏观策略。事后,大县有个土作家为此还写了一本。  等彭训奇接完电话,关了手机,黄少平候在一旁,歉疚地说:“彭书记,让您等久了。”彭训奇严肃地说:“防汛是天大的事,谁敢怠慢。”他们进到办公室,黄少平又和湛楚林打招呼,还和司机小郑打招呼。和小郑的招呼仿佛比他们更亲热。他们先后坐下后,黄少平忙说:“小候,去拿瓶开水来。”彭训奇说:“不要。有茶。”黄少平也认真地汇报说:“我们一接到县防指的紧急命令,就召集机关干部布置了任务,有的连午饭都没有吃就赶上堤了。也有一部分是下村去督劳力了。有了98年的防特大洪水,您放心,象今年这样的水位,不会有问题的。”彭训奇不满地说:“我怎么听着都一个调。我们头脑里可不能有丝毫的麻痹。据预测这次的来水也不小,要超过警戒水位。刚才接的电话,省委赵书记要来我县检查防汛。长江已经驯驯服服歇了几年的,现在还发秋水。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他记起刚才的电话,又说:“我还要赶回县里,接待赵书记。不过,我刚才在堤上去看了,民工的麻痹思想和厌战情绪还相当严重,你们要加强检查督促,绝不可妄勿所以,掉以轻心。”黄少平表态说:“是!”又挽留说:“彭书记,您吃晚饭了再走。”彭训奇没有回答他,已经开始挪动脚步。黄少平又对湛楚林说:“湛主任,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湛楚林深刻地说:“黄书记,你们外洲的防汛不出问题,就比彭书记在你这里吃了饭还好。”黄少平图表现的机遇失去了,不能单独与彭书记倾吐心曲了,只好冷静的相送到车边。小车一扭钥匙就发动了,黄少平又机械地挥手告别。湛楚林忙拧下车门,已抬起手来摇掌相应。  短暂的相见,短简的话语,象路边的刺界花的粉刺扎进了黄少平的手指。十指连心,疼痛在了黄少平的心坎。他琢磨着刚才彭训奇离别时不满意的眼神,离别时没有象湛楚林拧下车门挥手相别。也许彭训奇是惦记着去接待省委赵祖学副书记,筹谋着全县的大事,竟忘了象过去来外洲挥手亲切辞别。黄少平再往深处思虑,既然县委书记忘了和他辞别,就说明他黄少平在县委书记的心中并不重要,或许根本没有位置。这样一往深层想,那心中的忿懑那忿懑的原由就很自然地往堤上的民工身上聚集。他匆匆地回到办公室横着眼质问小候,说:“刚才,彭书记是去了哪节堤上察看?”小候还不会看领导眼色,惊诧着结舌地回答:“就,码头上的堤子。司机还说小车开到堤上险些下不来了。”这时,阴暗的天色仿佛明亮起来,天空也只喷雾着丝丝细雨了。大概是雨天转晴的晚霞孕育里的反映,其实沉寂的夜迅即就要降临了。黄少平也不管天下没下雨,夜幕降不降临,就兴冲冲地去码头上的堤段。一双沾连着的皮凉鞋当作草鞋一般的在泥水里践踏,不一会就被泥水淹没得没鼻子没眼了。他上堤后,直朝那不远处的哨棚走去。然而,哨棚内空无一人,心想,难怪彭书记不满意的。还是他很有策略的只指点了下。黄少平又找到堤坡边,一庄稼汉正蹲在那儿观看江中过往的船只。黄少平走近了,大喝一声说:“你是哨棚里的。”那汉子一惊,猛然抬头,忙站起身来说:“是黄书记。来看水的。”老百姓认识一个黄少平,黄少平不一定认识每个老百姓,这是很正常的。黄少平仍沉寂着脸,象要暴雨倾盆似的,又问:“你是盐船村的?”汉子得意地说:“错了。是下梓品村的。您不认识我,我可没忘记您。”外洲乡政府就在盐船村的包围中,距村委会就半里多路。黄少平没有“哦“一声,表示自己弄错了。这段堤该下梓口村防守,还是他在方案上审批过的。也许是他气急了。这才悟起来。他又说:“刚才县委彭书记来过。”汉子不以为然地说:“好一会儿。早去得没影了。”黄少平终于忍耐不住火燎的性子了,兴师问罪呵斥说:“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守堤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溃了口是要砍你的头的。看你有几个脑袋,经几砍!”汉子的脸面象被狗血泼了,很觉冤枉枉遭此一顿挫骂。自己上堤忠于职守一个多月了,仅回去一次,和老婆仓促地亲热了一回。哨棚里本来有4个人,带队的副村长是个少年娃,还有一个民工昨天死了老娘。死了老娘应该回去守孝,天经地义。副村长今天回去催人换上那个守孝的。天都要黑了,也不见村长带人上堤来。也许是和老婆去亲热时间长了耽误了。这也叫情有可原。还一个少年娃肚子饿了,等村长带米菜来,肚子等不得要造反了。一摸兜里还有几个软绵的毛角票,一数才一块一毛钱。他紧捏着这几个毛角票,怕它们从手中飞跑似的,溜下堤去买馒头去了,还说要给汉子带一个来,也填填肚子。汉子一个人守在这里,还要挨训,真有点冤枉。汉子也憋着一肚子气,说:“我一个泥腿子,能一个人呆在这里就不错了。象你们当干部的还有个所图。”黄少平见他还不服气,又觉得他似乎在理。眼下,能把一个泥腿子怎么样呢。就压了压火气,缓和地说:“你们还有人呢?”汉子也放好了态度,一一作了交待。  黄少平心想,原来如此,便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眺望远方。然后转过脸又问:“彭书记来,都问过你什么?“汉子眨巴着眼,说:“我不知道他是县委书记,是一旁的人介绍的。他也没有问什么要紧的事。看他态度比你好多了。还是大干部好!我就实话实说了,水还不到半堤,今年准没有大水。真是自我吓唬,大惊小怪的。”他说着,转向天际西边。自信地又说:“你看,都有落霞了。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天一晴,水一退,就好了。保证万无一失。”黄少平狠狠地说:“什么叫大惊小怪!你这是严重的麻痹思想。防汛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麻痹的。出了问题,不仅砍你的头,还要珠连九族,你知道吧!”他接着从正面鼓励说:“按说你这个年龄的人,已不止防过一年二年的汛,你怎么连这点都不懂!”汉子突然记起流传着的,国家领导来大县视察说的话,便火气消了一半说:“我知道,不能麻痹。国家领导都说了的,出了问题是要砍头的。”俗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黄少平见汉子认识了问题,也知道他们孤守在这堤子上,粮干柴尽的。便哭笑不得的最后叮嘱了一句,说:“丰村长来了,你一定要告诉他,就说我说的,不能马虎,出了问题是要砍头的。”汉子没有开口,用目光应允着。黄少平回到乡政府机关,让小候叫来炊事员守电话。又让小候去找包下梓口村的盐船责任片的贺主任。盐船责任片就在乡机关不远,小候去了,责任片里空无一人。黄少平听了汇报,只好让小候去下梓口村丰村长家。谁知贺主任正在丰村长家喝酒吃饭。他们得了通知,慌忙丢下筷子,往堤上赶。小候回来报告说:“黄书记,贺主任正在下梓口村催人。我说了您的意见,他们立刻赶上堤去了。”不知此话是小候善意的圆场,还是有意扯谎。  第二天,火红一样的太阳早早地挂在了东边的天垠。省委副书记赵祖学按着既定的行程,在彭训奇的陪同下,来到外洲乡视察防汛工作。外洲堤防是民垸堤子,是大县的垸中之垸的段子。民垸堤内有三四万的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问题,是每年防汛的重中之重,如果看了外洲的防守就能看到大县各堤段各流域的概况了,仿佛是窥一斑见全貌了。他们同样从码头上堤,黄少平等乡领导早已等候在这里。赵祖学一一和他们握手,洪恩浩大,润泽乡野。黄少平忙将丰村长介绍给赵祖学。赵祖学气势地说:“你们是最基层的组织保证。你们一定要履行好严防死守的职责。”丰村长汇报说:“一个多月了,虽然水不大,我们都没有丝毫松懈,没挪脚步地死守在这里,每天早中晚三次排查寻堤。”那汉子在一边很自豪地插话,对黄少平说:“黄书记,我昨天说了的,今天一定会晴的。天一晴,水也要退了。”他同时指着堤坡下的一白点的小石块,说:“那是我昨晚作的标记,水已经退了,退了快一寸了。”赵祖学这才把注意力转向那好讲话的汉子,又转向那白色的石块。最后昂首对众人说:“我们巴不得不涨水,不防汛嘛。这样,我们的群众要减少好多损失啦!”丰村长期盼地说:“据说三峡修成了,能起防洪的作用。那时,我们外洲就好了,宽天广地的,放心要种什么就收什么了。”黄少平插话纠正说:“只知憨种!要调整结构,开发效益农业。”他本以为自己的高见会得到省县领导的赞赏,不仅没有听到口头赞赏,连赞赏的目光也没有一丝。这些个大领导就象没有听到一般地麻木着。他们视察了外洲堤防的几处哨棚,询问了散浸、脱坡、管涌等险情情况,根据赵祖学的意见就赶回到县城,在县宾馆午餐。在午餐桌上,彭训奇选了很合适的时机,就在吃着大县的土产莲籽米赵祖学赞赏是真正的绿色食品时,似乎不经意地说:“听说蓝湖出了点麻烦。”赵祖学厌薄说:“何止麻烦。报上都披露了。是个中央财经学院的研究员,叫刘姝威。不是妹,有人还认作了妹。她冒死的接出的。就在央行内参上发表了200字的短文。银行就断了蓝湖的款子。”过去,赵祖学也是很推崇蓝湖典型的,说是“农业产业化,就要走蓝湖的路子。”彭训奇斯文地敬了酒后,说:“产业化的路子没有错。但不能在操作上走捷径图面子。我们的水文章是坚定要走下去的。”赵祖学停住筷子,说:“下午,听你们把税改情况,三农情况介绍一下。”彭训奇说:“好!”至于赵祖学还有什么指示,几时离开大县,谁的心中也没有谱,彭训奇他们只能随时听命,随机应变了。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