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405章:南方有佳人(9)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405章:南方有佳人(9)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陆少……”   上官深雪随即将电话举起来,像握着一柄手枪,直接指向陆长风,脸上带着明显幸灾乐祸的神情。   “请你接个电话吧!”   “什么……电话,不接……”   听了上官深雪刚才的对答,陆长风早已经脸色煞白,慌了手脚,眼见上官深雪戴着手铐的双手,举着那个手机指向自己,真像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一般,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一下,语无伦次地说道。   和他同坐在一起的几名警察,更是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上去,电话那头,真是陈守盛书记,江南省委常委、金都市委书记。   如果是假的,上官深雪哪里敢当真叫陆长风接电话,不是立即就会穿帮吗?   上官深雪依旧举着电话,笑着说道:“陆少,你最好是接一下电话。听上去,陈书记心情很不好。”   “是啊,陆少,你还是接一下吧。万一上官老总说假话呢,虚张声势呢?你不是上当了吗?”   林小月也在一边嬉笑着说道。   上官深雪刚刚那个电话,在座诸人,只有他知道是打给谁的——李哥。   这个李哥其实是江南省委书记程顶云的秘书李枫。   李枫接了上官深雪的电话,然后给陈守盛打了电话。   上官深雪与省委书记程顶云是什么关系?   这个电话一打,林小月原本还有一点点提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她倒是不怕拘留,更不怕劳教,这事不靠谱。真正担心的是陆长风和那几个警察,不知天高地厚,给她们动粗,皮肉受苦是小事,这脸面往哪搁?   好姐不吃眼前亏嘛!   所幸陆长风要摆谱,装文明人还没装够,就让上官深雪把电话给打了。   “不,我不接……”   陆长风完全晕头转向了,站起来,往后躲,神情惊慌失措。   “陆长风!”   电话那头,陈守盛怒吼起来。   上官深雪在挂断陈守盛的电话之后,就开启了手机的扬声器,陈守盛这一声怒吼清晰无比,屋子里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宛如一个惊天炸雷,震得大伙都懵了。   见陆长风吓得浑身筛糠般乱抖,上官深雪也就不勉强他接电话了,又将手机收了回来放在耳边,微笑说道:“陈书记,陆少不肯接电话,我看就这样吧,我挂了啊!”   这个陆长风与陈守盛是何种关系?   说着,毫不客气就将电话挂断了。   整个审讯室内,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陆长风和几名警察都屏息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早就跟你们说了,别惹祸。哎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稍顷,林小月摇了摇头,叹息说道,站起身来慢慢向审讯台走了过去。她坐的是普通椅子,没有限制人身自由不像韩冬妮,现在都还“享受”着囚犯待遇,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眼见林小月慢悠悠地走过来,几名警察一齐起身,往后退了一步,满脸堆着僵硬无比的笑容,连连冲着林小月点头不迭。   刚才带队抓林小月的警察,连声说道,咽了一口口水。又往后退了一步,仿佛林小月一下子化身成为洪水猛兽,只要靠近一点,就会被他一口吞了,连皮带骨,渣都不剩。   好不容易,陆长风终于回过神来,向着那名二级警督连连使眼色,二级警督先是僵直着脖子,极其轻微地摇头,满眼都是惊惧之意,后来被陆长风逼急了,才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慢慢走过来,努力让笑容堆满自己的整张脸。   “韩总,林总……”   二级警督一开口,连自己的吓了一跳。声音完全变了调,像是硬生生从喉咙里挤出来,干巴巴的,听起来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二级警督连忙猛咽了两口口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赔笑说道:“对不起啊,三位老总,误会,误会……快,快给三位老总打开手铐……”   “哎,是是……”   站在韩冬妮林小月和上官深雪身后的看守警察便忙不迭地掏出钥匙来,要给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开铐子。   “慢着,先这样吧,别乱动,等陈书记来了之后再说。”   韩冬妮手一抬,毫不客气地将警察的钥匙挡了回去,淡然说道。   趁着这个机会,陆长风轻轻移动脚步,就想向门外开溜。瞧这架势,陈守盛很快就会亲自赶过来,陆长风无论如何,都不敢面对陈守盛的雷霆之怒。   “陆少,请留步!”   他的一举一动,自然早就在韩冬妮、林小月、上官深雪的注视之中,哪里能够就这样轻易让他走掉?韩冬妮立即扬声叫了一声。   “嘿嘿,韩总……”   陆长风浑身一抖,连忙扭过头来,和所有警察一样,脸上堆满了僵硬的笑容,情不自禁的连连向韩冬妮弯腰鞠躬。   “陆少,你就这么走了,不合适。我早就跟你说过,做事情不要太绝,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你现在要是走了,我保证你会后悔。一定后悔!陆少,记得你曾经说过,这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卖!”   韩冬妮淡淡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韩总,我真的是无心冒犯……真的,我对天发誓,绝没有冒犯你们三位的意思,这就是个误会,是区局的同志误会了,请三位多多原谅……”   陆长风就知道,今晚上这一关,怕是没有那么轻易就能挨得过去了。   人家摆明不肯善罢干休啊!   一听陆长风这话,在场的所有警察都在心里头破口大骂陆长风无耻。   明明是你陆公子指示咱们这么干的,“先生”由你安排,连破门而入的时间都是你指定的,现在倒好,转眼之间,这个罪名就扣在区局的同志头上了!   待会陈守盛到了,却如何交代?   “陆少,你做事,真的一点都不光棍!”上官深雪很不屑地说道:“告诉你,陆长风,不管是哪个圈子,都没有你这么混的。你这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啊!照你这么个搞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要是在京师或者在明珠敢这样混,不管你老子是谁,你都会死得很难看。我保证,不止一个人会出手对付你。”   “长点见识吧!”   林小月不阴不阳地加上一句。   实话说,就算以纨绔的标准来看,陆长风都远远不曾“毕业”。京师那些纨绔子弟,混账的时候是真混账,比陆长风还混账。但人家都有个规矩——搞不清状况,绝不胡乱发飙!   哪里有像陆长风这样子整的?   都说自大是种病,陆长风这简直就是自大如狂了。   病得特别厉害!   估计平日里,家里长辈对他娇惯过甚,他就被惯得完全找不着北了。   “是的是的,韩总,林总,上官老总,对不起对不起,都是……都是我的错,我,我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请三位多多原谅,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陆长风慢慢走了过来,哭丧着脸说道。这么简单的一段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结结巴巴,不知道分成了多少段落。   实在这些打自己嘴巴,求人的话,对于陆长风来说,太陌生了。这一辈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头一回向别人求情,说起来语不成声,前言不搭后语,很是理所当然。   “陆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实话说,从今往后,我还真不想再看见你。今后在白云那一块,拜托,你和你的至尊公司,最好不要露面。不要说一个人,就算是一条狗,我都不想看见。希望你能记住我现在说的话,千万别忘记了。”   韩冬妮冷淡地说道。   这小子太张狂了,不好好教训教训他,难消韩冬妮心中的怒火。   陆长风的脸色,腾地涨得通红。   人家这是当面骂他是条狗啊!   陆少活了二十九年,几曾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   只是当此之时,却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除了低头认错,再没有第二路好走。虽然迄今为止,他都还没搞清楚上官深雪是何种来头,但一个电话就能把陈守盛惊动了,那就绝对非同小可。由此可见,人家身后的人物,是陈守盛都不敢得罪的。   这一回,结结实实撞在铁板上,注定满头是包了。   “韩总,林总,上官老总,这个,……这个真是误会,先解开铐子吧……对不起对不起……”   陆长风竭力低调,连连点头哈腰。   韩冬妮扭过了头,理都不理。   陆长风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了。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李哥?是省委书记程顶云的秘书李枫!省委一秘!   上官深雪给李枫刚打电话,陈守盛就把电话打了过来,显然李枫没有把上官深雪的事向省委书记程顶云汇报,而是直接拨通了省委常委、金都市委书记陈守盛的电话!   虽说省委一秘很牛,但省委常委、省会市委书记岂是等闲?在任何一个省份,省会市委书记的地位都是很高的,更别提是象金都这样的副省级省会市委书记。李枫直接给陈守盛打电话,而陈守盛竟很“卖账”,这说明什么?   省委一秘,一般来说,在任何时候都是代表省委书记。   这个上官深雪与程顶云有何种关联?   还有,李枫怎么知道自己与陈守盛的关系?这,才是最要紧的。   否则,陈守盛也不会如此“卖账”!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