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70章:烟灰的思念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70章:烟灰的思念

    “小李,小李,我要!”林雪丹敢情是把秦伟东当成了她的丈夫小李。     正处三十如狼的年华,需求旺盛的她也属正常。再说今晚受了大惊吓,也确需“小李”折腾一番、安慰一番了。     可秦伟东不是小李!     林雪丹紧紧地抱住秦伟东的腰,一对鼓胀胀的东西在他的胸前摩蹭不停,娇喘声声。     更要命的是,她某个神秘的部位在宽松的睡裙下,已露出来,向他的坚硬如铁迎了过去。     秦伟东推了推林雪丹,哪里推得开?一双白皙的小手,把他的腰部抱得多紧!     也许是秦伟东的“拒绝”,林雪丹在秦伟东的胸口咬了一口,好痛!     秦伟东的坚硬如铁,引着他吻林雪丹,去揉捏一对高耸。     胡小蝶突然闭着眼,一个翻身,抱住了林雪丹,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吊在她的腰上。     林雪丹终不堪重负,倒在了床上。     大胸美女胡小蝶却紧紧抱住了秦伟东,一对高耸的山峰紧紧地贴住他的胸部。     秦伟东吻住了她。     一双温热的手在她的背上、头部按摩——清心按摩术。     清心按摩术,主要是通过手掌上的气场,按摩使人平静的穴位,从激动回归清醒。     胡小蝶很快离开了秦伟东的怀抱。     旁边还有个漂亮的少妇呢!受了惊吓,想安慰也得忍住!     她钻进了被子。     秦伟东回到了沙发,躺了上去。     窗外已是伸手不见五指,黎明前的黑暗!最黑的时候!     忽然,窗外传来一道微弱的光!     秦伟东一跃而起,跑到窗前。     又是一道微弱的光一闪,在古小蝉的墓前!     什么光?有人在打火机。     是谁深夜在此打火机?     秦伟东开了门,关好,快捷的身影如幽灵,来到楼下,越过围墙。     古小蝉的墓前,空空如也,只有未飘散尽的香烟味。     是谁深夜在此吸烟?     秦伟东开了火机。古小蝉的墓前,有些许烟灰。     更令人惊讶的是,些许烟灰组成了小蝉二字。     在伸手部见五指的五更,用烟灰在墓前的地上写死者的名字!     柳体楷书!有力、娟秀。     在深夜,凭感觉用烟灰组成如此有体的字,写字者的书法很有功力,还可能小蝉两字练了无数遍。     吸烟组字的应是个男人?应是!     这个男人的目的是什么?     是痴情的男子汉?可以想象,一个男人坐在墓前的地上,不断地吸烟,手掌接烟灰,完后把灰滴落在地,构成“小蝉”两字,以表达无尽的思念、爱恋。     是何等地感人!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与半夜出现的女鬼是同一个人吗?     如是,他为什么要扮作女鬼在深夜厉叫?     夜是如此的黑,周遭的一切如墨如漆,黑成一团。     秦伟东站在墓前,深吸了一口气:古姐,若你死得冤,我秦伟东定给你讨回公道!     天渐渐亮了,四周的一切都清晰,不再朦胧。     古小蝉的墓前,烟灰构成“小蝉”,虽被风吹散了些,字迹仍明白可辨。     秦伟东在五具坟之间来回转了几圈,然后来到那块地的地岸。     他在地岸来回不知转了多少次,手拍脚踢,扑倒起身,然一无发现。     他掏出了一支香烟,点燃。他本不吸烟,可在基层工作,面对乡亲百姓,烟有时可起到钮带、桥梁的作用。     于是,上任伊始,他买了一条烟,口袋里时常装一包。     他猛地吸了几口,吐了几个烟圈。     望着地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微笑。     尔后转过身,越过矮墙。     回到宿舍,林雪丹已走,胡小蝶还在梦乡。     两条白玉似的手全在被外,胸前的沟壑若隐若现。     秦伟东的下部不争气地挺起。     他抱起被子,赶快出了门,关好门。     刚到自个的门前,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书记——书记——出大事了!”办公室副主任马寒边跑边喊。
推荐阅读: 《官梦》 《最美的时光》 《首长》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