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77章:致命黄豆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77章:致命黄豆

    翌日清晨,苦竹乡派出所的一辆警车停在了乡镇府大院。     派出所长毛大勇一下车,就拿出了一张大红纸,贴在了乡镇府大院的大门口。     红纸上写着:通告,苦竹乡镇府住宅楼后面闹鬼案,已告破,扮女鬼者已作处理,扮女鬼者藏身的地点是坟场前面地岸里一个空弃的红薯地洞,苦竹乡派出所。某年某月某日。     乡干部职工议论纷纷,闹了多年的鬼案终于破了。据说新任书记昨晚亲自参与了破案。派出所参没参与,不得而知。     不过,破案的结果由乡派出所公布,效果更好。公安机关的破案结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假,而且是贴出公告的案子。     众所周知毛大勇是秦伟东的“铁杆”,毛所长到苦竹乡任所长的原因不言而喻。一天多时间,就破了一件奇异的鬼案,果是有本事。     贴好通告,毛大勇走进了秦伟东的办公室。     秦伟东早在办公室等候。     他给毛大勇倒了一杯热茶,给自个续了水。     “书记,鬼案结了,明巾的案子也有了重大进展!明巾的死果有明堂!”毛大勇喝了一口热茶,兴奋地说。他天生是个警察,会破案的警察。     “哦,毛神探,请讲!”秦伟东笑了笑,满头的自然卷发在窗外吹进的晨风中荡漾。     “干警在明巾卧室发现了几粒干炒黄豆!”     “黄豆有毒?”     “那倒没有!”     “哦。”秦伟东还是笑了笑。笑是世上最好的表情、最好的动作、最好的语言。秦伟东已学会了笑,不管是高兴还是烦恼,是兴奋还是失望,他都笑。     “可我们发现了一个关于明巾的秘密。明巾对干炒黄豆非常敏感,吃了一些干炒黄豆,便产生呼息困难、腹痛等现象。”     “这个秘密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在明巾的卧室发现干炒黄豆后,我赶到了现场。让干警把黄豆拿到公安局去化验,确认无毒。但我仍是很迷惑,总有一种直觉,这黄豆不会那么简单,一定有某种特别的使命。为此,我询问了明巾的老婆陈歌月以及父母、叔婶、岳父母等,结果是一无所获。不过,明巾的家人都说黄豆不知从何而来。”毛大勇喝了一口热茶。     “毛神探,快讲,别吊我胃口!”     “就在我们无望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来明巾家借煎刀的老人明年丰。我跟老人随口说了黄豆。老人听说黄豆,眉毛扬了扬,似是想起了什么。然后说,前几天明亮的母亲炒了干黄豆。”     “明亮的母亲炒了干黄豆?死在竹林深处的老人?”     “是的。老人说明亮的母亲炒黄豆时,他就在旁,他还吃了一把黄豆。”     “明亮的母亲自种的黄豆?”     “不是。是古王塆的古木仁送的黄豆。古木仁是明巾的表叔,在明巾的羊养殖基地作保安。古木仁说上次在明亮的母亲那里拿了一些豆干,便带给她几斤黄豆。”     “古木仁?怎么那么巧?”     “整个事件,确实很巧,明巾想竞选村主任,遭到嘲笑,可他仍是坚持,然后家的鸡羊就死了,然后就有人给他送非常过敏的干炒黄豆,加上突发高血压,于是去了另一个世界。而炒黄豆的当事人,却死在竹林深处。”     “明巾对干炒黄豆过敏的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明巾既然知道干炒黄豆过敏,他为什么还要吃?”     “也是明年丰老人说的。老人是听明亮的母亲说的。对干炒黄豆过敏,或许明巾本人并不知道。”     “明亮的母亲知道明巾对干炒黄豆过敏,那她为什么要送?是故意谋杀?”     “她为什么要杀明巾?”     “明年丰、古木仁的话是否可信?”     “正在核实中。”     “就在昨天,古德高还向我推荐让古木仁,当村主任。”     “古德高和古木仁的关系很好啊!”     “是的。古德高给我的感觉,就是对村主任的位置非常在乎。他为什么如此看重村主任的位置?还有其他人,似乎对这个位置非常关注!”     “书记,一切都不知从何说起,再调查吧。再见!”说完,毛大勇出了秦伟东的办公室。     “书记,有了新发现!”马寒,气喘嘘嘘地小跑进了秦伟东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