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406章:南方有佳人(10)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406章:南方有佳人(10)

  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再不理陆长风,直把他当空气。   三个大美女,只是聊天。   陈守盛会来的!   韩冬妮等的估计十分正确,大约二十分钟后,门外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恭谨问好之声。   “陈书记好!”   声音之中,明显带着惊惧之意。   谁知道陈守盛会不会找“替罪羊”?不然,这事怕是不易过去。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会找的。   那么现在站在这里的警察们,人人都有可能被“选中”,那该是何等的倒霉?更加要命的是,倘若真被选中了,还只能乖乖顶上去,绝对没有挣扎抗拒的余地。   只有祈求上天保佑了。   对于所有的问候,陈守盛听而不闻,一句话都没回答,沉着脸缓步走进了审讯室。   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便对视了一眼。   “正主”终于露面了。   陈守盛一进门,眼神一轮,并未在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脸上停留,直接就抓住了陆长风。   陆长风少被陈守盛锋锐无伦的眼神一扫,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畏惧得很。   “陆长风!”   陈守盛怒吼一声。   “滚过来!”   “表叔……”   陆长风浑身一抖,脸色变得煞白,却是不敢违抗老子的命令,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哭丧着脸,叫了一声,声音也是抖抖的。   “混帐东西!”   陈守盛又是一声怒吼,宛如一个炸雷在众人头顶隆隆滚过,震得每个人的耳鼓都嗡嗡作响。   “哎呀……”   随即,陆长风一声惨叫。   却原来陈守盛二话不说,抡圆了胳膊,呼呼生风,一个大巴掌,毫不客气地甩在了陆长风的脸上。   陆长风猝不及防,顿时边捂住了脸,一个趔趄,向旁边连摔了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半边脸立即红肿起来。可见陈守盛这一巴掌,着实尽了全力,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陈守盛这一巴掌,不但将陆长风彻底打蒙了,在场诸人也一个个目瞪口呆。   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眼里,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当众甩了陆长风一巴掌,可不仅仅只是皮肉受苦,甩掉的是人家爷俩的面皮。   陈守盛何等身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客气给表侄一个大嘴巴,那就是向大家表示——我错了!   这个可真是需要痛下决心,称得上杀伐果断之极。   “滚!去墙角蹲着,双手抱头!”   陈守盛一巴掌甩过之后,余怒未消,仲手朝墙角一指,继续怒吼道。   陆长风丝毫不敢抗拒,捂着红肿的脸,乖乖跑到墙角,蹲下了。不过陆长风对陈守盛的命令略微打了一点折扣,没有双手抱头,而是继续捂着半边脸颊,痛得眼泪水都快流下来了。但较之内心的惶恐惊惧,脸上的这点伤痛,却又不算什么。   陆长风今儿还是头一回挨表叔的巴掌。   看得出来,表叔是真的气坏了。   甚至是又气又怕。   陆长风能够从老头子眼里读到深深的焦虑之意。   这可比陈守盛甩他巴掌还更加罕见。   在江南省,陈守盛还能怕谁?就算是省委书记程顶云和省长徐连荣,都不能让陈守盛如此忌惮。这就证明,自己今儿个,真的是闯祸了。   连表叔都紧张了。   陈守盛与陆长风到底是什么关系?韩冬妮等想。   是表叔与表侄的关系?   断然处置完陆长风,陈守盛这才扭过头来,望向韩冬妮大步走了过来,换上了笑脸,正要开口说话,韩冬妮便举起手摆了两下,叹了口气,说道:“陈书记,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够意思,今儿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饶是陈守盛经历了许多的大风大浪,听韩冬妮如此说法,还是略一愣怔。   这话听起来,“江湖气息”未免太重,陈守盛身为省委领导,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有人以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了。一时之间,还真有点不大适应。   见陈守盛犯愣怔,韩冬妮认真说道:“陈书记,我说的是心里话,认真的。我说这事过去了,那就是过去了,绝不会再搞秋后算账那一套。你尽管放心。”   韩冬妮就是这种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陈守盛够意思,一来就把面子给得十足,韩冬妮自然也不能老是揪住不放,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   真正的人物,都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   因为实力,毕竟不是来自自己本身,而是“借势”。借势的目的,绝不是要把“敌人”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只要自己有了面子,别人以后不敢再对着干,那就足够了。   想要赶尽杀绝,很多时候,效果只会适得其反,搞不好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王氏集团以后还要在金都发展。还有,陈守盛正经是秦伟东的上司。   陈守盛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心里却更加确认,此人果然大有来头,这气度,可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装得出来的。   “韩总,真是抱歉,下面的同志办案不认真,搞错了对象,让韩总和你的朋友受惊了,我代表金都政法委向三位道歉。这个事,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尽管韩冬妮已经明白说了,此事就此揭过,但场面上的话,还得交代几句,也必须要留个后手。万一韩冬妮只是嘴里说说,心里头的气依旧没有消,说不得,总要处理几个人,让他消气才行。   韩冬妮摆了摆手,说道:“陈书记,这个话咱们不说了。我说过这事不追究,那就不追究。下面办事的哥们,也都不容易。身不由己嘛,拿他们出气,有什么意思?来,给我把铐子解了。闹了这一阵,大家也都累了吧!”   说着,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便举起双手,将手铐亮了出来。   当下两名警察也不等陈守盛下令,忙不迭地上前去,给三位大美女解开了铐子,又满脸堆笑,低声说道:“三位老总,真是抱歉,对不起啊……”   幸好当时在金都大酒店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谨慎,没有对韩总等动粗,不然的话,别说抵挡不住,也太对不起人了。   这三位大美女,确实都是个人物啊!   “没关系,别担心。”   韩冬妮笑着说道,随即转向陈守盛。   “陈书记,不好意思。这大半夜的,惊动您的大驾,打扰了。既然误会已经澄清,咱们回酒店,一起喝一杯吧?交个朋友?”   韩冬妮越是这种满不在乎,“不予追究”的神情,陈守盛心里越不是个滋味。想陈书记堂堂省委巨头,几曾和这样的平民小妞面对面打过交道,今天却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当众甩了陆长风一个巴掌。   这个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只是到了他这样地位的大领导,一般都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今天既然已经做了“小”,索性就做个彻底,不弄清事情的来头,心里总是不安。   省委一秘李枫怎会知道自己与陆长风的关系?   省委一秘知道了,省委书记程顶云必定也知道。   这事,对陈守盛来说是“绝秘”,别人怎会知道?   如果,省委书记程顶云利用此事作作文章,那自己就被动了。省会市委书记的位置,可是十分抢手。   “哈哈,好,我也正想好好和韩总和两位朋友聊聊。三位到了金都,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陈守盛没有任何犹豫,马上笑着答应了。   “好,陈书记爽快。”   韩冬妮就一挑大拇指,赞道。   陈书记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今晚上,注定要被拉低好几个“档次”了。   堂堂的省委常委、金都市委书记,深夜陪几个小女孩喝酒,也真是有意思。   至于陆长风,依旧乖乖地蹲在墙角,谁也不去理会他。   几个人走出门去,一名穿着便服的四十来岁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迎面就看到了陈守盛,顿时大吃一惊,忙不迭地立正敬礼,说道:“陈书记好!”   陈守盛倒也认得他,知道他是金都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姓郭,便点了点头,说道:“你好,郭局长。”   郭局长神情很是紧张。   他也是刚刚才得到下面的干警电话汇报,说局里出了大篓子,抓了不该抓的人,连陈守盛书记都惊动了。   郭局长这一惊非同小可,什么都顾不得,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韩总,这位是金都区局的郭局长。”陈守盛说道。   韩冬妮略略颔首,不咸不淡的说道:“郭局长,你好。”   “郭局长,区局的同志今晚办案,不够细心,与韩总等发生了误会。你呀,赶紧的处理一下吧。”   陈守盛便简单地提醒了一句。   “是是,陈书记,我一定严肃处理失职的干警。”   郭局长连忙立正答道。   韩冬妮摆了摆手,说道:“郭局长,算了。我刚才都已经说了,既往不咎。下面的同志也有他们的难处,别为难他们,没意思。郭局长要是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去金都大酒店喝两杯,今后交个朋友。”   韩总能够说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很给面子了。   郭局长连声答应,点头不迭,便即小心翼翼地跟在了最后。   正在这个时候,上官深雪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上官深雪便按下了接听键:“你好……啊,是李哥……是的,李哥,陈书记已经到了局里,现在没事了。我正准备回酒店去呢……对的对的,李哥。谢谢,谢谢!”   陈守盛便脸色微变。   这个小妞与省委程书记是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韩冬妮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秦伟东打过来的。   “冬妮,怎么回事,你们被金都区局给抓起来了?”   秦伟东在电话那边,很诧异地问道。   “东哥,你怎么知道了?”   秦伟东冷哼一声。   秦伟东说道:“不要紧吧?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能够打得通韩冬妮的电话,韩冬妮还亲自接听了,秦伟东心下稍安,至少证明韩冬妮等暂时还是相对自由的,金都区局的人,没对她们上什么手段。   “呵呵,已经没事了。陈守盛书记都已经到了,我们正准备回酒店。”   韩冬妮很轻松地说道。   陈守盛书记!   这个韩冬妮还真是神通广大!看来,王氏集团、邱式集团来江南发展,是作了精心的准备。   什么是商界的巨无霸?这就是!   秦伟东笑道:“你倒是挺会搬救兵的。”   “当然!”韩冬妮笑道。   挂了电话,不过一会儿,秦伟东就收到了林小月的短信。林小月在短信内告诉秦伟东此事的经过。   并说上官深雪是省委书记的嫡亲外甥女。   原来如此!   王氏集团果是有备而来!   可以想见,在以后的日子里,省委书记、金都市委书记对王氏集团的发展是给予支持的,同时也会支持他秦伟东同志!   好个韩冬妮!不仅在经济建设上给予大力支持,在“权力斗争”上也是一击必中。   南方有佳人!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运转官场》 《组织部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