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407章:游龙戏凤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407章:游龙戏凤

  几个月后。   耶林市某处海湾不远处,一栋大大的海滨别墅花园里,姹紫嫣红,鲜花盛开,高大的椰子树迎风招展,老榕树树荫浓密,海风徐来,凉爽宜人。   老榕树浓密的树荫之下,放着一台宽大的婴儿车,两个粉妆玉琢般的小宝宝并排躺在白色的婴儿车里,眼珠滴溜溜乱转,不时挥舞着手脚,细细地咿呀一声。   “来,城城,画画,看这里!”   身材高大的秦书记,蹲在婴儿车前,手里拿着一个塑料铃铛,“哗啦啦”地摇晃着,眉花眼笑地说道,不时伸出一个粗大的手指,去逗弄两个小宝宝。   秦书记一个多月时间里,两赴耶林。   上旬,韩冬妮临盆,秦伟东急匆匆地从江南飞到耶林。春节之前,韩冬妮就到了耶林市,此后一直住在海边。本来韩千秀的意思,还是希望冬妮回明珠去生孩子。毕竟明珠大医院的医疗条件远不是耶林市可比的。耶林尽管也是老资格的地级市了,但过去几十年,一直僻处南疆,孤悬海外,改革开放之前,这里的发展非常缓慢,甚至还赶不上内地一些稍微富裕一点的县城。   八十年代末期,琼海建省,被确定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并确立了旅游立省的整体思路,耶林作为琼海旅游资源最丰富的城市,才得到中央和省里的高度重视,给予了大量的政策倾斜和建设资金。这几十年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城市规模几乎呈几何倍数扩张。但终归时日尚浅,底子太差,短短几十年时间,想要赶上真正的大城市,那不可能。   底蕴方面,自是无法和明珠相提并论。   但韩冬妮却非常喜欢耶林,坚决要在耶林生孩子。   不过韩冬妮怀的是双胞胎,临盆之前,肚子高高凸起,远非一般的孕妇可比,挺着这么大肚子,长途飞往明珠,显然也绝非上策。   最终还是决定留在耶林生产。   预产期还差好几天,王泽群韩千秀便急匆匆地飞到了耶林市。韩千秀不是一个人来的,带来一个完整的产科团队,整整五名医生护士。俱皆是明珠一家著名的私立医院妇产科的资深医师和护士。   为了确保女儿和外甥的安全,说不得,王泽群韩千秀要花一番心思。   耶林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更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和明珠医院来的产科资深专家一起,反复研究了三套方案,确保万无一失。   其实韩冬妮除了肚子特别大,其他一切指征都很正常,情况非常良好,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韩千秀做母亲的,乃是关心则乱。   王泽群更是欲借此补偿对女儿的亏欠。   秦伟东匆匆赶到耶林的次日,韩冬妮便开始出现阵痛,随即被送进了手术室。原本韩冬妮想要“顺产”,这样对孩子更好一些。不过医生仔细研究过韩冬妮的情况之后,还是决定进行剖腹产。毕竟怀的是双胞胎,而且胎儿的体积都不算小,自然生产太费力了,一不小心,母亲就有可能出现脱力的现象,那样是比较危险的。   王泽群韩千秀也支持剖腹产。   韩冬妮也只好放弃了自己的意见,接受医生的安排。   手术非常顺利,先剖腹取出一个五斤七两的男婴,随后又取出一个五斤四两的女婴。发育良好,生命体征平稳,母子平安。   龙凤胎!   龙凤胎就是典型的多卵多胎,两个受精卵一个为XX染色体,一个为XY染色体。龙凤胎是异卵双胞胎几率为1/500双胞胎分同卵双胞胎(占双胞胎的25%)及异卵双胞胎(占75%)。只有后者能孕育成男女两性的双胞胎,因为异卵双胞胎是由两个卵泡同时或相继排出成熟的卵子,这些卵子同时或相继受精。由于胚胎来自不同的卵子和精子,出生的婴儿相貌不同,性别也可能不同,即“龙凤胎”。龙凤胎的几率约为1/500,而一般双胞胎的几率是1/89。三胞胎的几率是89的二次方分之一。由于双胞胎是少数,龙凤胎更是边缘现象。   这可把王泽群韩千秀乐坏了。   至于做了爸爸的秦伟东,却是无人理会,由得他一个人在那里傻乐。   远在耶林,秦伟东那帮哥们都不在,也没人闹腾他。不过回到金都之后,却在庆祝宴上遭到毛大勇等人的“偷袭”,秦书记猝不及防,被抹了个大花脸。   此时,毛大勇已调到了江南省纪委,任三室主任。郝馨予已调任江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金都市公安局长。   而姚倩倩已调任江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在金都待了一段时间,秦伟东就忍耐不住,又飞到耶林来了。本来秦伟东就打算飞耶林的,刚好有事情绊住了,不得已往后挪了一段时间,差不多月中才赶过来,刚好给孩子做满月酒。   所谓满月酒,也就是个意思,一家子好好乐呵了一下,人数虽少,倒也热闹。   手术之后,韩冬妮自然一直都住在耶林。总要再过一两个月,等伤口完全复原,孩子也大一点,才考虑是否搬家。   说起来,韩冬妮到处都有房子。首都,金都,滨海,耶林等地,都有她的别墅。   大老板就是这样的。   今天天气好,秦伟东便乐呵呵将儿子闺女都放进了婴儿车,推到别墅后花园里来玩耍。这栋海滨别墅,占地极其广阔,差不多有一千多平方,主建筑占地三百多平方,剩下的就是花园,还有一个小小的游泳池和一个羽毛球场。   花园不远处,便是金光闪闪的海滩和碧波荡漾,平静美丽的海湾。   此处乃是耶林市水质最好的几处海滩之一,市委市政府明令进行环境保护的,极少污染,海滩和海湾风景绮丽,美不胜收。   整个别墅里,除了秦伟东一家子,还有八名家政人员,厨师,花工,清洁工和保育员,外加两名女保镖,配置齐全。   “城城,画画,这里,这里……”   秦书记摇晃铃铛,叮铃铃作响,笑哈哈地逗弄着孩子。   双胞胎兄妹,取名秦城、秦画。虽然是同日出生,前后相差只有一二十分钟,毕竟男女有别,一个月过去,两个宝宝的性格,就显出不同来。   秦城出生时,比妹妹重了三两,胃口也更好一些,经常一顿就将妈妈的一边奶水掏空了,有时还要占妹妹的便宜,“多吃多占”,长得极其健康壮实,小脸蛋圆嘟嘟胖乎乎的。秦画就文静一些,吃得也不如哥哥那么多,看上去略显娇小,不过小脸蛋也是红彤彤的,身体非常健康。   都可爱到十分。   听得老子召唤,城城先做出反应,小嘴一咧,给了爸爸一个笑脸,努力抬起胖嘟嘟的小胳膊,似乎想要将铃铛抓住。画画却望了一眼之后,就表示没有多大的兴趣,乌溜溜的大眼睛随即转向了别处,小手一抬,在哥哥的肚子上打了一下。   韩冬妮已经出院,就坐在一旁的藤椅里,笑吟吟地看着秦伟东逗弄两个孩子。做了母亲的韩冬妮,较之以前略微丰腴了一点,因为坚持母乳喂养,胸部尤其显得高耸丰满,更增女性魅力。   忽然“叮当”一声,塑料铃铛从婴儿车内飞了出来,却原来秦伟东将铃铛交到儿子手上,城城玩了几下,随手一甩,就扔了出去。   “好小子,脾气还不小嘛,敢跟老子甩脸子。行,你牛!不愧是我秦伟东的儿子!”   秦伟东连忙将铃铛捡了起来,朝着儿子吹胡子瞪眼睛地教训起来。   城城又是咧嘴一笑,小胳膊小腿一阵挥舞,乐不可支。   兄妹俩的长相,都酷肖秦伟东,眉眼之间的神色更是像到十足。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家伙,长大后可不要成为一个大纨绔……”   不知什么时候,韩冬妮已经起身来到秦伟东身边,满怀爱怜地望着婴儿车里的一对小宝宝,调侃地说道,瞥了一眼丈夫,抿嘴一笑。   “媳妇,这话听着,味道有点不大对啊,难道我是个纨绔?”   秦书记立即抗议起来,瞪起了眼睛,颇为不服。   “你难道不是吗?”   韩冬妮望着他,似笑非笑。   “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是真正的草根,真正的苦槽猪。”   秦伟东便嘀咕道。   “行,让你在儿子闺女面前留点面子。不过秦书记,这也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以后还是那么纨绔,那可就不好说了。我以后让儿子闺女不理你!哼哼!”   “哦,我还做了一道游龙戏凤菜,等会你回去尝尝。”   韩冬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眼里闪耀着促狭的神情。   游龙戏凤菜?   相传,明正德年间,武宗朱厚照一次私访来到某县小城梅龙镇,镇上有一家由李龙和其妹李凤姐开设的酒店。武宗来到时,见李凤姐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姿,于是便命凤姐备美味佳肴。凤姐亲手做了一道由鸡鱼合烹的菜式,武宗尝后大为赞赏,问此菜何名,凤姐未说,武宗便封此菜名叫做“游龙戏凤”。凤姐也随皇帝进宫。从此,此菜就成为明朝宫廷名菜,一直流传至今。现为北京和辽宁等地方名菜,但辽宁制法与北京不同。   “那个当然,我坚决服从指挥。听老婆的话跟党走,老婆指到那里,我就打到那里,绝不含糊。游龙戏凤,我现在不就是在游龙戏凤吗?”   秦书记连忙挺直身子,朗声答道。   “是吗,我将就先听着了,是不是真的,还要看行动才知道……来,画画,乖女儿,妈妈抱你看大海,爸爸抱哥哥……”   韩冬妮嘻嘻一笑,弯腰将画画抱了起来。   秦书记赶紧抱起了儿子,和老婆并肩站在那里,远眺蔚蓝的海湾,深深吸了一口气,念道: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东哥,你的工作又要动了?”   “可能吧!白云的经济发展已进入快车道,我也该走了。”   “哦。恐怕个中内情不简单!”   
推荐阅读: 《官梦》 《最美的时光》 《运转官场》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